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师父交的第一份作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看了第二四六期《明慧周刊》同修写的交流文章,深受启发。师父在梦中点化同修还没有给师父交作业,写修炼体会就象学生向老师交作业一样。是啊,一个常人的学生还要定时定期的向老师交作业,我在大法中修了十一年半的时间了,竟没向师父交过一次作业。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去掉了我满身的业力,在人成神的路上扶着我向前走。师父的大恩大德不是用语言能表达的了的。

回顾十一年修炼所走过的路,我每迈出一步都凝结着师父的心血。师父的大恩大德弟子无以为报,只有精進修炼,真的修出一颗慈悲向善的心来献给师父。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所讲「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的深刻内涵。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曾几次提笔写修炼体会文章,但都没有写成。原因是觉的自己修的不好,做的不好,文笔不好,总之怕写不好,这些人心对我形成了干扰,一拿笔就想,能写好吗?下次再写吧。所以写了几年也没有写成。

看了第二四六期《明慧周刊》同修写的交流文章,深受启发,师父在梦中点化同修还没有给师父交作业,写修炼体会就象学生向老师交作业一样。是啊,一个常人的学生还要定时定期的向老师交作业,我在大法中修了十一年半的时间了,竟没向师父交过一次作业。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去掉了我满身的业力,在人成神的路上扶着我向前走。师父的大恩大德不是用语言能表达的了的,想起来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追其根源就是对师对法重视的不够,有执著自我的私心,怕写不好的求名心,思想中的惰性,求安逸心。其实师父要的是我们慈悲向善的心,而不是文章写的如何。现在我悟到了自己的不足,感谢师父又给了我们这次交作业的机会,无论我修的如何,做的如何,写的如何,真正的用心向师父交作业。

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份得法的,至今已有十一年半的时间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坚定的走到了今天,其中有修炼中的不足和遗憾,也有修炼中心性提升的柳暗花明。下面我就把我心里话写给师父,同修们。

一、修大法使我脱胎换骨

我从小体弱多病,曾患有多种疾病,大小手术作了三次,长年服药,每年都要住几次院,腿疼的变了形,真是苦不堪言,练了多种气功也无济于事。经朋友介绍,我带着祛病健身的目地走進了大法。

我当时根本不懂什么是修炼,但学法炼功都很认真,能吃苦,也很勤奋,不知怎的我对师父有一种内在的很深的信,在我炼功的第十二天时,我的慢性阑尾炎返出来了,发烧胃痛。我丈夫害怕了,坚持让我上医院,我说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相信师父,既然修炼了大法,我就按师父说的做,修炼人没有病,这是在消业。结果我一天半的时间就好了。我体会到了师父的伟大,大法的超常,同时也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随着不断的修炼,我的各种「病」在不知不觉中都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

我不但身体健康了,心灵上也得到了净化,从名、利、情的泥潭中拔了出来,修炼前我的好名心特重,无论在单位,在其它环境中,做什么事都要求做的出色,让别人承认自己的能力。对我的丈夫和孩子也要求的高,总想让他们出人头地,自己脸上有光。事不随心愿时就吃不好睡不好,活的又苦又累。

修炼大法后,我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修去的就是名、利、情及各种不好的人心,逐渐的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我从常人的大染缸里跳了出来,大法真的使我脱胎换骨。

二、学好法才能走正修炼的路

我是个迟钝型的,炼功时别人能感觉到法轮转,我感觉不到;别人学法时能静心学,我静不了,学法时犯困,走神,眼睛看,嘴里念,脑袋里能想出一件完整的事来。师父在法中讲:「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么样去修炼」(《转法轮》)。师父让我们把法学透,在修炼的路上才能走正走好。我这种状态别说学透,连入心都不能,法学不好,我怎么能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七·二零」前,除了大(学法)点学法外,我每天在家学一讲。后来我就每天看三讲,无论单位家里怎么忙,我就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学法,走神也看,但迟迟也改变不了学法的状态,我感到很苦恼。

由于学法不入心,心性提高的慢,执著心去的慢,悟性也很差,不能把自己溶于法中去助师正法,心里急又改变不了这种状态。自看到周刊中同修关于背法的交流文章后,使我茅塞顿开,我下决心背法,一定改变这种学法状态。

从零四年的三月份,我开始背法,由于我文化低又不善记忆,在单位自己写的发言稿都要照着念,所以刚背法时感觉很难。有时一个自然段要背几个小时,那时心里象猫抓的一样难受,闹心,坐不住。但是无论怎么难受我都告诫自己,你是师父的弟子,一定要坚持住,突破这一关。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知道这是思想业力的干扰,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干扰。我一个自然段中一个句号一个句号的背,背熟后连起来背,直到一字不差背熟为止,没有特殊情况每天上午要背四、五个小时。这样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背完了第一遍。在以后的学法中,时间长就背,时间短就读,同时也抽出一定的时间学师父的其他讲法。

通过背法真的改变了以前学法的状态,学法入心了,感觉自己提高的很快,无论做什么事,能想到在不在法上。我以前一直认为自己的根基不好,怕心及各种人心重,是块坯料。在自己这个层次中能干什么干什么吧,能修到哪是哪吧。背法后我悟到了修炼的路是自己安排的吗?大法弟子就两条路,不走师父安排的路,就是走旧的邪恶势力的路,那是师父的弟子吗?这是人心,人的观念在阻碍自己裹足不前,我决心突破人的观念,在师父安排的路上走好,走正,走到底。

三、去怕心突破人的这层壳

修炼大法后,阻碍我精進修炼的最大障碍是怕心,有的地方达不到法对我们的标准要求,做不到位,是怕心在挡着,虽然三件事一直在用心的做,但怕心时不时的起着干扰作用。

有两次同修找我做法上的事时,我一听心就跳到嗓子眼,只好拒绝同修,说修去怕心再做吧。这自己自责,恨自己不争气,对不起师父,不知掉了多少眼泪。

随着不断学法,背法,我悟到了旧势力为了干扰大法弟子修炼,达到考验大法弟子的目地,给我们安排了各种不好的因素,如各种执著、欲望、不好的人心,也包括怕心。虽然我们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及它的存在,但它安排的因素还在起作用,它就象一层壳一样把人包在里面,你突破不了它,它就对你起作用。因为你在行为上没有否定它。悟到后,我就在做三件事的同时,实实在在的往下修这个怕心,看住一思一念,有怕的念头出来,就发正念清除它,师父多次给我安排了去怕心的机会。

有一次乘车去乡下发《九评》的路上,发现收费站附近三辆轿车象在检查什么,司机决定绕行。当时我领车,当行至必经的一个村头时,刚转弯,发现那三辆轿车从村那头开过来,表面看象是对我们来的。当时司机很害怕,我也有些紧张,车上有十几名同修,几百本《九评》。但我当时头脑很清醒,念也很正,我对司机说:你只管开,我发正念,今天把一切都交给师父管,师父说了算。结果有惊无险。事后我觉的自己信师信法做的很好。可是细找自己,为什么我碰到这个事,它不是对我的怕心来的吗?如果我不在车上,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但通过这件事,增强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怕心换成了神念,心性真的提高了。这不是师父又给我去了一层怕的因素吗?

还有一次去乡下发《九评》的前两个多小时,有同修来告诉我说,某某同修的丈夫在政法委,看到了市里领导包管挂名的大法弟子,其中有我。我当时没说什么,同修走后,我的怕心出来了,心跳加快,满脑袋不正的念头,我知道是没修去的怕的因素在起作用,但就是抑制不住。发正念手发抖,坐下学法根本就学不進去,就这个状态不但自己做不好,场不纯还要影响别人,换人吧时间已来不及了,怎么办?我这时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心里和师父说: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今天非得把这个怕心去掉不可,决不能因为我干扰了救度众生的大事。这时我感到身体一震,心里顿时稳了,我开始学法,正好学到关于天目的问题,我情不自禁的反复背这段法。师父讲:「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怎么是幻象呢?这实实在在摆在那儿的物体,谁能说它是假的呢?物体存在的形式是这样的,可是它的表现形式却不是这样的。」(《转法轮》)

我背着背着,突然眼前一亮,悟到了人类的一切现象都是幻象不实的,用神念去想,人怎么能「包管」神呢?我们是有师父管的,如果从根本上否定它,不承认它,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它还能存在吗?师父允许它存在吗?

悟到后,我当时心稳了,正念强了,底气也足了,不好的物质去掉了,师父把我从人的这层壳里拉了出来。

四、向内找实实在在的修

我经常和同修搭伴去讲真相,有一次在一个弹棉被的屋里讲,是娘俩,我和她们讲,同修发正念,那娘俩根本不接受。我说其实你们退不退与我们没啥关系,我们是善心为你们好。出门后同修和我说,你不能说与我们没关系,常人会不理解。我当时心里就不舒服了,心想,我说了半天,你一个字没说还挑我说的不对。当时还解释了几句。回家后我回想为什么心里不舒服,不就是不愿意让别人说吗?不愿听自己的不足吗?如果同修说你讲的真好,我还会不舒服吗?我進一步的找自己不舒服的心背后的人心,其实是刺痛了好名的心,是名心在作怪,是它在难受,认为自己对,有邪党「伟、光、正」的因素。

有一次晚上去发资料,发到一半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对着我们开过来了,我和同修躲了起来。我当时发正念,不能让他们看见我们,干扰发资料。结果真的没发现我们,还找了其它的车,我们躲着他们的视线把资料发完了。事后我找自己的不足,为什么出现干扰,我找到了自己的私心,当时发正念时只想自己别受到干扰,别受伤害,这不是私心吗?如果我真的无私的为别人好,不让众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让他们摆放好自己的位置,真正得救,结果肯定是不一样的,前者为私,后者为他,那不就是人神之分吗?虽然是做证实法的事,基点真的很关键。

有一天,一个同修到我家来,问我零三年给某个同修拿了多少钱,并说这钱没起什么好作用,你不是在害人吗?我感到很委屈,我无私的把钱给同修证实法用,我怎么是在害人呢?我心里不平衡,难受。这时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中的情景出现在我的眼前,师父让我们遇事向内找,把碰到的不顺心的事当成好事,找找自己的原因,把它变成提高的因素。我当时就向内找自己在法上的不足。大法弟子是不允许集资的,这是修炼的原则,当时主要是法理不清,没有认识到它的严重性,也有碍于面子的人心、私心。你不是害人是什么?悟到后我真的为自己做事不在法上深感对不起同修,同时也感谢向我指出问题的同修的坦诚无私。修炼是严肃的,我们真的要严格要求自己。

向内找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的路,是打开锁住人成神的一把把锁的金钥匙,真修弟子必须要做到的。无论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大事小事,好事坏事,同修的一句忠言,都能真诚的放下自我,实实在在的找出自己的不足,不断的用法来归正自己,这就是实修。

五、讲真相救众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

退休后,我上午在家学法,下午去讲真相,几年来我都是这样做的(除特殊情况外)。

我先从家人、亲朋好友讲,凡是能接触到的,多年不接触能想到的,无论是远是近,我都买上东西,登门去讲。那时还没开始讲三退,只讲真相。零五年讲三退后,又把以前讲过真相的劝了三退。亲朋好友讲的差不多了,就和不认识的生人讲。

几年来虽然真相没少讲,三退也没少做。但也有遗憾,我有一位同事,病重期间想见我,我悟到这是她明白的一面让我去给她三退,她明白大法的美好,可惜后来我一直拖着,直到知道她去世的消息后,真是追悔莫及。

这件事后,我找到了干扰我的人心,怕麻烦,是懒惰心,嫌她家在农村路远,怕花钱,有执著钱的利益心。想以前都给她花过钱了,再去时不买东西也不好意思,有好面子的名心。这些人心就把救人这么神圣的事给挡住了。这是她明白真相了,如果不明白,又是哪个世界的王,我将毁了她和她世界的众生,我得害多少人,犯多大的罪啊,这让我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和我们肩负的重任。

师父让我们去救人,师父那急切的目光,我们真的不能被这些人心给缠着、拽着救人的脚步了,珍惜师父给延续来的分分秒秒,做好三件事,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回顾十一年修炼所走过的路,我每迈出一步都凝结着师父的心血。师父的大恩大德弟子无以为报,只有精進修炼,真的修出一颗慈悲向善的心来献给师父。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中所讲「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的深刻内涵。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也是向师父交的第一份作业。如有不在法上的偏颇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