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一路走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伟大的师父好!
可敬的同修们好!

回想起这十年走过的修炼路,自己没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三件事做的不扎实,觉的很对不起师父的洪大慈悲,但是转念一想,在今天正法即将结束的情况下,师父在明慧网又给弟子提供了一个互相交流切磋的平台,作为一个真修者,不管自身修炼的好与差,我不能只在大法中索取,我应该参与進来圆容大法,而且写文章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我们一定要圆容师父所要的,这才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才是此时修炼人应有的心性。故此,将我这几年在修炼路上的感悟写出来向师父和同修汇报,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讲真相是实修提高的过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恶的迫害不断升级,铺天盖地。昔日的同修们也表现出了不同的状态;一种是坚定实修,一种是徘徊观望,一种是被邪恶的气焰吓住,有的刚得法不久,在个人修炼中没有打下坚实的基础,真的放弃了修炼。

此时自己由于执著和怕心,心中十分痛苦和茫然,但又无能为力。生命中本性的一面知道大法好,于是就在家带着孩子偷偷炼功,一度在二年多时间里几乎放下了修炼。虽然走了弯路,但师父并没有放弃我,有一位同修经常和我切磋,并拿来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有了这个了解真相的渠道,我渐渐的明白了一个人真正修炼的意义所在,那就是我们不光是为自己修炼负责,还有责任肃清邪恶的谎言,揭露它们的恶行,让人们明白大法好真相,并支持大法。不管付出多大的辛苦和代价,有正念才有正行。我终于走出来证实法了。那时没有真相资料就自己带着粉笔写,或在大红纸上写,写完用浆糊贴,后来就买来自动喷漆开始喷字,相对保持时间长,不怕雨淋和日晒,效果很好。附近的村庄都留下了我的足迹。

师父在经文《走正路》中说:“其实救度众生中包括着个人修炼提高的因素。”我悟到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溶入到正法修炼中来了,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是在利用给世人讲真相的同时,暴露出我们人的各种观念、怕心和执著,让我们向内找,不断去除人的各种执著心,在众生得救的同时圆满自己。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我们无论在任何地方做的任何事,无不溶入了师父的安排。讲真相、劝三退中更是如此,只要我们有救人的愿望,有这颗心,师父就会把有缘人领到你面前,讲真相也就是个类似云游的过程,也是很魔炼心性的。开始时我人情很重,不好意思讲,别人不接受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由开始向亲人、朋友、邻里讲,到后来去找陌生人讲,观念突破后,在讲真相实修中不断总结经验与不足,范围也越来越大,听到真相的人也越来越多,明白后世人也三退了,有的喜欢看真相,有的世人喜欢要护身符。明白真相后的世人看到我老远就和我打招呼,这更增添了我讲真相的信心。

在一段时间里我除了做真相资料外,面对面讲真相退了三百人左右。想想最初讲真相时由于学法不深,着急心、争斗心大。有常人不了解、甚至说大法不好时,我很容易被常人心带动,和人争辩,他声大,我就压过他,比他声还大。后来我认识到不能被世人的情带动,理智、智慧的劝退,向内找,归正自己的心态,慈悲的对待每一个世人,才是一个修炼者的修为。光有一颗救众生的热心还不够,在这过程中必须达到法对不同层次修炼者的要求,修心向善,扩大容量。做的过程中正念足,不追求结果,才能达到好的效果。

我在讲真相时很重视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保持祥和的心态,在倾听别人说话时,笑眯眯的看着对方,以表示对他人的尊重,同时求师父加持,护法神帮助。在大场合讲真相也能把握自己的心态,怕心很少。有很多时候,比如在公共汽车上讲真相也敢表明自己是修大法的,所以我会以让座等形式插入讲真相的内容。得到座位的人一般都表示感谢,这时我就说您不用谢,我师父让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个好人,我是炼大法的。这时车上人的目光都聚焦到我身上来,我不慌不忙的说:法轮功是让人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不杀生、不偷抢、电视上全是栽赃陷害,天安门自焚更是漏洞百出,我来告诉大家是怎么回事。一般我都能从容自若,心态越平和真相讲的越自如。我知道那是源自于师父的加持。

但我也有怕心很重的时候,险些被邪恶钻空子。

记的也是和另一同修配合去讲真相。她发正念我讲,刚讲几句,就被一个三十岁的小伙子拦住了,他说:你是法轮功,你还敢在这讲,我就是派出所的,再说一个字我给你举报,你信不信?我心里马上发出一念,我救众生任何人不配干扰,不承认旧势力的干扰。你也是被救的生命。然后我对他说:“派出所是管坏人的地方,我们碰见是缘份,你是个好人,再说我也没干坏事,你报什么?”我看这个小伙子正在火头上,就一边发正念一边说话。他说“你还说”,说着拿着他的手机对着我照像,并说“我看你还说”,给你照像了你怎么着?你等着。这时身边的售票员站在小伙子的身边笑着说:“别照,你别干那缺德事了。”

这时车也快到站了,我利用最后的机会跟大家说:我刚才说的都是真话,告诉大家这个消息,是希望你们能够记住大法好、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因为善有善报,老天不会让坏人逍遥法外,希望你们明白后能三退,这样在天灾人祸来临之前得到神佛的保佑,才能平安。

我朝汽车后边看去,人们都在静心的听,有的人直点头,我这时下了车,和同修回到了家。就在这时我的怕心上来了,怕警察找到我,原本被师尊化解的难,却因为我没守住正念而后怕了好几天。那几天都觉的腿直软。

直到现在,我还有时被怕心干扰,错过了许许多多救人的机会,但有许多时候,众生在明白真相时,都说谢谢我。记得一次我坐车,给出租三轮车的老人讲真相,他明白真相退了之后,执意不收我的钱。我想师父说的真对,众生都是为法来的。当然我也给了车钱。

二、心性在协调工作中熔炼

我除了做三件事之外,还负责本地的资料传递工作。在传递过程中,不论遇到刮风下雪,酷暑严寒,有时一星期要去两趟,我都认为是我应该做的,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下提高很大。有时接触的同修他们出来的较晚,怕心重,有的陷在个人修炼中走不出来,我有一颗想使同修跟上正法進程的心,但是时间有限,不能一一帮助。我联想到自己的修炼提高过程,就是集体学法,多跟同修切磋。于是就和本村对法认识较好的同修协商,先让大家在一起学法,条件好的提供学法场地,每天固定时间学法。这个建议得到大家的支持,学法小组建立起来了,几年坚持下来收效甚好,学员由开始的怕心重、观望徘徊,到逐渐堂堂正正学法,在学法中实修自己,而且每周能收到周刊、真相资料,还有师父的新经文等。大多数同修跟上了正法進程,在稳步的做着三件事,虽然心性不同,基本上都尽心去做。

二零零三年,我们当地同修在师父的加持下,共同协调配合,前后共七次去北京证实法、发正念除恶和做真相资料,在这个过程中正念越来越足。有一次,我们一位负责协调的同修刚到北京,一下车回头时,无意中看到师尊在半空中神情严肃的看护着弟子们,同修的眼眶一热,这时在她头脑中出现一句法:“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洪吟二》〈师徒恩〉),她立即说,师父,我明白该怎么做了。于是她正念很足,在大家的掩护下,把真相标语贴在了天安门广场的各个角落,甚至还贴在了警车上。恶人发现后,吓的在广场上挨个搜查游人的包,他们哪里知道,这岂是你人能挡的住的。我们有师父加持!直到现在,我们地区的同修互相切磋、配合,从周一到周日不间断的到区公、检、法、看守所等黑窝发正念,主动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的一切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

在和同修协调配合中,给我感触最大的是,与其说是我在帮助同修,其实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师父会用各种形式暴露出我掩盖很深的人心和执著,把一次次的配合变成去我执著心的好机会,这是师父给我的偏得。因为我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几乎同时進行,自己证悟的法理不多,在法会与同修切磋中受益良多,除了加强学法,我们就在本地定期或不定期组织切磋。把法理清晰、心性比较扎实的学员找来,共同提高,为的是能更好的带动整体,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学员认识不到的,我主动和同修切磋,因我家环境好,给小型法会提供场地。法会少则二十多人,多则五、六十人参加,我的心性也在不断升华着,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连走路都轻飘飘的,真是让人难忘的可喜的一段日子。

由于在那段时间里听到的都是赞扬的话,我起了执著心,造成了被邪恶干扰,而背离了师父教诲:“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地,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精進要旨》<清醒>)如果不是及时悔悟,后果堪忧。

事情是这样的,在与另一位协调人配合时,我们意见发生分歧,很长时间没得到解决,当时心里尽管一直在抑制着急的心,可是总放不下,一想这事心里就堵个疙瘩,嫌同修观念多,悟不上来。那段时间我骑摩托车摔倒了一次,事隔两个月又险些被疾驶而来的车撞到,而那辆车分明是有意开向我,幸亏我反应快躲过了,卡车的疾速行驶、失控的表现使我猛然想到了,这是不是师父让我悟?我哪不符合法了使得危险接二连三?肯定与我修炼有关,否则我碰不上。

当我真正向内找时,发现了许多证实自我的心,喜欢听好听话的欢喜心和显示心,遇见和我意见不同的学员时,总喜欢用想象强加给别人,炫耀自己,不是证实法,而是证实自我,不敬师敬法,贪天之功,被旧势力抓到了迫害的借口,妄图对我肉身迫害。正如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的那样:“那么,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你们要是对师父不尊敬的话,按照宇宙的理讲那是错的,那么旧势力就会因此而钻空子毁掉你们,它们抓到了最大的毁掉你们的把柄,因为它们看到了我度你们的整个过程。”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教训。

三、摆正基点,消除间隔,证实大法的无所不能

二零零八年二月,母亲(同修)再次被非法抓捕迫害,暴露出我对情的根本执著。在这以前我总以为我对情放的很淡了,事情的突然发生远不是想象的那样,虽然这半年时间里也营救同修,做了很多工作,但是现在想起来,为什么效果不好,就是因为带着执著去做这件事,心态不纯净。

我也找到了起因。就是在母亲被绑架的当天,只有父亲(同修)在家,我内心总是认为母亲被绑架是父亲导致的,嫌他没有正念,埋怨他,对母亲的想念使我不止一次的偷偷哭泣,认为父亲的表现即便是关心,也是走形式,怎么气人怎么来。我被情干扰后,讲真相不积极,学法也不入心了,意志消沉,打不起精神,总爱躺着睡觉,发正念时经常走神儿,身体上多次出现头晕、胳膊、手麻等症状。附近同修和我切磋法理,我虽然认识到,但是就是不能从根本上否定、解体它——邪恶的情魔烂鬼。

与同修切磋后,一天听师父说:“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越最后越精進》)我豁然开朗,原来我对父亲、母亲有多大的情啊,为什么看到他们的所作所为那么动心?对他们那么执著?那个执著是在正法中应该被清除的观念,因为我没向内找,把眼睛都放在了父亲的不足上,在与同修唠叨他的不足时,无形之中加强了他不正的场,那么邪恶就演化出许多父亲的不足给我看,让我动心,加大我和父亲的间隔,认为这些不符合法的表现是父亲。我干了邪恶高兴的事,承认旧势力的参与,在无形之中间隔着整体。因为我有了这个不好的心,旧势力利用父亲天天给我演戏,让我动心与他争执,我却不知向内找,上了旧势力的当。旧宇宙的理是成、住、坏、灭,可是新宇宙的理是圆容、补充,我为什么就不能多看父亲的长处呢?即使同修做不好,毕竟是在修嘛,我就应该无条件的圆容法,同修都有师父在管,我没有资格去指责别人。我想着想着身上轻松了许多。认识到了,我决心改正。此时父亲在法理上也成熟了许多,也在向内找。

情放下了,观念转变后,又是一次整体配合发正念,打听同修的下落。我心里想,我这次一定摆正基点,今天我在走师父安排的路,我们连你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更不承认你制造的假相,大法弟子在哪都是最好的,在哪都是救人,谁也动不了同修(母亲),我们是在证实法,今天我们一定能知道同修的下落。

这个过程只是我们坚定正念、信师信法的过程,师父会给我们作主。于是我们驱车去百里之外的监狱,经过间接讲真相和排除干扰后,监狱落实了这个同修就在这,法再一次展现了无所不能和威德。

这件事,我走了很大的弯路,如果没有师尊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我想我很难走过来,修炼中我和精進的同修比,简直差距太大了,通过这次教训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修炼就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半年的时间啊,我被情带动的昏了头,在不理智中一味的挑同修的毛病,而不向内找。我所看到的同修的不足,其实是冲着我这颗要去的人心来的,争斗心大,总用人心对待,想叫别人认错,改变别人而很少从根本上找自己,这不是和旧势力一样了吗?暴露出为私为我的根本执著心。

同修指出后,我还找借口不改,在正法修炼值千金、值万金的关键时刻,拖了师父正法的后腿,我真的很后悔。不过现在放下情之后,觉的身体很轻松,象蜕去一层壳一样,放下了母女、父女情,心里装着更多的人,心真的是自由的,无拘无束的。

师父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所以大法弟子遇到的每件事都直接触动你的心,考验着你能不能过关,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圆满的最后一步你还在被考验着行和不行,一直到你只差那么一步就完事的时候可能对你都是很关键、很关键的考验,因为每一步对你们的修炼、对你们的考验都越来越关键”。

我修炼中还有很多不足,比如求安逸心、懒惰的魔性,听到逆耳的话就动心,遇事不能及时向内找,等过去很长时间才想起来找。我以后一定多学法、多背法,多去人心,给师父争气!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心得,写出来是为了弥补以前的不足,让同修少走一些弯路。师父不嫌弃弟子,总是说大法弟子伟大,我们深深知道,弟子的伟大是源于师尊的加持,源于师尊的呵护。师父的浩荡佛恩,仰之弥高,遍布天宇,用尽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们对师父的感恩。既然师父选择了我们成为大法徒,为我们安排了回家的路,我们也应该精進再精進,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