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二零零五年,我因参与营救同修被非法抓捕。因为以前看到很多同修通过绝食这种形式闯出魔窟,也跟着效仿,目地是想通过这种形式解脱自己。由于动机不纯,被邪恶加重迫害,每天强制双路点滴同时打,感觉血管里流的都是药水,生命危在旦夕,多次抢救。当时我也觉的不对劲,就想找找原因再说。

这时候,别的屋调来一位同修,她教我背会了《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还有《洪吟》、《洪吟二》。背法后我正念增强了,知道不应该执著大法弟子在世间人的一面如何。同时看到了自己的顾虑心、怕心,坚定了反迫害的决心。明白了邪恶不会因为你身体虚弱放人,而是因为正念强受不了才放人,尽管表现形式各异。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走入修炼已有十个年头,借此珍贵机会,对自己做一个总结,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一、背法发正念,破除牢笼

二零零五年,我因参与营救同修被非法抓捕。因为以前看到很多同修通过绝食这种形式闯出魔窟,也跟着效仿,目地是想通过这种形式解脱自己。由于动机不纯、基点为私被邪恶加重迫害,每天强制双路点滴同时打,感觉血管里流的都是药水,生命危在旦夕,多次抢救。监管医院的大夫都说:「不能再打点滴了。」回教养院后仍然继续打,直到我停止绝食。当时我也觉的不对劲,就想找找原因再说。

这时候,别的屋调来一位同修,她教我背会了《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还有《洪吟》、《洪吟二》。背法后我正念增强了,知道不应该执著大法弟子在世间人的一面如何。同时看到了自己的顾虑心、怕心,坚定了反迫害的决心。明白了邪恶不会因为你身体虚弱放人,而是因为正念强受不了才放人,尽管表现形式各异。

之后我从不穿囚服开始反迫害,恶警为了逼我穿囚服,从早到晚给我铐暖气管子上,铐的手背肿起象大馒头,还限制上厕所。我又开始绝食了,这次是为了反迫害而绝食,不再追求身体虚弱的状态。几天后,有个管教跟我说:「你不穿校服也行,吃饭就行。」我当时就想选择这种形式反迫害到底,同时突破观念,喊:「法轮大法好!」一段时间后他们又说:「你绝食也行,不喊就行。」我们坚持喊。

我心里渴望背法,后来有许多经文源源不断的传到我手里,我就天天晚上背法,白天给大家背,并工整的把《洪吟》、《洪吟二》写在纸上给同修背。越背法,记忆力越好,头脑越清醒,身体也越轻松,没有上次绝食的痛苦难耐的感觉了。恶警说了什么,头脑中立即能反映出大法中的话回应。我不再把表面人的一面看重。在给一时糊涂的学员背法时,我感觉浑身发热,能量很大。被恶警利用看管我们的那些走弯路的学员,晚上也开始跟我要法背。后来我们又整理了揭露迫害真相的第一手资料与同修配合顺利传到外边,上了明慧网。

我知道大法坚不可摧,不管恶警用电棍、剥夺睡眠还是药物迫害都没有用,无论什么迫害都不可能让我向邪恶低头,因为我就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必须证实法。否则我的生命也就没有了依托。背法中也感到作为一个在大法中修炼的生命是多么幸运、神圣。在离开教养院前,有一天躺在床上我突然明白了《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尽管这段法已经背下来了好久,可在那时才真正明白他的涵义,他就象从我的心底流出来一样,豁然开朗,我的眼泪也跟着流出来。

在反迫害的过程中,我想出去的心迟迟未去,后来有个同修跟我说:「你把自己当成神,一个神此时会干什么。」我想一个神在邪恶的包围中首先应该铲除邪恶,而不是想着自己如何,对于身在狱内狱外就不太在意了。除了背法我就抓紧时间发正念,当管教说可能要放我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没有了高兴和解脱,只有静静的坐在床上发正念铲除这黑窝里的邪恶。

最近看《转法轮》〈走火入魔〉一节,「但是这属于练功误入歧途,开始是有意这样做而形成的。有很多人以为晃晃悠悠的就是炼功了,其实这种状态要是真正去炼功的话,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这不是炼功,是常人的执著和追求造成的。」突然悟到当时选择绝食这种形式在法中找不到根据,在恶劣的条件下把身体都交给别人了,是很危险的,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恐怕早没命了。不修掉执著心,不吃饭也不行啊。真正闯出魔窟是背法、发正念的作用。

二、在家庭生活中归正自己

由于几年的流离失所和近一年的非法关押,直到零六年我才回到家中过正常人的生活。就这二年中也暴露出许多人心,是以前没有意识到的。

在我被非法关押以前,丈夫虽不修炼但一直很支持我做三件事。因为在和平环境中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知道大法弟子是最好的人。迫害发生后,他帮着发过传单,贴过标语,刻过光盘,邮寄信件,并经常拿小册子在单位职工中传阅。因为他平时为人宽容善良,人际关系较好,同事们也喜欢到他的电脑里看真相片。由于我流离失所,他还要一个人承担照顾幼小孩子的责任。但他总是以大法的事为大,用他的话讲,他为自己能成为大法弟子家庭中的一员感到骄傲,大法的事是最大的事。而我也习惯了把他对大法的正念看成理所当然,没有考虑到一个不学法的常人的承受能力。

我被抓后,他承受很大的打击,精神都要崩溃了。几次去劳教所,警察都没让他见我,知道我一直绝食,他很担心,每天上班经过我的单位都很难过。我闯出魔窟回到家后,感觉他和以前判若二人,××党对一个不修炼的人也進行威胁、恐吓,他怕我再被抓,不再支持我讲真相,也不看真相资料。但我口头给他讲他还是愿意听的。

记的有一次,我用他的电脑刻录光盘,他发现后怕再出什么事就按下电脑总开关,可电脑不关机还接着运行,他又拔掉电源,当时才刻录一半,我没动心,我知道这不是他的本愿,他是被吓的,被不好的东西操控了。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因素,后来取出光盘。第二天发现光盘居然刻录完好,觉的太神奇了。我把这件事告诉丈夫,他也说:「真神奇!真神奇!」表面上是我们人在做,只要我们不动心,常人什么都破坏不了。但他还是不让我用他的电脑。还说上次就是因为用他的电脑刻录,电脑才被没收的。我也觉的不应该依赖他,以后我要自己买电脑。

我身体恢复后就上班了。一天中午我用自己积攒的工资买了台笔记本电脑,丈夫知道后心里害怕,提出我把电脑放家就得离婚,不想离婚就把电脑送走。我坚持留电脑,他就在电脑上打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写明财产分配和孩子归属及看望时间让我看,如同意让我签字。然后他领孩子出去玩,我在家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看完后我知道这么选择不符合法。我知道常人是我们救度的对像,不应该对他产生依赖。以前我在家庭生活中长期以自我为中心,强加于人,常人对大法有正念,是他们自己在摆放自己的位置,不能因为是家人,就什么都得帮我(包括大法的事)。一个常人是承负不了那么多的,应该慈悲的对待他。我决定要按师父的要求做,不能让旧势力利用我个人修炼的漏洞加害他。

他回来后,我心平气和的跟他讲:「我不想离婚,电脑也不能送走,我是大法弟子,有责任救度众生,如果为了表面的安全把这段时间荒废掉,那我是有罪的,阻挡我的人也是有罪的。我会尽量注意安全的。」他松了一口气说:「其实我也不想离婚,但是我真的害怕呀!我已经承受到极限了。以后我再也不说那(离婚)二个字了。」这以后,他不再给我拔线了,偶尔还有些抵触。我尽量少在他面前做,给他减轻压力。

一次我刻录光盘,他看见后说:「最后一次了。」就出去了。我就想,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的事了,今天怎么了?心里很不舒服。第二天学《精進要旨二》〈再认识〉这段法:「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我一下反应到丈夫给我说的那句话是为了暴露我的魔性,在听到不好听的话时,不能动心,不能以恶治恶。以后再刻,他也不管了。

在家庭生活中,我注意归正自己,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以前我不太会做家务,丈夫承担的活较多,现在下班回家后我做饭,收拾卫生。丈夫胃不好,早晚饭尽量做小米粥。一天饭后他想去刷碗,我已经刷完了。他对我说:「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尽你干活了。大法真的很美好!」儿子也说:「以后我找媳妇就找我妈这样的,我妈同意给我奶奶钱,电视里的女的因为钱总打架。」茶余饭后我给他俩讲传统故事和党文化如何变异人的思维。最近,丈夫跟我说他们单位的某某某是××党员,有机会他要劝某某某退党。在社会生活中遇到一些事情,丈夫也感叹道:「还得真善忍啊!」并开始分析自己的思想动的是善念还是恶念。对于他的变化我感到很高兴。

我的儿子对大法一直很有好感,我已经给他完整的读过几遍《转法轮》。平时我注意用传统文化教育孩子。有一天, 我给他讲神传文字的故事,并告诉他好好写字也是对神的尊敬。那天他作业本上的字写的出奇的好,老师给他评语说:「字迹如此工整的连老师都不敢相信了!字体的美观给人赏心悦目之感!」我看后心想,这都是大法的威力,不然一年级的小孩怎么能写这么好呢。

但是有时他也表现的很不听话,爱玩电脑游戏,看电视。这里有我的很多原因,对孩子的引导缺少耐心和善,实质还是私心,怕影响自己做三件事。最近,我们一起看了明慧网上有关如何带好小弟子的讨论,他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还说明慧网怎么这么好,一个人提出问题就有这么多人帮助解答,尽替别人着想。有时看我做讲真相的事,他就要帮忙,还说:「救人谁不乐意呀?干这大好事,我激动的都要哭了。我要把我的零用钱都捐出来救人!」

三、利用工作环境救度众生

除了广泛发真相资料、路遇有缘人和亲属关系外,工作单位是和社会方方面面取得联系的纽带。记得零三年,我因为工作关系接触到某军区的炮兵学院,到这里来之后发现这里封闭的很严,進车要通行证,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二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岗,表面上看戒备森严。去了几次后,我大致了解了哪些地方需要证件,哪些地方是住宅区、办公区。与院领导接触中,他们也说:「脱掉军装我们是和你们一样的人,我们也渴望与外界接触。」我理解众生是渴望了解真相。

我就利用休息时间去那儿的住宅区发过几次真相资料,因为住宅很多,我再次去发资料时发现各住宅单元门上都贴有警惕法轮功传单并要求举报的告示,还出现了二个诽谤大法的条幅。我发完资料就在院内发正念,之后心里也想求助别的同修一起铲除这里的邪恶,回去后就向明慧网发消息,但并未发表。后来想,不熟悉这里的同修到这儿来可能不太合适,当时思想也不够圆容,就急于解决自己碰到的问题。其实既然让我碰到这件事我就应该有办法解决。后来有一次与他们院长接触中,看到了领导层人员的名单,我就用心背下来,回去后陆陆续续的给每个人发了真相信。再去时条幅就都摘下来了。

工作单位中还可能接触来实习的学生或来招聘的人员,都是讲真相的对像。去年有一个黑龙江来的还未毕业的学生到我公司招聘,开始几天我没在意还以为是新来的大学生。一天下班在车站等车时碰到他,他告诉我自己是来找工作的,住旅馆,费用很大,单位要考核他一周,他很担心不被录用。第二天我就到他办公桌旁看看他工作做的怎么样,跟他讲讲怎么修改,并把我积累的一些工作资料给了他,改完后效果好多了。院长同意录用他并签了协议,他下午跟我要了电话号码并说马上坐火车回黑龙江,一年后毕业了再来上班,然后就走了。

我觉的太突然,我还没给他讲真相呢,一年后谁知有什么变化。我赶紧找真相小册子,找到了《大难来时何处藏》,内容还比较全面。走出办公室往我上次碰到他那个公交车站追,跑过去一看还好他正在等车。他看见我很高兴,并说要我的电话号码就是为了表示感谢,不方便在办公室里那么多人面前讲。我赶紧跟他讲还有一件比找工作更重要的关乎生命的大事,那就是要退党团队,并把小册子给他,希望他仔细看看。他非常感激的接过去连说:「太谢谢了!太谢谢了!」其实一年后他并没来上班,有些机会错过就没有了。

最近单位一位股东要撤股,表面原因是因为股东之间利益上的矛盾,得知后我想得让他明真相,他走了就没机会了。他并不反对大法,真相也了解一些。这个单位在中国大陆这种红色恐怖中能几次接纳我,算是很有正气的了。连明真相的单位司机都说:「法轮功好是肯定好,但××党太坏!这几个股东真行,一般人还不敢要你,怕被××党找麻烦把自己饭碗砸了。」因为有些人有一种观念,觉的自己很成功,能看透一切,不愿别人告诉他什么,看不到眼前实际利益的事又不愿花时间了解。我就想不如给他小飞鸽让他自己去了解吧。找个机会向他推荐了这个破网软件,他一看就说:「这不是自由门吗?好象给封了。」看来他以前用过老版本的。我说:「这是新版的,封不了,你可以试试。」他拿过去一试,一下就上到动态网上了,看来还是第一次上动态网。看到他能上动态网,我的心也放松了一点。不久我又向另一股东推荐了这个软件。

平时在工作中我会尽力替单位着想的,技术上从不保守,利益上不计较,与同事关系很溶洽,他们觉得大法弟子是最值得信赖的人,股东们也觉的大法弟子是很难雇到的优秀员工。我们在各行各业中做好自己的工作,也是对各行业的归正,给后人留下参照。我上班后也参加了我们行业专业考试,看到大陆的党文化无处不在。填表格有政治面貌一栏,我写了无党派。管报考的人员就说:「应该写群众,怎么写无党派呢?就这么的吧。」正如《解体党文化》中说的一样,你不想加入它,它还给你规定是群众来证明它不想要你,而无党派则表明你不想要它,所以它不让你填无党派。在职业道德证明中,我也没选择党八股式的格式,自己从新起草一份,用词和格式都做了修改。恰巧我看到了一位明真相的同事的表格,本来是团员的他,在政治面貌一栏也没填团员。人们从内心摒弃××党,以是它的一员为耻,人心开始觉醒了。

单位的同事有的比较好讲,有的就很难。也许这有待我自身修炼提高。有一个被党文化控制的很厉害的同事,我心里对他产生了反感。有一天做梦我梦到这个我不喜欢的同事发神韵光盘,醒来后悟到,他很可能在历史过程中为证实法做过好事,无论现在表现怎么样,因为是在迷中,他也是抱着对正法坚定的信念来的。师父讲:「但是哪,无论他们什么样的表现,我们还得去救,因为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在迷中,他们给大法弟子们造成的一些困难是因为他们看不到真相。千百年,亿万年,不管是为了什么他来到了这里,其实都是在等着最后这一天,不能因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们就不救度他。师父看一个生命啊,是看一个生命的全过程,历史上他做了很多的大好事,甚至于为证实法都奠定了很多的业绩,今生没做好就不救度他了?」(《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在这个过程中也暴露出我遇事不能向内找,不修自己,眼睛老是向外看,挑别人的毛病,却看不到自己的执著。

看到明慧网的一篇题为《君子严己宽人》的文章后感到很惭愧,古代君子在劝谏别人不成功时都知道反省自己是否方法不当、不够真诚、缺少智慧,而我在讲真相中却没考虑到对方的情感、观念以及不明真相等因素,有强加于人的心。有时争斗心又起来了,觉的自己讲的在理、知道的多,带着显示心用灾难吓唬人。一方面卖力气讲真相,一方面内心又对不好讲的生命心生鄙夷、产生间隔,没有从内心深处发出慈悲和善念,自然解体不了世人背后的邪灵。表面的争论是没有用的。师父在法中已经给了我们答案,「你就是去慈悲的对待众生,你就是慈悲的去跟人讲清真相,你就是维护大法的尊严,你就能维护了大法的尊严。」「我们大法在世人面前也是这样,有人说不好,你用常人的办法跟他去辩论、你去堵他的嘴啊、如何如何,会越使矛盾激化。我们就自己表现的好,慈悲对待一切,你不用跟他去争、去辩论,人有明白的一面,人的表面也会被感化,他自然就会说你好。」(《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我现在头脑中一反映出某某不好的观念就尽力排斥它,知道那是旧势力的安排,努力修去要改变别人的心和不能听不好听话的心,从而完成师父要救度一切众生的大愿。

我体悟到师父让我们不脱离世俗修炼是很重要的,过去那些修炼方法只想解脱自己,我要修炼我要成佛都有为私的因素。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正师父给安排的路,我们才能和社会广泛接触,救度众生,真正的修掉为私的各种执著心。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做的好的时候是因为内心选择了证实法、发出了为他的善念。不好的时候就是替自己想的太多,事情就会变的很糟糕。我体悟到每个修炼者所走过的路都是一部辉煌的历史,那是用伟大的法轮大法洗涤内心污垢,从摒弃各种人心中走向新宇宙的历史,发出的每一个纯正无私的念头都是庄严殊胜的。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的讲法:「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