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爬起来 兑现自己的誓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而且三次聆听师尊讲法,曾经担任本地负责人。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开始,由于我对大法的感性认识和人心的执着,走了弯路(已在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但大法的根却依然深深扎在我心灵的深处。

就在我处于犹豫和彷徨时刻,师尊安排了一个不认识我的同修找我。由于怕心,家人和我都不想与大法弟子接触,说我不在。其实当时我就在他身边。这位同修苦苦等了大约两小时,天都黑了,他走了。他是一位农村大法弟子。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思考,我被他的精神感动了:他们到底为了什么,他大老远(按他说离我的家将近一百公里的路程)来又毫无怨言的离去,又是为了什么?在师尊多次点化和同修的帮助下,我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海外、大陆的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而且三次聆听师尊讲法,曾经担任本地负责人。得法后师父给我彻底净化了身体,我真正亲身体验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道德得到了升华,身体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开始,由于我对大法的感性认识和人心的执着,走了弯路(已在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但大法的根却依然深深扎在我心灵的深处。

在离开大法的几年中,常常梦见在荒芜险恶的山谷中寻找自己的家,有时梦见在高考的考场上,别的同学都能认真的答卷,唯我什么也不知道。后来才明白是学法太少的缘故。

就在我处于犹豫和彷徨时刻,师尊安排了一个不认识我的同修找我。由于怕心,家人和我都不想与大法弟子接触,说我不在,其实当时我就在他身边。这位同修苦苦等了大约两小时,天都黑了,他走了,他是一位农村大法弟子。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思考,我被他的精神感动了:他们到底为了什么,他大老远(按他说离我的家将近一百公里的路程)来又毫无怨言的离去,又是为了什么?在师尊多次点化和同修的帮助下,我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

在此借明慧一角和交流会的机会,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叩谢,同时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

刚开始,捧起同修很早就送来的《导航》缩印本,我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一遍读下来,如梦初醒,随着学法,大法的法理不断的清晰了,通过静静的思考,认识到总这样懊悔也是一种执着。师尊说:「不要担心哪,包括一些摔跟头的,你赶快爬起来就是了。」「做好你们要做的,机缘难得啊!珍惜这一切吧,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会使你在半途被毁掉!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美好的、最伟大的、最辉煌的一切就在等着你们!」(《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从学法中我体会到师尊无量的慈悲,在宽容我,我还有什么可以怠慢的哪。通过学法,明白了师父要我们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

一、组织学法小组

我尽快找到原来的几个老学员,与他们商量如何叫醒和组织周围的学员在一起集体学法,建立学法小组是关键。通过几次集体交流,同修都认识到集体学法的重要,正如师尊在《精進要旨》<环境>所说,通过集体学法,心性整体有了提高,我们利用农村单家独户的便利条件,为了安全,单个集中,分散离去,把没走出来的学员带了出来,摆正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与修炼的关系。学法小组很快建立起来了,由一个到就近三、五个人一组,很快形成多个学法小组,通过学法,大家明白了「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二、小资料点的建立

随着做好三件事,明显感到我们的真相资料缺乏,而且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拿到那么几十份,有些资料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根本跟不上正法進程,但我又不会电脑,怎么办?干着急也没用。我就与身边的同修商量,咱们也做资料吧,钱由他凑一点我凑一点,找人帮忙先把网线接上,从此为我们资料的来源打下了基础。

因为我们住在离县城还有几十里路的乡镇,技术上一点都不会,无从着手。县城的同修知道我们这个想法后,就送给我们一台复印机。为了安全,我没告诉任何人,连夜骑着摩托车,带回了上百斤重的庞然大物,由于机器较大,运转起来声音太大,我就把他送到农村老家,同父亲(同修)安放好。我从未操作过这类机器,咋办?当时就请师父帮忙,心想一定能会的,看着说明书,一步一步的按着按钮,机器动起来了,一份清晰的资料印出来。这是我们亲手做的,我们爷俩欣慰的笑了。每周《明慧周刊》出来,我们从城里同修家取回原稿,复印出来,分送给周边的同修。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九评》的推出,需要大量发放《九评》。我就和父亲配合起来,他很快掌握了复印技术,虽说他干一天农活很累,但做起资料一点都不觉的累,一做就是几个小时,我们轮流着,他做前半夜我做后半夜,复印后分页,進行整理,装订由其他同修完成。在这个过程中,是很辛苦,从耗材的购买,顶着来自安全方面的压力,每天只能休息两三小时,但一想到师父为了救度我们,又一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干扰和困难就变的什么都不是了。师父为我们承受那么多生生世世的业力,我们这点苦算的了什么,白天照常做好工作,一点没有感到累。

有时机器出现小故障,就对着机器发正念,停下来学法,看说明书,与经销商联系,毛病很快就好了。

记的有一次机器出了毛病,我没有办法,与总代理联系,我把症状给他说了一遍,他说要把机器拉到维修站去修理,要上大班车,还要花上几百甚至上千元的钱。我们几个同修就静心的学法,心性提高上来了,经过师父点化,我们就和街道的打印部联系,问问他们的机器是怎么修理,他告诉我修理工的电话后,找到了当地的修理部,不到两小时,花了几十元钱就好了。

从这以后我就悟到,凡是机器出了毛病,首先静心学法,然后再从心性上去找,向内去修,一定会事半功倍。

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需要讲真相的内容也越来越丰富,光靠一台复印机远远不够。我就同妻子(同修)说了这事,妻子说那就让我去做捡工活,你把现在的工作一个人承担起来,咱们积攒资金,也买上一个电脑。几个月过去了,她把工钱领回来了,我就找同修去电脑市场买了一台旧主机,我高兴的搬回了家,但只有主机,还没有显示器,又从当地的电脑部买了人家退下来的显示器,一台完整的电脑放在了面前,心里高兴极了,只花了不到二千元。连接好早已准备好的网线,还不会上网,怎么办?

就在这时城里一同修说想搞一个电脑学习短期班,解决我们地区的资料点技术难的问题,这下可把我们的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我们很快学会了急需的初步技术,打印机也买回来了,一朵小花开放了。

在师父的呵护、同修的协同下,我们的小资料点走向成熟了,由刚开始的单张真相资料到小册子、《九评》。漂亮完美的资料我们精心制作出来,送到众生的手中。

记的在刚刚开始,学会电脑,打字非常慢,五、六十人的「三退」名字(由于我已经把过去学的拼音都忘记了)就打了六个小时,但总算我自己完成的,也是磨练意志的过程。

农村的大法弟子,大多有一个心理障碍,总觉的电脑是个很复杂的东西,不愿去碰,其实不然,这几年明慧网也有不少有关老年弟子和农村弟子学电脑的文章,大家都走过来了,没有挡住我们证实法的路。例如:我们当地就有这样的几个同修,我们通过学法交流,鼓励他,有经济能力先让他买来电脑,一个是哪怕把电脑买回来,放到家中,也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减轻资料点同修的压力,再一个就是单独学会要做的一样技术也行,如:我们当时需要制作一批真相资料,我也忙不过来,而且是用原来的那种速印机,需要打蜡纸,我就只教会他打蜡纸的方法進行。这样他今天学一点,明天学一点,慢慢也就能做起来。现在他们那里又是一个家庭资料点,

我从没摸过电脑到现在能如意使用,同时一人可操作几台机器同时运转,在短时间内完成要做的资料,节省出时间学法、炼功,达到这种成度的背后,有我对大法对师父坚信的动力,这个过程我经历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魔难,在精力上和时间上要加倍的付出,有时只能睡一两个小时,有时不知不觉就是一个通宵,但白天照常工作,也不觉的困乏。我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

由于视频文件比较大,下载问题一直阻挡我们,好多次都是把分段文件下载后,不会合并。眼看着好多内容很好的光盘没有办法制作。我们也从新唐人电视上录制过一些节目,效果不是太理想,还浪费了不少光盘。我就静心的反复学法,学完法,再去做事。在一次不留意中,我把下载的合并文件先解压,居然一个完整的镜象文件生成了,紧接着又去试其它的合并文件,也很顺利的成功了。这只是我举了其中的一个例子,有很多技术方面也是,不留意时师父就点醒我,使我想起了师尊的话:「『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转法轮》<论语>)

为了保证光盘在VCD上能够流畅的播放,有些文件需要从新编码,合并反复的查看,再制作成镜象文件,進行刻录光盘,反复试播后,作为母盘大量制作。我们的资料一旦发到众生手中,就不是一张单独的光盘,他代表着我们大法的形像和众生被救度的大事,我们必须认真的好,才能达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

三、在平凡的工作环境中讲真相

我的工作环境是我讲真相的场所,与客人有十几到二十分钟的接触时间,我就把它充份的利用好。

师尊说:「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我就听师尊的话,大胆的去救人。我每天发一念,请师尊把有缘人给我安排到身边。客人進门后,我第一个念头就请师尊加持,再清理客人身后的干扰因素,与对方聊天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

例如:有一次,一个非常憨厚的农民,领着妻子和孙子来。進门后,我就给他发正念。我一边干活一边说话,知道他是我同学的哥哥。我说,你上学时,加入过党、团、队吗?他说,就入过少先队。我问,那你知道三退的事吗?他说不知道。我就给他讲中共这几十年如何欺诈中国人,他说这我都知道,好多事我也亲眼看到,这是什么世道,快把我们都退了吧。他就把他们名字给我说了,我把大法的真相讲给他们,他们了解了大法的美好。我说,你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牢牢记住,你们会得福报。他说你快给我写上。他们高兴的象得了宝似的离去。

我基本上把三退的事溶在了日常生活之中,有时走路中就能碰到有缘人,三言两语就给对方退了。一次一个人向我打听人,我就告诉他,紧接着我问他是党、团、队员吗?他说上学入过团。我说那帮你退了吧。他说行。

一次我刚走到门口,老远看见一个跛足女人,心里刚想谁家这个人,一瘸一拐的。我马上意识到,怎么能有这种不正的念头?走近一看还是小时的同学,我们就聊了起来。一问她还是个恶党党员,我就把三退的事讲了,她说:这我咋都不知道,那退出麻烦不?我说很简单,你同意就算数。她就说那就谢谢了,我说应该感谢的是法轮大法师父,而且你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能得福报。

有时我同妻子两人配合,她发正念我讲真相,一天能劝退十几个,有时退几个。我们现在已经把我们的亲朋好友都劝退了,有些比较难退的,也不急,慢慢细雨润物般的多次讲,利用一切时机给他们把真相讲清楚,并请师尊加持。最后还是退出了。

我们的家就是一个学法、讲真相、劝三退的修炼场,很多有缘人,在这里看完了真相光盘,明白真相,办了三退,能看出当他生命被大法救度时的那种喜悦,一脸晦气消失了。

要同精進的同修相比,我还差的很远,我会奋起直追,这是我在这几年中的修炼点滴,写出来与大家交流,有很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