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圆容法中修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孩子自从生下来就是体弱多病(按医生诊断“先天性愚型、先天性心脏病”),山南海北看名医求好药,全家四个人上班的工资多半花在他身上也不见好转。一直到四岁一九九六年我得法修炼不长时间,全家都得法了,这孩子听我们读法,看我们炼功,逐渐的能说话了,能走路了。可以说他是个“狗剩子”,不然按照医生的结论他是活不长的,可是通过我们全家得法,这孩子神奇的活过来了。

虽然在常人眼里他还是个“弱智儿”,可是在这孩子的身上确实也展现了很多大法的神奇和神迹,例如家里来客他早知道,他还知道来客是干什么的,门锁着不用钥匙用手一扭就开,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二零零七年初冬,我领着孙子理发时,理发师发现孙子脑袋上一点头皮屑也没有,就说这孩子叫你侍弄的这么干净,一般人家正常孩子也不能这样。他就问孙子:“你爷爷好不好?”孙子回答:“爷爷好,天上难找地下难寻。”理发师说:我儿子咋摊不着这样好的爷爷呢!接着我就给他讲:“不光是他摊上个好爷爷,而是他和爷爷摊上个千载难逢的好师父……

——选自本文


弟子首先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问好!向同修们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虽然还有很多不足和执著要修去,但在证实法的路上,在人与神的选择面前,值得庆幸的是,自己选择了走在神的路上,跟随师尊坚定的走到了今天。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就象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在风风雨雨、磕磕绊绊中无不体会到,是师尊的洪大慈悲和无微不至的呵护和点悟,使我一步步在大法中成长着、成熟着。此时把这些年来自己所经历的、见证的师恩浩荡和大法的神圣神奇整理出来,记载大法弟子在人间证实法这段看似平凡却伟大的历史的一些片断,不负师尊赋予弟子的使命。

一、劳教所里讲真相中归正自己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后来七月份邪党搞了一次大法学员集中所谓“转化”,把几个劳教所的男大法学员都集中在一个所。在那里,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求安逸心,执著早日回家,加之又听了那些邪悟人员的鬼话,写了所谓的假转化的悔过书。后来师父的《去掉最后的执著》经文传到劳教所里,我才意识到上当受骗了,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

后来经同修提醒,一天早饭后我把贴在走廊宣传栏上的悔过书刚伸手要扯下时,正好被管教副大队长撞见。当时我心里还真有点紧张,副大队长说:你要干什么?我心一横就想,一不做二不休,顺手扯下来撕碎扔到垃圾筐里。我被传讯到管教室,问我为什么撕掉那个,我回答:我原来是骗你们才写的,因为我炼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不管怎么说我写的都是错的,现在我要做到真,我要坚持我的信仰不变。大队长说:这事你带的这个头,你没想一想是什么后果吗?你要负责的,最起码是要给你加期的。后来其他学员也有不少陆续的也扯掉了。由于这件事邪恶给我加了半年期。

那时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每天坐板我就是背法,心中没有大法肯定是无法走过来的。二零零零年秋,邪党组织计划加重转化迫害大法弟子时,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期间有二位学员跳楼抗议迫害。这时所里管教挨个过筛子表态,管教找到我,问我:你对跳楼这件事是怎么认识的?我说:跳楼固然不对,可是被政府逼的没办法了,这是对政府的无声抗议。管教又问:你是什么态度?我说:我看事态发展。当时我是给他们施加压力,并没有想做过激行为。可这一个“事态发展”可把他们吓坏了,当天下午就把我调到六大队严管起来了。给我安排六个包夹二十四小时三班倒,重点监护,无论是吃饭、睡觉、上厕所,包夹都是形影不离。这时我悟到了,这是给我讲真相创造了方便条件,原来大法弟子都在一起还没有讲的对像呢,这不就是给我开辟了救人讲真相的用武之地了吗!

首先我就给这六个包夹讲,讲了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讲了我在大法中受益和大法洪传的盛况。刚开始有的不听,个别人对我横眉冷对,我就找自己是我哪没做好,也没找到。我就背法,背着背着,师父的一段法打入我的脑子里:“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精進要旨》〈浅说善〉)这时我才悟到,是我的善心不够,对他们不善。师父还说:“随着你的功力不断增长的时候,你身体所带的那个功的散射能量也会相当强大的。即使没有那么强大,一般的人,在你这个场范围之内,或你呆在家里,你也能制约着别人。你家里的亲人可能都受你的制约。为什么?你也不用动念,因为这个场是个纯正祥和的、慈悲的,是个正念之场,所以人不容易想坏事,不容易做不好的事情,会起到这样一种作用。”(《转法轮》)这时我就调整心态,把自己对他们的怨恨、瞧不起的心扭转过来,去掉它,用祥和的善心对待他们。几天后周围的环境就变了。

经过不断讲真相,加之平时我在生活上关心体贴他们,家里来人看我时拿的好吃的东西,宁可我少吃点也分给他们吃,还给他们讲如何做个好人的道理。他们明白真相后,这些人反过来对我也就好起来了。当我看师父经文时,他们还给我站岗放哨,有时他们也看。有一个十七岁的小孩特别恳切的要跟我学大法,他把《洪吟》诗都抄写下来,并且还背下不少。还有两个说回家后一定修大法。就这样包夹换了一批又一批,在我结束劳教迫害前共有二十八人当过我的包夹,他们同我说笑话道:老爷子,我们都成了你的护法了。铺头(班长)也被我讲的往家打电话叫他父亲炼法轮功。不但如此,他们劳动拣叶子(装订书本用的)从来不让我干,从生活上关心照顾我。还有一位普通劳教人员,先期在这个大队的大法学员手抄的《转法轮》都在他那保管着,我看时就到他那取。

由于自己好长时间不炼功了,眼睛发花,有时同修传来的经文字太小看不清,我就让包夹给我念,其实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后来接连几天师父在梦中点化我该炼功了,从那以后我每天下半夜三点起来炼静功,包夹看到也不管。可有一天护廊(值班的)看见了,因为他还有二十几天解教到期,怕被监控室值班发现影响他按期回家,当时就到我跟前说:在我值班期间你不能炼了。我当时没说什么,心想炼功人是得为别人着想,别给他添麻烦,暂时他值班就不炼了,以后找机会再炼。但没想到第二天管教就把他给撤了,换上了给我保管大法书的那个人当了护廊值班员,正好还是后半夜值班,他主动和我说,这回你炼吧,有我在不用管他们。有时看我到时间没起来他还叫我呢。这件事使我体会到只要弟子正念正行时,师父都会帮助我们的。

在这个大队的几个大队长和管教我都给他们讲过真相,还有管理科的科长、科员,劳教所的所长,我都给他们面对面讲过,还给他们写信讲。其中有一个副所长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一次集体绝食反迫害时,他找我谈话,我对他讲法轮功被迫害是无辜的,中共打压法轮功是错误的。他说共产党一贯正确,我反驳道(当然是祥和的心态):历次运动不都给平反了吗,这意味什么呢?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时期说刘少奇是叛徒、内奸、工贼、走资派,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最后平反时又成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了。中共要想迫害谁,首先扣帽子,然后再打棍子,历次运动都是这样干的,迫害法轮功更不例外。他无言以对,最后他说:你还有点思想呢。一位副大队长听了我几次讲真相后特别认同,每当他值夜班时经常找我到他办公室探讨法轮功的事情。我被解除劳教迫害那天,他叫我写个思想汇报,告诉我写时语言不要过激,但是我写的都是大法怎么怎么好,我在大法中怎么受益,中共为什么迫害大法等,还没等写完,他一看这样写他也交不了差,就说不用写了,我给你处理一下得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说:“在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我都在讲法中讲给了你们。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这其中我体会到大法弟子无论在什么环境下只有学好法讲清真相,别走极端,用自己的慈悲与善行去圆容大法,才能走过魔难,才能证实好大法,才能修正自己,才能救度众生。

大法弟子无论遇到什么事,只要正念正行都会迎刃而解、收到好的效果的。有一次,一名普通劳教人员用收音机放黄色歌曲,简直是不堪入耳,我对他好言相劝,他不但不听,还反唇相讥。这时我动了一念,我想管教要来赶上听到多好。没过几分钟,管教真的来了,还是悄悄来的,谁都没看见,把放黄色歌曲的人训斥一顿,还把录音机给没收了。另一个人说:看看咋样?老爷子劝你不听,这回可好,玩完了吧!打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放黄色歌曲了。通过这件事使我体会到,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出来的功是有强大能量的,只要正用,真是心想事成,无所不能。

二、从一点一滴做起,给后人留下最正的路

二零零二年初我从劳教所出来刚好半年,老伴(同修)去世,儿媳被劳教迫害,孙子只好由我来带了。正赶上长春大法弟子电视插播,邪党三零五大搜捕迫害,我被当地邪恶列为所谓重点。在邪恶之徒绑架时,在师父呵护下我正念走脱,流离失所二十个月。

在这期间我想无论如何也要把小弟子(孙子)带好,他的衣食住行,缝缝补补、洗洗涮涮,更主要的是学法、修心要带好,不然的话就对不起师父赋予我的使命,因为这孩子是来同化法来的。孩子自从生下来就是体弱多病(按医生诊断“先天性愚型、先天性心脏病”),山南海北看名医求好药,全家四个人上班的工资多半花在他身上也不见好转。一直到四岁一九九六年我得法修炼不长时间,全家都得法了,这孩子听我们读法,看我们炼功,逐渐的能说话了,能走路了。可以说他是个“狗剩子”,不然按照医生的结论他是活不长的,可是通过我们全家得法,这孩子神奇的活过来了。虽然在常人眼里他还是个“弱智儿”,可是在这孩子的身上确实也展现了很多大法的神奇和神迹,例如家里来客他早知道,他还知道来客是干什么的,门锁着不用钥匙用手一扭就开,你想什么他都知道。关于我的修炼状态,他会说:“三花聚顶”、“脑袋大、头摞头的吓人哪”,“还有什么执著心哪”等等。如果真的带不好他就是我的罪过和遗憾。

为了给世人留下大法的美好,我尽量把他打扮的干净利落一些。白天我俩学法炼功,晚上就带他发真相资料和粘贴不干胶,教他和小朋友玩时不打架、不骂人,做好事,做好人,尊敬老人等,到现在十五岁了从来没听过他骂人。和亲友、邻居相处交往时都能做到处处事事考虑别人,房东的房子的房前屋后总是保持清洁卫生、窗明几净,冬天下雪没等房东动手我就先把雪打扫干净了。邻居都说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好。由于对我们修炼人有了好的印象,所以给他们讲真相才容易接受,也给他们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对大法的美好回忆。当我结束那段流离失所生涯回家时,房东大叔、大婶拽住我的手哭着说:我租了多少个房户了,没有你这样的好户,今后也不可能再有象你这样的好户了。临走时我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他们说:记住了。

二零零七年初冬,我领着孙子理发时,理发师发现孙子脑袋上一点头皮屑也没有,就说这孩子叫你侍弄的这么干净,一般人家正常孩子也不能这样。他就问孙子:“你爷爷好不好?”孙子回答:“爷爷好,天上难找地下难寻。”理发师说:我儿子咋摊不着这样好的爷爷呢!接着我就给他讲:“不光是他摊上个好爷爷,而是他和爷爷摊上个千载难逢的好师父,我师父教我们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做好人做好事,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就是这样江某某和邪党还迫害我们,不让做好人,你说邪党还能不能有好吧,天要灭它这是真的,如果我们是它组织里的人,还不退出,将来不也得和它一起遭殃吗。去年我和你说退团的事,你还没退呢,怎么样,该退了吧?”他说快给我退了吧。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师父说:“怀大志而拘小节”(《精進要旨》〈圣者〉)。师父把我们当作圣者要求我们,我们大法弟子助师正法,不但有修成正果、了洪愿的大志,还要有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时时事事都严格要求自己,做一名世上最好的人,才能给世人留下对大法的美好印象,才能把人救了。

自从二零零二年春老伴去世后,有很多亲朋好友给我介绍让我再婚,介绍人有同修、有亲戚、有朋友,被介绍的人有大款、有亲戚、也有同修,都被我一律回绝。对同修回绝的理由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年轻人还要组织家庭的”。我的理解,象我们这样五十多岁的人了,那就不应该再婚了,婚姻的事是天给人定的缘份,也是缘份的了结、恩怨的了结、善恶报应的兑现。过去古人,或上几辈的老人都讲从一而终,牢不可破。婚姻是神给人安排的生存、生活方式。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特别是上了年纪的已经走过来的人,那就不用再婚了。现在的人讲什么老有所爱,什么夕阳红等等,都是邪党文化和变异的东西。谈到这里,先让我们重温师尊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讲法:

“弟子:前一阵子明慧网加注一篇文章,提到现在弟子尽量不要与常人或新学员结婚。台湾大法弟子代表大陆弟子提问。

师:这个文章是大法弟子写的,那么大法弟子写的就有互相切磋的因素在。不是法叫你们如何,不是说必须得如何如何。师父没有这样去说,法也没有这样去讲,但是哪,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要多考虑一下还是应该的。你是大法弟子嘛,你要为你的修炼负责,也要为大法弟子的环境负责,所以哪,我想你要能站在这个基点上去考虑问题,你做的事情该不该做和怎么去做,就知道了。如果把自己摆在第一位,那很可能很多事情做不好,会出问题。你真的是想对大法、对自己修炼负责,你做的事情就会做好。”

个人从中悟到:法没有讲具体问题必须得如何做,关键是我们考虑问题、做出决定、言行的出发基点是为法负责、为自己的修炼负责、为整体的环境负责、为世人的将来能否走正负责,师父在这方面的讲法不会讲的很具体,因为太低的不能定在宇宙大法中,同时世间的事弟子自己决定,但人间的法也是宇宙大法在这一层的表现,悟正,走正,也是大法弟子在开创自己的法,从大法中证悟出的自己的法。有些问题师父没明讲,个人体悟,没明讲的其中一个原因: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很复杂,千差万别,心性也不同。作为修炼者,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以法为衡量标准去选择。

对于常人给介绍的,回绝的理由我是这样回答的:现在孙子还得我经管,如果我再找老伴了,孙子怎么办?我要为他负责,等他再大一些再说吧。如果领着孙子同别人一起过,对她也是个麻烦和不负责任。总之不管怎么解释,既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还要保证修炼人的神的状态,给后人留下最正的路。

当然那么多人给我介绍老伴,也有我要修去的色欲心。通过向内找,在法理上的提高和发正念清除解体邪恶的干扰后,现在再没有人提及此事了。邻居和亲友见到我领着孙子出入时都说:这孩子摊上个好爷爷。

三、圆容整体纯净自己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我市大法弟子陆续有二十多人被绑架,给我地区讲真相、救度世人造成很大的损失和难度,给家属和世人了解真相也带来负面影响,经过与同修切磋,悟到我们揭露当地邪恶不够,曝光邪恶、上报明慧不及时不准确,当地的小册子、真相传单也好几个月没人编辑了,影响到当地证实法能否跟上正法進程的问题了。此时我就记在心里,急在心上,暗暗下决心我要去做。虽然年岁大,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只要是证实法的事,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定能心想事成,什么都能做的来。

有了这个愿望机会就来了。一天同修在一起学法时,一位协调人说当地小册子没人编辑,你做一下呗?我说:试试看。就这样开始编辑工作。刚开始什么都不懂,就请来一位懂技术的同修一起做,经过实践摸索,在同修的指导下、在师父的加持和启悟下,现在我基本能自己独立操作了。这期间还涉及到当地信息资料的取材问题,那就得自己亲自跑了,调查核实,包括善恶报事例、大法弟子受迫害案例、邪党恶警犯罪事实、相关人员的电话号码等,都得亲自动手。为使做出的真相资料更真实可靠可信,对于前些年网上的有关当地资料也得重新核实,这样才能让世人信服,让邪恶胆寒,真正发挥真相救人的作用。

在其它方面我也能做到配合圆容整体,能办的我就去做,有时同修之间闹矛盾了、资料点同修和协调人要调整了,还有别人都不愿意触碰的事,只要找到我,我从不回绝,一一去办,可也从没碰过壁,都能完成。我想同修或整体需要我时,那是同修看到我行,也是师父与大法赋予我的责任与使命,也是我必须去做的,必须去做好的,责无旁贷,我从不多想。但处理这些事时,从另一角度看,也是有我要修去的东西,师父在多处讲法中都提到过,当两个人发生矛盾时,第三者都得向内找,所以每遇到这样的事我都把它当作好事去做,并且能够向内找自己,放下自我,去掉私心,先找自己然后再说事,加上祥和的心态,这样对方都很容易接受。有两次还真的找到了自己的执著了,从中得到提高,所以同修们也都愿意找我,也愿意和我接触与共事。

我悟到一个大法弟子本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在这个整体中,就应该主动去圆容,整体有漏就应该去修补,去充实,只有这样,本地区才能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堡垒,牢不可破的整体。救度众生才能发挥其强大的威力。邪恶看到都胆寒,想搞迫害也就无能为力了。

最最重要的是,修炼多年的我,今天才真正体悟到“无私”的为他境界的美好——那就是无论何时何地、做任何事情或遇到怎样的矛盾与冲突,首先想到法、想到师父、努力去圆容师父所要的。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必须认识和达到的正法对我们的要求。

证悟到这一切之后,我感到我的宇宙空间无比光明与圣洁,晴空万里。内心所拥有的唯有慈悲、庄严与正法修炼的殊胜。

以上是我修炼中所在层次的粗浅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