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前我是不精進的弟子,不参加集体学法。“四·二五”后我开始精進起来,一次不落的参加集体学法,使我提高很快,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是: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救度众生。无论表面空间怎样邪恶,都是假相不被所动,都改变不了大法弟子对师尊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这就是我参加集体学法的体悟。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慈悲伟大的师尊为宇宙正法、众生得救、弟子圆满回归、耗尽一切,操碎了心。在大陆这种红色恐怖下,为大陆大法弟子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跟上正法進程,在明慧网连续五届开创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体会交流。这是师父慈悲大陆大法弟子,所以,我很珍惜并积极参与,把我在正法修炼中对大法的理解、认识、体悟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严重失眠、心脏病、美尼尔氏综合症等),一旦犯病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喜得法轮大法后,奇迹发生了,折磨我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在我身上都真实的体现了。可以说我是一个在法中实实在在的受益者,从此,我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二、集体学法使我对法的认识从感性升华到理性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前我是不精進的弟子,不参加集体学法。“四·二五”后我开始精進起来,一次不落的参加集体学法,使我提高很快,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是: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救度众生。无论表面空间怎样邪恶,都是假相不被所动,都改变不了大法弟子对师尊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这就是我参加集体学法的体悟。

三、信师信法,一切都在师父的呵护中

九九年“七·二零”早晨四点钟,家人接到朋友电话说:“今天全国统一行动,抓捕晨练的法轮功学员,千万别让你爱人去炼功点炼功。”家人很着急的对我说:“你今天绝对不能去炼功点集体炼功,要炼你就在家里炼吧,外边警察正在抓人。”我听到后,没被所动,对家人说:“我学法炼功是我的自由,是一个公民的权利,任何人无权干涉。”师父说:“邪不压正”(《转法轮》),于是我大大方方、堂堂正正的去炼功点炼功。

到了炼功点,我把此事跟辅导员说了,让他有个思想准备。然后我们开始炼功,刚炼到第一节,就听警车吼叫着在旁边擦身而过,邪恶真的动手了。我们炼功点的同修和往常一样在祥和的炼功,炼完第一遍后大部份同修走了,只剩下我和一个老年同修,我俩又炼了第二遍。炼完功我安全的回了家。真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师尊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法理的内涵,有了更深的体悟。

炼功回来后,我和同修们去了邪党省委、省信访办,想告诉他们,镇压法轮功是错的,法轮大法是正的,还我师父的清白。善良的大法弟子哪里会想到,“人民政府”变成了流氓政府,不让人说话,不为人民办事,见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就抓,开始了疯狂的抓捕。我们被抓起来,关到郊区一个学校的操场上,关了一天一夜。

回来后不久,单位开始人人过关,签保证不炼法轮功,交书(大法书籍)。机关的几个大法弟子不同程度的配合了邪恶,有的签保证、有的交了书。还有的说不交《转法轮》交其他讲法。甲同修顶着烈日,回家取来师父讲法小册子,拿给我说:“如果找你交书,你应付一下(指交讲法小册子)。”当时我说:“我不会配合他们的任何无理要求,我还要明确的告诉他们我的信仰是对的,法轮大法是最正的。”

下午,单位负责人找我谈话说;“单位不知道你也炼法轮功,以前你没参加他们集体学法,后来有人说你也炼法轮功,所以,最后找你。”把邪党的话说了一遍,什么定性了、什么签字了、交书了、机关干部硬性规定,不许炼法轮功等。我说:“你们应该表扬我、鼓励我,让我继续炼下去,因为炼法轮大法后使我身心巨变!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飞,为单位节省了多少医药费。我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更好的人、完全为了别人的人。这哪有错?难道单位还怕好人多吗?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师父的救命之恩,无以回报。现在法轮大法受诬陷,师父蒙冤,我要为大法说公道话!”我明确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必须给大法平反!还我师父清白!”

同时还说:“我不但炼法轮功,而且要一炼到底!”单位负责人听后笑着说:“你炼的真好,真的受益了,你再说下去我都想炼了。你炼吧,书也不用交了,字也不用签了。”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一切都是师父在做,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

四、两次進京证实大法

第一次進京证实法,我真心想把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实告诉当局,让他们改变对法轮功非法镇压的错误决定,还大法一个公道,还我师父清白,还给大法修炼一个宽松的环境。于是,我决定去北京证实大法。

当天准备走时,人心上来了。怕被迫害,怕孩子大学毕业找工作受影响,放不下的人心、放不下的情一拥而上,心如刀绞,潸然泪下。顿时双腿有千斤重。师父说:“放下执着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心自明》)。我是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要放下人的情,无论怎样难受,去北京证实法的决心不变。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和同修顺利的到了北京,来到了信访办。还没進信访办的门,我们就被一群警察拦住,是法轮功上访的吗?我们说:是。一听说是法轮功上访的,不由分说,我们便被抓了起来,关進一个宾馆的房间里,有几个警察看守我们。这时進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说:你们不是要上访吗?说吧,我记录。(与我同去的同修把已写好的信交给他)我说好吧,于是我把法轮大法的美好,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炼法轮大法让我受益匪浅,身心巨变,所有疾病不翼而飞,镇压法轮功是绝对错误的,必须马上停止镇压,马上给法轮功平反。大法弟子的正念震慑了邪恶,同去的两位大法弟子激动的哭了。

我们被邪恶非法遣送回来关進拘留所。在拘留所的十五天,我一直在消业(发高烧、咳嗽、不能進食)。拘留所的大夫要给我打针、吃药,被我拒绝,她当众说:你病的这么重,不打针、吃药就能好?那我也炼法轮功了。我回家后不久就恢复了健康,又一次验证了大法的超常。

通过去北京证实大法,使我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又有了新的认识。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我要再一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我证实大法的机会,感谢帮助我在法上提高的同修。

在拘留所认识了几十个同修,我们都互相的留下电话,以后自然的形成了整体。我有为法负责,为本地区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愿望,师尊就安排了精進的同修到我家来交流切磋,资料点的同修送来资料,大家都来这里学法交流拿资料(当时资料点没有遍地开花,一个大资料点刚被邪恶破坏,新成立两个资料点大批做资料,然后送出来)通过学法交流使怕心重、人心多的同修走出人来。起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作用。在师尊的呵护下,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大家以祥和的心态象和平时期一样,如意的做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正法、救度众生的事。这房子一直为大法所用,就这样稳健的走过了三年。本地的大法弟子做了一件证实大法、救度众生震慑邪恶,使邪恶胆寒的伟大壮举。一下震怒了江鬼,连夜下令大搜捕,抓捕了几千名大法弟子。有守不住心性的同修说出了我,邪恶到家抓我,在师尊的呵护下走脱,从此,我被迫开始了流离失所。

流离失所的八个多月中,我饱尝了人间的酸、甜、苦、辣,饱受了有家不能回、无家可归的凄凉。我是一个生在温暖的家庭,没受过苦,没遭过罪的人。没有师尊的呵护、同修的帮助,我丈夫的支持与付出,我是走不过来的。这几个月,通过大量的学法,我悟到修炼法轮大法,就是应该堂堂正正,邪恶不配迫害我。心性提高上来,我就回家了。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只要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是最安全的。

第二次進京证实大法就很理性了,通过学法、看明慧文章,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最好的方法。于是我们几个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证实法。一路上师尊给我灌顶、加持我鼓励我。到北京后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十二月的北京天气很冷,游客稀少,便衣、特务很多,我们决定中午人多时再打横幅,我们分头走开。十一时三十分,同修来找我着急的说:我被便衣特务跟上了,赶快打横幅吧,否则来不及了(来时约定,到时候我先打,他们马上跟着打)。我们快步来到金水桥,这里人很多,又来了一群外宾,时机已到,我走到桥的最高点,拿出横幅高高举过头顶,使出全身的力气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压在心底的心里话瞬间迸发出来。在那一瞬间,时间凝固了,那种玄妙、殊胜,强大的能量场把我定在那里。

随后来了几个武警抓住我们,连推带拽手很重。我说:“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们,我们都是好人。”他说:“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也不想这样做。”我说:“你要善待我们、这对你有好处。我们是为你们而来,给你们讲真相,是来救度你们。”听后他们很羞愧。先把我们抓到天安门分局,后来又送到拘留所,(拘留所已满)又把我带到场桥派出所,关了两天两宿后,又送到另一拘留所。无论到哪里我就是讲真相,洪扬大法,但是一直都在非法关押我,我悟到之所以没有放我出去,可能是自己正念不足,于是我求师父加持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必须放我回去,家乡的众生需要我,家乡的同修需要我,救度众生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不到几分钟,警察找我说:无条件放我回家,还用警车把我送到西直门车站。我买了车票,顺利回家。

五、在法的基点上向内找,才能在法上提高和升华

我被邪恶迫害流离失所,我从新审视自己,从表面空间看,我做的都是最正的事,令邪恶胆寒害怕的事,不会招来迫害的。是个别同修守不住心性,配合邪恶造成的。在法上看是不实修自己,把做事当作修炼,给邪恶造成迫害的借口,因此,我认识到了向内找修自己的重要。师父安排了我和丁同修在一起做证实大法的项目,我们的缘份很大。几年来,我们配合的很默契,互相鼓励、共同提高。

由于证实大法工作项目很多很忙,学法就少了,在法上没有真正提高,向内找,还是向外看,看别人的不足。丁同修说:你给同修指出的不足,我们都改了,修好了,你怎么办?我也没在意,因为放不下自己,看到的都是自己好的地方,别人的不足。就这样我与丁同修有了间隔,不久我们分开了,接触她的同修远离了我,接触我的同修认为她走偏了。我们间隔了两年多的时间,这期间,与丁同修在一起的同修,相继被邪恶迫害致死的、判刑的、劳教的,最后就剩下她自己,也流离失所了。我开始严肃认真向内找,在心上下工夫。

同修在魔难中,很难看出事情的原由。需要在法中修出的慈悲,才能起好正面作用。我找到了自己的执着,争斗心、急心、怨心、不平心,没有忍耐宽容,我行我素。带着这么强的观念,不是在证实法,是在证实自己。符合自己的观念就接受,不符合自己的观念就排斥。同修哪有问题不是添正念,而是着急,想马上改变同修,赶快提高。

惨痛的教训,使我猛醒,我悟到真修实修,修好自己的重要。于是我要求自己净下心来,学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二十遍。法理清晰了,主动找丁同修交流,自己在法上找到了不足,诚心改正。同时看到同修的长处。通过几次交流,丁同修受触动了,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们共同在法上提高了。

六、放下自我,营救同修

在营救同修中我体悟到:营救同修的过程就是救度众生的过程,就是放下自我,圆容整体的过程。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在这个空间动动手脚而已。

同修乙被非法判刑十五年,关進监狱,迫害致残。我知道此事后,发出强大的正念:不允许邪恶迫害同修,我要尽全力营救,请师父加持。我们将他的所能知道的消息发到明慧网,让更多大法弟子共同参与营救,形成了强大的整体。在法上提高了,也没有了当初的怕心,从前有过间隔的同修,在整体配合的过程中,大家都能向内找,消除了间隔,共同投入到营救同修、救度众生的行列中。大家分工明确,有的找家属,有的找监狱,哪里有障碍,就到哪里讲真相。过程中不断有执着暴露出来,但是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以法为师,不断的割舍和圆容,虽然最后同修还是被邪恶迫害致死,但是营救的过程完全变成的大法弟子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过程,这对邪恶也是一个彻底的否定。

有一个负责协调的同修被绑架,她的家人从前一直对她的修炼不支持,还诽谤大法。但是我们从法中悟到,迫害同修就是迫害我们,营救她还得需要家属与我们共同去做。于是,我们小组一起学法、发正念,在法中大家的心性提高后,就找到她的家人,向他讲真相,让他的明白的一面摆正位置,为自己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们的心纯净了,同修家属明白的一面觉醒了,大家共同形成了整体,起到了很好的救度众生的效果,正如师父所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师父把天机告诉我们,我们是从遥远天体而来,层层下走,跟师父结缘,生生世世不知掉了多少次头,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为的是历史走道最后一刻,就是今天。师父正法,邪恶干扰师父正法时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瞬间即逝的历史时刻,我们要珍惜这万古机缘,共同完成史前大愿,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