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去修炼(译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今天交流的标题是《在正法期间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去修炼》。

在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我在社会上已有所建树并且有不同的经历。我在国外留学和工作过。在美国的几个州居住过。我在教育机构、联邦政府、一家大银行、批发零售公司和一家出版公司中担任过各种职位。在一九九五年,我开发了一个计算机网络的特别项目并且开始了我自己的小型咨询业务,这给了我比较宽裕的生活和一些空闲时间。我在我喜爱的城市给自己买了一个房子。我无法做到的一件事是找到能与我结婚、成立家庭的另一半,这总是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事。

我在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在一段较短的时间内,我想完全放弃我的普通生活,什么也不做,就专门修炼。但随着我继续学法,我很快就意识到那不是我们的修炼方式。我们确确实实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我继续给我的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但我意识到,我不想永远做这样的电脑工作。

而且,我经常在全美旅行讲真相,也去了日内瓦,冰岛,泰国和南非等其他地方。我的朋友和家人看到了法轮大法对我的健康和我个性带来的好处,但可能他们对我如何处理我的财务状况和我的职业生涯抱有一些疑虑。他们没有直接的说太多,对他们来说,一个中年男子几年来一分钱不赚而光去旅行和做义务工作总觉得不那么正常。

我在二零零四年年初开始在《大纪元时报》帮忙,二零零四年八月,在我们准备创办第一份英文报纸的同时,纽约市的讲清真相的项目开始了。所以,我把我在明尼阿波利斯的房子租了出去,自己搬到纽约,每星期七天在《大纪元时报》工作。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大纪元时报》要迅速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的条件尚未具备,我渐渐的为進展缓慢感到沮丧。一位同修甚至说我的状态“苦苦的”。

此外,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提到,需要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师父说,“如果使这些媒体能够达到好的效果,那就要解决人力物力的问题,就要增加人手。所以从这一点上看,西人学员目前参与的人手真是不够用。”

我从当时到现在一直信心满满的认为,《大纪元时报》是法轮功学员目前拥有的向讲英语的主流社会大规模讲真相的最好途径。“为什么没有更多同修把更多的精力投入这个有着光明前途的公司呢?”我再次怀着挫折感问自己。

即使在我质疑为何没有更多的同修投入《大纪元时报》的同时,我意识到我的想法中的一些东西是不正的。我希望媒体获得成功,在正法中完成其使命。我在努力工作,但我也一直在向外找。我也知道我自己,特别是身处《大纪元时报》的管理阶层,可能是阻碍更多同修为《大纪元时报》付出更多的因素之一。

在这段时间中,我在纽约百分之一百的投入《大纪元时报》的工作,没有时间交朋友,没有时间去体验纽约充满活力的文化生活,甚至没有时间去挣一分钱。突然,一件很意外的事发生了。在我修炼以来,我逐步形成了一种想法,我一生单身是我的修炼之路,我所有的时间必须用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上,尤其是讲真相。

正在我对婚姻的想法发生变化的时候,我遇到一位女同修。很快,我们决定结婚。我的许多家庭成员和老朋友跟她见了面,他们都为我们准备结婚感到高兴和衷心祝贺我们。这件事看上去来得很突然,但我们俩都已四十多岁,都不是年轻的孩子了,他们知道我不作草率的决定,他们也看到她是一个很好的人,所以每个人都为我高兴。当然他们知道,我们都修炼法轮功。我们结婚的好处之一是加深了我的家人和朋友们对法轮功的正面形象。在他们看来,我修炼法轮功后,没有脱离正常的社会,反而更多的成为正常社会的一员。

当我在做我的人生的重要决定的时候,我知道,不修炼的人在观察我们修炼者的一言一行,从我们的言行中形成对大法的评价。

我们在二零零六年结婚,我现在有了妻子和一个儿子。经过来回奔波一段时间后,我们决定让我的妻子和儿子从加利福尼亚州搬到纽约。我们还决定,我应该找一个普通正常的工作来养家,所以我开始在计算机网络---我的旧领域找工作。

我投入时间進行这一领域的学习和通过认证考试。经过几次似乎满有希望的面试但最终没有得到工作后,我的妻子与我分享了她从一个同修那里得到的经验。当我们在找工作面试时,我们一定要讲真相。不管我们是否得到工作,这可能是面试的人能和法轮功学员面对面相见的唯一机会。所以我们需要找到适当的方式告诉他们事实真相,大家都在等待这个真相。

随后,一个很好的就职机会来了,三个面试都在《大纪元时报》办公室附近,很方便。每一次面试我都带上《大纪元时报》。我告诉他们我搬到纽约来帮助开办这份报纸,但这不能给我足够的薪水来支持我的新家庭,所以我正在我的领域找工作。我的关于报纸和法轮功的话收到了积极的效果,二零零七年四月我得到了一份工作,在来到纽约两年半后第一次开始赚钱养家。

起初我仔细的花时间在工作上,就当自己是个顾问,必须为客户提供有良好价值的服务。但随着工作的渐渐展开,老板没有给我很大的责任,我就有点太放松自己了。虽然我前后有机会对一些同事讲了一点真相,甚至一天在午餐时我曾带四位同事去看了学员举办的“真、善、忍”艺术展,但我觉得我做的不够好,自己作为法轮功学员,身处几百个众生中间却没有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向他们讲真相。

我明白我们的工作是一个修炼的场所。这家公司的这些人和其他我在做生意中遇到的人都在指望我去告诉他们真相,他们为此已经等待了几千年。

我的老板在九月突然被意外解雇。来了一个新经理。我在午餐时间为他演示了第一和第二套功法,但我没有随后進一步弘法。我和我妻子带他们夫妻俩去看了新唐人的圣诞晚会演出,我还给公司的其他人发了电子邮件,张贴海报及努力说服他们去看演出,却没有任何结果。显然,我的正念正行还是不够强。

今年一月,当新唐人的新年晚会演出即将开始前,我因为给公司每个人发电子邮件邀请他们去观看而受到严厉批评。我的妻子试图给公司老总免费门票,我老板的上司打电话给她,讲了些很生气的话。好象有什么东西在阻挡我们去拯救那里的众生。

另一个负面暗示是,我必须从一个有门窗的宽敞的办公室搬到公司楼下里面既嘈杂又忙碌的一间陋室。

在二月份,我的老板与我讨论,谈到他必须完成许多事情而承受的压力。我开始承担更多的工作,随后我以为情况不错。但在三月初的一个星期五,我被叫去跟我的老板和他的上司见面。我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很快就明显的看出他们是来批评我的工作表现。他们两人都对我很生气,也不让我多说。他们要求我在一定时间内完成几个项目。我的老板的上司说,“我会把这次谈话备案。”这句话是开始将员工解雇的代号。

我惊呆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很好的人,也做了我份内的工作。

一些同修帮助我更好的明白了这种情形。一位同修告诉我,她与她的老板讨论了她那份白天工作的工作表现后,她才明白她在日常工作时真的必须全身心投入。这样做不仅是对常人社会负责,也帮助她做好在《大纪元时报》的工作。在一个地方努力工作意味着您也可以在另一个地方好好干,这有连带影响的。我们并不需要在白天工作时节省体力,以便我们能够努力的做讲真相的工作。

我妻子和我对此進行了很多交流。她帮我认识到,也许我没有真正全心投入工作,而我的老板真的需要我的帮助,但我没有发自内心的真正支持他。我现在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把别人放在第一位。有时真需要一个小危机让我们记住修炼的基本要点。做这份工作时,其实我常常有这样一个想法,“好吧,我花时间在这里是为了取得薪水支票,我可迫不及待想离开这里去做真正重要的事情,像我在《大纪元时报》的工作那样。”我的妻子提醒我,我告诉人们我有一个取得薪酬的电脑方面的工作,但我的“真正的工作”在《大纪元时报》。在不知不觉中,我对每个人讲我每天的工作不是我“真正的工作”,显然我在办公室里也曾经炫耀过。

我有点吃惊,但我决定在这对我老板来说压力非常大的几个月中,努力尽我所能,包括付出额外时间来支持我老板的工作。我会记住,人们也许会说我坏,但我并不一定真的坏;人们会说我好,但我并不一定真的好。我工作中会发出强大的正念。最重要的是,我不会向外看,或试图因为他们说什么和我以前做过什么跟他们争辩。我会向内找,努力改正自己的错误,从现在开始做的更好。

下个周一,我的老板给了我一份详细的项目清单,要我在四周内完成。我听他讲了许多生我气的话,当我们讨论完这些项目后,我只是平静的说,“好了,我最好动手干活吧”。那个礼拜,我的老板还交给我一份我在二零零七年的正式的工作评估报告,评价非常负面。我看完后没说话,把它放回到他的办公桌上,他不止一次的说:“你今天必须在上面签字。”我就拿着这份评估报告走了。

我那天与一位与我同行的学员一起很快的吃了午餐,他慷慨地同意帮助我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这些大项目。午餐回来后,我对那个负面的工作评价写了我的回应,并用电子邮件传给这位同修。他说:“听起来不错,你为什么不加上有关‘真、善、忍’的内容,这样会有好的效果。”所以我在我的解释后加進了下面这段话:“作为一个努力遵循‘真、善、忍’的原则的人,每一天,我也将努力勤奋工作,做好工作以达到或超过我的老板对我的期望。我决心在这里的工作中努力做到这点。”

我的老板看过这份回应后说,“我接受表示这种回应的精神。”他说他很高兴我没有为此评估而争辩。他表示我当时处理此事的方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后来几周中我勤奋工作,努力向内找和发正念,用任何可能的方式支持我的老板,情况很快就好转了。规定的四周期限还没到,他就明确指出,他对我的工作表现很满意,觉得我现在似乎是真正投入工作,而不是人在曹营心在汉了。他还说我们可以把我的工作表现的争议放诸脑后了。他还表示,他觉得他以前对我的一些看法有错,希望我们有时间能坐下来更深入的谈谈一些事情。现在我知道我们坐下来后我需要做的,我将随时准备给他更深的讲讲法轮功。

虽然我在这四个星期内做完了一些东西,我没有完成这些项目,这更表明,真正重要的不是我的工作评估报告上的内容,重要的是我的心。现在我更深的明白了我的老板和他的上司对我如此愤怒和非理性的态度的真正原因。他们在等我向他们讲清真相,而我却没有做,所以他们才十分生气。虽然现在他们表面上很满意我现在的工作表现,他们仍在等待我讲清真相,这才是我被派去那里的真正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我清楚的意识到,当然从失去收入的角度看,丢掉工作是不好的,但这不是失去工作的最突出的影响。真正的影响是失去了讲清真相的大好机会。我可以向家人、朋友和将来可能成为我的新雇主的人解释,雇用我的老板如何被他的新老板解雇,而我的新老板又不接受我等等诸如此类,他们可能会接受这种说词。但我失去的向我的老板和他的老板以及向这家公司每个人讲真相的机会却无法弥补了。如果人人都以为我这个法轮功修炼者不是一个好雇员,他们绝不会听我讲真相,也许他们永远不会再有机会与法轮功学员讲话,他们将不幸的永久失去他们已等了无数年的听到真相的机会,这些众生就得不到救度。这是我在日常工作中加倍努力的最深最迫切的动机。这也是我的“真正的工作”。

不管我们在社会中位于什么阶层,不管我们做什么,我们都要做一个好人,这个对修炼人的基本要求我们已经听过许多次。如果我在日常工作中不是个好人,我对社会根本不负责任,那么,我将无法成功的讲真相。这是我学到的活生生的教训,我会随时吸取这个教训。我真的很感激收到这个让我醒悟的警钟。

我在这个工作中学到了许多经验教训,我把这些教训带到《大纪元时报》。当然,我观察公司经理们是如何管理公司的,不管他们做的是好还是坏,都有助于我在《大纪元时报》做一个更好的经理。但是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是修炼的基本要点:向内找而不是向外求,做任何事先考虑他人,要善待众生,这些修炼要点我将永远不忘。

大家还记得师父在二零零七年澳大利亚讲法中讲的有关有生意的大法弟子雇用其他大法弟子的讲法吗?有时在那些情况下,当有工作必须完成时,雇员对老板说,“我在这里不是为了工作,我是在这里修炼的。”

拿我自己来说,在我过去在《大纪元时报》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必须承认我的行为显示我似乎有另一种同样不好的想法:“我是在这里工作的,我不是在这里修炼的。”我现在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情景,我会用不同的方法处理事情。

平衡把握好一切很困难。做好讲真相的活动同时安顿好家庭、做好工作也很难。经过最近几年的经历,现在我更清楚的知道我做任何事都必须努力做好,同时在任何时候不忘修炼,时时处处不忘遵循大法的原则,无数众生在盼望着我们。

谢谢师父给我所有这些机会把法轮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事情做的更好!

(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