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理上提高 走好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在讲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心性的考验。有一个补塑料盆的中年壮汉,我跟他讲真相劝三退时,他一下摆出一副凶像,非常反感的吼叫着,拉着过往的行人吼,想惑众起哄,拿出手机要拨打「六一零」。我马上发正念,铲除操控他的邪灵烂鬼,微笑着叫他不要发火,仍然用很友好的语气耐心的跟他讲着大法的美好、三退的重要。他拿着手机看了看我说:「举报吧,你这人又这么好,不举报吧,又太不象话,反党。」有一路人笑着对他说:法轮功好,我也退了。结果壮汉由恶转善,用真名退了邪党。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于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我得法前有多种疾病,有不好的信息干扰,长期求医无效(中西偏方),也练了许多假气功,仍然无效得不到康复。修炼大法后,一切都发生了巨变,真是身心健康,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整天乐呵呵的。在十年的修炼中曾经走过弯路,从跌倒中爬起,摔摔打打走到今天。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小人出于妒嫉,利用手中权力,动用各种媒体造谣诬陷法轮功,利用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進行疯狂迫害,对师尊污蔑诽谤,又一文革再现。在这铺天盖地的造假宣传中,世人都受到蒙骗,对法轮功产生了敌视与仇恨的心理。在那样邪恶严酷的形势下,我凭着对师父的正信,一定要为师鸣冤,为大法鸣冤,连续三次進京上访,去天安门打横幅,讲大法好。

那时期,对法理的认识,只是在感性上,很难理解大法的深层涵义,根本没有悟到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而是师尊在正宇宙的法,是另外空间正邪较量的体现,反映在人中,就是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证实法的过程中,当遭到迫害时,我只是无奈的消极承受,没有把自己当作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着护法助师救度众生的使命,所以走了弯路,摔了跟头。可是师父并没有放弃我,一次次从跌倒中把我扶起,让我从法理上提高上来,走正走稳正法修炼之路。

心性升华,矛盾消失

我是个爱帮助别人的人,同修们有什么需要帮忙,只要能做到的都帮。几年前,那时迫害比较严重,同修因各种原因不方便到电子城买MP3,我就帮她们买,把需要的文件装好,一一教给她们使用,坏了帮着修,在其它方面需要什么我帮她们做好什么。时间一长人来人往也多,学员之间的矛盾也随之出现,发展到矛盾直冲我来,有说我赚钱的,有说在学员中挑拨是非的,有忙没帮到发脾气的,有学员被迫害家属跑来抱怨的。常人讲你们家「门庭若市」,我也在琢磨怎么是这样呢?人也觉的很累。

心里正在不平的时候,有一外地同修来了,与她交流后,同修讲:你是出于农村那种乡情在帮同修,不在法上。后来我静心学法,向内找,当读到《转法轮》第六讲「显示心」时,一下看到自己有强大的显示心理,有在学员之上的心、干事心、妒嫉心、大包大揽等等。多险哪!有这么多不好的心,怎能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怎能不出问题呢!师父讲:「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从而认识到只要把心摆正,并不在乎做事的多少,只有在法上,才能圆容好整体,才能解体在学员中起间隔作用的邪恶因素。找到这些执著后,一切都发生了好的变化,学员间的矛盾烟消云散了。

中共邪党编造「天安门自焚」这个造假事件,对世人的毒害最深,很多世人都被蒙骗。为了把人们从欺世谎言中解救出来,洗清头脑中对大法的误解,我们必须揭穿谎言,讲清真相。我除了面对面与周边人讲真相外,绝大部份时间是和同修们到各乡镇各村庄面对面讲、发资料、挂条幅等多种形式。在乡村,尤其在山区讲真相,会遇到各种人,有听的,有不听的,有听信邪党谎言的甚至表现特别凶狠,我们用真诚与善念慈悲的去对待他们。

讲真相中的神奇事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出现过许多神奇的事。例如:我们同修三人早上乘车到某一山区发资料,互相间隔一段距离,以便不落下一个村庄。当我们相继从一村庄出来走到一条大路上(在山区只有这条独路),突然不见乙同修,路两边全是稻田与山,因为是平道,一眼可以看很远,我和甲同修四处张望都不见乙同修人影。跑到山上去寻找(因站的高看的远),刚上到山顶,回头一看,一辆白色警车停在我俩离去的路上。我俩立即发正念,直到警车离去,这时乙同修也出现在警车停过的同一路面上,慢悠悠的来回走。我俩一激动,大喊乙同修。正在这时,村子里一片喧哗,吼叫着寻找我们的踪影。我们三人同时互相叮嘱稳住心,以正念窒息邪恶的气势,非常坦然稳重的在那条路上前行着。

我们问乙同修刚才到哪去了,他说就在警车停着的那儿走来走去找我们,警车里的人不时探出头来看了又看。啊,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哪,竟然在同一路面上互相找对方都看不见。我一下想起师父在《排除干扰》里讲的:「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这段法,我真的流泪了,感谢师父的保护。象这样有惊无险的事情很多,都在师父的呵护下神奇般的化解了。

又来到了一个山村,这里有个大水库,四面环山,乙同修上到山坡的电线杆子上贴了一张真相标语,还未离开,被从对面上山来的农夫抓住,凶狠狠的将真相撕下,要把我们带走。因他一人怎么也拽不过我们,我们一边与他讲真相,一边走向水库摆渡的地方。要想离开这里必须过渡到对岸,到了船夫跟前,直接跟他讲真相,船夫明白真相后,善心与正义感都出来了,真心的保护着我们。他对那个农夫讲,人家炼法轮功碍你啥事?上船,我们把他们送过去。那人看着船夫的举动,再也不吱声了。刚起锚。从水库的另一个山脚下跑出一个凶狠大汉(是从先前那个村庄追过来的),非要船夫把船往回摆。那人在那大吼大叫,船夫讲:我不渡你,转来我也不渡你。径直摆到对岸,那是另一个社区。船夫告诉我们:「那边是开发区,一定要注意安全。刚才那个人是真正的恶人,是来找你们麻烦的。今天真险啊,全县干部都在这里开会,刚才那个警车是某某派出所所长的车子。」我们谢过船夫,又踏上了新的路程。

我的资料点

我们这个地区的资料是靠外地同修提供的。有一次到外地拿资料,看到同修是白天上班晚上做资料,好辛苦啊。看到他们的付出,自感惭愧、自私,并暗自下决心自己做资料,减轻同修的压力,满足当地同修讲真相的需求。决心一定,在师父的加持呵护下,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我成立了第一个家庭资料点。

在运作过程中遇到的困难、阻碍、压力是比较大的,尤其是来自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干扰,不只是对我肉体迫害,同时对家人迫害,脑子里不时出现不正的念头。邪恶制造假相吓唬人。因为我文化低,又是农村妇女,从未见过电脑,怕学不会。同修看到我的思想状态后就安慰我:信师,信法,没有做不好的事,你这个房子就是个屏蔽,技术一定让你学会。每次看到学员急急忙忙离去的背影,心里总有一番感慨,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呀,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再苦再累也值啊。

当地六一零受另外空间邪恶的操控经常上门骚扰,在奥运期间隔三差五的上门捣乱,進到家里就是到处查看,见什么拿什么。有一次机子正在运作,邪党人员突然闯進家里,到处乱翻拿东西,第一句话就是炼不炼,还讲这不准、那不准之类的话。面对这群被邪恶欺骗了的人,我心里非常难受,无论他们怎么对待我,我从不怨恨,因他们也曾是坚信大法才敢冒着天胆来到人间,由于生生世世的轮回把自己来时的愿给忘了,还参与了迫害大法。

我很平和的用善念跟他们讲真相,希望他们能在大法中得救。我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加持,用正念解体了邪恶,他们人的一面也不那么凶了,最后不动声色的走人。这几年在正与邪的较量中,在师父的呵护下和同修们的帮助下,我的资料点稳健的运作到今天。

劝三退救人

零四年《九评》横空出世,用这把利剑撕开了邪党的画皮,赤裸裸的摊在世人面前,让人们看清它的邪恶本质,退出邪党从而得救。当我看到大纪元郑重声明之后,立即销毁邪党物品,全家声明退出邪党一切组织。

要使人们认清中共邪恶本质,从流氓与魔教中解救出来,必须广传《九评》。传《九评》劝三退,当时对我来说觉的是一个巨大工程,比讲大法真相要难的多。劝三退时一定要循序渐進润物细无声的做,首先传亲朋好友周边世人,逐渐成熟后向过往行人、社区、来往生意人、打工的手艺人讲,只要能搭上话的都讲。

在讲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心性的考验。有一个补塑料盆的中年壮汉,我跟他讲真相劝三退时,他一下摆出一副凶像,非常反感的吼叫着,拉着过往的行人吼,想惑众起哄,拿出手机要拨打「六一零」。我马上发正念,铲除操控他的邪灵烂鬼,微笑着叫他不要发火,仍然用很友好的语气耐心的跟他讲着大法的美好、三退的重要。他拿着手机看了看我说:「举报吧,你这人又这么好,不举报吧,又太不象话,反党。」有一路人笑着对他说:法轮功好,我也退了。结果壮汉由恶转善,用真名退了邪党。

象这类事每个大法弟子都一定遇到过,只要我们是真心为了这个生命好,让他得救,始终如一保持着慈善之心,用平和稳定的心态去对待所有的一切,一定是好的结局。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快,救人的时间越来越紧,我们只有多学法,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才能达到师尊的标准,才能结束这场迫害。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