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父广州第五期讲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几次写这段珍贵的回忆,总感觉自己的写作水平不能如意的表达出当时激动人心的场面,所以一直拖到现在。今跟随师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又逢新年,写出这段最幸福的回忆,献给伟大的师尊。

一九九四年,年近三十岁的我却已将走入生命的尽头,严重的心脏病,脑神经衰弱,胃病严重的腰病等,各种疾病将我折磨的骨瘦如柴,面色蜡黄,虚弱的走路都直不起腰来,以至后来大夫干脆告诉我以后回家多吃点好吃的就行了。我们邻村有一个老中医给我看完病偷偷的告诉我婆婆,“你媳妇的病很严重,估计活不多长时间。”(这是我修炼以后我婆婆告诉我的)每当我因心脏病走入死亡边缘的时候,我都感到刻骨铭心的遗憾,总感到来到这个世上我还什么都没得到。我真的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人世。

我从小就向往修炼。随着年岁的增长,修炼的概念在我的意识中越来越强烈,总幻想着意外的得到世外高人的点悟。就在得法的前一年,因哥哥的生意我来到长春这座古老的城市小住几日,知道了这里有大庙和尼姑庵,皈依了就可以修行,我以为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修炼,我迫不及待的皈依了,并且拜了一个所谓的师,她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尼姑,我和妹妹每次抱着崇敬的心情去拜访她求得在修炼上的帮助的时候,她都告诉我们谁谁来的时候给她带来多少好东西,谁谁来的时候给她带来多少钱,修的真好,并且还教去拜访她的人如何念咒惩治别人,渐渐的发现这不是我梦寐以求的修炼,跟着这个尼姑修行,不但修不成,还会学坏了,从此以后再没有接触那个老尼姑。自己回到家中戒掉佛教中的所谓荤,及杀生等,虽然得不到修炼的要领,搞不懂修炼的所以然,还是一天三次虔诚拜佛烧香念经,求得在临死之前得到佛陀的接应,因为这期间身体日见虚弱,为了维持身体又练了附体气功。最后我已经不敢照镜子,不敢出门,怕人家看见我害怕。生命是多么的卑微而可怜!

有一天我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世外高人点悟我,梦中我知道他是神,他最后明确的告诉我八九七十二,一梦醒来我知道是神来搭救我,但却不知道八九七十二是何故,就在佛教中修的思维悟来悟去的,也不知所以然。

一九九四年九月的一天,我到母亲家,正碰上在长春做生意的妹妹回来了,她兴奋的告诉我,她学了法轮功,她马上盘腿打坐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看着这舒缓优美的动作,我惊呆了,我突然觉的有了希望,这哪是气功啊,这分明是修炼,我妹妹说这里还有书,我接过书一看是《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迫不及待的看完了这本书,一切我全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在佛教中苦苦寻求所得不到的答案,全在这里了。看书一天的时间我的身体出现了高烧症状,浑身烫的没人敢碰我,我喜出望外,师父这么快就管我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修炼人了。过去的时间里曾多少次的惊叹释迦牟尼佛的弟子是如此的幸运,能够生在佛的时代,又能成为佛的弟子。也曾多少次的幻想着,也许奇迹就会发生在我身上。今天这一切却成了现实!屈指算来那一梦到现在正是八九七十二天。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搭救我乘法船出苦海。三天的时间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身体一切病的症状全部消失,脸色红润走路一身轻。因我身体的这一奇迹般的变化,我周围众多的有缘人都走入了修炼。

因我妹妹还要把书带走,情急之下,我和姐姐跟着妹妹拉苹果的车追随来到长春,当我们把一车青香蕉苹果拉到长春,发现批发市场全是包装精美的红富士,青香蕉几乎没人问,加上那种灰不灰土不土的包装,四十多天没有卖一个苹果,但这四十多天师父的精心安排,天天被法同化着,为以后本地大法的洪扬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天我哥从胜利公园炼功回来说要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我们不约而同的蹦了起来,是不是师父要办学习班了?我哥说师父要到广州办最后一次讲法班,咱们的入场票已经拿到了,我们高兴的不知所措。接下来我们就开始研究苹果怎么处理,我们一致达成协议,顺其自然我们在这里只能呆两天的时间,这两天我们还是照常的去卖苹果,卖一斤算一斤,卖一箱算一箱,剩下的放在这里,等从广州回来再卖。就这样我们照常到了批发市场,刚到了一会儿,就有一个老太太领着一个小伙子,径直走到我们跟前说:“你们的苹果是什么品种?“我们告诉他苹果的品种、数量及价格,小伙子说我就要青香蕉,就要这么多,就出这个价,他说那就打开箱看看有没有跑风,我们心里都捏了一把汗,我们的苹果就在这暖气边上放了四十多天,能不坏不跑风吗。当打开苹果箱一看,我们都惊呆了,苹果黄澄澄亮堂堂的一个坏的也没有,一过秤每箱都多三两到半斤,我们兄妹四人面面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师父的伟大,大法的伟大”,一会儿的功夫苹果全部卖完,慈悲的师父为我们听法排除了一切后顾之忧。

听同修嘱咐广州消费高最少要带二、三千元钱,这对我和姐姐来说真是很大的数字,我常年有病,我丈夫挣的钱还不够我吃药住院的,本来就负债累累,还到哪去借钱哪?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听师父讲法。我跟姐姐商量好了,只要能去听到师父讲法就行,至于说回来,怎么回来都行,也许走着回来,也许打着工回来,这样我硬着头皮到邻居家去借钱,师父的安排,好心的邻居把家中仅有的六百元钱全部借给了我。

这样我带了六百元,我姐姐卖了粮食带了八百元钱转程北京跟长春同修登上了直达广州的列车。一切都是师父的呵护,我们到了广州,我哥哥去打听旅店,这时来了一个小伙子迎面朝我哥走来,主动问,需不需要住旅店,中医学院学生宿舍一天一宿八元钱,没有几个床位了,赶快去吧,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在广州能住上八元钱的旅店,是当时我们同修谁也料想不到的。

师父远隔千里为我丈夫治病

在广州师父讲法的第三天,师父给学员调整身体,师父让我们举起右手,想着自己有病的地方,师父一挥手说“好了”,接着师父说要给学员的亲人调整身体,让我们想着亲人有病的地方,这时我马上想到了我丈夫脚上的大疙瘩,这个大疙瘩,简直成了我的一个心病,我常年有病,丈夫也因这个大疙瘩搞的面色发黄,浑身无力,我也怕丈夫有个三长两短。所以师父一说我就一下子想起来了,师父一挥手说好了。接下来几天听课我就把这事给忘了,当听完师父讲法回到家中,第一眼看到我丈夫,我就一下子记起师父给他调整身体的事,我说你看看你脚上的大疙瘩有没有了,我丈夫本能的去看那个大疙瘩,一看大疙瘩没有了。他以为是记错了,又到这只脚上找,他说奇怪了怎么疙瘩没有了,我告诉他师父在广州给他治病的事,他这才意识到大法真的这么神奇。

见到天上的大法轮

一天晚上我和同修正在切磋,突然听到掌声一片,有同修高喊大法轮,我和同修一起拥出寝室,到处寻找法轮,同修高喊在天上,我们往天空望去,只见大法轮在天上旋转,这时我的眼泪滚滚流下,心中只剩下一个概念,就是跟师父回家,不知多长时间感觉双手火辣辣的疼,这才发现手一直在鼓掌,雷鸣般的掌声一直不断,其它的宿舍楼,中医学院的学生都在望着天空鼓掌。这时同修提议到楼顶看的清楚,我们全都跑到楼顶,发现大法轮是在一个庞大的区域旋转,正转九圈反转九圈,还有许多小一点的法轮也在自转的过程中,跟随大法轮在公转。好象法轮转的时候有个起点,从起点开始转一大圈回到起点,又从起点反过来转一大圈再返回到起点,一直这样循环往复,这时天上这一半天是红的,那一半天是绿的,一同修看到这奇异的天象,跑出中医学院买来照相机,拍下了许多法轮。这奇异的景象持续了两三个小时。第二天羊城晚报说天上发现大银盆。

我见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

我们在广州听师父讲法,我和妹妹的座位是在师父的侧面最后一排,只有师父一回头的时候我们才能看到师父一眼,还看不清。冠县的大法弟子就坐在师父的前面,真是太幸福了。那天我和妹妹商量,等师父讲完课,我们去看一眼师父,就看一眼。当师父讲完课,说让雪军教功的时候,我俩赶快跑到楼下,站在大厅南门口,估计师父会从这里走,我心里忐忑不安,师父看见我们不在那好好学功,会不会不高兴啊,但是为了能见到师父也顾不了许多。这时候师父真的从大厅走了出来,我们紧盯着师父,就怕一溜神见不到师父,正看着师父走到大厅中央,师父转身往东门走去。

这时我什么也没想,撒腿就往东门跑,怀里还抱着一大包衣服,同修在批发市场买的让我给拿着,当跑到离大厅门口十几米远,看到慈悲伟大的师父正走到门口,我嘎然停住脚步,望着慈悲伟大的师父,心里想着不能再向前一步,人太肮脏了,我就远远的见见师父就行,我们就在这望着师父,师父就在那站着不动让我们看。我心里知道师父知道我们是来见师父的,所以师父站在那不动。过了很长时间,工作人员催促师父该上车了,这时师父慢慢上了车。师父的车慢慢开到我的跟前停住了,这时见师父把整个身体转向车门,面朝我,整理整理西服,把车门玻璃摇下,静静的坐着让我看。这时我早已眼泪模糊,想不到我这么一个满身业力肮脏污浊的生命,师父这么大慈悲满足我的愿望,我眼睛看着师父,心里却在努力的抑制着自己的一切思维,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思维概念,我觉的人的一切思想都是肮脏的,都是在亵渎师父,我什么都不能想,其实人哪有那么大的力量抑制住野马奔腾的思想,只是心里有这种愿望,是师父给我抑制了思维。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我才想起我要向师父合十,我把一大包衣服往地上一扔,双手向师父合十,这时师父的车才慢慢的往前走,走到我妹妹和练舞蹈的那个同修跟前,(不知她也跟我们一起来了)师父还慈悲的问她,是不是没有票(她没有入场票)。这一幸福的时刻永远在我心里铭刻。我激动的将刚才的这一切讲给同修听,同修都替我高兴和我一起分享师父的洪大慈悲。那天晚上我打坐七十分钟腿一点也不痛,以往每次打坐一个小时,我都是哭着坐下来的。

第二天同修找我,一定要我跟她们去见师父,说我根基好,我要不去她们就见不到师父,我马上说不行,我不能这样,师父是让我来修炼的,昨天是让我实现了愿望,我以后要好好的修炼,师父再看到我这样会不高兴的。我说什么也不去,同修说什么也得让我去,当时碍于同修的面子,同修在前面走我就在后面跟着,觉的自己辜负了师父的慈悲,生怕师父看见我。这时师父的车真的过来了,同修往前跑,我就往后退,这时看到师父向同修摆手,示意同修回去。我看到师父在车里可能在看学员的心得体会。

师父安排买车票

师父在广州第五期讲法班是十二月二十一日--二十八日,回家正赶上元旦运输高峰,所以个人买票很困难,都是票贩子高出一倍的价卖给我们票,听课的最后一天同修督促我们赶快买票吧,不然就回不了家了,我和姐姐商量还是顺其自然吧,咱们先去听课回来再说吧,我们兜里的钱根本不够高价票钱。当我们走進传法班,我和妹妹刚在位子上坐下,就听到我们邻县口音的一个大姐,跟一个男同修在说话,我赶快凑上前去打招呼,大姐你是不是某某市的?大姐说是啊,我老家是某某市,我在省城住,我是跟省城的同修一块来的,她接着说你们火车票买了没有,我说正在为车票犯愁呢,她马上指着远处说你看看那边那个大高个,他就是总站站长你赶快去找他,我们明天就去集体买票。这一下问题全部解决了。我当时想师父安排的真是巧妙啊,大姐一个人来都不好使啊。我问大姐你们两个怎么到这来了,大姐说我两个今天走到这就想在这坐坐,等师父快来了再回座位。这时大姐也知道了她们今天晚上过来是师父安排为给我们买票的,我们广州一行无时不在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在师父的精心呵护下,我带六百元钱在广州住了十多天,回到家还剩了钱。

师父讲法结束了,我感觉时时刻刻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精心安排之中,当我走出课堂的时候,看到众同修围在师父的轿车跟前,向师父问好,幸福的跟师父握手,师父一一的满足学员,我远远的站着,心里想着现在我不能去见师父,等我见师父的时候一定是我的心修的最纯净的时候,那时我将捧着这颗最纯净的心献给我们最伟大的师父。哭着写完这段美好的回忆,在今天这个环境下更加体会到了伟大的师尊洪大的慈悲。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引导我稳步的走过了正常修炼时期,在风风雨雨八年的正法时期师父呵护我跨越了巨关巨难,千言万语表达不尽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今逢新年之际,弟子磕头敬上,遥祝慈悲伟大的师尊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