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尊来齐齐哈尔传法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是齐齐哈尔大法弟子,每每回忆见到师父的幸福时光,内心便充盈着喜悦。

那还是一九九三年夏月的一天,“五一宾馆”刚刚开业。我当时是宾馆的服务员,当时只有二十三岁。那时全国上下气功热,我们宾馆同时就有几位气功师来齐市办班住在这里。可是给我们印象最深最让人难忘的,就是住在电梯门口三零一房间的大气功师李老师。

李老师高高的身材、年轻、气宇轩昂,身着白色衬衫,显得干净、清爽,而且总是微笑着、平易近人,对不同年龄、不同职位的人都一样的和颜悦色。每每要求我打开房间时便客气简单的说:“麻烦你把我房间打开”。李老师的房间人员往来不断,总是被身边的人簇拥着。我们就猜想:这人一定是位高人,可是他又没有大官儿的架子。去餐厅吃饭,李老师让大家坐下,大家也不坐下,都毕恭毕敬的等老师落座才坐下。

一日我下夜班,清晨八点左右,我敲门来到李老师房间,他们几个人好象正在商量什么事情。我便对李老师说:李老师,我身体不好,这难受那难受,说出许多症状。李老师客气的说:“你稍等一下,过一会儿我帮你调整一下”。我出去等了二十分钟便等不及了,因刚下夜班急着回家,就又去敲门進了房间。李老师见我着急,便对身边的弟子说:“你去帮她调整一下身体”。那个弟子随我到一空房间,让我与她面对面站立,她看到我病的原因并说:“你小小年纪,心思这么重呢。什么事不要想太多,看的开一些。你看你身上这些不好的东西……”,边说边抓,“这么年轻以后要开开心心生活”。我回答:是。七、八分钟后顿觉浑身轻松、心情舒畅。

第二天,我找到为我调病的弟子,问她要多少钱?她说我们不收费、没关系。他们不收费,我又想表示对他们的感激。一日,我将自家地里的西红柿等瓜果拿到宾馆,想送到他们房间。那位弟子说:没有关系,你的心意我们领了,我们不接受馈赠。就这样,大概八天左右李老师一行人离开了宾馆。

一九九六年姑姑引导我学法,宾馆也有人学,都说这法好。我当时身体不好,便走入大法修炼。我患有偏头疼、浑身无力、坐不住、总是躺着,扫帚也拿不起来。修炼中不知不觉这些病症都消失了。我开始在法中精進,在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被宇宙大法的洪大法理所折服。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的元旦前夕,由于我与同修向人们讲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而被当地一派出所绑架,被扣了一夜。我当时没有怕,发了一夜正念,心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请求师父加持我出去,并对警察讲真相。第二天家人多方做工作为我办理保外,警方让我签字,扬言我不写三书不写保证,明天就把我扔進劳教所去。我心想:豁出来,宁可扔進劳教所也决不写三书。就在我发出这坚定一念的同时,做笔录那个警察马上站起来,快速合上笔录本,不耐烦的一挥手,吐出的两个字竟是:“走吧!”我便与家人回到了家。

每每回忆起师父的音容笑貌,便感到无比的幸福。如今,我与亿万大法弟子一样,在大法中精進着、为救度众生而奔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