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我们一定能做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年轻女弟子。刚得法时,我清清楚楚的做过一个梦,我是一个飞虎世界的虎王,有着很威风的大翅膀。有一天,飞虎世界好象遇到了麻烦,使我不得不离开我的国度,要到一个叫地球的地方做一次环球飞行,回来后才能对整个飞虎世界有利。当时明明知道这一去凶多吉少,我抱定了一定能平安归来的信念,与同样长着大翅膀的王后依依惜别。后来,我感到这是一次非常艰险的历程,难度越来越大,甚至在梦中都能体会到那种在厚厚的云层中飞翔的阻力,有许多次我感到几乎要坚持不下去了,产生了放弃的念头,但一想到对我寄予厚望的飞虎世界的众生和我的王后,信念再次大增。终于,我成功归来了!

以上的那个梦,在不断的修炼中,我才明白有一定意义。首先,我是带有使命来得法的;其次,修炼的历程举步维艰;还有,大法修炼的内涵超越了一切,慈悲伟大的师父逐渐揭示天机。

蹒跚走上助师正法之路

在大法蒙难的时候,我曾经迷惑过,背叛过师父和大法。直到二零零三年才归正过来。要不是大法的洪大,师父的慈悲,恐怕我早就失去了修炼的机缘,哪还有可能被冠以“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号而在大法中不断修炼提升的机会呢?

当时我从新返回大法中来的契机来自于丈夫。是他在我邪悟的很严重的时候仍不断用师父的法理来归正我的思想。当某一天我终于读進师父的法时,才醍醐灌顶、如梦方醒。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我们开始每日突破网络封锁浏览明慧网;十一月份,我们跑到科技市场买了我们第一台打印机,开始了我们的家庭小资料点的运作。记得当时每天晚上都要打印真相资料,供应我们一家人和另外几个同修。小墨盒太小了,打不了几本周刊就要灌墨,有时候灌完后来不及让它静置一会儿就又被放進去接着干。就是那台最不被同修看好的品牌的打印机陪伴了我们将近一年的时光,其间那只小墨盒被至少灌过上百次,创下了同等生命辉煌的记录。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当地的义务协调人很少,从去年以来这种情况好一些了,因为许多同修都悟到了人人都要走自己的路的道理,在整体做什么事的时候就能积极主动一些了,都能往一件事情上用心,许多事情就会配合的好一些。

从零三、零四年时,我和丈夫就有联络大家、加强沟通的愿望,师父大概看到了我们这个愿望,就安排了许多这样的机缘。例如,当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发生时,我们想找知情的同修,可能无意当中就在街上碰到了,那时他正着急找谁能上网曝光;当我们迷惑是否有特务在我们当中起破坏作用时,也许有一个同修叫我们去帮着修电脑,恰恰他了解第一手的信息;也许无意中在网上搜集到恶人的信息或照片留存起来,正好可以在需要的第一时间曝光于网上,供同修寄信、打电话、讲真相;当某段时间整体环境出现问题时,就让我们碰上在这方面法理清晰的同修。经过切磋清醒了,我们再力所能及的找同修去切磋。这几年类似的事情太多了,我们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无量智慧和无边的慈悲。我们只不过有这种小小的愿望,就得到了师父的肯定。这个过程中,有时也会出现沾沾自喜和掉以轻心,那时我们就会互相提醒,要把住大法去修,做事代替不了修炼,要在做事中真正的提高自己,才是师父的真修弟子。

一次深刻的教训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恶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正式向世界曝光。当时我打开网页看到这一消息呆住了,难以遏制的悲愤使我泣不成声。从那时起,我对正法修炼的深刻意义和修炼者所肩负重任的理解加深了。宇宙中那个恶势力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疯狂,宁肯自毁也不让别人成功。但在强大的法轮大法面前,它的凶残只能加速它的灭亡,对真正的修炼者来说动不了根本,大法正在从宇宙从上至下直至人类社会开拓一条最正的路。从那天起,我决心为了真理不再蒙羞,为了同修不再被迫害,为了世人的得救,要在常人社会中就要用一切机会和手段来解体和曝光邪恶。

我和丈夫发挥各自的优势,做了一件涉及较大范围和力度讲真相的项目。这个项目很繁琐,当时我们下了班就开始忙,甚至经常忙到一、两点才能睡觉,最忙的时候就把学法、炼功放松了。我一开始做这个项目眼前的金星就飞来舞去,甚至大白天走在路上就能看到。刚开始还能立即发正念解体邪恶。时间长了看没什么效果就放松了。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怕。本来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就虎视眈眈,我们做的事直指它的死穴,但缺少强大的正念,完全用了人的勇气怎么能行呢?最后快到这个项目结束时,我们的修炼状态就很不对头了。那时我们一起学法时都不能坐下,一坐下就都能睡过去。站起来也不由自主的迷糊过去,甚至读的人和听的人都不知何时睡着了,连读到哪里都不知道。发正念就更糟糕了,往那一坐就睡半小时,其他同修说我们的掌自始至终都是倒的。

虽然后来项目基本完成,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但损失也令人痛心。一个与我们有关的资料点同修全部被非法抓捕,后来都被非法劳教。恶警从他们那里套出了我们曾经给他们教过电脑知识。在师父的呵护下,恶警没找到我们。有同修建议我们出去躲一段时间,我们认识到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能走流离失所的路子,要信师信法,要堂堂正正的修炼。我们给师父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请师父加持,解体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形式的迫害,我们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回到正常生活和工作中去救度众生。当时,看到师父的法像笑眯眯的望着我们。那一瞬间,踏实、温暖,一切阴霾烟消云散。

经历了这次魔难,我们亲身体会了不能将做事代替修炼的教训,还从根本上验证了只有信师信法才是最安全的道理。还有我们学法发正念状态欠佳的弱点,也是从那时开始重视起来。

在个人修炼阶段,我一向认为自己不存在主意识不强的问题,所以在这方面没太在意。可是当我得知自己发正念一闭眼手就倒的问题时,着实吃惊不小。我意识到正念也是修自己修出来的,不是天生的,大法修炼的任何要素都要靠修自己扎扎实实的修出来,没有任何捷径。从那以后我开始不断的纠正,刚开始还是时好时坏。自从去年冬天参加集体学法后,每个整点发正念一刻钟。在洪大的能量场中,不知不觉,我发正念手倒的毛病基本改掉了,同修们都为我高兴。

是夫妻更是同修

好多熟悉我们夫妻的同修说:你对你对像怎么这么凶啊?可见我在家庭中的心性有多差。我也意识到了,对照法仔细分析我对丈夫发脾气时,好胜心、显示心和妒嫉心占了上风,别说修炼的标准,连点斯文都没有。其实有时表面上是观念的冲突,究其实质主要是我缺少慈悲和宽容。所以每当我想起师父的《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的“我跟大家已经讲过了,善它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表面上维持的一个状态,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是通过修炼才能得到的、才能体现出来的”这段法时,就觉的很惭愧。我对与自己相濡以沫的丈夫都不能做到慈善,对谁能生出真正的慈悲之心呢!或许有些人说我很和善,我自己知道那是很有限的,与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所以当我们给公婆一家人一讲真相就遇到抵触时就很灰心、有时还发火。其实是自己的慈悲没有达到那个溶化钢铁的成度,还是得找自己的原因。以后我一定要在家庭生活中更好的修自己,象对待其他同修那样尊重他,爱护他,从点滴做起修出慈悲宽容的胸怀。

还有感觉自己能力比他强就有权支配他,其实来自于妒嫉心。因为这种心理的表面是看到比自己强的就不平衡,耿耿于怀;反面就是对比自己弱的就令其更加沮丧和屈辱从中获得满足感。有一天当我突然意识到仅仅从家庭生活中就潜藏着这么多执著心并老老实实的承认时,我感到自己的微观世界里发生了一丝震动。从此我开始有意识的克制自己不好的言行,为圆容我们这个小小的整体主动做出努力。

我们一起学法,发正念,互相叫起炼功,一起出去到亲朋好友家讲真相,一起为营救同修奔忙,一起坚持近距离为狱中同修发正念,一起写作交流的文章,一起度过这宝贵的修炼机缘中的日日夜夜。我们是为正法修炼而来,我们只有不断的修炼自己,圆容大法,广救众生,才是我们今生一同来此的意义所在。

每当我在法中悟到什么法理而按照师父的安排去做时,我会从心里问自己:能不能修的再好一点,做的再纯净一点,还有没有继续提升的潜力呢?在无边大法中,处处都是师父给安排的机缘,没有任何不可能的。所以,我会向师父保证:师父,我们一定能做好,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