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金色的法船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五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普通的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七年十月,在一名亲戚同修的引导下得法。虽然我实修的时间比较短,但是我希望通过这次神圣的法会向师尊和同修汇报一下自己的修炼心得。

喜得大法

我从小一直体弱多病,感冒发烧,头晕头痛那是家常便饭,在学大法之前,我有慢性乙型肝炎,母为了给我治这个病,花了十多万元,到处求医诊治,尽管遭了不少冤枉罪,还是没能治好。高三的时候因为病情非常严重,休学一年。因为肝火旺盛,脾气焦躁、抑郁、情绪化,性格也变的越来越消极,而且经常走几步路就觉的很累很累,说话有气无力。在海外求学的那一段时间,更是得了很严重的肠胃炎,这个毛病纠缠了我整整两年。那时,我只能在痛苦中消极的承受着。得法后不到一个月,这些症状全部不翼而飞了,性格也慢慢变的开朗和宽厚。

抱着祛病的想法,我走進了大法。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我和先生开始谈论起人生的意义,以及神是否存在等话题,才发现原来先生一直都相信神,而且非常相信人来到世上的目地不是为了当人。那时,让我的心灵有了深深的触动。后来越学越发现这部宇宙大法,玄妙难言,深不可测,其深奥的法理是人世间任何一本书都无法比拟的。现在想来,真是觉的惭愧,尽管当初抱着这么肮脏的观念和人心来学法,师尊还是没有放弃我。

在得法一个星期后,师尊开始帮我净化身体。两只大腿烂了一大片,奇痒难忍。先生不断帮我坚定正念,“师尊在帮你清理身体了,这是好事啊,一定要坚持啊。”就这样走过了第一关,而且后来脚上的皮肤完好如初,一点疤痕都没有。这是我第一次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在以后的消业状态出现时,我都跟自己讲:这是多大的好事,师尊帮我清理身体。我自己才承受这一点痛苦,师尊为我,为全世界大法弟子承受的是多少啊?那是难以想象的。在一些比较猛烈的消业状态下,我就想师尊讲的:“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的去的。”(《转法轮》

提高心性

修炼之前在常人中我一直都是大家称赞的对象。父母、亲戚朋友或同事,对我的印象都很好。不管公司再忙,工作再晚,下班后总是第一时间往家里赶,烧饭做菜。同事们说我最多的词就是贤妻良母,温柔贤惠。可是真正修炼了,遇到的第一道心性关却没过好。

得法后不久,先生的父母来看我们,临走时,婆婆对我说:我和你爸在这里一天都呆不下去。当时听了心里一愣,哎呀,我哪里做的不好吗?我心里把你们当成自己的爸妈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的芥蒂和私心啊!那下次公公婆婆要再来,我一定要好好对待。

很快,一个月后,公公婆婆又来了。临走时,婆婆还是对我讲同样的话:你这次是比上一次進步了很多,可是我还是觉的一天都呆不下去;你爸对你也有看法。当时我一时忍不住,觉的委屈,气恨一下子上来了。他们走后,才又意识到,自己做的真是差,赞扬话听多了,沾沾自喜,觉的自己做的已经很不错,也懂的“向内找”了。其实与大法对修炼者的要求还差远去了,和师尊讲的“忍”也差之千里。“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

因为自己不懂人情世故,当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后就虚心向婆婆请教。很快公公婆婆就对我赞不绝口,家里的所有亲戚也对我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这也给自己往后向先生家里的亲戚们证实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后来我来到新加坡,和当地的同修有了更多的交流。一开始我对这边同修安逸的修炼状态不解,也经常听到同修间互相指责对方要向内找的话。觉的怎么和国内的同修状态这么不一样呢。所以时不时用自己的方式提醒同修:师尊教我们的是自己向内找的法。我们每个人都要向内找啊。结果有一天,经常接触的A同修突然用手指着我说:你很奸耶!如果你没有修炼前,在常人中你肯定很坏。指桑骂槐,含沙射影,以为我们听不出来吗?很多人对你都很有看法和意见。自己盘腿才半个小时,还好意思教训别人,自己做事不负责任,还神神叨叨的。当时听完这一大通,我还是笑着离开了。一路上想着师尊的法:“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转法轮》)我只要有师尊承认就行了。那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用师尊的法来保护自己。

回到家,心想要做到不动心也挺容易啊。可是当真正坐下来学法时,那翻江倒海的执著心,委屈和怨恨一下子全上来了。当时意识到这肯定是让自己提高的好机会,要向内找,找出了不愿被别人说,爱面子等执著心后,心里还是没有办法平静下来。通过不断学法,向内深挖,我又挖出了自己不少的执著:

其一、为什么同修一直重复说自己很奸。原来自己每次在和同修交流时,对于我认为精進的同修就直接在法上交流,说出自己的看法。对于一些自己认为人的观念和执著心较多的同修,就想怎么可以“温和”的和他们交流。其实就是带着保护自己的私心,怕同修听了不高兴,对自己有看法。有时好象是笑着和对方说话,其实是带有讨好对方的心。师尊早就已经明示过了:“我说一个人不抱着自己任何观念去对别人讲,跟别人指出他的缺点,或告诉他什么,他会被感动的落泪。”(《新加坡法会讲法》)

其二、B同修平时和我交流较多,我心里也一直觉的她修的好,悟性高,而且很精進。所以有事情,或碰到自己悟不到的问题就想到和她交流。看上去好象正常,实际上没有做到以法为师,正念正行。而是对同修产生了依赖心理。这样其实已经非常危险了,如果再走下去,对我、对同修都是非常不好的。修炼人没有榜样,大家的悟法也不一样。你悟到了就是在你所在层次明白的理。所以不是以谁的悟性高为准的。

其三、以为是对同修负责,希望同修能快快提高上来,其实师尊不愿意落下每一个弟子。对于同修还有的执著心,师尊一定会让他在各种环境中暴露出来去掉的。而给我看到恰恰是师尊让我修去自己这颗执着于同修的执着的心。所以造成让同修觉的我强加自己的观念给她。在这三天的过关当中,切身体会到修炼以来一次剜心透骨的去执著心的过程。可是当走过这一过程后,心里觉的无比的轻松和明亮。B同修也表示她并没有说出那些话。当时由衷的感谢师尊的安排,让我在这层层迷雾和假相中修去自己那么多不好的心。

三、淘去名利情

通过学法,知道大法弟子要做三件事。一开始总想找事情做,总想着我要为大法做点什么。其实那时法理不清,还没有真正把自己溶于法中,没有把自己当成“一粒子”。有着急干事的心,而且还有挑自己喜欢做的心,所以有些项目没有长期坚持做下去,同时对同修的一些状态不够包容慈悲,这是自己没做好而带来的遗憾。

后来有机会参加在鱼尾狮风景点讲真相,才开始真正加入到救度众生的行列中来。一开始自己一句话都不敢说,不知道如何向常人开口,也不知道到底该讲什么真相。结果第一次给一个导游发《九评》,就碰到了“枪口”上。她问了一些我一时回答不出来的问题后,嘲笑说,你们这些人太没理智了,年纪轻轻的不去工作,在这里搞这些东西。我克制自己,觉的不能因为我没解释好而让她对大法有误解。(其实那时想的不是怎样救她,而是怎样和她解释。)想好怎样回答她的问题后,想跟她道歉,结果她在一大帮游客面前说:你看,这些法轮功的就这样,死缠烂打。你不必道歉了,别缠着我就行。当时一下子触动到自己很深的名利心,爱面子的心。心想:是啊,我何必呢,要在自己的工作环境中,像你导游这样的人我还不愿意接触呢。现在还得对你低声下气。委屈的泪水一下子就上来了。当时和一位同修交流后,同修坚定的对我说:不管怎样,你一定要坚持来啊!在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同修的这句话一直响在我的耳边。当时仿佛听到是师尊借同修的嘴在点悟我,让我不要放弃。

后来景点的同修在协调方面出现了一些问题,而来自外部的干扰也接连不断。修炼不是大帮哄,人多就行。在考验面前,每个人都要实实在在的过关才行。当你周围环境都很好的时候,你感觉不到压力。可是当周围环境一变,就剩下你自己的时候,你还炼不炼呢?还要不要救度众生呢?

经历了怕,彷徨以及动摇的阶段,最终我找到了应该走的路,坚定下来。想起那时第一次在展板前炼功讲真相,自己怕到腿不停哆嗦,胃也一直抽搐,感觉周围布满了邪恶的生命与因素,都在看着我。可心里就不愿放弃,不想就这样放弃回家。想着,我是师尊的大法弟子,我不能怕,我做的是最正的事。虽然明白怕心是要自己修去的,但当时不断请师尊加持,让自己能够尽快去掉怕心,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走过那一阶段后,我发现真的象师尊所说,在修炼中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是好事。不再象以前,把发资料当成讲真相,把救度众生的风景点当成炼功点。而且在救度众生的时候,当状态好时,没有怕,没有争斗心、爱面子的心,有的只是纯纯净净的想要众生得救的心,说出的话虽然声音不大,可是却能打到世人的心里,让世人明白真相,有个美好的未来。有时在帮同修摆展板的时候,师尊的法经常就自动的在脑海里重复:“众生快快醒 中原设陷阱 都是为法来 何故理不清”(《洪吟二》<神醒>)以及“慈悲救度知多少 中原处处添新坟’(《洪吟二》<淘>)。对世人的不理解,或者被毒害后表现出来的态度,都尽量的做到不动心。一次没做好,下次就再做好它。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深刻体会到了整体配合,整体升华的法理。即使是面对面讲真相,表面上好象我帮这个世人三退了,可是如果没有其他同修的巨大付出,没有报纸、网站、邮件,同修打电话以及国内同修不顾生命危险的讲真相送资料的铺垫,世人未必能这么快了解知道真相并三退。所以每当记下一个三退名单的时候,我都明白这绝不是自己的功劳,而是大法在救人,同修们一起圆容配合,默默补充,让世人能更快得救而已。

乘法船悠悠

自己还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如安逸心、怕心、争斗心、执著亲情、容易执著别人缺点却往往忽视向内找等心。记的明慧网上有位同修提过,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所以我常常提醒自己,没有慈悲对待同修与众生的时候,那就是自己有人心。在实修中,不断的归正自己千百万年来形成的后天变异的观念,去更好的救度众生。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就是我们历经亿万年的苦难层层下走来到人间的唯一心愿与目地。这个历史责任非常的重大,难度也很大,可是不管怎样,我们等待的不就是大法开传的这一天吗?师尊为了我们,为了众生,几乎耗尽了自己的一切。所以,和同修们配合好,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用慈悲和正念去救度世人,救更多的人,让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能够少操一份心!

个人层次所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新加坡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