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尊济南传功讲法班的珍贵回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一名医科高等学校副教授,很多人问我:你是搞医的专家,怎么就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这是因为尽管我有一定的现代科学知识,却不能使我找到人生真谛,消除我心灵的痛苦;尽管我有很方便的条件寻医问药,而现代的医学却无力使我摆脱病魔。

回首未修炼前真是苦不堪言:在一九八二年生小孩后,我落下月子病,全身关节痛,阵发性晕厥,阵发性剧烈偏头痛,夜间加重伴呕吐。以后旧病没去又添新病,胆囊炎,乳腺增生,颈椎和尾椎骨质增生,宫颈巴士三级,怕风,重度失眠,全身贴满了风湿膏,沾水骨头就疼,等等十多种病,成了药罐子但也治不好我的病。我想我怎么活着这么苦啊?

一九九四年三月中旬是我生命崭新的开始,一位同学说:又有一个高功是法轮功,老师您学吗? 我一听是法轮功,坚定的说:学。这样我请到了《中国法轮功》,捧在手里一天将书读完,并反复读,我们全家人爱不释手。第一天读后,那一晚上我睡的特别香,而在读的过程中,我打哈欠,舒服的发困,深感这书太神奇了!然后我们全家同我校师生六、七十人一起,看了李洪志师尊的教功录像,我当时看到师父的感觉是:师父怎么这么熟啊,好象在哪见过。我坐在前排,看到师父,看到屏幕上旋转的法轮我感到肃然起敬,无比亲切。当知道师父要在济南办班,我毅然冲破了重重阻力,下决心参加。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八日,我有幸参加了师尊在济南办的二期传功讲法班。虽然已经过去了十三个年头了,当年情景仍历历在目,我为自己能有幸亲耳聆听师尊的讲法教功而感万分荣幸,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晚上六点钟,当师尊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济南市皇亭体育馆时,由济南气协负责人介绍后,来自全国各地、台湾、日本等地的四千多学员欢迎师尊的到来,顿时长时间响起热烈的掌声,直到师尊要开始讲课,掌声才停下来。见到师尊就象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师尊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白纸,每天这样十堂课时间,一张讲稿,讲的洋洋洒洒,从人体讲到宇宙,从粒子讲到星球,从气功的史前文化,讲到人生的真正目地……听法的过程中,我的心沐浴在一种无法言表的祥和慈悲的气氛中,带着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平静和愉悦聆听师尊的讲法,我被来自天宇,来自穹宇洪大佛恩浩荡的法音和博大精深的法理震撼了、折服了!我感到自己的心容在“真、善、忍”宇宙大法中,从生命的深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记得第二天我因坐的离师尊远,就没有按座位坐下,跑到离师尊近的地方坐下了,听完师尊的第二堂课讲法,第三天我就回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不是我这样,全场学员都这样,课堂上安静有序,每个人找自己的座位就坐下听课。每天讲课前,师尊宣布丢失物品,失主上台去领。学员拾到金项链,钱,手表等物都交上去,师尊宣布后失主去领。

在班上,我还看到师尊讲法时打出红光;讲法轮图形时,法轮放射出象激光束的红光;讲法场地上铺的大地毯四周不停的放射出黄菊色的万丈光芒。当有人摇扇子时,师尊建议拿扇子的不妨把它放下,当师尊说完这话时,就从我的后背、脖子处吹来一股习习的凉风,非常舒服。我当时悟性差,还误认为开了空调,就四周看,找了半天也没有。在一九九四年六月高温天气中,我从未感受过的那么清凉舒适。一九九四年天气炎热,当我一到师尊的讲法班上就感受非常舒服清凉与祥和。

在上课到第四天,我闭经几个月,师父给我调整好了。当时我已经吃了半年中药也没好,师父讲课到三天就给我调整好了。在八天的讲法班上,我十几种病症状全无,特怕风的我,在电扇下吹着也没事了,我的内心激动不已。自那以后,我丢掉了药罐子。自一九九四年至现在,给国家节省了可观的医药费。

师尊每天讲一个半小时的法后,由一位学员教大家动作,我看到师尊亲自给学员纠正动作讲法时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

一天下午,天气阴的很沉,可是雨就是下不来,师尊与学员照像,四千多人,一个市,一个县,一个单位,一个单位的照,数不过来的次数。师父帮着整队,与大家照了一拨又一拨,师尊高大的身材让人一看到就感到舒服宁静;师父手里拿着学员给的一打子信,使我感到师尊怎么那么正、慈祥可敬,说不出来的亲切。我想今天可有机会与师父握手了,象久别的孩子一样追来追去,可是也没握着,但还是又高兴又感到幸运。

在传法班上,师尊给学员打开天目,学员看到了师尊的功身,看到了不同层次的神在听法,看到飞旋的法轮,天女散花,五颜六色的光等等,各种神奇的景象。

六月二十八日晚,师尊最后一堂课讲法解法了。学员提了很多问题,师尊一一解答。我当时也想提问题,可是就是提不出来,我一生中在书本上都没学过和从来也没听老师讲过的高深法理震撼了我。最后宣布讲法班结束时,全场学员起立长时间热烈鼓掌。许多单位、个人向伟大的师尊献锦旗、读感谢信。使我印象最深的母子俩,因小孩的顽固病被师尊治好,母子俩答谢磕头献锦旗时,师尊那高大谦和的身躯从讲台上走下来 ,并弯腰慈父般的抱起小孩不要磕头。

那一幕幕的激动人心的画面好象就在眼前,短短的八天之中我清楚的感受到师尊给我净化了身体,净化了心灵,我完全成了与病无缘的人,我如梦初醒,内心激动不已。我回到家后,我丈夫问我怎样,我说太值得了。本打算用公款报销参加班的差旅费的收据,想到师父讲的法,我撕掉扔了。

参加师尊的讲法班后,我明白了病的根源是自己生生世世造的业力导致的,那么多的病,难治的病,就是过去失德多,业力大所致。从此以后我努力学法,同化法,身强体壮,走路生风,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我一样。

迫害开始后,我到省城,進京六次,讲真相;邪党为了迫害我,非法拘留,关洗脑班,抄家,罚款等。然而,这场邪恶的迫害无法改变真修弟子的正信,每看到中共搞出污蔑大法的造谣新闻,亲眼目睹师尊言行的我,更是倍感师尊的伟大及佛恩浩荡。

从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到二十八日,我走过了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面对师尊给予我们的一切,写出来与大家共享,让我们按照师尊的教导做好三件事,证实法救众生,圆满随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