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照片 幸福的回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我有一张无比珍贵的照片。照片上,师尊慈悲的目光正微笑的望着旁边那个初见师尊而无比喜悦而欢笑的合不拢嘴的我。

每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整个身心便溶入一种无以言表的幸福与喜悦之中。

那是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北京国际法会在地坛方泽轩举办的最后一场交流会结束后,师尊莅临方泽轩大堂时拍摄的照片。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师尊。回想当时的情景,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如今都历历在目,成为我生命中永恒的无比珍贵而美好的回忆。

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一九九六年四月,母亲打来电话,急切的告诉我:她早晨到北海公园晨练时,被一种非常美妙而祥和的音乐声所吸引,于是她寻着音乐声来到了法轮功炼功场地。本想买一盘音乐磁带,但辅导员建议她先读一读法轮功的书,于是她就请回了《转法轮》

从母亲的话语中,能明显的感受到话筒另一端母亲的急切和兴奋。母亲说,我们练了这么多年的气功,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气功师讲过这样明白透彻的理……此后的每一天,母亲都通过电话讲述她的感受,并且给我读《转法轮》中的章节。

母亲在拜读了《转法轮》之后,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原来练了十几年的气功,开始修炼法轮功。已年逾七十三岁高龄的母亲拄着拐杖将《转法轮》专程给我送来。因为我当时患重病已经多年,身体非常虚弱,一年到头几乎都是在病榻上度过。多年来,我虽然也一直在寻求、探索生命的真正意义,也阅读过不少佛教、道教古籍,希望能从中找到答案。我也练了多年其它法门的气功,但都没有找到生命的真谛。

母亲送来《转法轮》后,我并没有马上拜读。我当时正在学习密宗。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我感到内心从未有过的宁静,就象湛蓝而清澈的天空,纯净的一丝杂念都没有。就在我的目光漫无目地的滑过四周景物时,放在书桌上的《转法轮》映入我的视线。

我翻开《转法轮》开始阅读,立刻,我被那浅显易懂而又无比深刻的内涵所深深吸引,从心底升起一个念头:我也想做这样(修炼真、善、忍)的人。

当我读到二十几页的时候,身体就得到了净化!之后我相继发现我身体上原有的十几种病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非常神奇的,仅仅几天中我就从几十年的沉疴顽疾中彻底解脱了出来!师父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

修炼大法后,不仅仅身体获得了健康,我的心灵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过去为私为我的狭隘境界中一步步走了出来,学会了宽容忍让、为他人着想,事事处处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一九九六年六月,《光明日报》刊登了一篇歪曲法轮功的不实报道,我看到那字里行间有意的歪曲丑化和污蔑之词,心里很不平静。当下决定我要把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后的切身体会写出来,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真正使人获得健康、心灵得到提升的高德大法!

写好之后,我交给了辅导员,同时也各寄一份给《光明日报》和当时的总理朱镕基。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日一早,我得到通知去地坛方泽轩参加北京国际法会,并让我在会上讲自己的修炼体会。当我带着女儿(小弟子)到达会场时,交流会已经开始。听着中、外同修们讲述他们各自修炼大法后身体的变化、在过心性关时的痛苦、迷茫到去掉执著后的平静…… 我心中很感动。下午是分组交流。晚上安排大家在一起吃饭。

方泽轩大堂有前、后两个堂。学员们在两个大堂内摆好饭桌。我坐在后面大堂里。就在服务员刚刚端上第二盘菜不久,突然听见前堂一声激动得变了音的喊叫,我虽然听不清喊的是什么,但直觉的知道:师父来了!几天前在法会分会场已经由主持人转达了师父的电传,大意是:师父在美国,不能参加这次法会。所以大家都没有想到师父会在最后一天法会结束后来看望弟子们。

我和女儿原本坐在后堂最里面,而且因为人多地方小,桌椅摆的很挤,几乎没有间隙。当我意识到师父来了时,后来回忆当时的情形时也觉得奇怪:前面挡着那么多椅子,身体不知怎么就跃过这些椅子就好象箭一样飞了出去,一下子就站到了前堂门口,看见前面大堂里学员们正涌向师父,很多学员伸手和师父握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我很想也挤过去离师父近一些看师父。可是忽然一个念头出现:“我现在是个修炼的人了,我不能去挤别人抢先。”可是我又实在想多看看师父,于是我站在大门处近一尺高的门槛上,竭力的伸长脖子,我清清楚楚看到师父啦!在学员们之中,师父高大的身躯格外醒目,但尤为显眼和与众不同的是师父的面庞和周身是亮的!我不由自主双手合十。

令我始料未及的是,师父大步向后堂方向走来,而我就站在前、后堂之间的门口。转眼间师父便来到我眼前,我几乎来不及想赶忙让开一步,正好就在师父身边跟着师父朝后堂走去。我也想和师父握手,现在我就在师父身边,握手多容易啊。可是突然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一句话出现了:“有人也想和我握手……”于是,我的手始终没有伸出来。师父来到后堂与学员们见面,后堂也沸腾了,学员们欢喜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我站在师父身边,心中纯净的什么念头都没有,就是笑啊笑啊,后来才感觉到一直咧着嘴笑,两边脸颊的肌肉都笑酸了,我几次想试着合上嘴,但就是合不上,就那样笑啊笑。

这时有人大声让学员们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我虽然心里十分的不情愿,但也只好随着大家走回自己的座位。可是似乎有一种力量使我的腿弯不下去无法坐下,我就一直站着,双手合十象被吸在胸前一样放不下,我就那样站着双手合十呆呆的望着师父……

师父挥手向大家说:“大家先吃饭吧,我在这儿大家都吃不下了,等你们吃完我再来。”说完师父向外走去。

可是大家激动的心情已难以平复,谁都无心再吃饭,但修炼人又不能浪费饭菜,只好请服务员不要再上菜了,大家努力勉强自己才把桌上的饭菜吃光。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桌子挪到一边,排好椅子,激动而急切的等待师父光临。

终于盼到了师父!那是我第一次聆听师父讲法。当师父讲到“你为了得这个法,可相当不容易,也许你前半生吃的苦都是为了得这个法,这是你知道的;还有你不知道的,也许在你前几世甚至于更长的时间,都在为得这个法在吃苦、受罪。还有的人为得这个法遭受过更大的痛苦”(《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时,我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那天,师尊为弟子们讲法近两个小时。后来才知道,师父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旅程,下了飞机没有休息直接来到会场看望学员;在学员们吃饭时,师父又到外边看望正在那里炼功的小弟子们;等学员们吃完饭,师父再次回到会场为弟子们讲法近两个小时。如果不是主持人一再说师父下了飞机就直接来到这里,连饭都还没吃,学员们真希望能再多听师父讲法。

讲法结束后,学员们陆续离开了会场。我磨蹭着迟迟不愿离去,想在师父讲过法的地方多呆一会儿。直到最后要关门了,我和女儿才恋恋不舍的离开那里。

坐在回家的公共汽车上,我的泪水不断的向外涌,我怕被别人看到,拼命忍可怎么也止不住不断涌出的泪水,幸好是夜晚,没有人注意到。

那天晚上,我和女儿跪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发愿:“紧随师父坚修到底!”

入夜,我毫无睡意,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一幕幕在眼前闪过,这一切对我来说太突然了,就象梦一样。我真的见到师父了?我不相信自己怎么能有这样大的福份和幸运?我想如果能有一张师父在法会的照片就好了,可以告诉我今天的一切不是梦。

没想到那之后不久,我真的得到了一张最珍贵的师父在法会的照片!这张照片我一直珍藏着,当我遇到魔难感到很难很难时,我只要看到这张照片,一切的难就释然了。

在修炼的路上,有苦有乐,有遇到魔难过关时的刻骨铭心的痛;有过不好关时的悔恨与自责;也有放下执著后的欣慰与平静……总之虽然是磕磕绊绊,但我始终记着自己的誓愿。在大法洪传十六年的日子里,我想对师尊说:弟子会牢记自己的史前大愿和今生的誓愿,努力做好三件事,一定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请师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