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销售中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四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有此机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们分享,我感到无比荣幸!

在十年的修炼中,有不少修炼体会值的和大家分享,今天和大家分享我做媒体销售的修炼心得。

我做媒体广告已经一年多,回想这一年,很多事情都模糊了,但在这过程中,每一次心性的提高却是刻骨铭心的。我深深体悟到了师尊给安排的修炼道路,去各种执著心的不同阶段,师尊的点悟和慈悲的等待。我从根本不打算做销售,到无可奈何勉强去尝试;从久做无结果,每天都充满了无边的绝望,到坚持不懈,终于开始有了客户;从签到广告而起欢喜心,到失去客户后陷入绝望。其间心情大起大落。看到别的同修做的好时,觉的自己无能,心里还怪怪的不是味;而自己做好时,显示心、争斗心、利益心等等表露无遗。几乎每天都在剜心刻骨的去执著中,在放弃与坚持中,也就是在修与不修中来回挣扎,直到扒了无数层皮,最后趋于比较稳定。

记的刚走入销售时,有位老销售员跟我单独谈了近两个钟头。她说了很多,说的很好,但我在听的时候,总感到象似泰山压顶,无法挺直腰杆。我就记的她说:一定要坚持!

从那以后,我参加了一次重要的培训。那是因为当时我实在无所事事,一听说有位销售专业的教授来本地培训,我想,不听白不听,说不定今后找工作还有用呢。当我坐在那里时,同样感觉被压的直不起腰。后来悟到这就是我业力的阻力和邪恶的因素不让我干正事。

听完课后,基于同样的原因——无所事事,就去办公室学打电话。没想到,从此开始了我的销售工作。修炼了十年,这是我感觉最苦的,也是最有收获的一个阶段,似乎前面九年都在为今天做销售工作打基础。在打电话过程中,被挂的,被骂的,被威胁的,被冷嘲热讽的,几乎天天都在其中修炼。用常人的理,就是“背透了”,可是用法来衡量,这简直就是从天上掉馅饼,天天拣便宜。但刚开始身处其中时,还是悟不到,还是觉的“苦不堪言”,每天的心情就是两个字“无望”。不知道什么是正念,也看不到任何希望,每天就是在寂寞中打电话,或是去大街上晃悠。每当被问到:“你是哪个媒体的?”我的舌头就打结,怕心使我连“大纪元”三个字也说不清楚。每当想到放弃时,总有一个声音在说“一定要坚持下去”。

那时只有一件事让我非常享受,就是背法。我看师尊讲法的每个字,每句话都和以前不一样,师父就是在教我怎么做销售。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我想,我也算是老学员了,不可能一点功没有吧?可师父为什么不给功呢?《转法轮》中师父还说:“这个人必须确定了他真正要修炼的同时,他才能够出功能的,不能当作主要的目地去修。”

我明白了,这是一个考验阶段,就这么难,看你还放不放弃。每次我实在不想再做时,我就强迫自己说:再坚持一天吧,或者是,就把这堆电话打完吧,就把这条街跑完吧。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建议>中说: “正法中一切生命的路是自己选择的。”我悟到,每当我打掉放弃的念头时,就是选择了修炼,就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那既然是修炼,吃苦就没的说。可能是我在这方面的业力太大,所以要比人家多吃苦。别的销售人员刚做就能拉到很好很多的广告,我却一个都做不成。好不容易签了一个,支票也存了,但又被叫停,还回支票。当我吃苦吃到一定程度时,加上背法和同修的帮助,终于在做了九个月后,开始有了起色,之后广告一个个接着来,越做越有信心。

刚入佳境,师父就安排了去利益之心。因为我一下做了一个专版。我发现这个专版比一般的广告好做,心想:我就一个人做吧。可是很快发现,一个人累的好歹也做不过来。这时才想起来要同修一起做,其实是要他们来帮忙。我心里知道这样不对,要改,可还是舍不得。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他得的越多,他越伤害别人,得到不该得的东西,他会重名利,于是他会失去德。”“本来你生命中没有这个东西,可是在社会中本来属于别人的东西你得到了,你就欠了人家的。”

我这样做,其实是不信师,不信法,在以身试法。可是我明知故犯。我向内找,发现是我在常人中形成的观念,老想多得到个人利益,认为这样好,就是那个观念形成的物质在阻挡我的正念,叫我明知法理,却做不到。师父说:“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精進要旨》<道法>)

我就坐下来发正念,请求师尊:师父,弟子要走您安排的修炼道路,不按旧势力通过我形成的常人的观念来行事,请求师尊把那些肮脏的物质拿掉。每次类似这样的发正念,我的身心都极其难受,是那些败坏的物质看到被销毁的下场,在挣扎。我用主意识盯住它,平静的说“灭”。不知不觉,我头上那座大山没了,腰也轻松了。

我发现,当我销售做的好时,那个说话态度就不知不觉变了,喜欢指责别人,听不得别人说,老认为自己的对。我就经常因为这样,和同修发生争执,或是用言语伤了同修,回到家里心里就特别难受,好几天都无法静下心来学法。刚开始是人心重,只局限在想这事的本身,“我就是对嘛,他那样做就是不在法上。我对,我对。”思想中的人念就一直这么嚷嚷,就如那个练武之人,总有人来找他争斗。怎么办?我就强迫自己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是我不对。”别看只有几个字,说时心里那个难受呀,好象连五脏六腑都翻出来了。到最后,觉的对不起同修,又陷入过份自责中。来来回回,这个毛病总也去不干净。

有一天,先生告诉我说他的电脑中毒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专门的杀毒软件,要运行两小时,最后发现有几百个病毒,都杀死了。从新开机后,同样的症状又来了。就再运行两小时,可结果还是一样。他很泄气,因他在赶一个项目,时间本来就不够。我想,这事一定跟我有关。我只要找到那个执著,他的问题就能解决。但我实在不知从何找起,要说执著,肯定是有,究竟是哪一个造成的?第二天他兴奋的告诉我他知道了。原来他用的那个杀毒软件,其本身就是一个剧毒软件。每次运行,它自己会假装找到一堆病毒,然后自己把它们杀掉。他一边说一边又在网上寻找,又折腾了一天,他说他终于找到了一个高级的,但很少人知道的杀毒软件,把这个剧毒给清理了。

当我听完他讲述时,我止不住想哭,真是“佛法无边”啊。师父用这么智慧的办法来点悟我,让我明白,我要去掉那根本的执著,否则,一大堆执著,今天去这个,明天去那个,好象永远都抓不到根。带着这样的愿望,我在每天的学法中,又有了新的领悟。我发现,我的根本执著是:没有慈悲心。特别是对待同修,缺乏大慈悲心。没有这种慈悲和善,表面无论多对都是错的。就“慈悲”两个字,我不会用文字描述,但我已经能在一定的层次上体悟到那是个什么感觉和状态了。每当我又要陷入和同修争执的时候,只要我记起“慈悲”二字,心情马上就能恢复平静。

我们往往会对某些人形成很强的个人观念,比如,这个人太罗嗦,那个人好表现,这个人老不向内找,那个人总是神神叨叨的等等,带着这些观念,就已经是不“慈悲”了。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上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所以,我总是提醒自己,随时“灭”掉那些想法,如果整体都能做到,那么我们认为“老是那样”的同修可能就不那样了。这样一来就容易做到师父讲的:“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转法轮》)

另外,销售做的好坏,就象一面镜子,是我们方方面面修炼状态的反映。有些时候,明明和销售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修不好,广告也拉不到,如果不严格按法来对照自己,很难区分是人念还是神念。

在家庭中,多年来,我都处在一种“强忍”的状态。师父的法也讲的很明,可就是悟不到。每次和先生闹矛盾,都在涉及到要不要分手。我看到了他的绝望,无奈和不快乐。常人不就追求怎么过的好吗?我不能带给他这些,我觉的自己可怜,委屈。但如果我不能保住这个家,那不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那还修什么?那会带来多大的麻烦哪?修炼的路会更加难。我不要。我的正念是被吓出来的。别看现在苦,走旧势力的路更苦。可是达不到法要求的境界,怎么办?我想到了“慈悲”。有时做不到,我就强迫自己给师父认错,强迫自己去想他的优点,慢慢的,就象法中讲的,要多看别人的好处,这样我的心就平静许多。当我提高了,用和人的观念相反的理去看待这一切时,他真的变了。全家都沐浴在“慈悲”之中,关系怎么可能不好呢?

总之,我感到好象是做销售之后,才真正的开始修炼,才有机会把自己那些执著,那些人心看的清清楚楚,才开始学会严格用法来要求自己,才开始真正读懂《转法轮》。我时常提醒自己,不要看事情表面的对错,遇到矛盾就是向内找,但还是有很多时候做不到,陷在常人中。

最后,我还是请求师尊给我机会,把造成我没有慈悲心的那些执著拿掉,请同修在我做的不好时提醒我:要慈悲。只有用最纯净的心态,怀大慈悲,才能救了人,才能达到师尊的要求。

叩谢师尊!
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旧金山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