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救众生的修炼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费利蒙学法小组的学员。我今天交流的题目是:救度众生的小故事和个人修炼体会。

一、在向大陆民众打电话劝三退的小故事和修炼的升华

零七年在DC法会上,听了同修的交流发言,做的都很出色,特别是老龄同修在向中国大陆打电话劝三退,救度众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对我启发很大。当时我暗下决心,回家后一定要向大陆民众打电话。

我满怀信心从DC回到家中,跟同修要了些电话号码,开始打起电话来。不料,从满怀信心到灰心丧气,打了好几天竟然没有一个三退的。开始拿起话筒来手就发抖,讲话也是语无伦次,就好象有堵墙堵住似的。电话一通就希望对方最好无人接。谁要一提起打电话之事,心就发烦,只好不打了。可是师父的教导在耳边响起,“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提高已经不是问题了,大法弟子的圆满也不是问题了,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这也是当前大法弟子圆满过程中要完成的。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责无旁贷的,必须得去做、必须得去完成的事情。”(《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通过不断学法,意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三件事不做,配做大法弟子吗?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不断的呈现在脑海里。于是又开始向大陆民众打电话,加强正念,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害怕,有什么怕的,怕也是执著,也是要修掉的。慢慢的,开始有人三退了。通过两年多时间磨炼,现在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思想基本稳定了,退多不起欢喜心,有时一天一个也没有退的也不气馁,就是跟高级干部打电话我也不怕了。经过两年多的时间,劝退了七百多人退出中共邪党组织。跟同修比,简直是做的太不够,太渺小。

师父说:“大家知道,我们救一个人不难,难在邪恶的干扰与压力。对那一个人来讲,他能够明白真相、能够得救,实质上是一旦这个人得救了之后,他所代表的他背后的宇宙体系的生命全得救了。”(《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所以要持之以恒,坚持天天打,有时不打,好象就觉的少点什么似的,哪怕一天只劝退一个人,这多么重要啊。

由于家里有个一岁半的小孩要看管,还要做饭及家务事,为打电话还跟我女儿发生过几次矛盾。我就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尽量在他们不在家时打电话,尽量不影响他们的休息,趁孩子睡觉打,晚上七、八点钟他们出去玩时就抓紧时间打。有时煮饭也能打几个电话。现在家里矛盾也少了,他们也支持我参加大法的活动,有时还用车送我到同修家学法。

师父说:“邪恶的生命越来越少的时候,世人的思想在变,社会在变,众生在变。”(《美国首都讲法》)

在整个打电话的过程中,三退的有国家干部、商人、警察、学生、工人、农民等。下面跟大家交流在打电话过程中的一些小故事。

例一,有一天我在向大陆民众打电话时,简单讲了真相后,我问对方,你是党员吗?对方说是。于是我又跟他讲:《圣经启示录》里写的共产邪党在天上是条红色的恶龙,你看它干什么都是一片红的海洋。你举手向血旗宣誓,就打上了兽的印记。你就是它上面的细胞。邪党垮了,你就要受牵连。如果你三退了,神会保佑你有个好的未来。他说,我是县长,我不信神。我说,古今中外都是信神的。我记的小时老人讲,三尺头上有神灵。邪党不信神,不敬天,不敬地,就是要人们信它、敬它,不断给中国人洗脑,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由于中国人被邪党洗脑不信神,所以中国人道德急速下滑,没有道德约束,无法无天,什么坏事都敢干,所以才造成毒奶粉、毒米、毒面,什么都有毒,甚至治病的药也掺假。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等等。你说这社会正常吗?这是人类社会吗?他不作声。后来他问:你们师父真是神吗?我说是不是我现在不跟你讲。但修真、善、忍做好人这不假吧。他后来又问:你们为什么要到天安门去自焚呢?我又跟他讲了“自焚”伪案的真相,以及政府腐败、和贵州藏字石等等。后来我跟他取了个化名,县长终于退党了。

例二,有一次打电话,对方是个中学生,正好有八个同学在她家玩。于是跟他们讲了真相,他们所有的同学都退团退队了。而且还谢谢我说,这么远打电话来要花多少电话费呀,我说你们都得救了,值得。

例三,还有个男士,听我讲了真相后退党了,当我跟他要说再见时,他不要我放下电话,要求我多跟他讲些真相,他说就是喜欢你讲这些。我也很高兴,跟他说了很多,最后他不断说谢谢。第二天我又打电话给他。我说你昨天接电话之前是个女士接的,她是你家人吗?他说不是,是他朋友的妻子。我是在她家帮忙干活。我说你朋友是党员吗?他们夫妻二人都是。请你把我昨天跟你讲的话跟他们讲讲,也叫他们快退党。我明天再打电话来。第三天打电话去,正好是女主人接电话,我说明了来意,她说我们夫妻俩都退党,谢谢你。我说祝你们家庭幸福,万事如意。她一再谢谢。

例四,有一位女士,跟她讲真相后,她说:“我在香港看过《九评共产党》。我一家三口都是党员,两个在政府部门工作,一个是警察;我们是被拉入党的,我退党。”我就对她说,明天再跟你打电话,叫那两位也退党。她说好。第二天打电话,那两位也退党了。

象以上的例子很多,表现的好的就不多说了。当然也有表现的不好的,有的接了电话就破口大骂,也有一接就挂的,也有说不信神的;还有的说,你知道我这是什么地方?我这是公安局、人民政府、法院。我说不管你是什么地方,就是国务院都有人打电话去的,都是为你们好,你们不退党,这是你选择的道路。但你一定要善待法轮功学员,记住法轮大法好,你才有未来。

还有的要我跟他寄美元才三退,还有的说胡××退党我就退。有个女士跟他讲了真相后,问她是党员吗?她说是,但是不信你说的那一套。我说邪党高官的子女都入外国籍,买了高档住房,高官也知道邪党长不了,邪党要是垮了,他们都有退路。可是苦的是老百姓。那个女士大发脾气,她说把你的电话告诉我,你好大胆,我就是高级干部。我说,你别生气,你没贪污就是好干部。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有好的未来。

从这个女士和好多公安局的警察也是要我报电话号码,联想到中国大陆同修讲真相的难度,我要是在中国打电话不就要被抓吗?所以我们一定要珍惜国外的和平修炼环境,多救度众生。

通过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觉的自己的心性在不断的升华,不断的在提高。从开始听到骂人就挂电话,听到对方讲反对的话、不好的话,声音就放大,心情急躁、不耐烦。通过不断学法,对照师父讲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慢慢的慈悲心出来了,再有人骂我,我也不动心,说话也温和了。

二、身体过关的修炼体会

我在今年六月份一天的早上突然咳嗽厉害,胸口堵的发慌。三十多年来没发过烧的我,当时有发烧的感觉,半天就退了。但咳嗽更加厉害。睡在床上好象咳嗽的要跳起来似的,当时感到好象人就不行似的。女儿要我去看医生,我拒绝了。发正念也在清除邪恶的干扰,心想消业到现在修炼十几年了,也不会这么久哇。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 。”(《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向内找,发现表面上好象是放下生死,嘴里说放下容易,可真正摊到自己头上,真是很难。在真正难受之时,学法时才真正能静下心来。通过学法和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的执着。原来说放下生死,只是在表面上。在人的骨子里,内心的深处,还隐藏着那么一丝丝的不信师不信法的念头,还有点怕心。通过向内深挖细找,认识到了修炼不是儿戏,对信师信法的正念是一点都不能含糊的。正念一出,有师在有法在,留去有师父说了算;再说我的生命本来就是大法造就的。后来又加强发正念、多炼功。原来双盘一个小时,有时都腿疼;可是在那段时间,每天双盘两个小时,也不觉的疼。不久也就不那么强烈咳嗽了。当完全好了之后,我的双脚底部涌泉穴那个位置全部脱一层皮。真是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对恩师的恩情真是难以用语言表达,只有按照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配做一个大法弟子的光荣称号。

由于水平有限,修炼的也不够精進,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出。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旧金山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