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路,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大法老学员,在修炼的路上已走过了十一个寒暑了。遗憾的是从未直接聆听过师父讲法,就凭着对师父的敬仰和大法的坚信,在恩师的呵护下走到了今天。这期间,除了坚持学法和修炼外,还经常看明慧文章,同修们对法理的领悟,对我启发很大。下面我也谈一谈我的修炼体悟。

为法而来

我是一名医生,虽然学会一些防病、治病之术,但并不能保证自己不得病。一九九零年体检发现,我得高血压和冠心病,住院很长时间也未治好,出院后坚持每天吃药仍未恢复正常,而且还出现了药物副作用。两下肢水肿,一压一个深坑,走路抬不动腿,上到三层楼就气喘。我深知,药物只是减轻症状,并不能根除这种病。于是我又去学气功,佛家功,道家功都学过,但病照样没好。

一九九六年我抱着祛病健身的目地,走上了法轮功修炼场。早晨炼动功,晚上看师父讲法教功录像并炼静功,不久我就得到《转法轮》。炼功又学法,这是从来未有过的。师父在第一页书中就讲:“特别是我们有许多练功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如果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来听一听理论,或者是抱着什么不好的目地,这都不行。”

刚一看《转法轮》我开始是一惊而后怕,继而转惊为喜。惊怕的是,如果我按照过去的功法练下去,岂不走到魔道上去了吗?!幸运的是,恩师传大法正乾坤、普度众生,我才有可能修正法。这就等于把我从地狱里捞了出来,给了我新的生命!

现代医学似乎很发达,其实很多问题都悬而未决。如腰椎间盘脱出、骨质增生以及肿瘤的病因等,至今尚未阐明。师父告诉我们:“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又说:“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还说:“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师父在《休斯顿法会上的讲法》说:“人真正的修炼了,什么身体都可以恢复正常。”

我相信师父说的话,放下“病”心,也不吃药了,每天坚持学法与炼功,不久就出现了清理身体的现象。在无任何诱因情况下突然上吐、下泻、发高烧(三十九度多),浑身滚烫并且昏睡过去,夜间拉了一裤兜子也不知道。说也奇怪,第二天症状全无,浑身轻松,我就上班去了。此后又出现多次清理身体现象,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好,面色红润,走路轻快,上楼也不喘了,别人说我年轻了十多岁。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知道《转法轮》不是普通的书,而是传授佛家大法,宇宙根本大法,是教人回归的回天术,从中我知道了许多奥妙和玄机。原来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元神是从高层空间下来的。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宇宙中许多空间往下都偏离了宇宙根本大法,至今已到坏灭阶段。为挽救大穹、救度众生,恩师大慈大悲来三界正法。许多高层生命冒天胆相继而来,在三界内千百年轮回着、等待着,终于等来了恩师开坛讲法。然而,要返本归真必须修炼。

得法实修

要想修炼,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经过脱胎换骨的磨炼。要放弃常人的一切欲望和追求,还得闯过一道道难关,还得有挨打受骂的心理准备。

有一次医院医生晋级考试,让我为一位高级职称的医生出题。这位医生答的不满意,认为我故意难为他,就当面破口大骂,我没有与他吵,也没有生他的气,只是向他解释真实情况。他愤愤不平,上下活动,结果都说并未难为他。没找到支持者,他就泄了气,一场风波也就停息了。现在人们唯利是图,世风日下,医生治病收红包司空见惯。修炼前我也收过,修炼后觉此事不妥。中国人很穷,医疗费用又高。为了治病有的倾家荡产,才交够了费用,医生从医院的收益中已获得了奖金,怎么能再收这不义之财呢?用大法衡量我为过去的行为感到可耻与内疚,此后就婉言谢绝再也不收红包了。

部队医院每年都搞一次复员转业,本来这是正常现象。然而,每年拟定离院的名额总是比实际走的名额多很多。官儿们就趁机勒索发财,谁给的钱多就不走,弄的人心惶惶。近三年我女儿也在转业(失业)之列,开始也不得不送礼。虽然留下了,但对照大法感到不对劲。恩师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转法轮》)于是我和老伴商量,听师父的话,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并向女儿讲清了道理,再也不送礼了,一切顺其自然。放下了这颗心,问题也就解决了。她不但没离开医院,都被调到新成立的单位去了。我们深知,这都是恩师给安排的。

以上只举三个例子,其实心性的修炼可不只限于几件事,生活中的每件事情都与修炼相关,事事都得用大法衡量,舍去名、利、情,同化于真、善、忍。

为法所用

正当大法洪传、众生觉醒、人心向善、社会道德迅速回升的关键时刻,旧势力伙同黑手、乱鬼与共产邪灵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令镇压法轮功。人间的邪恶之徒制定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计划,狂妄叫嚣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他们利用所窃取的权力,调动全部国家机器,运用四分之一国库资财,并成立了“六一零”法西斯组织,一齐向法轮功及修炼者扑来。他们导演丑剧、编造谎言,运用全部宣传工具造谣、诬蔑、强加罪名,攻击师父、陷害大法及其修炼者,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远离法轮功、仇视法轮功。霎时间搅的恶浪滚滚,天昏地暗。在红色恐怖下法轮功学员并没有被吓倒,许多同修为维护大法放下生死之念走出家门、走上街头,走向广场,向世人讲真相。手举横幅高呼:“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歹徒们蜂拥而上,对他(她)们大打出手,继而强行绑架关進牢笼,施行灭绝人性的残酷折磨!

我们单位也与其紧密配合,立即取消了炼功点,逼迫交出大法书籍与资料,还勒令在拟好的“五不准”(含不准炼法轮功)条文上签字。我当时昏了头脑,交出了一本《转法轮》和部份修炼资料,并违心地在“五不准”上签了字。虽然心里说暂时避避风头,以后还炼,然而,毕竟这颗心不够坚定,屈从了旧势力的安排。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追悔莫及!尽管慈悲的师父原谅了我,但在大法修炼路上留下的污点让我深深痛悔!

恶党的党徒们还不肯罢休,臭味相投的几个人凑在一起,收集材料、编造罪名,联名把我告到北京。不久恶党官僚就下令解除了我的行政职务、取消晋级并提前退休。周围环境也紧张起来,把昔日的骨干当成了今日的敌人,朋友们怕受牵连也都远离了我。冷落、歧视还不算,甚至暗中监视、监听与限制外出等,还专门开会让我交待。于是我胆怯了、害怕了,因为恶党是杀人不眨眼的!由于怕抄家,便把大法书籍全部藏了起来,每天只是默念《论语》、《真修》和《洪吟》中的若干诗句,学法与炼功都中断了二年之久。这期间我想了许多,终于想明白了:大法没有错,修大法没有罪,我离不开大法!领导找我谈了几次,目地是不让我炼法轮功,别给单位惹麻烦。我表示,真、善、忍没有错,已深深印在我心中。因话不投机,沉默一会就走了。后来又找到我签什么政治合同,我也拒绝了。

中断学法这么长时间又犯了很大的错,但恩师并没有遗弃我。一天夜里点悟找出隐藏的《转法轮》,(放书的地方都忘了,师父点悟才找到),当夜就学起来。不久又在恩师的安排下,巧遇往日的同修而得到了新经文与明慧文章等。恩师再一次挽救了我,同归大法修炼的路。

旧势力与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对正法的干扰,不仅使大法弟子蒙难中原,同时也毒害了众生,并利用有些人对大法犯罪,其目地是毁灭众生。然而,当今世人都为法而来的。这些人如对大法怀有敌意甚至犯罪,不仅他们不能返回去,还将招致庞大宇宙众生的毁灭!我们同是为法而来,他们处于迷中能不帮助他们吗?!看到这么多众生要毁灭,能无动于衷?!况且,我们在史前发过的大愿怎能不兑现呢?!恩师再三叮嘱我们要做好三件事。这是救度众生的法宝,是大法弟子必须走的路,是圆满的根本保障!

在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中,我们老俩口组成一个学法与炼功小组,她负责取资料与发资料。我们采用同修们所创造的各种方法,如写信、张贴退党方法、纸币上写三退内容、向恶警及其家人揭露罪行、发传单等,我多采用当面讲的方式。我利用探亲、访友、治病、开会、婚礼以及朋友聚会等机会讲真相、劝三退,在单位办公室里讲、在公园里讲、在街道上讲。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讲过,在农村也讲过。我觉的只要讲清共党的邪恶本质、天灭中共的必然、人类灾难的迫近、三退可保命平安以及大法的慈悲与美好,并且要正念足、真心诚意为了救他们的命,是能唤回良知的。至今我们已劝退了四百余人,其中有工人、农民、商人、教师、医生、护士、教授、军人、高官等。

讲清真相和救度众生的关键,必须学好法、发正念和放弃怕心。说实在的,刚开始发传单真害怕,就象有许多眼睛在盯着你。讲真相更是怕,怕向“六一零”检举告密。有一次去取资料,回来路过菜市场买东西。这时有一辆警车从后边赶来,并停在我老伴身边,原来警察跳下车来也买同样东西,过一会开车扬长而去。虚惊一场,吓出一身冷汗,到家后仍心有余悸、脸色发青。学法后悟到,这是旧势力安排的恫吓,企图吓住我们不让救度众生。后来我就按师父说的去做,每次做真相前都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正念加强了,心态平静了,坦坦荡荡去做,也就越做越顺了(当然不能麻痹!)

正法到了今天已接近尾声,法正人间在即,剩下的路不会太长了,就象百米竞赛的冲刺阶段。在这个阶段如果跌了跤,就前功尽弃。因此要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多多学法,去掉人的执著以及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在这条最伟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弯路,不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