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念纯净行神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全世界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六年得法。我小学二年级都没上完。得法后,同修们让我当辅导员。大家集体学法时,我由于不识字,不能读大法,着急的哭了三天。同修对我说:「不用哭,只要真心学,就会读的。」我订了一个小本子,孩子有空时把生字写上,我整晚上趴在桌上学字,认字。不长时间,在师父的呵护、加持下,我便学会了通读《转法轮》。今日回想起来仍深感师尊的慈悲伟大,大法的神奇!

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破除邪恶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秋季,我们当地几十名大法弟子,被邪恶六一零、公安分局伙同保卫处、居委会以欺骗、野蛮绑架等不法手段带走,被送往洗脑班遭受迫害。我们集体绝食抗议,恶人对我们進行野蛮灌食。一天,我悟到应该出去,不能呆在这里面被动的承受邪恶迫害,我要出去讲真相。我把想法告诉另一名同修,她无奈的说:「还能怎么办呀?就呆着吧。」(由于长期的不学法,被灌食迫害,同修的正念不足)我说:「我不想呆在这里面,我想立刻出去。」不一会,他们带我去测量血压、心律时,我心跳达到每分钟一百三十次,医生诊断我有严重心脏病(师父给演化的病业假相),就这样我绝食十八天后,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出了邪恶的洗脑班。回家后的第二天晚上,我就带上真相材料出去救度世人了。

虽刚绝食十八天,但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悟到是自己心存正念,出发点是为了出去讲真相,而不是为私的,基点对了,师父就帮了我。

还有这么一件事,有一天,市里同修找我去切磋。我出家门还没上公交车,被保卫处几名不法人员带回来。我被拉到当地派出所关了一夜。第二天,他们打算劳教我。他们不敢在本地医院给我查体,怕有认识我的大夫,将我拉到外地大医院。我一路上发着正念,心想:「决不允许邪恶迫害,劳教所不是大法弟子去的地方,我还有救人的使命。」前后经过医生多个手续检查,我一直发着正念,请求师父加持,通过大夫的嘴亲口说出我查体不合格。这时,大夫对他们说:「你看她有三种病都很厉害,你们还硬要把人带走,出了问题谁负责?」恶人通电话后,没办法只有将我送回家。我体悟到自己的每一次过关,破除邪恶的,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修的不好,让师父操心了!

今年立秋后的一天晚饭后,天空开始下着小雨,我们几名同修相约去一同修家切磋。回家时,雨已经下的很大。同修给我一雨衣,我骑车向南往家赶。东风刮的急,路上用雨衣只顾盖住左腿,右腿淋了个湿透。第二天,右腿肿胀,钻心般疼痛,不敢上下楼。我当时出了人念:昨夜去功友家路上冻的。我立即意识到此念不正,「大法弟子怎么会冻着?我即使有漏(最近由于学电脑技术,学法少了),邪恶也不配迫害我,干扰我出去讲真相。肉体是师父给我的,谁说了也不算,师父说了算,大法弟子说了算。」我指着自己肿胀的腿大声的说着。第三天晚上,我拿着许多真相资料去了居民楼的顶层从上往下发,上下楼腿一点也不疼了。回来后,汗水浸湿了内衣。

建立家庭小资料点

中共江氏流氓集团镇压大法后,开始那几年,我自然承担起我们地区真相资料的取送传递。我去一百里外的外地取资料,用公交车托运到汽车站,再坐出租车带回家。过程中我没有丝毫的怕心,我知道师父相中了我,我就要担负起这个责任。这就是我应该干的,我一定要做到底!

后来,本地成立了一资料点。几年来,资料点的同修付出了很多,承做了大量高质量的《九评》、《解体党文化》书籍及各类真相资料,对本地区广传九评、促三退、讲清大法真相、救度世人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由于种种原因,后来资料点不断的搬家。同修们悟到应该走入家庭小资料点了,这也是正法進程的需要。同修一次一次的建议让我来做,由于自己没悟上来,以多种借口不想做。一是自己没文化,对电脑等东西怵头;二是小孙女由我带着,孩子年龄很小。

时隔大半年过去,同修又来切磋说我应该做了,在证实大法中修炼提高的也快,让我好好考虑考虑。我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提高,只觉的自己是很应该做了,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的家庭修炼环境比别的同修好,儿女虽还未修炼,但很支持我做大法的事。同修又三番五次的找我,我悟到这也是师父的点化,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自己的家庭环境好,就应该承担起这份责任!

真正做起来时很顺手,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做,技术同修直夸我学的快。其实一切都是师父的帮助呵护,如果离开大法,离开师父,我这么大年纪的人又能做的了什么呢?!自从我做资料后,孙女也变的格外乖巧,孩子爱看神韵晚会光碟,嚷嚷着看「大法弟子」,我就给孩子放上神韵晚会的影碟,孩子一人静静的看,我就去做资料。同修要的真相资料数量不论多与少,我都尽量完成。我以前有午休的习惯,做资料后我突破了这一常人中的求安逸的习惯,等孙女睡下后,我都抓紧时间赶做真相资料。白天有空我带着孙女出外,合适的机会见人就讲真相;晚上学法,出去发资料。这样一来,什么都不耽误。

说几件难以忘却的事。一天,远在另一市的妹妹被恶警绑架,她平日承担着取送本地真相资料的事。知道消息后的第二天,我便骑着借来的崭新的自行车去了该地,暂替小妹去取真相资料。中途一段泥泞土路,很难走,几辆车都堵塞了,我去时骑的还挺快。带上真相资料往回走,车子骑的很沉,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不怕受累,只是人家车子很新,少沾上点泥吧!」一念后,我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公路上,那段泥路已在身后。我当时也吃了一惊,瞬间我什么都明白了,两行热泪随之滚落下来。弟子感谢师尊的又一次慈悲呵护!(当同修口述时,眼里噙着感恩的泪水)

有一天傍晚,我去一村子发资料、真相光盘,顺着大街从北向南挨门发放。快走到村头时看见有三个妇女坐在那里乘凉,她们中一人对我说:「你串来串去、挨门挨户的送啥?」我说:「发的是真相碟」,一个女的说:「给俺几个看看」,我低头一瞅包里刚好剩下三个,她们乐呵呵的拿着了。

一次,我去一居民区发资料,远远的看见一辆汽车停在路上。我发出一念,车门打开,大法弟子来救你(司机)了。等我走到跟前,车门自动打开,我便顺手把真相资料搁到汽车的空驾驶座位上。

类似这样的事我还遇到不少。我个人体悟,大法弟子在人间证实法,要多动神念,少动人念,一心想着救人,心念纯净,就会行神迹。

悟的如有不对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