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的法理做指导

记一次闯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

慈悲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三年七月走進大法修炼的,五年多来还算走的比较平稳,没有发生过什么大的魔难。这并不是说我修的精進,因为「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洪吟二》〈无阻〉)。我对自己的评价是:只能说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做,自己向内找,还存在很多人心,离师父讲的「何为神,人心无存」(《洪吟》〈人觉之分〉)的境界还相差甚远。现已到了师父正法的最后,唯有和精進的同修相比,找出差距,奋起直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万分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用心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不要等到最后,给自己留下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自修炼以后也很喜欢看《明慧周刊》,基本上是期期不落下。从同修的交流文章中受益匪浅,明白了很多自己悟不到的法理,对自己的提高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但从来就没有自己想写过。这种只想索取,不想付出的私心是我应该修去的。所以,这次我就试着写一写吧。写什么呢?静静的思考了一下,就写一件事,通过这件事我是怎样用师父讲的法理指导自己闯关的。

今年奥运期间的一天上午,我所在地区的四个邪党人员,在我住小区的保安的带领下,敲我家的门,还没开门,保安就说:「有人来关心你来了。」当时我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马上咚咚的跳了起来,但师父的法一下打進了我的脑里:「一个不动能制万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心一下就平静了。

当时家里还有一同修,我就让同修到厨房发正念,我在客厅对付来人。我开门让他们進客厅坐下后,他们自我介绍有六一零的、派出所的、国保的、司法的。我马上发正念:解体操纵来人背后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师父的法又打入我的大脑:「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又想起师父的另一段法:「你们记住了,哪里出问题,哪里就是需要去讲真相了。(鼓掌)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你让它好它就会好;你无意让它好或心里不稳,就不容易正过来。也就是说正念要足。」(《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从大法的法理中知道,正法时期,我们大法弟子不管在任何地方、任何环境下,做事的一切基点都要落在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揭露邪恶上。此时我就决定把他们当成来听真相的众生,请师父加持,让他们得救。这时我的心态已非常平稳了,没有一点怕心,对来人也没有一点仇恨心理,心想他们是被邪党谎言毒害了的众生。

我首先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其中一个警察说:「你需要看警察证吗?」我说:「不看。」警察问:「听说你还在炼法轮功吗?」我坚定的说:「是的!」警察盛气凌人的说:「把你的身份证交出来!」并拿出一张表格放在茶几上,我平和的说:「我没偷、没抢、没杀人放火,我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我为什么要交出身份证?」警察提高声调:「你们法轮功反对共产党,你的工资是谁给你的?」我仍心平气和的说:「香港、台湾、美国有没有共产党?这些地区人民的工资是谁给的呢?可能他们的生活前三十年就比我们现在还好了,我们中国上下五千年没有共产党,我们的祖先就没有饭吃了吗?」警察无语。我接着说:「你们既然来了,就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相吧。我得了四十年的病,吃了四十年的药,练了四种气功都没有好,炼法轮功两个月我的病就好了,现在已五年多没吃一分钱的药,如果我没炼这个功我早死了,你说我炼不炼?」

警察说:「我爱人也炼过法轮功,她的病就没好。」我说:「法轮功是修炼,是修佛的,又叫法轮大法,或法轮佛法,是超出常人的东西,他的核心就是必须重心性、重德,不重心性不重德,等于做广播体操,病都不会好的。法轮功要求学员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修炼,去掉常人一切不好的心,如妒嫉心、争斗心、名利心等等,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事先考虑别人,要求修炼人修炼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高境界,又有神奇的治病效果,这样好的功法所以炼的人越来越多,非法镇压前国内已有约一亿人在炼,现在已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种文字在全世界出版发行。共产(邪)党说是X教,大家都有脑子,第一个人炼了不好,第二个人、第三个人、第四个人还跟着去炼吗?共产(邪)党之所以要镇压,就是因为炼功的人多了,认为威胁到它的政权了,八十多个国家都不害怕威胁到它的政权,唯有中共把要做真、善、忍的好人视为敌人来镇压,而镇压的理由全部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如「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事件,天安门自焚事件,全部都是用编造出来的谎言去欺骗群众,挑起群众对法轮功的无名仇恨,其实群众都蒙在鼓里,从九九年七.二零非法镇压到现在九年来,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讲真相,很多群众明白了真相,站在正义的一边。」对方没有人说话。

说到这里,又想起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就要把那个「足」字表现出来.所以我坚定的说:「向你们表个态吧,如果今天因为我炼法轮功要我登什么记,交什么身份证,我决不配合!法轮功我坚决炼下去!」来人的态度由刚来的盛气凌人一下变的很缓和。那个警察说:「你年龄比我们大,都可以当我们的老师了,你老人家不要多心,我们只是来「关心」一下你,没有其他意思。」警察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都感到诧异。

时间快到中午十二点了,我想他们可能要回家吃饭了,还有「天灭中共」的真相还没讲,大法的真相也只讲了个表皮。我就想送点真相给他们回去慢慢看,一方面可使他们更深入的了解真相,还希望他们看后再传给有缘人,使更多的人得救。

当时在奥运期间,邪恶表面上表现十分猖狂,不管单位、街道、农村都大肆向群众宣传:奥运期间,只要发现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的,要立即扭送或报告公安局,发一本《九评》要判刑两年等。但又一念打入我的大脑:邪党是旧势力造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只要我正念正行,符合了大法对一定层次要求的标准,旧势力不就不敢考验我了吗?于是我非常坦然的问他们:「你们看过《九评共产党》一书吗?」警察说:「看过。」其余人说没看过。我说:「《九评》刚出来时,中央曾组织了一个写作班子准备反驳《九评》,结果写作班子的人看了后说,《九评》写的全部都是实话,就是把我们的头砍了,我们也反驳不出来,结果不了了之。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深层的原因是什么,你们看了《九评》就知道了。还有其它的一些资料,都给你们,拿回家好好看一下。」他们没有反对。于是我到寝室里拿资料(寝室的门就对着客厅),因为事前没有准备,進了三次寝室拿不同的资料。当时也没有想到他们是否会突然冲進来抄家(我所有的大法书和还没有发出去的真相资料都放在寝室里)。我拿出的真相资料大约有:纸质的《九评》两本、小册子《石破天惊》一本、小册子《信仰无罪讲清真相无罪》一本、小册子《劫难来时有秘诀》一本、小册子《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一本、几张《明慧周报》;光盘有:《神韵晚会》四张、《风雨天地行》两张等,我给他们时都欣然接受,我叫他们互相换着看,并说:「我也不怕你们拿回去作为什么证据,我真的希望你们了解真相得福报,为什么得福报?你们看了就知道了。」

警察突然问:「你们的资料要收钱吗?」我说不要钱,他问:「那你们做资料的钱哪来的?」我说:「都是大法弟子自愿出的,经济条件好的上万元的出呢!」他吃惊的「呵!」了一声。他们走时,其中一个悄悄的对我说:「你说好就自己在家里炼,不要出去发资料。」

他们出门后,我马上对他们发正念:彻底解体来人空间场内阻止他们了解大法真相及恶党邪恶本质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希望他们回去一定认真看真相资料,看后能明白真相,从而识正邪、明善恶,果断的三退,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然后再把资料传给亲朋好友,使更多的人得到大法的救度。

通过这次闯关的经历,在常人看来本是很危险的事情,结果却是柳暗花明,从中证实了师父讲的法是千真万确的,当我们遇到关、难时,只要能做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用大法作指导,正念正行,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从中我又明晰了一个法理:当我们真的放下怕心、放下自我,一心想到的是救度众生,也就是达到了无私无我的境界时,那就是神的境界,而神是万能的,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我还悟到:现在之所以迫害还没有结束,就是我们还没达到神的标准,尤其是那个怕心迟迟不能修去。其实怕心就是私心,一做讲真相、发资料的事就首先想到的是个人的安危,没有把众生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也就是还没有跳出旧宇宙为私的根本属性,这样的生命怎么能進入新宇宙呢?所以旧势力就抓住大法弟子还普遍存在的这个执著心進行「考验」,使迫害迟迟不能结束,也是师父一再推迟法正人间的原因吧。

试想,如果现在就進入法正人间,可能很多没有达到标准的大法弟子不能圆满,很多众生将被淘汰,这是师父愿意看到的吗?师父讲:「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谢谢众生的问候》),我们扪心自问:师父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在这宇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完成的怎样?而师父给予我们的荣耀是与我们的付出不成正比的。

同修们,让我们快修去怕心,放下自我,在有限的时间里,抓紧和旧势力「抢人」,兑现当初我们冒着天胆下来与师父立下的誓约——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个人浅悟,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斧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