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回首十三年走过的修炼历程,感悟很多。其中感受最深的,就是信——信师信法。这是大法弟子走正修炼的路、最终圆满的根本保证。

这个信不是挂在嘴上的道理,而是源自心底的坚定信念,是以踏踏实实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多学法为基础的。不断用法充实自己的头脑,逐渐将多年来形成的人的观念替换出去,脑子里法装的多了,遇事第一反应出来的,必然是法而不是观念,人的观念越来越少,修炼的路也就越走越正,反映在常人中那就是生活状态也越来越「顺」。

修炼前的几十年,一直感觉生活很苦,从幼年开始来自家庭的魔难就很大,甚至在很小的时候就曾因心理压力太大而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直到八十年代气功高潮时,由气功而接触到佛、道,知道了生命还有更深的意义,故其后一直在其中寻求能即世成佛的解脱之道。直到看了《转法轮》才明白了法轮大法才是我一直苦苦寻求的即世解脱的真法真道。多年来在气功、佛、道中寻求的疑惑,看了《转法轮》后都明白了。对师父书中讲的法理,升起了无限敬仰的心,发心做真修弟子。于是我每天按照师父的教诲看书学法,一遍一遍的读,有不理解的地方不多想也不用人心去探究,我觉的到该让我明白的时候自会让我明白的。

修炼后心踏实了,常萦绕在心的是怎样跟随师父走好回家的路。虽然生活中的各种魔难依然没断,加上修炼中的过关等,这些在常人眼里看都是苦,亲人朋友说起来也都感叹我过的很不容易。可我自己反倒觉的很平淡,不再感到苦了,心里还常会有一种轻松愉悦的感觉。这个转变也是因为修炼后看问题与常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了,心理感受也就不同了。

我深深体会到,信师信法就是最大限度的放弃自己,就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

安全的根本保障

自九九年邪恶迫害法轮功以后,安全是每个大法弟子都会考虑的大问题。

为寻找大法及师父的信息,我从二零零零年开始上网,当终于找到明慧网以后,知道了正法的含义和大法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此后真正开始了履行正法弟子的使命。那个时候还没有现在的“自由门”等破网软件,对网络安全也一无所知,但凭着对师父的正信,多年来,我上网从来没有被封住过,偶尔上不去时,总会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人给我提供破网的办法。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养成了每天看明慧网的习惯。多年来我一直是一个人「独修」,迫害前,可以在周末到小区炼功点参加一次炼功,从辅导员那儿得到师父的新经文。迫害后,炼功点没有了,和辅导员也失去了联系。所以那时明慧网就成了我与大法联系的唯一纽带,那是我万分珍惜的。我一直从明慧、放光明等网站下载各种资料,用来讲真相用。开始是下载文字资料自己编排,后来有了排好的单张、小册子,再后来又买了刻录机,下载音像资料编辑光盘发放。每天晚上做白天发,几年来从未间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这个家庭资料点一直运作的很平稳,从未出现过任何安全问题,发挥了大法粒子的作用。

关难不难

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的时候,单位领导找我做工作,劝我放弃,甚至说哪怕只是表面表示一下也行,只是为了应付上级。因上级单位有文件,凡修炼法轮功的就不能在这个系统工作。对此,我当时的反应很平静,知道修炼人最后都会有这种严峻的考验,是每个修炼人必过的大关。

于是我给领导们讲我修炼后身心的变化,表示理解单位的难处,但决不会放弃。有些话我可以不说,但不会说假话,因为我修的就是「真善忍」,如果可以说假话,就是直接违背了自己的信仰。领导也说知道我是道德高尚的好人,单位也想保护我,但上面有要求,特别是我当时还是所谓的「党员」,必须在支部会上表态,好给上面交差等等。那时,我思想中没有考虑过自己会不会失去工作,会不会被迫害等,只是告诫自己坚守着修炼的一念——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违背「真善忍」法则,因为我知道我的生命只为修炼而存在,而且师父就在身边。所以每天很平静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到开支部会的那天,我刚说几句,就被同事把话抢了过去,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打岔,结果会很快就散了,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表现形式是单位各级领导都出面保护我。但也留下了很深的遗憾:当时旧观念在自己头脑中根深蒂固,只把其当作最后的考验,只想到过好最后的关,不知道证实法,在会上没能堂堂正正的正面维护大法。后来看到那些早期就站出来义无反顾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同修们可歌可泣的壮举时,心里非常惭愧。

二零零四年,《九评》发表后,我想必须公开表示与邪党决裂了。以前虽早有此念,但一直只把其当作一种组织形式,心里并没有太重视。看过《九评》,了解了其邪灵本质后,认识到决不能再在这个邪恶的组织中给其增加能量,故在单位公开表示了退出。当时邪党正要开始所谓的保鲜运动,据说上面要求很严,发了多种学习资料,要求不可缺席,必须学够多少时间,且每人必须写多少字以上的体会上交等。

所以我公开表示退出、不参加其一切活动后,单位领导觉的压力很大,多人找我做工作,甚至明确表明会因此而被迫害等。我知道这里面有人心的因素,也有旧势力妄图钻空子迫害的因素。那些日子,虽然心里也感受到一些压力,但心里时常想到的是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的这段法:「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我知道邪恶什么也不是,作为一个修炼人,只要保持正念,迫害根本就不会发生。所以无论领导还是同事,谁找我谈我都直接表达我的看法,并将其作为讲真相的一个机会,送「九评」光盘给他们,劝其也退出邪党,心里很平静的照常工作。结果没有人再找我学习、谈话,第二年人事部告诉我,已悄悄的给我办完了手续。

在邪党迫害大法这九年中,这两个关应该说是比较关键、比较大的了,但都很平静的过去了。从中也证明,作为一个修炼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想到师父想到法,放下自我,就冲破了旧势力的安排,一切幻象就会烟消云散。其实修炼中出现的所有关难、考验,也就在检验我们信师信法的坚定成度。

彻底否定旧势力

修炼中要消业,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经常会以「病」的形式反映出来,使人感觉这么不舒服那么不舒服的。修炼初期消业反映比较强烈,到后期出现的比较少,反应也不太大。但二三年前,却突然出现了一次很大的「消业」。

大概是零五年的一天,丈夫病重手术后出院回家,带回来几箱理疗用药品。中午病人睡觉时,我整理东西,在弯腰搬动药品时,忽然就听腰部嘎巴一声,腰马上疼的动不了了,因我修炼前腰有毛病,所以当时第一念是消业。于是慢慢挪到床上,休息了一下,小心的试着活动活动,感觉还是动不了。心里有些着急,躺在那儿开始想东想西,想丈夫刚刚出院需要照顾,想三件事不能耽误,想修炼多年忽然这样了,常人会不会对大法产生不好的想法,怎么和别人解释等等。想着想着感觉不对劲了,想起了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过:「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

心里豁然明白了,现在这样动不了的状态,什么也干不了,直接影响到大法的形像,影响到救度众生,证实法,肯定不是师父安排的消业,一定是旧势力的迫害。想到此,我强撑着起来发正念,在心里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忍着疼炼功,虽然一些动作好象做不太到位,但一至四套动功做下来,腰竟然可以慢慢的活动了,于是更加坚定了否定旧势力迫害的一念,不承认它演化出来的一切假相,心从腰上挪开了,象往常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虽然不象以往那样利落灵活,但慢慢做,啥事也没耽误,甚至家人都没看出来我有异样。晚上坚持炼功、发正念。第二天基本就恢复如常了。这个过程,又一次证明了师父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平时身体也会有不舒服象是「病」的感觉,每当此时,有意不顺着这感觉走,在发正念时加上一念:「是师父安排的,再苦再难也承受,如果不是师父安排的,一丝一毫也不承受,坚决否定。」照常做事,只当其不存在,一般很快就会过去。也从未因此而影响过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更没因此而耽误过做三件事。

坚信师父的安排都是最好的

师父为我们开创了在常人中修炼的路,要求我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所以在生活中会受到方方面面常人心的影响和干扰,特别体现在对待孩子的教育、前途等问题上,因为这是家族关注的重点。在我修炼的这十几年中,经历了孩子几次升学及毕业、找工作的过程。

对孩子教育我一直采取因势利导,凡关乎他事情,都是和他商量,尊重他自己意愿的。在升学等重大问题上也是亦然。九九年以后,形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期间正值孩子高中,直接牵扯到考大学的问题。当时各学校都在搞所谓的反大法签名,我在明慧网看到这个信息后,知道孩子的学校也在所难免,鉴于当时形势的严峻,不签名也许意味着迫害,不许考大学等,网上多有此报道。面对这个情况,我心里很坦然,知道人各有命,知道每个人都要自己选择未来,更知道师父在安排着一切。所以平静的把这个情况告知孩子,并和他一起分析签名与不签名的利害关系,让他自己抉择。

我得法后,曾给孩子看过大法的书,也一直在用大法的法理教育他,虽然他没有走入修炼,但「真善忍」的信仰已经在他心里扎了根。所以在这关键的时刻,孩子作出了自己正确的选择:拒签。当他从学校回来告诉我的时候,我心里很是为他高兴!我想,一个孩子能够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如果不是大法在支持着他,如果不是师父在默默的呵护着他,是很难做到的。至于后果是什么?我们都没有去想,坚信师尊的安排都会是最好的。

后来学校追查,被班主任化解了。对孩子没有任何影响,照样参加高考,考试中可以说是超常发挥,成绩也出乎意料的好,考上了他自己心仪的重点大学。

到孩子临近大学毕业找工作时,很多人常在耳边说,现在工作不好找,家里要提前下手,托关系找人。对此我只是呵呵一笑,心很平静,和家人探讨时说,找工作也不必心急,工作师父早就给安排好了,该找还去找,只不过是在走这个过程,想想孩子的高考,想想家里这几年经历的事情,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对此,家人孩子都很认同。孩子也只是正常的投简历、参加面试,结果很快就找到了现在的待遇较好的外资企业工作。于是很多人羡慕,说我们命好。

这两次关于孩子终身大事的圆满结果,也让家人更加认同大法的超常和神奇。甚至连身边熟识的同事朋友也都说是因为我修炼了大法给家里带来了好运。

修炼多年来,我切身体会到,信师信法体现在方方面面,作为一个修炼人,真能把人心放下,心不再牵扯在常人琐事上,做到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的时候,不只我们修炼本身师父有安排会保护,我们家里的一切,亲人的一切,甚至所有相关的事情,师尊都给安排了最好结果。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