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审视一思一念 理性把握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五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二年喜得大法的。刚得法时,我最初对救度众生的法理没有深刻的认识,所以并没走出来向常人讲真相,我害怕在跟常人面对面讲真相时,会被辱骂,批评甚至恐吓。我持此观念长达近一年,直到有一天学习了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才惊醒。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因为你们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伟大就在于此。”我那时才意识到自己不符合法的要求。我没积极讲真相救度众生,却在想方设法保护自己。我看到了自己非常自私的一颗心,只想从大法中获益,却不愿在关键时期维护和证实大法。

从那时起,我拿着展现大法美好的图片、被迫害致死大陆弟子的遗照和其它真相资料,开始向常人讲真相。我到热闹的街头、炼功点上、挨家挨户,以这种新加坡民众能接受的方式,向居民讲述大法的美好、和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真相。

经过了这几年的挨家挨户讲真相,我发现面对面讲清真相的重要。有许多曾经阅读过我们真相资料的常人,心中仍存有不解的疑惑。面对面讲真相就可当面解答常人的疑惑和问题。

当然,挨家挨户并不是我们唯一讲真相的方式。我们也在住宅区大量的派发真相材料,在炼功洪法时,向过往行人发真相材料讲真相,或有时到热闹的街头一对一讲真相。

我体会到,时刻留意并审视头脑中冒出的任何念头,是极其重要的,因为一旦不当心,我很容易误以为这些念头是自己的。很多时候,这些念头往往在关键时刻,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出现。它们以不同形式出现,有时为色欲、负面思想,干扰我做证实大法工作的念头。过去我在这方面做的不好。每当我意识到这些错误时往往都是我的执著心让这些念头钻了空子。

有一次,我于深夜筹划洪法活动,正在理顺些细节时,有一个念头于脑中浮现:“很迟了,该睡觉了”。由于我不是真的累,因此我没有理会那个念头,继续工作。过一会儿,类似的念头又出现:“是休息的时候了,不然明天会没有精神上班”。这次我暂停了工作,想小睡一会儿,起来后继续工作;就这样我上床睡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

起初,我还以为长时间的工作导致疲劳,并没有把这当一回事。但是这样的念头不时的一再浮现。这些念头不仅在深夜,也在白天出现,甚至在我的休息日,当我将要或正在做证实法的工作时出现。每当这些念头浮现时,我就感到很困倦,我挣扎着保持清醒。有时另一些念头如“呆会儿再做”或“先做其它事”浮现出来。当时,我不在意认同了这些念头,导致许多协调工作被延误。

有些时候,我突然有“看电视”、“游览互联网”或“阅读那本书”的想法,所浮现的理由为“你需要这些资讯来提升自己”。当我不注意而没有坚定正念时,就会照着这些念头去做。在还未来得及察觉差错的情况下,我已浪费数小时在这些事情上,却没做成任何有建设性的事。更糟的是,电视节目、网站和书籍内容中的信息还会干扰我,影象或声音会在我发正念和学法时,在脑中冒出,干扰我静心发正念和读法,甚至影响到讲真相。

有一天,许多常人起初的态度都不太好,他们提出许多疑问,如“为什么你们搞政治?”“一定有害群之马”,“如果法轮功真的那么好,那么中共为何迫害你们?”等。每一次,我都先让他们说完,同时赶紧发正念铲除背后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他们说完后,我就讲真相一一详细解答他们的疑惑,以大量事实讲述大法的美好。随着他们的疑问一一被解答,他们的脸色逐渐清亮起来,起初不善的表情也随之消失。他们变的友善,同时开始询问修炼法轮功的益处。有一人还说:“我终于明白了,我会阅读你们的真相材料,并把资料传递给我的朋友”。当时,我真的为他们感到高兴,因为他们的生命得救了。

讲清真相后,居民态度向正面转变的形式,从一层楼发展到另一层楼。与各个居民讲真相时,我都用上一定的时间讲解。由于不停的说话,我一会儿感到疲累,但这栋楼还有几层楼房的居民,还未听到真相。我没有抓住“累”的思想念头及时排斥,反而想,“迟了,最好快点做”。决定加快脚步后,我就很简短的向剩余的居民讲真相,即便听者还有疑惑,我也不加解释了。不久,许多人家的门不再为我而开。有些即便家门敞开,也没人前来回应我的门铃,或即便我向在家居民打招呼时,他们有些甚至不理睬我,或说没兴趣。我感到很惊讶,常人的反应竟有如此大的变化。心急的我,不断更换开场白,希望引起居民的注意,但却不见效。我试着发正念,也没改观。这样的现象持续到最后一户人家。我感到严重的被干扰,努力的向内找,看到底哪儿出了差错。

我悟到师父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对澳洲学员讲法》时讲过的法理,所有的生命都有善恶两种因素,你符合了哪一种因素,哪一因素就自动在你身上起作用。人正念不足时,不去主宰你的思想,不好的因素就主宰你,它马上在你的脑中起作用,你就以为是你在做。

是的!首先,当这些念头最初冒出来时,我并没有坚定的用大法来衡量这些念头,我没有区分这些念头是正念与否。相反,我放松主意识,误以为这些念头是自己的思想。

第二,我意识到自己隐藏的执著,这些念头往往是针对我的这些执著而来的。我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符合了宇宙的负因素。我有求安逸之心,这心不是在做证实法工作或前去讲真相时冒出,求安逸之心使我推托或回避艰难、复杂、不熟悉的讲真相工作。当手上的任务艰难或需要深入思考时,我往往会退缩,根本原因是我怕吃苦,不想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因为这意味着在我现有的工作量上,负担起更多协调的工作,面对更加复杂的人心。基于这种恐惧,我很容易认同让我逃脱压力的念头。在做挨家挨户讲真相时,由于我认同了求安逸的念头,因此我的讲真相受到了阻挡。当我在向剩余的居民讲真相时,内心深处是想尽快完成任务,准时离去,早点休息。为了求安逸,走捷径,讲真相中我简短的答复没有解开那些常人对大法的疑惑。简单的说,我只是在走形式,将自己的安逸放在第一位,救度众生为第二位。

在做大法工作的过程中,我产生了追求技能的强烈执著。我觉的自己有限的工作能力局限了我在证实法工作上所能做出的贡献。要做好大法项目,除了正念,还需要一些经验,技能和知识。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我更多的浏览网站,阅读常人的自我提升书籍。但在阅读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不仅在学法上懈怠了,我的思想越来越趋向常人。这逐渐成为一个强烈的执著。这再也不是单纯的想学习更多,贡献于大法工作,而成了满足自己的求知欲。

当我更加深入向内找时,我发现自己在向外寻求捷径和预设的答案,好更快的投入工作。我意识到无论在表面上做多少事、清醒的思维、纯净的心,对正法的严肃态度是至关重要的。我理解,这些因素决定着修炼和所做事情的成果。在另外空间,旧势力的黑手和邪恶时刻都在伺机毁我们,破坏我们的计划。如果我们不小心,邪恶就会侵入我们脑海,误导我们。我们有责任理性的管好自己和自己的思想。我认识到,只有通过天天静心学法才能达到这一境界。现在,当有念头在我脑海里浮现,我会立即抓住这一念,并用大法来衡量。如果是负面想法,我将立即排斥它们。同时,我也会向内找自己是否有执著,并立即纠正。现在,我全面审视自己内心的每一处,因为我一旦不坚定,就会让这些负的因素在我体内滋生。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每天的时间越来越短,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在这方面再糊涂。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新加坡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