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师恩 不辱使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在个人修炼时期和正法修炼时期修的不够精進,但自己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步步平稳的走到今天。

大法赐给我一个可爱的女儿

得法前,我身患类风湿性关节炎。中西药吃了无数,江湖郎中的偏方也试了,仍处于疾病的折磨中。每日三餐后各种颜色的药片(在手心里有一小把)现在想来仍让我心悸。由于长期服药的毒副作用,我的月经慢慢消失。婚后,双方家人都为我愁苦的不行。

就在此时,也就是九六年春季,我喜得大法。那时我有空就捧着大法书看,五套功法还不会炼,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肿胀、僵硬的四肢关节开始变的灵活,不再肿疼,洗衣、做饭、干家务样样能行。全家人甭提多高兴了,我的心境也犹如雨过天晴般明亮起来。七个月后,我怀上了女儿。由于学法修炼,孕期身心平静、快乐。女儿生下后,不哭不闹,一点也不淘气,省心的很。亲朋好友都夸孩子咋这么安稳呢!

進京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的春季,我和单位的几名同修中午休息时间常在一起集体学法。一次,当同修读到师父讲法中一段,学员提问,「请问师父,当耶稣要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他的弟子都在干嘛?请师父转告世人及天上,我们大法弟子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时,我抑制不住发自内心深处(感觉来自身体宇宙的深处,现在想来仍觉的无法找出合适的语言形容)的悲痛而放声哭泣。慈悲伟大的师父正遭受邪恶的肆意诬陷和攻击,世人都被铺天盖地的谎言蒙蔽,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为大法、为师父到底做了什么?我扪心自问着。我们几个同修决定即刻去北京上访,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的真相!

我从小怕出远门,坐车爱迷向。决定要去北京后,反而没有了任何顾虑心,几人高高兴兴的上路。在中途转车时,许多公交车和个人出租车的司机会一眼看出我们是「法轮功」,有的司机还祝我们一路平安,顺利!

至今仍清晰的记着北京看守所的一名警察竖起拇指对我们说:「好样的!」那种敬佩之情溢于言表。也许警察已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我悟到更多的是慈悲的师父借常人的话鼓励弟子!我跟所有能接触上的警察都心平气和的讲大法的真相,他们大多都称呼上访的学员为「大法弟子」,现在想来,我被世人第一次称为「大法弟子」竟然是在看守所里面。他们中许多人对我这样一个有着一定学历,又有着优越、舒适工作的人能出来为法轮功上访感到新奇与敬佩!

回忆八年前的進京上访,我没有怕心,就是抱着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来的,就是要告诉世人我们师父的伟大,大法的美好!师父讲:「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所遇那么多警察对我大都很客气,他们也不同成度的通过我了解了大法的真相。

发真相资料中修去怕心

开始发资料时,女儿年龄还小,我总是一手拎着真相袋子,另一手挽着女儿,一幢幢楼房,一层层楼梯,娘俩就这样爬上走下的在居住区附近发放。由于各层楼安的都是声控灯,每每到了黑的地方。女儿总是小脚一跺,稚嫩的大喊一声:「亮」。开始我有点不习惯,心里很不舒服,嘴上虽不说,但心里埋怨孩子弄出大动静来。这时我就向内找,原来是怕心作怪!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希望。我这样胆胆突突的发放真相资料,救人效果会好吗?我又想:怕啥呢?常人走路不都是这样子吗?我为何不能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呢?师父讲现在常人的环境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大法弟子只有正念正行,不惊不惧,常人才能不畏邪党制造出的迫害形势严峻假相,从而主动、积极了解大法真相,得到救度。大法弟子只有无执无我,慈悲祥和,心念纯净的发放真相资料才能发挥最好的救人效果啊!再说常人中发传单不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吗?何况我们做的是一件救度众生的大好事呀。

就这样几年来,我们把一份份带着大法弟子对世人真诚祝福与期望的资料送到了他们门前。

建家庭小资料点的心路历程

几年来,师父的讲法、经文,真相资料及周刊等都由外地同修供应,我个人及同修不自觉的养成了等、靠、要的依赖心理。一次,俩同修来我家切磋,大意是我家有电脑,又能宽带上网,再说我又懂电脑技术,提出让我承担起做本地及另一外地同修的周刊,这样也可减轻一下其他资料点同修的负担。我说我好好考虑一下。

同修走后,我认真归正、理顺了思路,意识到自己在常人中的所学与技能不是让自己过常人的日子来的,掌握的知识与学问是今天用于证实大法,做大法的事的。想到几年来那么多可敬的同修没有条件自己创造条件,从不会到会,由「锄头到鼠标」,默默无闻的付出着。自己有能力而从没有想到主动去做,与同修的境界相差多远啊!如果自己有能力做而以人心逃避,那可是人的狡猾与自私,决不是修炼者所为。况且常人中还有「责无旁贷」的说法呢!修炼就是修去自己的「私心」,修炼也不是做个样子给谁看的,关键时就看自己的那颗心。我想这其实就是我应该做的,份内的责任!不是碍于同修的情面或是为了自己的提高。作为大法弟子就要履行自己的使命,兑现史前的神圣誓约。

很快,一台崭新的激光打印机取代了家中那台很慢的喷墨式打印机。我一度担心丈夫不高兴换打印机之事,再一想我做的是正事,请师父呵护,不要让他多问。结果丈夫只是提了一句“又买了新打印机了”,就不再说什么了。

刚开始做时,听着打印机转动的声音,怕心上来竟紧张的不行,担心邻居会不会听见?有时听到楼下的轿车开动声音,又想会不会是警车停在楼下?不正的念头不时的往外出。每当心性不稳时,打印机也总是卡纸或静电带纸,弄的我费神费力。此时真正体悟到了多年来资料点同修的付出与不容易。

打印出了问题,就要无条件向内找,先修心!其实还是「怕心」作祟。「怕心」就是「私心」的表现,考虑问题的角度尽围绕着自我,患得患失,分不清自己的角色。从常人这一层理讲,在自己家用自己的打印机打印什么资料,完全是个人私事,这又没损害谁的利益,这不很正常吗?怕啥呢?从高层理讲,自己做的资料,同修们看了后得到提高,就能更快、更好的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这是多么神圣、伟大的事呀!以后,我边背诵《洪吟》边做周刊,再听机器转动的声音就象唱歌一样的欢快。

几年来,我的体悟是以平常心对待,不要觉的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或不同之处。有的同修善于面对面讲清真相,有的善于发放资料,有的善于写文章,有的干这,有的做那,做事中分工不同,那都是大法的需要,正法的需要,决不会有厚此薄彼之理。思想中决不要有做资料就危险或易受迫害等不正的念头,我们只有救人的使命,决不会有受迫害的理。我们可都是有师父看管的大法弟子。

面对面劝三退

讲三退真相之前,平日我很少跟陌生人面对面讲大法的真相。我堂堂正正修炼,亲朋好友、同事、同学都知道,原来我只想自己不论在什么环境下,都要做个好人,世人自然就知道大法真相了。我大多是送给他们真相资料看,讲的很少(其实这做的很不够)。

从小,我个人性格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独处,养成了不爱接触人的习惯。「劝世人三退」那可就要突破执著自我的小圈子,放下人心与面子,与世人面对面沟通交流的。如果不给世人去讲,讲清讲明,他们怎么能明白真相,退出邪恶的党、团、队邪灵组织,选择好美好的未来呢?救人要紧!

我先从熟人做起,积累经验。平时若遇到不熟悉的公司同事或小区的住户,我都主动热情打招呼,改变过去腼腆、不与生人交流的习惯。我想一般人总不会讨厌、拒绝别人友好的问候吧!一回生,二回熟,为以后讲真相打个基础。

刚开始讲时,内心特想讲,嘴巴就是张不开,心里憋的很难受。等人家走后,后悔的不行,错失了有缘人。讲退了就高兴,人家不退或说些不中听的话,就消沉,打不起精神。我向内找:是为世人得救了而高兴,还是觉着自己又退了一个,为自己的那点成绩欣喜?为何失落伤感?为世人没明真相难过还是为自我受到挫折而伤心?过程中注意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劝三退的出发点纯净无私了,救人的效果就会好。

讲三退真相时,心态要稳,语气平和。虽然知道「三退」对每个世人而言都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很严肃,很紧迫,但讲起来时一定要轻松,就象唠家常一样,越自然越好。当然学好法是基础。大法修炼中修出的慈悲最易打动人心。有人对我说,我就是看着你人好、善良才退的;有的说光看你的眼神我就不能不退。而真正明白真相三退了的世人再见面时,他们对我那种发自内心的亲切感也使我很感动。

在跟世人讲三退时,我发现有部份人对邪党一手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仍不了解,因此我讲三退真相时,时间稍长的话,我都要讲到法轮大法无端遭受中共邪党的迫害,及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真相,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让世人真正了解法轮大法的美好,看清中共的邪恶,清醒、理智的选择好美好的未来!

以上只是我修炼的一部份和浅薄的一点认识,写出与同修们交流,如有不正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