修炼中经历的几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本人亚莲(化名),九六年得法,因为没上几年学,又赶上文化大革命,没学多少字,所以从来没敢投过稿。这次是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交流征稿了,再不写实在说不过去了。决心下定,突破文化低不敢写的障碍,一定要写,哪怕都说白话,说土话,也得写。以下文章有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或谅解。

我因身体不好走進大法修炼的。第一遍看《转法轮》时,感觉这本书太好了,都是教人做好人,心想这就是我多年要找的真经。说来也神奇,也没见过师尊的面,学法、炼功一个月过去,多年的疾病全好了。得法前头疼,冬天不能见风,中药、西药、针灸都未见好,婚后又心慌失眠,得法半个月左右,去公园晨炼,突然眼前一片黑,什么也看不清了(以前头疼时经常出现)炼完功摸着黑回家,又摸着黑给孩子做了早饭,那时我已经看过一遍《转法轮》了。知道是师父给我消业,也没去医院的想法,到了十来点钟慢慢就好了。在二零零零年以后又有一次牙痛,疼的无法忍受,有上医院的想法(那不是我)。后来又一想,无论怎样我坚决不去医院,我是到地球上得大法来了,得真经来了,進医院吃药,我那个世界的众生也得牙痛也得上医院(其实走人的道是上不去的)才能好,我就不承认一切不正的,为了众生,全盘否定,请师父加持,这一念一出立马好了,象没疼过似的。师父说:“念一正 恶就垮”(《精進要旨二》〈怕啥〉)。谢谢大慈大悲的恩师的呵护。

下面是十几年从法中悟到的,和经历的几件事与同修交流

(一)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前提是本身必须做正

大概二零零五年,我丈夫接到老家的电话,一会眼泪就掉下来了,放下电话说弟弟得了肾癌,刚从医院检查回来,医生说是晚期了,多则一个月的时间了,让家人准备后事。刚四十岁就要离世,结婚晚,两个孩子还未长大,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亲,因为弟兄们处的关系很好,我丈夫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眼泪汪汪。我冷静的思考了一下,对丈夫说哭是没用的,我准备回去救人,至于能不能救就看他自己的了。当天就登上回家的列车,师父的法打到我脑子里,“朝闻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于法中〉)。我只是让他了解真相,不求结果,能不能延长生命就看他自己信到什么程度了。这一念定到这,回到家我小叔子正和我婆婆说话呢。我就开门见山,有病去医院这是科学,(说吃药是往里压病不符合常人的理)如果医院治疗效果不好的情况下,就试试超常的科学,不用花一分钱,他问什么是超常的科学。我对他讲念“法轮大法好”有多少人祛了病。又给他一张真相护身符,他说不要也不念,怕人家知道了被抓起来,我说你在家里念谁能听见,连你妻子都听不见。这时,我婆婆说念吧,听你嫂子的。你看你嫂子这几年从修大法以来从不与人争斗,身体也很好,听她的话没错。我接着说:娘,你也念吧。为了儿子的身体,每天念上几遍越多越好,又对小侄女说:你也帮你爹念(其实谁念谁受益)。讲清后第二天返回。

一个月过去了,平安无事,两个月过去了平安无事,一年过去了平安,到第二年的冬天又来电话说疼的打滚,家人说这回看是不行了。这个病到最后都是疼死完事,送医院做CT,显示肚里没别的了,都是瘤。把胃内脏都挤的看不见了,特别是胃小的没有了。医生问他还能吃饭吗?家人说特别能吃,一顿能吃三、四碗,医生说:在哪盛啊?不理解。医生又说:哪也别去了,回家准备吧。这时我和丈夫当天就赶回家,带着随身听,音乐带《普度》、《济世》,直奔小叔子家(我还有老人)先给他听音乐,然后到另一小叔家吃饭,吃完饭回去看他,他说好了不疼了。第二天在当地给他请了师父讲法录音,还没给他的时候,他说这带子怎么光音乐不说话呀,我马上送给他当时就听上了。到今年有四、五年了一直很好,有一次来电话说,嫂子我现在连药都不吃了。我说:你感觉不吃行就别吃,反正是药三分毒,自己把握吧。我电话中回他两句:千万别忘了那两句话。通过这件事,我们村有一大部份人明白真相了,还有“七·二零”不修的大法弟子又回到大法洪流中来了。

(二)救众生抢人

师父安排我走在街上,正巧遇熟人(老想给她讲三退没找着机会)老远就和她打招呼,问她去哪儿,她说去买药,胃难受,光检查就花了一千多元了,中药、西药又针灸,也没见好,痛苦死了。我说告诉你一个不花一分钱,能保命的好方法。遇到天灾人祸都管用,九个救命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记不住,我就一个字一个字念给她。她说,不去买药了,回家(看她明白了什么)。我也顺便到她家对她说,药你该吃还吃,不过我告诉你诚心念九个字,你会好的快,我给你举个例子,两个糖尿病人同样动手术,其中一人進手术室前念九个救命字,手术长达九个小时,两个大病同时做,手术后,医生说三、四天才能醒,因为手术大,早醒怕他承受不住(可能麻药是用了那么多)可第二天醒了,还能吃米粥,所有医生都震惊了,第三天下地走动,一星期后出院,现在什么事没有了,很健康,全家人说,真信大法真管事。

而另一个糖尿病人比上一个手术小,半年了也没长上刀口,一直卧床,家人把他扶起来之后,那大口子翻着,怪吓人的。你说哪个好,不花一分钱买份保险,如果你怕别人知道,就默念,连你丈夫都不知道。我又讲三退,她退出邪恶组织。以上讲这件事是为了提醒同修,亲朋好友还没讲三退的抓紧时间。

(三)从师父讲的“一念之差”悟到的

“七·二零”前,丈夫非常支持我修炼,因为他看到我身体变化很大,过去身体不好,炼功后无病一身轻,遇事也不去争了,心性也提高的很多。“七·二零”后因经常受邪恶骚扰,我又多次被非法关押,他着急上火,最后实在受不住了,几次提出离婚。当时我就有一念,师父说:“离婚总不是件好事”(《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不离,你若非离我也没办法,反正我没同意,这一念定到这,邪恶就无法钻空子,第二天丈夫改变了主意,不离了。我知道只有时时都按法的标准去要求自己,才能做好每一件事情。

(四)邪恶敲门开,不开门只要基点站对了都是救人

今年邪恶认为的敏感日,我听有人敲门,看到是派出所,居委会的,因为刚刚开过法会,内容要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于是我开门,很客气的让座,要求和他(她)们每个人单独谈话。经他(她)们同意,我一一给讲了,大法是与真善忍三个字为标准处处为别人着想,无论当面还是背后一样无私,又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又谈我炼功以前身体多病,炼功后一身轻,十年来没吃一片药,给国家节省多少医药费,加上处处做好人,给社会,给家庭带来多大的好处,十几年了你们也可能了解这群好人了吧。只不过是受上边压力才来的是不是,我知道你们不容易,平常有那么多工作忙的够呛,如果不压着你们也就不打扰我了。再者说,咱们往日无冤今日无仇的,谁愿意得罪人呢?你们是硬着头皮来的,我能理解,不过,来了就是缘份,告诉你,为了你和家人有个美好的未来,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他(她)们回去了。

晚上感觉空间场的物质很不好。我就发了一夜正念,请师父加持(一会一次)到天亮感觉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我知道是在师父的加持下,空间场的邪恶都被清理了。我去居委会找主任,她说昨天你对他们讲什么了?他们准备非法关押你。我说不会的。请你放心,他们都很善良,人嘛,都有善心,我相信他们不会象前任的恶警一样做那种傻事了,他们知道给自己留后路。于是我又对主任讲了真相。后来又和他们谈过几次,他说咱们互相理解,互相帮助,我说你放心,我们一不犯法,二不犯罪,三不参与政治,说句实话,是修佛的,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象大法弟子一样也就不用你们这么操心了。不过我也善意给你提个醒,如果听从坏人指使把修佛的怎么样了,你就没有未来了。他点头,说我不会那么做。

在今年奥火到来之前,有一次敲门我没给开,当时想不能配合邪恶,它就是对着大法来的,人他不知道,只要让它得逞人就在对大法犯罪,他(她)们是无法偿还的,骚扰大法弟子的是背后邪恶,在指使人,为了不让人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不配合,同时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清除完后,反过来找他们去善意讲真相,最主要的是基点站对,正念正行才能做好。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