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心不动 师尊护我世间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 零二年四月正是南方菜籽花盛开的季节,那天我骑自行车带三箱真相材料有一百多斤,送往邻省一城市。走在我县与邻市的一条省道上,我边骑边背《转法轮》,突然前方“哇哇”警笛声将我惊住。我抬头一看,在前方四十米不到,正是我镇派出所丰田警车。车上的警察全部站起来看着我,有六、七个,车也慢速向我驶来。当时人心一动:完了,这回抓住不死也要扒层皮,最少也要判几年。为什么呢?我流离失所后,我县公安局将我和另一同修向全国网上发了二级通缉令,并在各级会议上通知,看到我可以开枪打,说我有武功,捉不住我,并悬赏六千元赏金,而且现在我还带这么多材料。

随即,我头一摆,正念起:你们抓不住我,请师尊加持,我还有修出来的神通,而且心中一念,我车子不骑快,骑快就是怕你,也不望你一眼,望一眼就是怕你。我嘴里正法口诀念出有声。几分钟后我将车子停放在庄稼地一小路上,好奇的跑到公路上一看,警车无影无踪。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于一九五五年出生,自幼家境贫寒,从记的事时到十七、八岁时没有吃过一餐饱饭,未成家。父亲身患哮喘病无钱医治受不了病痛折磨自缢身亡,相隔不到一年,母亲又患肝癌病逝。留下埋葬父母、母亲治病的一大笔债务,还有小我四岁的弟弟相依为命。

八零年后,我开始经商做生意,在短短几年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户,拥有当时连城里人想都不敢想的一切。

从幼小到懂事,从贫穷到富有,我常常在思考天地为什么产生有人,人有没有来世,人活世上又有什么意义,人为什么有贫穷、有痛苦欢乐,为什么人世间这么不公平,贫寒时连最亲的亲戚都不和你来往,有钱时从未见过的人都说是你的老亲。幼小时问祖母、父母亲,长大后看书寻求答案。带着这些疑问、迷惑走过了我人生四十一年。

一、得法

九七年春,我闻听到“法轮功”这三个字,就四处打听、询问、并想学炼。不长时间我村一当兵复员的小伙子(也得法修炼)在邻省的一城市请回了一本《转法轮》和一套师父讲法录像带及教功带,并送到我家。当时我迫不及待的将《转法轮》打开阅读,由于后天业力阻碍,这部大法我花了整整四天才看完,看书中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

我二十多岁做过农村电影放映工作,都是深更半夜,为了解疲劳晚上抽香烟,还有放映场上农民好客都递烟,互递互敬烟,每晚一场电影放完少说抽四至五包劣质香烟。后来做生意,也是抽,我烟瘾大的远近有名。可是奇迹就这样发生的连自己都不相信。在读完《转法轮》,看师父讲法录像带的第九天夜晚,我一抽就恶心难受的快要死,从此后再也不敢抽,一想抽就想起那个难受滋味。

在一个星期内我们全家六口人就有五人(我妻子、二女儿、三女儿、小儿子修炼,大女儿不炼)都走進了大法修炼。想起当时真是幸福,我们家就是一个炼功点,每天晚上学法和炼功。刚开始学法,特别是炼功,幼小的孩子们和我及妻子都能看到感受到飞动的法轮,还有仙女,及其它外界的生灵。耳都听到天上的音乐和金铃声。更神奇是我从九七年到九八年,只要一静下来,左耳就能听到来自天穹的大法炼功音乐。

此后我全身心投入到洪法和教功的修炼中,有幸的是在这段洪法教功珍贵的日子里,我总共放映了接近三十场(每场九天,有时晚上)师父讲法录像。每场师父讲法录像带都是我操作放映,每一场我都看听的溶入到法中,深深的感到师父就是我生生世世的最亲最亲的人。

二、溶入法中

由于在常人中为了名、利、色、气我思想业比较重,走入修炼后我最难的是思想业力障碍,一放下法,头脑里就胡思乱想,什么肮脏的念头都有。当时师父经文《溶于法中》发表后,从法理中明白,我下决心背法。在背法前我先用了一个月时间将《转法轮》恭恭敬敬一笔一笔抄写了一遍,在抄法中体会较深的是,那真是全身心啊,一思一念都必须归正,才字字端正,在抄法中师父鼓励我,白天干农活又苦又累,可是晚上一抄法,全身不感到一点疲惫,抄到天亮不晓得困。还看到我写的字凸现在纸上,字下面有象木炭火一样字字发红,全身到处是法轮在旋转。

一月后,我开始背法,在两个月时间里我背完了一到三讲,刚背第四讲两小段后,正是南方农活最忙的季节,由于我从没有务过农,加上人的后天观念在“忙”中就放弃了背法,至今深深懊悔,但我已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伟大的法背下来。在背法中,你不全身心投入就记不住,你的思想一点不纯就理解不了法理在你所在层次的意思,那真是佛法无边啊!我想每个背过法的弟子都有这样的体会。

在背法中师父给我显现出我为得这伟大的法转生了几千年,告诫我一定要珍惜这万古的机缘!我还从思维中知道有一场大的劫难降临,知道有的大法弟子和我的缘份,知道我所在镇的大法弟子都是一个一个有约而来的,还看到我在凡间转世为僧为官等等。由于我背法溶于法中,在后来的邪恶迫害中,我没有一丝悔意,我没有一点不信,坚信、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三,在被迫害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邪恶的旧势力操控恶魔发起了对大法的疯狂镇压。在迫害开始,我毅然顶着巨大压力两次進京上访、和平请愿。过程中我没有任何不纯的心,只是怀着一颗为大法、为师父讨一个公道的心态去上访、去请愿。在地安门分局,我含着泪向警察诉说我修心的历程和请愿的要求。恶警采用各种伎俩,要我们说出姓名和地址,我们始终不配合,心中只有一念,我有师父,你们动不了我,同时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让邪恶的魔钻我们没有修去的人心的空子。其结果,恶警不但没有对我动一下指头,反而叫我将我镇和我一起去的男女老少二十名弟子带回家,并在门口嘱咐说、回去好好学法炼功,并大声问我能不能回到自己的老家(当时悟到是自己的世界),我大声坚定的回答:能!

在被迫害中,我两次被非法行政拘留、两次刑拘、一次洗脑转化。在初期受假经文影响和法理上不清,两次在所谓的“五书”上签了字,明白后我知道这是对大法徒的侮辱。所以在后来的三次拘留和洗脑中我没有妥协,堂堂正正的走了过来。恶警曾将我两次报劳教一年,都被所谓上级以不符合条件打转。这一切是偶然的吗?决不是,修炼中决没有偶然的事,是师尊慈悲的化解,也是大法徒在修炼中要修去的执著和人心,同时也是要过好的每一关、每一难。

四、突破人的观念才能真正的神起来

师尊在讲法中多次讲到修炼人要突破人的观念,观念就是人的思想,就是人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理。在魔难中我体悟颇深,魔难中观念不转,败物如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等才会出现,平时有的同修法也学的扎实,法理也悟的明,可是为什么在迫害中本性的一面就不能神起来呢?我体悟突破观念你就是神,突不破你就是人。神,邪恶能动的了吗?敢动吗?

一九九九年我镇派出所将我和另外两同修一起绑架到派出所,在办公室他们毒打一大法弟子,可是这位同修不吭声不挣扎,消极承受,我觉的他不对,又不知道他错在哪里。不一会儿,恶警所长命令我跪下,我置之不理,他气急败坏的叫来全所警察要将我放下跪,十几个恶警摁我、拽我十几分钟,都没有将我摁倒,后一恶警在我后腿处踹了一脚才倒下,倒下时人心一起:再僵持下去,吃亏一定是我。念头刚出觉的不对,我是大法弟子凭什么下跪,本性一出,瞬间从地上站起来,手指着这帮恶警大声斥责他们:“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堂堂正正做人、修炼,凭什么下跪?你们这帮家伙给我少造业,给我滚出去。”刚一说完,他们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跑出了办公室,再也没有动我。在派出所、在邪恶的洗脑班,我多次突破人的观念,制止恶警对大法、对师尊的侮辱和对大法弟子的行恶。

一次,我和另外三名同修被绑架到一看守所刑拘劳教。那天正是晚九点多,刚一進监舍,里面有三个刑事犯打了我几下,我一念都没有动,反而觉的他们可怜。这时牢头向我提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法轮功能不能修成神。我当时不加思索的告诉他们:我师父说能修成神,我坚信能。说后,人的观念一起,你是修神不怕打,后悔不该说,转念一想,这是师父去我的观念去人的壳。牢头听后又提出第二个问题:我们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个问题一提,全舍的人(除一名先关押的同修)眼睛逼盯着我,还有几个邪恶的刑事犯拿着塑料拖鞋(当刀砍)和磨尖牙刷朝我凶狠逼来,我当时用师尊经文《溶于法中》的法理告诉他们什么是真正的好人和坏人,也同时严肃指出他们干的坏事,现被关押被判刑也是罪有应得。说完后,所有的刑事犯唉声叹气,牢头说:腊时腊月人家忙过年我坐牢,真是罪有应得。第二天我就告诉他们背师尊《洪吟》〈做人〉,有几个刑事犯背熟后感触很深。几天后我和另一同修教全舍的犯人学炼大法功法,大多数人都能盘腿炼习第五套功法。

二零零一年农历八月十三日,另外空间邪恶操控恶警对我進行恫吓,以阻止中秋之夜全县大法弟子大规模的散发真相和在国道、乡镇公路张贴不干胶及挂横幅。当晚一点钟,县公安局长、政委跑到我镇要见我,派出所警察将我家围住,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得知是正局长和政委要见我,我就悟到是邪恶的鬼把戏恫吓以阻止中秋行动(我是发起人)。我边发正念清除派出所及所有在场警察另外空间操控的邪恶,并请师尊给弟子加持,今晚一定要闯出魔窟。同时将自己思想中一切不正的念头清除,然后发正念,看它们怎样表演。

这时所有在场警察却呵欠连天,这个说今晚真是怪,老打呵欠,那个说今天发困打不起精神。他们一个个沙发上走廊上无精打采,我知道这是正念清除的作用。在办公室所指导员非法审问我,而县局长政委及所长在门口坐着。这个指导员一开口就问本镇散发真相材料的事,并指这是我散发的。我听完后说:我敬佩这些散发传单的法轮功学员,感谢他们为我们做了我们没有能力做的事,要向他们学习致敬。然后我大声的向他们讲了我从一个什么样的人,通过修大法变成这样处处事事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事例,并反问我修真善忍犯了那一条法,凭什么抓我坐了这么长时间的牢,有没有天理,人有没有良心。更告诉他们,我已被你们迫害的倾家荡产,我现在要是有钱就印多多的真相材料,租飞机散。我心想你局长不是要见我吗?我就把一个普通大法弟子的心里话通通讲出来。

我讲完后,局长和政委一言不发的走出门外坐车回去了。指导员一看头儿全走了,带着哭腔对我说:某某,我求求你,我叫你爹爹(当地俚语为爷爷),放了我们吧,我们派出所被你们法轮功上访、散传单搞的发不出工资来,汽车没有钱买油。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邪恶黔驴技穷的表现,立即义正辞严的告诉所有在场的警察:是江泽民迫害了我们,也害了你们,还有你们不知道的毒害,只有恶魔早死,你们也就解脱了。之后我堂堂正正回家了。

中秋之夜,全县大法弟子大善之举顺利完成。

五、师尊时时刻刻呵护着我们

自邪恶镇压大法之后,我地及全县部份同修一时被这场疯狂的迫害吓倒,使许多有缘人放弃了修炼,原先的辅导站站长及一部份辅导员也都放弃了。当时我和另外两名同修感到很难过,觉的有义务去各家劝同修要珍惜这万古难得的机缘,并鼓励大家去北京上访护法,那时真不知道怕。

我记的从洗脑班到刑拘一月放我回来后的第三天,我就约另一同修去邻市一乡镇原辅导站长家交流,鼓励他要走出来要带好一帮人。当他听说我刚从监狱放回才三天,他非常感动,立即就带我们去该市辅导站长家交流。此后该地区多次举办交流,很多同修纷纷走出来护法,到走出来参与反迫害。过程中真是举步维艰,受了多少委屈。人心一起来,不想做,看自己家境贫困,连孩子上学的学费都交不起,自己也被迫害关押四次。冷静之后,我想师尊为什么告诉了我这么多天机,我是为什么而来人世间的?怎样才算得是“助师世间行”,人间的得失、痛苦又算的了什么?伟大的师尊为度我们吃了多少苦,为救众生,反而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嘲笑、辱骂。我心里明亮,做起来轻松,每到一处师尊都安排的好好的,就象有人事先约好的一样,那时走出来参与反迫害的弟子不多,真相传单只要有同修接受,再苦再累我也很欣慰。

到二零零一年底,在大家努力下,全县及周边乡镇有一百多大法弟子出来散发真相传单、张贴不干胶。国道、省道、乡村公路到处可见大法好不干胶标语,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有多少被谎言蒙蔽的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二零零一年冬月,由于自己忙于参加各地交流及接送资料而忽视了学法,被虚荣心、好胜心所带动,在师尊点化有邪恶来迫害的情况下,在我家举行几县市大型交流,其结果我和妻子流离失所,有多位本地及外地同修被绑架受迫害,给大法造成重大损失。

流离失所后我又参与了资料点,我不会电脑,什么都不会做,就主动承担运送真相材料的工作。我用自行车运送真相材料到本县,为避免熟人看见,我大多在大早或晚上的时间做。从资料点到我县一同修家往返有一百多华里,心里装着法一点也不觉的苦和累。我还固定运送邻省一城市的材料,也是用自行车。我骑上自行车心里背法,带着真相材料有时有一百多斤,在南方炎热的夏季,一天骑一百里土路也不觉的热。一般都是早晨吃饭,中午很少吃也不饿,渴了很少买水,在有水塘水沟的地方用手捧着喝。我前后大概送了一年半的时间。

零二年四月正是南方菜籽花盛开的季节,那天我骑自行车带三箱真相材料有一百多斤,送往邻省一城市。走在我县与邻市的一条省道上,我边骑边背《转法轮》第四讲“业力转化”这一段,突然前方“哇哇”警笛声将我惊住。我抬头一看,在前方四十米不到,正是我镇派出所丰田警车,车上的警察全部站起来看着我,有六、七个,车也慢速向我驶来。当时人心一动:完了,这回抓住不死也要扒层皮,最少也要判几年。为什么呢?我流离失所后,我县公安局将我和另一同修向全国网上发了二级通缉令,并在各级会议上通知,看到我可以开枪打,说我有武功,捉不住我,并悬赏六千元赏金,而且现在我还带这么多材料。随即,我头一摆,正念起:你们抓不住我,请师尊加持,我还有修出来的神通,而且心中一念,我车子不骑快,骑快就是怕你,也不望你一眼,望一眼就是怕你。我嘴里正法口诀念出有声,几分钟后我将车子停放在庄稼地一小路上,好奇的跑到公路上一看,警车无影无踪。我当时哭了出来:师尊啊,又是你救了弟子!我惭愧修的太差,为什么第一念没有想到师尊,想到法,而是被迫害呢?

二零零四年春,在海外大法弟子电话讲真相下,镇派出所警察受到极大震慑,所长通过一警察(常人时的朋友)找到我兄长,说愿意帮助我,请我回家,并表示一定不来干扰我,也没有任何条件。法理中我也明白我放下了对另一个同修忿忿不平没有修去的妒嫉心,师尊才安排我有这样的机遇。

回家后,家中负债累累,更为痛心的是三女儿由于恶警长期半夜三更的骚扰,受惊恐吓精神不正常,小儿子被恶警所长用电瓶灯将脑听神经打的只有正常人听力一半。今后的路怎么走?是外出打工还债,还是继续参与本地证实法救人?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一次重大的抉择,怎样从法理上看这些魔难,为什么又会在我这样的家里发生?我只有学法,静下心来学法,从法中认识到邪恶的旧势力为了所谓的考验,安排了这些魔难,而我在修炼中又没有突破这些旧势力安排,还有象师尊所讲的各种因素,怎样做呢?法理明白后,我不为这些假相所动,真正从魔难中走出来,在家中建立资料点,可以制作精美的大法书籍、护身符、不干胶等讲真相材料。帮另外一些地区组建资料点,买器材、修理打印机,技术不会就自学或访问一些常人,有时遇到难题实在搞不懂,就静下心来学法,法一学好,心一纯净,都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按了一个键就解决了,我还多次用神通解决了打印机的问题。

二零零六年,有一同修主动承担了印刷、刻光盘的繁重工作,我抽出一部份时间协调,分担上网、下载、写三退声明(我不会打字,没有时间学,家里种了十多亩田地,用电脑手写笔写很慢)。我回来五年来,在师尊呵护下,邪恶警察只有两次来我家骚扰,都被我揭露他们的恶行而赶快跑走。而我在人的表面上,是全省、市、县六一零的重点,用一警察的话说:常人知道真相材料是我搞来的,市县两级公安知道是我在做真相材料(因为资料点有多位同修被绑架将我说出来)。而每一次上级来想迫害我,都有一个人帮忙化解,谁能做的了呢?只有伟大的师尊!

从第一次法会,有很多同修叫我把修炼的经历写出来,当时认识不清重要性,总觉的是每个人自己应该做的,而且我修的不好,学法不深,天天学法,特别是师尊后期讲法只能记得大概意思,却不知道他的具体内容,思想中人的观念有时很强,带着一种很强的感性认识对待大法和师尊。

今年,我还是拖到近两天才动手写,原因就是觉的自己太差,三件事特别是劝三退总是守着人来退,不能主动,还有色欲心很强,夫妻都修炼却没有断欲,妒嫉、懈怠、懊悔的心时常出现。又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点化,使我没有失去这次交流的机会,再次感谢伟大的师尊!

借此机会感谢八年来帮助我和接传送真相材料的同修及家人,还有我家人同修,以及明慧网编辑同修!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