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一步步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一九九九年底,我去北京证实法,不但遭到绑架迫害,还被迫失去了工作。对照法向内找,是由于那时学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分不清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导致怕心较重,没能用正念破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使自己的家庭环境和工作环境遭到极大的破坏,给自己在家庭、亲友与世人中讲真相造成很大的困难。

原来跟我一起修炼的多位家人,由于受到很大的压力,对学法几乎放弃了。尤其公婆被邪恶操控,竟然对我又哭又闹,甚至打骂,逼我放弃修炼。看到这些我很痛心,那么怎样走好以后的正法修炼的路,就成了我必须面对的新课题。不管有什么关和难,在自己认准了的这万古难遇的正法修炼路上,我一定要坚定的走下去,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挡不住前行的脚步。

正家庭环境

从看守所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检查自己去北京时收藏的大法书是否还在,一处的找不到了,幸好另两处的还有,心中暗暗高兴,终于又能看到师父的讲法了。可是由于遭到邪恶迫害,家人不但自己放弃对大法的正信,还开始反对我继续修炼。

公公为了阻止我继续学法,天天看着我。我只要看书学法,他就故意把电视机音量调的很大,或一会儿高,一会儿低,我陷在家庭牢笼中很苦恼。静心学法向内找,我想尽快摆脱这种干扰。我从读师父经文《道法》中悟到,这种没完没了的干扰,是我对公公这种不正行为的纵容,使邪恶钻了空子,是我本性的一面应该正法了。有一天,我开始学法,他又来那一套,这次我没有消极承受,打开房门理直气壮的正告:“你故意忽高忽低的声音干扰我,你要干啥?你害怕我学法轮功学好了吗?”我这么一问,公公背后的邪恶吓跑了,公公笑着说:“看来你还没傻!”

那时,我对公公有种瞧不起、抱怨的心,认为他看过大法的书就不该那样,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所以打心里厌烦他。中午做好饭,独自吃,也不理他(当时理由是他不让我学法干坏事,我不能纵容)。现在想来,当时自己还没有修出慈悲心,用了以恶治恶的人的方式。但师父看到了我坚定修炼的心,就不允许他再来干扰我了。

由于公公、婆婆有我家钥匙,有一次,他们趁我不在家,拿走了我的大法书。有一天,公、婆又到我家,我正在厨房忙着做饭,一回头看到婆婆去了我的房间,一个念头马上出现:决不允许再拿走我的大法书!我急忙跑向婆婆,“娘,你在找什么?我就是还有两本大法书,你若再给我拿走试试!你上次偷走了我的大法书,我还没来的及向你要呢,你又来这转悠。”我当时正念很强,口气也很坚决。结果婆婆笑着坐回到沙发上,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从那以后,我在家可以自由的学法炼功了。

还有一次,单位来人要求我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作为允许我上班的条件。被我拒绝后,公公、婆婆马上跑过来劝我:“又不是不让你炼了,写个保证书就可以上班,你在家该怎么炼还怎么炼,不更好吗?”我耐心的对老人说:“这种人的狡猾思想和变异的观念正是我们炼功人要努力修去的。我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不但不影响工作,而且还能更好的干好工作,做人都要讲良心。我若写了违心保证,你们知道是假的,可他们拿到电视台一播放,不明真相的人会认为是真的,那咱不是被坏人利用了吗?昧着良心说话会遭报应的!”公公忙说:“我不怕,我替你写行不?”我说:“不行!修炼是我自己的事,你写的也不算数,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对大法犯罪。”接着,我继续说:“你们想想,当今社会人类道德沦丧,人心败坏,有的人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人与人之间没有一点诚信。而法轮功讲真、善、忍,让人们做好人,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就拿我们这个家庭来说吧: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我们妯娌虽这么多,但相处关系溶洽,家庭和睦。你找找咱周围的常人有没有这么一家,你瞧哪家没有矛盾?只因为妯娌之间不和睦,惹老人生气的哪里没有?光凭这一点,您老就是大福气了,你们可真得感谢法轮功!感谢我师父!”公公、婆婆被我说笑了。

现在公公、婆婆不但不反对我修炼,还自己学法;他们不但在经济上支援我,还在他们的群体中讲真相呢!当然,我的家庭环境正到这一步,我丈夫也付出了很多。听说我在北京时,公公召开家庭会议,逼着丈夫跟我离婚。丈夫为我说了很多好话,并从法律角度上说服了他们。

从我家庭环境的巨大变化过程中,我真正体悟到:在我们修炼的路上,确实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当问题出现的时候,不在事情本身的对与错,关键是我们动的是什么念,起了哪颗心。怎么样能够在这些事情中使自己的心性真正的得到提高,在法理上升华上来,才没有辜负师尊用巨大的承受,给我们换来的一次次在正法修炼中锻炼成熟的机会!

二陷牢笼

二零零零年六月,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发表后,我悟到还有很多同修被根本执著障碍着,没有走出来;甚至有的同修在这场邪恶的瓦解式的检验中产生了放弃修炼的危险念头。看到这种情况,我很着急,怎样才能帮助同修别痛失这万古等待的机缘,从新回到修炼的正路上。我们几个在一起交流:只有实实在在的修,破除邪恶的迫害,让他们见证大法的超常与真实不虚。带着这一强大的正念,我反复的学习师父的《精進要旨》及其他讲法。于二零零零年六月底,我第二次踏上去北京证实法的路程。

临行前,丈夫不让我走(他听过师父的讲法,但打压后不学了),一直跟着我。我当时心里非常平静,告诉他:“我这次堂堂正正的去,也要堂堂正正的回。若出什么事,你也不要再为我花一分钱。你如果真的为我好,为这个家庭好,你就回去,好好照顾孩子。”看着丈夫离去的背影,我感觉他心里很苦,做人真的很苦!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修好自己,不管遇上什么样的关和难,一定要证实法,让世人见证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使更多世人得到救度!

当天晚上,我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遭受了戴苏秦背剑式手铐酷刑的折磨。但不管警察怎么对待我,我都严守心性,把自己当成修炼的人。我默背着师父的讲法,心里想着该承受的堂堂正正的承受,不该承受的决不会落到我头上。我深信师父就在我身边!同时向碰到的有缘人讲真相。最后那个给我制造了很大痛苦的警察问我:“你恨我吗?”我说:“大法弟子无怨无恨!你们如果早明白法轮功真相,今天绝不会这样对待我。”他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你真善!”我说:“法轮功弟子都这样!”

被非法劫持到看守所后,我想上次在这没做好的地方,借这次机会一定要归正,证实大法。见了所长,我主动打招呼:“所长,上次在这里说了违心话,欺骗了你,这回来向你道歉来了。”没想到所长竟乐呵呵的看着我,说:“这回来道行深了。”所长笑了,我也笑了。

其中一个犯人当着全屋人的面问我:“大姐,你一来我就觉着你好眼熟!昨晚上我做梦梦见的就是你,你说是为了信仰来到这里,是吗?”我从心里为这个有缘的生命明白而高兴。她这么一说,正帮助我切入了讲真相的话题,使被囚禁在那里的世人听到了大法的福音。

我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期间,被锁铐在看守所大厅的铁椅子里,坐在大厅门口的正对面。我想:从这里進進出出的人很多,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一定要让见到我的人能从正面认识大法,见证大法的美好!凡是跟我谈话的人我都乐呵呵的向他讲真相,用善去对待他们,使很多有缘人从不同角度明白了真相。其中一个副所长值夜班时,主动给我摘掉铐子,并小声跟我说:“我看出你是个好人,要受这罪干啥!这回我值夜班,你快休息休息,待会我再给你铐上。”我说:“谢谢!”我身后办公室里的人也与我聊天,问;“你不吃不喝,怎么还多次解手?”我说:“这是大法的超常!你一天不吃不喝能不能支撑?”他说:“真是不可思议!”有的在押劳动人员从我面前经过时,暗竖大拇指。

检察院的两个干部到看守所了解情况,问:“你为啥不吃饭?”我说:“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不是犯人,所以不吃犯人的饭。他们把我抓错了,应立即放我回家。”其中一人说:“那你得先吃饭。”我说:“我回家就吃。”他俩若有所思的走了,去别的同修那里了解情况。回来时,从我跟前说着话走出大厅:“没想到法轮功没有枪,没有炮,这么厉害,真了不起!”

被锁铐了三天三夜,虽然没吃,没喝,没睡,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精神状态很好,平时的怕心也不知哪去了。在师父的安排下,第四天晚上,我和十几名同修住在了一起,交流切磋,互相鼓励,并在看守所开创了集体炼功的环境。

七天后,我被单位的同事平安接送回家。七天中,我一直绝食、绝水,回家后吃了一顿饭,把一周来家里积攒的家务活全部干完。丈夫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从此,他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很多同修听说我平安回来,受到很大的鼓舞,他们更坚定了大法修炼的信念!看到这些,我从心里为他们高兴,能唤回他们对大法的正信,我觉的吃多大苦也值!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这次我们几个同修都堂堂正正的从看守所出来,使那些不够精進的同修找到了差距,坚定了修炼的信心,也使很多世人明白了真相,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同时极大的震慑了当地邪恶,为当地学员整体提高,开创了良好的证实法环境。

神通、智慧自法中来

一天晚饭后,我和一协调人到外地接材料,顺便给那边的同修捎去不干胶真相标语、机器等一车物品。半路上,被警察亮牌停车检查。在危急时刻,我和同修同时发正念:清除我们来回路上的一切干扰和迫害!请师父加持弟子!随着正念一出,我不慌不忙将车停在路边离检查口较远的树底下,亮牌的警察走到车旁,没等他开口,我镇定的问:“为什么拦车?”他说检查证件(正好是所谓的敏感日)。我一眼认出那警察,在前几天,我刚跟他讲了大法的真相。我就大胆的说:“查什么查,又不是不认识。前几天,你和你媳妇不是回过家吗?谁送的你?”我这么一说,他看了我一眼,“哦”了一声:“快走吧。”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下,我俩在多名警察的眼皮底下,顺利的通过了检查口。

还有一次,我一边忙着打印光盘贴,刻录机也同时在工作着。我一不小心将粘在一起的两张光盘同时放入刻录机,关闭机仓后,刻录机失灵,“吱吱”的叫着转个不停,机仓也打不开了。我赶紧关闭电源,再开机,还是不行。我抱怨自己太粗心了,怎么办?这里既没有懂技术的同修,自己也从未拆装过机仓。我想到了师父,就跪着双手合十,请师父帮忙!可还是不行。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修了这么多年了,遇上问题还是推给师父,给师父添麻烦。师父已经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弟子了,我为何不用神通呢?师父是不是有意让弟子走出自己的路啊!刻录机是我救度众生的法器,我要用神通来管理,大法无所不能!想到这,开机,一切正常,再按出仓键,托盘一下子就弹出来了。我的眼泪差点掉出来,此刻真正感觉到师父就在身边!

慈悲的师尊啊!您为了锻炼弟子,使弟子具备解决不同问题的能力,在正法修炼中一步步走向成熟,倾注了您多少的心血啊!弟子唯有精進以报师恩!

还没走出来的同修啊,在师父正法進程的最后时刻让我们倍加珍惜师尊用巨大的付出为我们开创的这万古不遇的正法机缘,共同精進吧!在讲真相,劝三退,做好三件事中真正的走出自己的路来,让师父放心吧!

以上是我个人几年来的部份修炼经历和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