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真善忍美展”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期间,师父对美术和音乐专长弟子的连续两场讲法,从新归正了弟子们的审美观,也指出了真正人类应有的艺术道路。与会的弟子们如醍醐灌顶,对艺术的真正意义有了全新的认识。与此同时,师父还提出了举办新年晚会和画展的想法。听完法后大家充满了使命感,都有要好好表现一番的雄心壮志。然而随着画展筹备的進行,我们也体认到这个使命的难度和严肃性。

从法理上认识美术在正法中的作用

在学法中我们认识到,神为了正法而造了三界、造了人,同时传给人各种文化,包括美术,不只为了丰富人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规范人的思想方式,维持人的道德和对神的信仰。目地是在神最后来世时(正法时期)使世人能认识真理,从而得救。

如果过去正统的美术维持了人的道德和对神信仰,那么正法时期的今天,大法弟子就要用更纯正的,在法中升华而创出的作品去唤醒人们的善良本性,去讲述大法真相,甚至唤醒众生当初为法而来的那点记忆。同时,大法弟子还要归正败坏的现代艺术,给人开创未来的艺术正路。

“真、善、忍”是宇宙中衡量好和坏的标准,自然也是衡量艺术好、坏的标准。我所理解的美术创作在人的这一层次,符合真的部份,包括准确的表达物体(写实),同时明明白白的以主念、正念创作,有“真我”的思考,“真念”的认识;符合善的部份:包括内涵与形式上的“高质量的完美追求”,“表现美好、表现正、表现纯、表现善、表现光明”(《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这对创作者和观赏者都能带来升华。符合忍的部份,要求作品必须是理性、节制的,规范的、系统的;同时也是无私的、和整体协调一致的。

我体会到的“写实”技法的重要性,从讲真相的效果上看,逼真传神的画面使人有身临其境的效果,感染力和说服力比含蓄的“写意”画要更为强大、直接。何况弟子将修炼中体会到的美好和光明,甚至神的辉煌景象用写实手法表现出来,使人感受到高境界事物的真实存在,能心生向往而得到升华。在举办画展时经常发现,生动的逼真的画面不但吸引观众,自己还会说故事。往往我们要花费许多唇舌解释的事,观众站在画前自己就明白了,而且印象深刻。此时学员再适时的补充,效果很好。

另外从修炼角度来讲,“写实”技法求真、求善,本身就是高难度的技术表现;客观、理性、严谨,创作时要求主意识绝对清醒。写实也是对造物主的尊重,是对大自然的虚心学习,更是专注力与耐心的试炼。艰辛的艺术历练,能促使艺术家在创作中省视自我,不断修正,从中提高心性,得到洗炼和升华。

虽然大法弟子借助了西方艺术的写实技法和形式创作,然而“真善忍美展”呈现的内涵和修炼境界则是超越古人的,因为这是艺术家大法弟子受宇宙大法熔炼后的艺术结晶品。作品表面上画的是人能理解的真相,包括修炼的美好、迫害的严峻,和迫害中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善恶有报的天理等,同时,画面中也经常蕴涵着难以言表的天机,直接召唤着众生明白的那一面,让人们不只是向往善光明美好、向往神的境界,还能知道自己为何而来。……只要是为法而来的生命,都会被作品中法的因素所触动。“真善忍美展”也为新唐人举办的人物写实油画大赛提供了最佳的典范。

我参与美展的过程

“真善忍美展”筹备的初期,有一个征稿的过程,各地都有许多同修跃跃欲试。然而师父的要求毕竟是“拿出正统的专业水平”,所以最后能够参展的还是少数具有专业基础,构思成熟的艺术家弟子。

不论作品入选与否,对修炼的弟子而言,都是一个放下自我的修炼过程。以我自己而言,基本功并不到位。创作初期的构思还好,作画的过程中心态开始不纯净,杂念也越来越多,结果拖了很久还完成不了。作品被送到画展筹备处时,还是认为必须修改。于是负责画展的同修用越洋电话问我是否同意让其他同修修改,否则画就还我了。我知道如果不同意就与参展无缘了,只好忍痛答应。但心中还忿忿不平的想,那些在山上画画的弟子得天独厚,有师父指导,当然知道怎么画。而我的作品被所谓“修改”之后,之前辛苦画的大部份会被抹去,而留下的是我自己觉得没画好的部份,那不是白费功夫吗!当时意识不到这个不平的心态其实来自于强烈的妒嫉心和证实自我的心。后来用师父的法理“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来安慰自己,才逐渐平静下来,觉得自己放弃了,应该有所提高吧。

后来趁暑假到美国来,看到修改后的作品,确实比我原先的构思和技巧都好,更能达到证实法的作用。遇到帮我改画的大法弟子时,正想和她分享我在这上面“提高”的过程,没想到她说:“你放下了,没事了,我改你那张画可改的痛苦极了。”我很吃惊也很惭愧,因为我只想到自己的委屈,没想到别人为了圆容我的不足还要付出更多。现在我再看到那幅画时,只有惭愧和感恩的份。

我体悟到美展的作品要求纯净,无私,是证实大法而不是证实个人的。只有去掉个人执著,从中升华,这个作品才有更大的意义。

台湾的初次展览

美展第一批作品的复制画在二零零五年初到了台湾,开始了真善忍美展在台湾的巡回。第一次画展的场地,因为我母亲正好在台北市黄金地段有一个相当大的店面,当时只短期租给一个拍卖服装的商家。母亲同意在拍卖衣服的租约到期后,以很低的租金让给我们办画展。画展档期紧排在商家结束之后。由于场地完全没有装潢,同修们必须从头规划,隔间、铺地毯、刷油漆、做木工到装设灯光,一切必须在商家清空商品后立刻动工,开幕才来得及。

由于我个性上有个缺点,不喜欢和人应对、打交道。修炼后虽然有所改善;但经常因为一时的惰性,忘了这也是圆容大法所必须的。我认为商家合约到期了,自然应该知道要撤走,而没有事先和他们打招呼,确认清空场地的时间。由于这种疏忽,致使不修炼的母亲与商家出现争执,美展工程進度也延迟了大半天。

已经有多次经验告诉我,凡是证实大法工作,任何一个环节有漏,都可能被钻空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次又是自己的疏忽,加重了同修的负担。然而同修们无私为法付出的心真的是令人感动。同修们回到现场,便立刻赶工,毫无怨言。他们连夜干着粗重的体力活儿,最后硬是在第二天上午开幕前把场地布置就序。画挂好了,打上灯光,从外面透过橱窗看来真是金光闪闪,非常引人瞩目。就这样同修们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画展准时开幕了。

我母亲来到现场时简直不敢相信她的眼睛,昨天还一片狼藉的工地,一夕之间就变成了最高级的画廊。她佩服的五体投地,说:你们法轮功简直太厉害了。母亲过去虽然不反对大法,但是对我的投入总是不很理解,和她讲真相也因为自己容易激动而效果不好。这次画展开幕时,她看到记者采访我,听着我为人导览,明白了许多大法真相,也明白了大法弟子们无偿的付出所为何来。后来她逢人就为我们的画展宣传,还带了很多朋友来看画展。展览期间她还经常在展场里走动,显然觉得自己十分光荣。后来我们延长画展时,她把租金退还,说:“大家都在付出,我不能再收你们的钱。”

由于画展地点属于闹区,画展引起的反响确实很大。

看画展的人中,有一对住在附近的杨姓老夫妇,一到展览厅就告诉会场的学员,说他们认识师父,还在北京和师父吃过饭,学员们听了很惊喜。他们谈起印象中的师父时,赞叹师父相貌堂堂!谈到中共的镇压,他们说:“你们师父这些年来受苦了!”并且在描写迫害的作品前连声谴责中共的残忍。

画展也吸引了不同的宗教人士。一位从事艺术工艺的基督徒走進展厅好奇的问了许多问题,在作品《永生》前面的时候,学员的解说触动了他。他表示收获很多。主动买了《转法轮》一书,留下名片说以后还要再来请教。有个佛教徒听了解说后,非常认同善恶有报的说法,看到众多大法弟子在迫害中仍然坚持“真善忍”的法理,感触很深,她相信受迫害死亡的大法弟子都上了天国世界。很多民众看到大幅的“佛像”时,自动趋前恭敬的合十行礼,连小孩也如此。

一位艺术专科学校的郭姓老教授来到画展中,非常肯定大法弟子的创作水准,也全相信这些迫害画面都是真实的。他年轻时曾经和国民政府到重庆,对于共产党在抗战中从事离间和破坏工作非常清楚。他说,如此邪恶的中共竟然掌权统治中国,简直是没天理。

许多台湾民众看到酷刑画面时都不忍心看下去,不敢相信现代社会中还有这样的酷刑。由此也认清了中共的真实面貌。

台湾各地巡回概况

台北首场画展结束后,开始巡回各地展出。一套由各地辅导站负责筹备展览,一套由青年学子们推动在各大专院校巡回展出。由于证实法工作项目繁多,展出一度沉寂下来。一位热心的同修很着急,认为每一幅画都是法器,在他的参与推动下,“真善忍美展”又在台湾各地活跃起来,一南一北,频繁的展出,档期已经排到明年的夏天。

由于此后我直接参与的较少,在此收集一些台湾同修的经验和大家分享。

许多地区学员推广美展时,想尽办法扩充美展的影响力,除了邀请VIP参加开幕式,也常邀请天国乐团、旗鼓队、腰鼓队、明慧学校小弟子或音乐专长同修和仙女等现场表演,把现场气氛烘托的热闹非凡;表演后就到当地闹区游行、挨家挨户发传单,邀请居民前来观赏。在学校服务的同修也积极向政府教育单位申请举办教师研习课程,为不同学校的老师们开课并介绍画展。

然而画展是否成功,达到效果,还关系到一个整体协调的问题。如果学员之间互相不信任,学法交流不够、没有形成整体,就会出现干扰。本来顺利申请到的场地也可能被取消。同样的,也不能因为事情進展顺利而起了欢喜心,或放松了正念。整个办展过程或许有些不足,或同修配合不到之处,意外状况出现时,也要及时排除不好的念头,默默的自动圆容、补足。

虽然台湾地区学员人数众多,但是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也大有人在。而精進的弟子通常身兼数职,形成一种不均衡的现象。用心的学员就想去帮助那些有时间却少走出来的学员跟上正法進程。先是发群组信邀请他们参与美展,还没有反应,就积极打电话交流,了解其困难,帮他解决。高雄展览期间,每天就有同修开车去载一些老年或交通困难同修一起参与美展。结果每天参与同修都比预期的多,展场也充满了愉悦祥和。

同修也发现,如果参与的同修平日修炼状况较好,对美展的认识到位,来看画的人就比较多,解说的同修忙个没停,且回应也比较好。但如果同修思想中有负面念头,如抱怨、担心或心不够纯净,则真的没什么人来看展览。一个同修在展览的最后一天值班,心想画展就要结束了,应尽心尽力让附近有缘人把握机会来看展览,于是求师父加持。很奇妙的,人们就真的一群群的走進来看画。当我们真正抱着救度众生的心,美展的效果就更好。

很多导览的学员担心自己美术方面的素养不够。其实观众是来听真相的,不是来听专业的。我自己发现,当我注重专业方式解说时,观众虽然表示学到很多,但是很少人因此而得法。倒是非专业的同修诚恳地讲真相和介绍大法如何使他身心受益时,促使许多人想来修大法。

“真善忍国际美展”以艺术的形式,一直持续不断的向全世界传播真相和大法的福音。我们已经知道了美展是师父所选择的正法与救度众生的利器,圆容师父所要的,就是宇宙中的最大善念,也是我们生命久远以前的洪誓大愿。世界在围着大法动,这段历史是为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开创的,就看我们自己是否认识到自己的角色,去好好扮演他。多学法!去掉人心!修正自己!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这是我对自己的期许,希望和各位同修共勉。

(二零零八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