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点一滴中证实法的伟大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得法前,总在踌躇满志的憧憬着自己将来能够出类拔萃,在人类社会成就一番伟业。得法后,从法中我才懂得,原来人所追求和向往的一切与修炼都是背道而驰的,而师尊领我们走的是一条最纯正、最伟大、最神圣,同时也是最严肃的人成神之路。为此,我也更加明白了自己此生存在的意义和使命。

1、将救人摆在首位 平衡好与家庭、工作和社会的关系

师尊曾讲:“大法开创在常人社会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这种修炼形式,很多人都理解为这是对我们修炼的一种宽松与方便,那些精進的学员可不这样理解。这是大法弟子修炼中必须这样走的路。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一)平衡好与家庭的关系

我是在结婚后才得法的,丈夫虽未走入修炼,但对我修炼大法非常理解和支持。这其中有生命在历史上的渊源关系等复杂因素,但从法中我悟到,每个世人今生对大法所持的态度就是在选择生命的未来,如何使他们摆放好自己的位置却是至关重要的。我想既然丈夫与我今世是夫妻,我就要珍惜这个生命此生与大法的缘份,相信他一定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因为我深信大法是无所不能的。

自得法以来,在修炼中遇到的问题我都坦然面对,从不向他刻意的隐瞒和回避,但也不走极端。生活中无论是出于表面的何种原因,当我们发生矛盾和冲突时,往往都是在我经历了无条件的向内找和剜心透骨的去执着之后,最后使事情得以善终。進入正法修炼以来,通过不断的学法,我也越来越能清醒的分清世人被另外空间邪恶操控时所演化出的种种假相,不为所动,通过发正念不断的清理邪恶,世人本性的一面逐渐的觉醒了。

有时我会象跟同修在一起交流时那样,将自己在修炼中是如何按照大法的要求走过一关一难的心路历程,用丈夫能够理解的方式和语言,与他進行沟通和分享,希望他这个生命也能在博大精深的法理中得以归正。慈悲的师尊曾多次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展现在丈夫面前,渐渐的使身为医生的他从只相信眼见为实的现代医学和实证科学的“无神论”者,成为了大法的坚定支持者。在我和同修们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他也成为了我们得力的好帮手,也使我对他毫无后顾之忧的从一九九九年黑云压顶的险恶环境下走了过来,一路稳健的走到了今天。

在大法遭受迫害以后,很多被邪党谎言所蒙蔽的世人都曾问过我和尚未修炼的丈夫,作为不修炼的家人,对于我修炼大法他是如何看待的,每一次他对大法的正面态度都成为我证实大法、讲清真相、震慑邪恶的很好例证。记得一个原本对我在迫害中仍然坚持修炼不很理解的同事,经过我不断的讲真相,特别是在看到当我身处魔难时丈夫对我的理解和支持之后,告诉了我这样一件事:当他看到一个朋友对因坚持修炼而遭邪党迫害的妻子拳脚相加,甚至以离婚来胁迫妻子放弃修炼时,他就以我和丈夫为例去劝解朋友不要那样对待修炼的妻子,还对朋友表示他对修大法的人非常佩服和尊重。他的善举不仅缓解了那位身处魔难中的同修来自家庭的压力,也为自己奠定了美好的未来。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不再一一枚举。

(二)平衡好与工作的关系

我在一所高校工作。在邪党文化的毒害下,现代的人际关系被搞的紧张而又复杂。但我谨遵师尊的教诲:“我告诉你们的是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都得叫人家说你是个大法弟子。家庭的事情要处理好,工作环境中的事情要处理好。作为大法弟子呢,你修炼的如何在世人面前恰恰体现在这些地方。”(《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因为全校只有我一个人修炼大法,我深知自己承负救度这一方众生的使命有多重,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可能都事关众生能否得救的问题。所以,在工作中我严守心性,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特别是在面对知识份子这个特殊群体时,我尽量用他们能够理解和认同的理性而又得体的方式,与他们進行共事和交往,清醒、理智、智慧的证实大法、讲清真相。

一天,我正在院长办公室里给院长讲真相,刚将谈话引入到揭露邪恶迫害的正题,一位学法律专业的副院长和主管“六一零”的工会主席也先后赶到了院长办公室。当他们听说我刚才正在向院长讲大法真相、揭露恶党迫害的邪恶本质时,那位口才很好的副院长容不的我插话,就开始滔滔不绝的“数落”起令他感到非常不满的大法弟子讲真相行为——他认为深夜从海外打来的讲真相电话是一种骚扰,认为在公共场所喷涂大法标语、悬挂大法条幅是在破坏和污染环境,他还对大法真相资料中的用语不够规范及素材是否准确真实等提出了质疑……其他人也在一旁随声附和着,他们甚至认为我们的讲真相行为是在发泄对中共邪党政府的不满。面对这样一群被邪恶的党文化所毒害、被欺世的弥天大谎所蒙蔽、被另外空间的共产邪灵及黑手烂鬼所操控的生命,我感到非常悲哀。于是,我一边以平稳的心态发出强大的正念,一边平和、慈悲的用大法的真相来打开他们的心结。我本着善念坦诚的告诉他们,在大法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大法弟子们为了使世人不被谎言所蒙蔽和毒害,最大限度的从放下一切中走出来,告诉世人真相,这在当今社会里是任何一个组织和个人都无法做到的。这真的是一种慈悲、伟大的壮举。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突破中共邪党设置的重重压力和封锁,加上由于受到种种条件的限制,可能在讲真相的方式和做法中尚存不足和纰漏,或者不太符合世人的观念,但我想为了让世人能够理解和得救,我们一定会对此逐步加以完善和归正的。随后,我又将大法弟子所遭受的惨烈迫害、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走出来利用各种形式向世人讲真相、邪党利用历次政治运动对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所造成的破坏和对中国人所造成的伤害,以及现在世人即将面临的危险处境等一一的讲给了他们。由于他们对我平时的为人和工作表现都很了解和认同,所以他们在听过我讲的这些真相之后都很认同和感动。听说后来那位副院长在给一位被非法判刑的同修做辩护律师时,发挥了很正面的作用。

修炼人遇到的事没有偶然的,事后反思世人对我们讲真相形式的反馈,我也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因为我就是常常在心里挑剔同修讲真相中的“不足”。

就这样几年坚持下来,周围的领导和同事对大法真相都很认可,特别是当邪恶之徒对我進行骚扰和迫害之时,他们都能以正义之举同我一道抵制邪恶、反迫害。有时证实法项目中的紧急事件(如营救同修等)需要我去配合,也会与我的日常工作发生一些冲突,于是我就守住正念,利用向部门领导请假解释我要离开的原因时,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在明白了真相之后,除了叮嘱我要注意安全之外,都会痛快的予以准假。现在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成为了广传大法真相的活传媒。

(三)平衡好与社会的关系

因为大法弟子是在俗世中修炼,总要接触常人社会。我在法中悟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仅要将自己修的象“出淤泥而不染”的纯净而又圣洁“浊世清莲”那样,展现在世人面前,更重要在接触常人社会的过程中将救度众生的重任担负起来。

师尊曾在法中开示我们:“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今天都是为了救人,否则你去做它干什么?堂堂正正的讲清真相,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我也告诉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一次,我与几名同修利用晚间的时间到地处荒郊野外的劳教所,去近距离发正念。为了省钱,我们只打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我们一直在配合着给司机讲真相。可是这个人由于被邪党毒害的比较深,对大法真相不很接受,特别是当一听到我们讲《九评》和“三退保命”的消息时,他就更加抵触和反感。我们几个人一边调整和归正自己的心态,一边发正念清理操控他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我从他的年龄和所从事的职业分析出,他的家中一定有还在上学的孩子。于是,我就从理解和体谅学生家长的艰辛和不易入手,揭露现在学校教育的腐败和黑暗,又讲到中共恶党的邪恶,最后又将大法弟子无辜被迫害的真相一一道来。他只是静静的听着,但就是不对退出恶党一事表态。没过多久,出租车就疾驶到了劳教所门前,我们几人在逐个从车上下来的过程中,仍在不失时机的继续给他讲真相,当最后一个同修就要从车上离开时,他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对我们说:“为了你们这些大法弟子,我同意,请你们帮我退出了吧,我是一名(邪党中共)党员。”在漆黑阴冷的秋夜里,遇到了我们这样一群人,我知道那番话是发自一个生命源于内心的温暖与感动。

在发过正念之后,往回返的路上,我们顺利的找到了一辆出租车,可是司机因嫌我们人太多,以一辆车装不下为由而打算拒载。我们实在不想在路上耽搁太多的时间,也不想错过救度每一个众生的机缘,就告诉这位司机我们来时就是乘坐一辆车来的,所以我们一定都能坐上去的。司机在我们的坚持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勉强同意了。当他看到我们这么多人陆陆续续的真都坐進了车里,感到非常奇怪,还笑称今天真是遇到了奇迹。因为自他开出租车以来,还从未在一辆车里同时载过这么多人。上车后,我们就谈笑风生的以“奇迹”为话题,引入了当今世界上出现的奇花(多处盛开的优昙婆罗花)、奇石(贵州的“亡共石”)以及大法中出现的奇人奇事等等,向他娓娓道来。他对我们讲到的这些真相感到非常震惊,也非常接受,最后不仅他本人欣然同意“三退”,还一再表示一定要将今晚遇到我们的奇迹以及大法的福音和“三退保命”的消息转告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当我们下车离开时,他对我们一再道谢,并表示立即收车回家,要赶紧将今天的喜讯转告给自己的妻儿。

几个同修在事后的交流中,我们都找到了不足之处。尽管我们很多同修都在将节衣缩食、省吃俭用下来的钱用在救度众生的项目上,但是我们这么多人租用一辆出租车,内心深处其实还有尚未修去的利益之心。为了让更多的众生得救,我们不仅要纯净自己,更要考虑世人的感受,所以我们以后再出行到远处去证实法时,就归正了上述的做法。

2、同修间相互圆容配合 展现大法的法力和威德

在师尊的有序安排下,我先后参与了协调、资料点、编辑写作以及营救同修等证实法的工作,而在参与每一个项目之前,我都没有任何明确的想法和愿望(如我要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能做成什么等)。例如,几年前,我总会因事 “莫名其妙”的赶在几位同修一起学法的那天去找同修。这样几次下来,同修们悟到应该让我也去参加这个小组的学法。我们在一起学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才知道他们都是些参与协调、资料点或资料传递等方面的同修。渐渐的,我也就加入了其中。参与编辑写作项目是引发于几年前我将自己被迫害经的历整理出来并发表到明慧网上,从此之后,修改、整理、收集、编写同修被迫害的经历,编辑修改同修的各类投稿文章也就逐渐成为了我参与证实法的项目之一。而参与营救同修更是起始于几年前,一位被非法关押在狱中同修的一封求助信,几经辗转传到了我的手中,使我和同修们一道踏上了营救同修的路。

师尊在对《不分正法工作项目 大道无形有整体》一文的评语中讲:“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证实法的方式不同,社会阶层不同、职业不同、环境不同都能修炼,这就是大法展现给修炼者的路。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其实,作为修炼人都知道,在大法中没有“工作”,只有修炼。组建和参与各个所谓的项目,都是出自于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需要;同时也能在这个过程中,更好的发挥每个同修的所学之长。经过几年来的修炼实践,我深深的体悟到同修间的相互配合、圆容补充是做好证实法项目的有力保障,也是无条件放下自我的一个实修过程。

记得几年前,刚刚开始营救同修时,只有我和另外一名同修走出来在做。那时由于我们个人修炼的还不够成熟,加上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因素很多,我们对一路上所要遭遇和面对的如何设法帮助狱中被迫害同修在法理上提高上来、鼓励同修不修炼的家人对大法充满正信、揭露和制止参与迫害的恶警恶行、其间向所接触到的世人讲真相以得到更多的帮助,另外还要协调更多同修的参与配合(包括整体配合发正念和技术等方面的帮助与支持),加之邪恶所演化出的种种假相干扰,常常感到正念不足,甚至徘徊迷茫。每当这时,我们就静心学法,在法理上交流,升起神的正念。师尊曾经讲过:“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今年春天,我们又收到了狱中同修的来信,希望我们能去与她见上一面。我想我们一定要坚守住正念,不枉此行。对此同修们的正念都很足,并且陆续又有俩名同修主动参与進来。可就在一切就绪准备动身前,我们与异地被迫害同修的未修炼家人通过长途电话沟通此事时,他们却一再阻拦,并告诉我们“奥运”前后,监狱已做出了禁止与家人会面的规定,况且我们的修炼人身份更是监狱阻止会面的“理由”。我们没有被他们的话所带动,而是各自都在找自己究竟还差在哪里。我及时找出了自己的急心、怨心、干事心以及执着自我、证实自我等不纯净的人心之后,感觉自己的正念越来越强。于是我再一次拨通了长途电话,完全没有了坚持自己的想法,而是平心静气的以商量的口吻与他们進行了沟通。最后,同修的家人欣然同意带我们一同前往,只是对监狱能否允许我们通行还心存疑虑。

在启程之前,我们就通知了很多同修发正念加持我们和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们。所以,我们到达监狱之后,没有办理任何接见手续,没有走任何常人的程序。而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之下,一路畅通无阻的冲破监狱层层封锁,终于见到了同修。在狱警、包夹加上数个大小不一的摄像头的监视和监听之下,我们仍然正念坚定、坦荡自若的与同修進行了法理上的交流。同修间相互无私无我的圆容与配合,也使我们如愿的完成了临行前我们就想要做的事,给狱中同修以极大的鼓励。此举令同修的家人感到非常敬佩和震惊。最后,同修的家人感慨的对我们说:“你们真的就是神啊!”

师尊的慈悲点悟与呵护,使我们从破除重重魔难和干扰中闯了过来。现在我们也逐渐在突破以往固守的观念和框框,只要哪里需要同修的配合,我们就尽己所能的去做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的事。回首曾经走的路,正如师尊所言:“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们从当初接到同修的狱中来信开始起步,直至目前能够在跨越六个地区同修的协同配合参与下,進行了更加广泛的营救同修、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在师尊的呵护和大法的引领下,我已在磕磕绊绊、摔摔打打中走过了十年的风风雨雨。借投稿明慧“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之际,使我有机会梳理了一下自己。作为正法中的一粒子,为了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辱曾经立下的誓约,唯有更加精進。

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