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教我以慈悲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一九九六年初放年假前一天,我和同事们去一工厂拖抵债的实物,被一辆的士撞了二十多米,却不相信,因为当时只感觉似乎一块厚零点二毫米钢板拍了一下。等到司机陪着同事走到面前,我才相信我被撞的事实。司机说:“老师傅,走路看着点儿,……”我急忙说:“对不起!”心想让他受惊了,耽误了人家生意。同事对司机说:“你看,你算遇到了好人,你撞着她了,她还说对不起你。”司机说:“我送您到医院看看吧?”我边走边说:“没事儿,你走吧。”

到该厂后跟那接洽处理债务的人开玩笑说:“我再也不告状了,你看被汽车撞了!”随即与同事一道翻、择、搬席梦思之类实物,并搬上车,回家后除了有几天腰不能下弯外,办年货什么事都能干。到大年初四我就又开始集体炼功了。随之我身轻如飞,大脑清晰(再也不头晕耳鸣了),思维敏捷,跑材料,接业务,核定额计件很顺利。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一、师父给了一个全新的“我”

我是为了治病的目地,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步入法轮大法修炼中来的。一九九五年初我因头疼厉害先去学×功,当然没能治好。无奈只好求助于中西医了,走遍本城市大小医院,虽然诊断结果为“血管痉挛”,却一点也未能镇痛,疼的日夜不能入睡,血管鼓的有五六毫米粗,什么药都无济于事。

后来在单位帮我打针的医务人员给我一本《法轮功》,并推荐我去广场学功。由于当时对法理不清,五月十九日及二十日,早上一边学功,一边又上医院“氧仓”。在第二次氧仓的当晚,剧烈的头疼让我发抖,心想:难道师父真的不让我去医院?第三天我就停止了“氧仓”治疗,随着炼功的同修学炼起功来。师父看我有炼功的这颗心,当晚就帮我调整身体,我睡的那么沉,只是头部血管疼的身体这一侧很痒,不知不觉的抓醒了,感觉小圆圈(后来才明白是法轮在调整)在顺着痒的地方打转转,还感觉我睡在大轮架子车上有人推着走,非常舒服。

其中有一晚上熟睡时,看见一只大手将我头脑中那个四个爪子、圆屁股的大虫抓走了,听见那虫还叫呢。约三天后,头一点也不疼了。又过几天,我看见一只手将我右肩膀处一片树叶样东西拿走了,于是,我所患的颈椎骨质增生、肩周炎也好了,手也不麻木了(此病发作时,不能拿任何东西,不能梳头,更不能写字)。

恰在此时,我娘家(养父母家)的房子被其侄儿媳卖掉了,因他们无处造房子,就将我家的四间房子拆掉,在此地基上盖他们的楼房,让七十多岁的二老搬到三面环水(门前是河,右侧是江,后面是湖)的堤上租房住,一涨水堤都淹了。其他侄子们要动武了。

这时,我想起师父教导:“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转法轮》)。

我想这嫂子也很可怜,丈夫刚去世,留下几个女儿,又无生活来源,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许诺秋后回家买房或盖房。但是到夏天涨水怎么办?我决定六月初回家看看以便决策。启程头晚闭经十一个月的我来潮了,身上也轻松了。在作出丈量地基决策、由我从新再做新房决定的晚上,炼完“神通加持法”后,我很快入睡了,朦胧中感觉一高大身材的男子给我按摩。首先感觉象大医院的按摩师帮我全身按摩后,半夜感觉身体表面都有法轮在调理,小腹部位有一法轮在旋转,身体很舒服。

第二天一大早照样起来炼功,自此以后我的腰也不疼了(以前有过腰椎骨质增生,曾经急性瘫痪过二次),甚至搬重物也不疼,走路快步轻盈,上我住的高楼也不觉酸痛、累(以前有过类风湿关节炎,腰酸背胀、疼),甚至夏天睡水泥地也很舒服。秋天房子做成后,打坐时我看到自己周围遍地都是鲜艳的荷花,美不胜收。整个村子赞扬声不断。其实都是师父在做,帮我还了大债,善解了冤怨。由衷的谢谢师尊。

一九九六年初(农历腊月二十六)放年假前一天,我和同事们去一工厂拖抵债的实物(席梦思、钢椅等),被一辆的士撞了二十多米,却不相信,因为当时只感觉似乎一块厚零点二毫米钢板拍了一下。由于惯性把我撞到很远,我一只手着地时只有“我要起来”的念头,就感到有人把我轻轻托起站稳了脚。等到司机陪着同事走到面前,我才相信我被撞的事实。司机说:“老师傅,走路看着点儿,……”我急忙说:“对不起!”心想让他受惊了,耽误了人家生意。同事对司机说:“你看,你算遇到了好人,你撞着她了,她还说对不起你。”司机说:“我送您到医院看看吧?”我边走边说:“没事儿,你走吧。”

到该厂后跟那接洽处理债务的人开玩笑说:“我再也不告状了,你看被汽车撞了!”随即与同事一道翻、择、搬席梦思之类实物,并搬上车,回家后除了有几天腰不能下弯外,办年货什么事都能干。

到大年初四我就又开始集体炼功了。随之我身轻如飞,大脑清晰(再也不头晕耳鸣了),思维敏捷,跑材料,接业务,核定额计件很顺利。我这是几十人的小企业,供产销全承包,这一年我的生意特别红火,业务做不完(我所在的几百人的分厂停产了),经济上也取得了较好效益。这一切都是师父加持的,让我闯过了难关,提高了心性,让“真、善、忍”宇宙特性指导我前行。师尊给予我一个全新的“我”。

二、步入正法修炼的行列

二零零一年四月后我不仅退休了(在前一年退的),而且时间上很宽松,很想找到师父经文以及大法资料,不能让坏人在电视上信口雌黄,污蔑大法。

一次从一同修那里得到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不少资料后,我就与受迫害的同修密切交往了。发正念或梦中看见有的同修穿着囚服一字纵队朝我走来,有的两手反绑着被二恶人拖着走(脚尖着地),人已奄奄一息。还有一次有人手指着一个垃圾山对我说:“法轮功弟子埋在这里了!”梦里如看见天上一片片黑色物质飘下时,不久后就有同修被绑架,“一切好象真的象那些预言家所讲的,铺天盖地的邪恶来了,真象天塌了一样,到处都是邪恶。”(《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我痛苦极了,通常是双眼含泪苦不堪言,我问自己:“同修为证实法走出去,受到迫害。师父把我从痛苦的深渊中救出来,何以为报?怎么证实法?”刚开始只看资料,如发资料,晚上放在马路中间的花坛上,或白天很少有人走路的墙窗上,同修指出我的怕心说:“那早上打扫卫生的不把资料扫走了?”我羞愧万分。后来师父以一位文化很低的老年同修的言行鼓励了我,从此我的“怕”心一下子去掉了,大批资料在社区内外送到家家户户,象走亲访友一样,太平常了。

特别是过年前的资料,价值和时间值千金,有时(二零零二、二零零三年)只有年三十夜那一个晚上,必须发出去。但老伴让我陪他看“春晚”才入睡,那得到深夜一点,怎么办?我边准备为新年的来客燉汤,边想办法,与此同时老伴在客厅突然眼睛看不清电视了,头也昏了,我先想用热毛巾帮他敷眼和额头,而后扶他進房上床休息。这样,我就可以从客厅较轻松外出了。

一到外面,只见社区生意市场灯光照的象白昼一样,人来人往的,怎么贴?必须赶在过年时众生得到资料从而得救。这时我想我贴时让别人看不见我,就这样,我镇定自若的贴完了,而后将资料及光盘等送到各门栋各层各户去了,发完后到家不到三点。我为众生送去了精神礼品--真相资料和祝福。我所在的社区就有近千户,也有同修给我社区送来资料。

有一次,我在自家楼下地上发现几个资料袋,也看见过二张光盘放在一家的报箱上,二、三天也无人拿走,这事提醒了我,以后我就以熟人串门的形式,看其它门栋有无此情况存在。也查找我们自身是否存在心性问题。

近两年我基本上都是利用外出办事时及途中给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出发前发正念:“请师父将有缘人调到我身边来,我要救他,请师尊加持!”只要自己有救人的心,一般总能一次退个三、几个,特别是在大商场,买蛋、结账付款时,几乎每次都要排队,这可是一个好时机,只要稍一留心,从人们议论的话题中找到突破口。

有一次,我前面一年轻男子装了一车菜,我后面一女子看见急了,就说:“怎么买这么多菜啊?”他说:“给单位买的。”她惊讶道:“到自由市场采购,你还能从中赚几个钱!”我借机说:“不是自己的不能得,即使得到了,那就得了灾难、疾病,得到报应。”她反驳道:“有什么报应?我看人家贪那么多,过的蛮好。”我说:“现在是贪污腐败横行,暂时好象没报,或是报了你不知道,或是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前面那位采购员说:“我爷爷说有隔代报的。”他马上要结账了,我转向他:“请问你贵姓?入过党团队了没有?”他说:“姓李,入过少先队”,我说:“我帮你起个名就叫李良购,把队退了吧,天灾人祸与你无关了。”他高兴的答应了。

待我结算完后,便慢呑呑的往袋里装菜,边等后边的女子。我讲到“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做人的准则。她说:“我很善良,这次四川地震我捐了五百,到公共场所还捐。”我说:“你还真是行善积德的好人呢。你入过团吧?”她说:“还入了党呢!”我说:“赶紧退出保平安啰!”这时已走至电梯上,我指着墙上说:“就叫周某某吧。”并给其大法真相光盘。她说:“你算是找对人了,我妹妹是公安局的,接到「六一零」去做法轮功的转化工作。”我说:“是找对人了,你看完后给你妹妹看,你也救了她。”我觉的公检法部门的人也要乘机救他们,同时也能解体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一次在公交车上,我与邻位的乘客讲真相,并给他一个护身符。我讲时看见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站着一年轻的男子,两眼直瞪着我,有点生气的样子,我想:“我是救人,都是好话,不信你听。”车上人不多,我心生慈悲,真的望着他讲,不一会儿,他不好意思转过脸不看我了。待旁边人下车后,有一壮年男子坐到我身边来了,他拿出高级手机打电话,才得知他是公安人员。打完电话后,他就问我:“你是信佛的吧?”我说:“是信佛家大法。”他又问:“你去公园吧?”我说:“我去××厂。”他“哦”了一声,下车了。正如师尊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去年底,本省「六一零」在科教大厦一楼贴了二十张污蔑大法、诬陷大法弟子的画,同修都到周边发正念,想办法销毁它,不让其毒害世人。一天,我从广场离开时,一工作人员样的人迎到我面前,眼睛望着公园长凳子上坐着的女同修问:“阿姨,你们那些法轮功的人在那干什么事呀?”我知道他不是一般人。天阴冷,广场上很少有游人,我回答道:“她们赤手空拳的,能做什么呢?又是年纪大的人。”然后话锋一转:“大多是一些奶奶伯伯们为了祛病健身才炼法轮功的,可是你看那个科教大厦的画展说她们要人喝毒药可以圆满,不同意就杀人,还活埋人等等。法轮功师父说‘自杀是有罪的’,修炼人‘都不能杀生’,怎么可能做那么残酷的杀人之事呢!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你要以‘真、善、忍’的原则来指导自己的言行,我劝你做一个善良的人,没错吧?”他在那里点点头。我又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我以前血管痉挛,痛的日夜不能入睡,这个大都市大小医院都看遍了,都没治好,学炼了三天功,就好了,而且我以前多病缠身,颈椎骨质增生,肩周炎发作时,手不能写字,不能拿筷子、汤勺吃饭,腰椎骨质增生发作时,急性瘫痪过两次,还有类风湿关节炎、鼻窦炎、附件炎、胃溃疡、美尼尔氏综合症,引起头晕、耳鸣、失眠,高中时因此神经衰弱休学过两次,现在你看我象病人吗?从早上干活到晚上都不觉的累,精神多好。”

我要离开他,折回去告诉同修,可我刚走不到十米,他就追上来问:“阿姨,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我说:“句句是真。”我又补充几句后,他说:“我明白了,阿姨,我有事,我走了。”

从以上亲身经历的部份事中,我觉的救这部份人不能忽视,我看到《明慧周刊》等刊物上刊登的邪恶不断的绑架、折磨大法弟子,这个未放出又抓那个,怎么能永远让邪恶没完没了的迫害大法弟子呢?除了遵循师尊在《彻底解体邪恶》中指出“要向这些邪恶的地方集中发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同时我又加一念:救度这些黑窝内良心尚存、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众生,使他们理智、策略的拒绝上级对他们的命令和指使(指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这也是他们立功赎罪、将功补过、从新摆放位置的时候,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样就可以杜绝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在奥运火炬到本市的头一天,我社区警务室的大队长,在我离家后跟随我,挽着我的一只胳膊,跟我说:“有人挂横幅,贴反标。”我说:“不是反标,肯定是‘法轮大法好’的正标。”他恳求的说:“您老把这两天过了,再做什么我都不管,我们要吃饭哪。”过一会儿,从另一路又上来一个与其会合,正好是我讲真相的好契机,刚开始那人说:“只要有钱我就干。”我说:“不义之财的福你还享用不了。你看江××的上海帮黄菊把持财权,把国家税收的四分之一都拿去迫害法轮功,仅天安门一地每天耗资一百七十万到两百五十万,结果他得了个不治之症——胰腺癌,他这大官多少名医围着转都治不了,你看他有钱能花吗?还有公安局长任长霞指使抓捕散发传单的法轮功学员,结果呢,她坐在小车后排却被撞死了,另三人活下来了。你说,这坏事能干吗?”他说:“我还倒被你说动了。”于是我接着讲,将他二人劝退了。我们对这些人讲真相一定要到位,否则,会留下后遗症。

有一次,我给一个熟悉的警务人员讲真相,但不够到位,他没有接受。隔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有人说:“他出事了。”我也不知是谁,出了什么事,第二天才知道是他突发脑溢血倒地了,送医院去了。第二天,我去医院探视时,他已动手术昏睡不省人事,我除了在他耳边呼叫“你醒来,李醒来(劝退的小名)”,医生的回答是:“难的醒来。”我哭了,我为我不负责任没救了人而难过,这不是给几个钱就能弥补的了的。我赶紧给其家属及其他警务人员讲真相,在两次探视中,算是劝退了十三人,他们有的主动表示愿意了解法轮功。

现在,许多人投入到麻将、打桥牌中去了,不管天下事。可我们不能忘记这一忙碌族,我看好一人后,先给他讲真相、劝三退,通过他把资料、光盘给热心要看的有缘人,然后他们到广场去张贴三退声明。

有时劝退一个人得几次,但熟人毕竟机会多一些,还是应该把握好时机,这样的人尽量不先急着劝退,了解他目前所执着的问题后,到合适时再劝退,尽量不让其首先表态,以免增加以后劝退的难度。我所下属的一个车间大班长,在打针时,我心生怜悯之心,让她多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病情会减轻,甚至痊愈。

又有一次见他们夫妻二人到商场,我摈弃了人念,抓住时机,沿途一直讲到商场。她都没有表示赞同“善有善报”之理,她说:“我做这么多好事,到现在落的一身病。”我插话说:“你是不错,为职工吃了不少苦,为我这个部门立了大功,只因产品价格一再压价,无法提高你们车间职工工资,也与我无能有关系,对不起你们。这与共产党不管老百姓死活的政策也有关。”她接着说:“我和爱人这么善良,到现在儿子还没娶上媳妇,所以我不信!”我说:“很多事情是生生世世积下来的,你今生幸遇大法洪传,只要你诚念这九个字,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她算是答应了默念九字,但不三退,我心里很难过,我知道我过去太伤害他们了,含着眼泪说:“可能是我功德不够,未能劝退你。以后遇到有人劝退,你再也不要失去机缘,一定要退。”她明白的一面被我的真诚所触动,马上说:“你不要这样说,我和老头子现在就退。”真是师父的慈悲加持,救了他们。

有的同修问我:“你讲真相怎么不怕?我的嘴怎么就张不开?”我说:“你和你家里人说话怕吗?你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讲,就没有害怕的感觉,大法弟子的语言就是讲真相,你讲真相就是在给家人、熟人讲话,所以没有开不了口的,也不会紧张。”

当然讲真相最好利用时机,不给邪恶钻空子。有一次在农村,有几个人一道坐一辆巴士到集镇上去,车上有一个即将要生产的孕妇,肚子正疼难受。我很自然的教她念九个字可以缓解痛苦,顺利生下宝宝。司机说:“你在这里宣传法轮功,你知道这车上坐的是谁?一个是书记,一个是村长。你不怕我把你送到派出所去?”我说:“你不会的,因为你是善良的人。他们是谁我知道,我和村长在等你车时就认识了。不是我特意宣传法轮功,我是为了告诉孕妇少些痛苦的秘诀,我只是讲给孕妇听的。你们有缘也听進去了。”司机“嗯”了一声,其他人都笑了。师尊在二零零七年元旦时又一次指出:“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谢谢众生的问候》)所以,我只要碰到人就要见人择机讲真相救世人。

一天晚上,一个曾在洗脑班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现已精神失常的女子在夜市上公开侮辱师尊,我借此机会洪法,并立掌发正念,铲除她背后的邪恶,她哑语了。这时,我社区一中年男子赶紧来帮我的忙说:“法轮功行善积德就是好!”我欣慰的笑了,并称赞他:“你说的很对!”另一女子怕我受到伤害,硬是要把我送回家。第二天及后来我就把她及家人办退了团队。此人正是师尊所说的:“反过来他还可能去为大法去说公道话,那么他实际上已经为自己奠定了很好的未来生命的基础。”(《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又一个家庭得救了。

我是开着修的,知道我的生命是延续来的,新的生命是师父给我修炼的,任何时候都要用来证实大法。今年新年后的一个晚上七点多,我在广场边的三角地带上,突遇一辆的士飞快的向我冲来,只听见“嘭”的一声,将我撞在地上。我随即站起来准备就走时,顿感头晕,我双手合十:“请师尊加持!”又立掌发正念,清除邪恶。

这时,司机已站在我眼前,似托又未托住我两手,着急的问候着,我说:“没事,你走吧。”可司机还是不动脚,仔细看着我,我也突然想起这司机是等着我救他,我说:“看来我们有缘份,现在不是你送我去医院救我,而是我要救你。你是党、团、队员吗?”他说:“我是队员”,这时来了三位军人及很多围观的人,以为司机不愿带我去医院,我说:“你们走吧,我很好,我和他有事要说。”司机一定要将我送一程,在车上他再三诚恳的说:“这一生我都没遇到这么好的人,真是好运气!”我说:“现在人类道德是一日千里往下滑,但关键是执政者不重德,造成人类道德危机,天都要灭中共,快退出这个邪恶组织吧!”他乐意的说:“退,退,要退出来。”我说那就叫张好运吧。下车前他摸了我的头被撞成鸡蛋大的包,一点不疼,还要救他,太神奇可贵了。

我到同修家后,从近八点至十点许约学二小时法,发三次正念,头上的包就消了,只是两腿走路时有点沉,我就乘上一辆的士再回家,车上就此问题及相关时势与司机切磋,将这位曾是党、团、队员的司机劝退了。

有时在家想:还有哪个熟人未退,再后外出时,就会“巧遇”本地的熟人,甚至家属,也较为顺利劝退了。又回忆过去来往业务关系中谁家没去劝退,应知恩图报啊,所以上周末,去外地一厂长家,请其亲朋好友聚会,就此讲真相,给资料、光盘,现场退了九个。几年来,特别是近二年来有总厂、分厂的书记、厂长、居委会主任,有车间工人,也有街坊,很多人都听过我讲真相,给的资料大多数接受了,一般都退了。

正法的环境越来越好,其实只要我们有一颗纯洁救人的心,清除对方思想中及背后的邪恶,接力棒似的讲真相,师尊就会加持促退了,让更多的人得救了。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