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神圣誓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非常高兴能参加本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

我是九六年得法修炼的年轻老弟子,走过了这十余年的大法修炼路,心里有很多话想给师父说,想与同修交流。下面我把自己近几年来的修炼心得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师父指正,请同修提出宝贵意见。

作为年轻弟子,我觉得年轻是大法的资源,是师父的赐予,是为了让我们在正法修炼与救度众生的关键时期真正担当起应尽的责任,更多更好的救度众生。

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感触最深的就是师尊的精心安排与造就,把自己极其自然的推到现在应承担的责任位置上,正如师父曾经讲到的:“你们是个整体,就象师父的功。当然你们和功可不是一回事,我就是举个例子。就象是我的功,同时都做着各种事。”(《导航》)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有他应承担的责任、不同的分工,那就是自己久远的誓约。我也象其他同修一样,在救度众生中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主要是为同修提供技术上的服务以及在整体升华中发挥协调作用。

一、在提供技术服务修炼路上修纯自己

做技术服务工作总体上来讲难度并不是很大。因为是为同修提供服务,所以大家都是非常欢迎的,与做协调工作相比,心性上互相之间的摩擦较少,最大的考验就是同修的赞扬和容易造成对自我的执著。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是对自己慈悲心、耐心的锻炼。至于学习技术,只要心正,有耐心,肯下功夫肯吃苦,确实站在为救度众生而学的基点上,而不是出于满足自己对新技术的新奇和钻研探索的欲望,师父就会给我们智慧,有时在不经意间就忽然解决了,所以说学起来并不难。

其实,我所做的只不过是学会明慧网和大法弟子所办的技术网站上推介的现成技术,并把它推广运用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项目中去而已,基本上是现学现卖。因为在没有進入揭露迫害、救度众生阶段前,我所掌握的电脑技术只是一点基本操作,对其它技术则是一无所知。在给同修装机和教授技术过程中,我把握住一点:就是不上常人网站上下载软件给同修,不是大法弟子网站推荐的软件一律不装,保持电脑系统的纯净,从源头上消除安全隐患。所以,在此想向在明慧网上和其它技术网站中提供技术服务的同修表示感谢,正是由于你们的勤奋钻研,将复杂的技术归纳、总结、创新的越来越易学易操作,才使我们更多的同修能够较快的学会,并实际运用到救度众生的项目中去,从而发挥其巨大的作用。

当然,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有修炼的因素蕴含其中,做技术服务也不例外,在做的过程中也会遇到困难,遇到心性上执著的阻挡及邪恶的干扰。在这个过程中,有时做的较好,有时做的还比较差。比如在教同修技术时,时间比较紧、学法跟不上时就容易急躁,说话语气也不善,慈悲心尽失,完全落入了做事中去了。当时就知道不对,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修炼,不是做常人的事,不能急。”平静一会儿,又想急,反反复复的。其实就是自己修得慈悲太差造成的。绝大多数学技术的同修都是年龄较大的,甚至有的已年近七十。如果不是出自于对大法的坚信与正念,这么大年龄的人再去学习电脑几乎是不可能的。学习同样的技术,他们甚至要比年轻人多付出几倍的努力。而同修能不畏艰难主动学习,这需要怎样的正念和勇气啊,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呀,能教这么伟大的同修学习电脑,这不是自己的荣幸吗?为什么就不能再有耐心一点呢,再慈悲一点呢?在修炼上,与同修相比,自己差的何其远!

在学习研究的过程中,有时也会吃点苦,有时还会遇到邪恶的干扰,只要自己正念足,这些都算不上什么。前两年,为了发挥新唐人电视台救度众生的巨大作用,我决心学习安锅(卫星天线)技术。抽周六周日休息的时间,我回农村老家买了一口大锅研究接收新唐人亚太台。当时正值深秋,周六的下午,我把锅和电视机连好后,请家人帮忙看着电视机,我就在屋顶上调试。风很大很凉,在屋顶上一蹲就是两个多小时,一厘米一厘米的转动大锅调试,可是电视上一点影也不出。后来,家人有事出去了,我就朝预定位置调一调,再从屋顶上下来看一看电视(现在已不需要这样了,只要看着接收机就能调了),就这样上上下下的,不知跑了多少趟,热的我把外面的薄袄也脱了,也没调出来。

晚上找找自己,发现还是有对新事物的好奇心,不达目地不罢休的干事心,听到家人夸自己比以前有耐心而生出来的欢喜心,希望尽快调出来向家人炫耀的显示心等。于是我调整心态:接收新唐人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包括家人更多更好的明白真相,是为了救度众生,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喜好,这些心必须都得放下。同时,我又发正念清除邪恶对接收新唐人电视台的干扰。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又继续调试,边调试边发正念清理干扰、纯净自己,心态变得越来越平和坚定,坚信一定能把新唐人电视台调出来,并请师父加持。到了下午3点多钟,新唐人电视台亚太台的画面突然显现在了电视上。我把接收参数记录下来,作为我地区调试新唐人的参考。后来我又陆续调试成功了偏锅接收新唐人北美台、一锅双星等。但是由于我时间有限、一锅双星固定技术不成熟、没有教会更多同修掌握安锅技术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我地区锅盖安装的很少。特别由于邪恶干扰,北美台对大陆停播后,安锅项目就陷入了停顿。我们整体上没有很好的重视运用这一最有力的工具去救度众生,使邪恶的干扰得逞,这是我们的过错和大陆众生的巨大损失。

今年初,网上推出了手机短信群发和手机真相语音项目。我感觉到这个项目可以打破地域和人群的限制,有利于向不同阶层、不同工作性质的人讲真相,特别是可以直接向参与迫害者讲真相,这无异于是向邪恶的黑窝里扔炸弹,对做恶者和邪恶会形成有力的震慑和清除作用。于是我就着手学习这项技术。利用周六休息时间,买来了手机、铜丝网等材料后就在电脑上研究。现在这项技术已被网上同修完善的十分简单了。但那时因买不到网上推荐的那款手机,就买了一款另外的操作较复杂的手机学习。

就在学习研究的过程中,忽然感觉有一团物质堵在了自己的胸口,使我感到十分狂躁,我立即意识到这是邪恶在阻挡。于是我就坐下来发正念清理,可是只要一发正念,心里就更加难受,难受的只想放下手来,站起来喊、跑。当时自己主意识非常清醒,就想:邪恶你只不过是垂死挣扎,你越不想让我发,我就越发。就坚持把正念发完,然后继续研究,到整点时再发正念,就这样,难受的感觉在慢慢的消减。因为中间还有其它事要做,晚上还要学法,就这样断断续续的用了三天的时间把手机群发软件的安装、改串、屏蔽等技术彻底掌握了。

就在全部完成的那一刻,忽然感到胸口一下轻松了,那种不适的感觉彻底消失。现在想起来,为什么邪恶能干扰到自己,说明自己还是不够强大,还是有执著可钻,主要还是追求新奇和对某一项目的过份看重、急于求成的心造成的。如果当时能意识到这些执著,说不定邪恶想干扰也干扰不成了,也可能一发正念也就灭掉了,也不会持续三天的时间了。

二、在整体升华中发挥协调作用

在与其他协调人交流时,我常常体会到:在正法修炼中,每个人做什么真的不是偶然的,那是自己久远时期的愿望与师父的精心安排和当前正法时期的修炼状况促成的。如果没有当初九九年“7.20”前参与地区辅导站工作的经历,如果没有在外流离失所期间参与大资料点工作与协调的经验,如果没有参与的热心和责任感,如果……可能我也不具备这样的素质和参与协调的机会。这太多的如果里都凝聚着师父的心血和对弟子修炼路的苦心安排。这就是久远以来我们期盼的、想要在正法修炼中所走的路,这就是我们的责任,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我们一定要完成好各自在不同分工中所肩负的使命。分工配合中没有谁高谁低,只是分工不同,工作中再苦再难也要无怨无悔,因为那就是自己要走的路,一定要走下去。

在协调工作中,最大的体会就是要能理解、宽容同修,包括包容同修的不足。甲、乙、丙三位同修负责协调,其中甲和乙同修在几年前合作时对丙协调产生了很深的成见。为了消除这种隔阂,我把甲、乙两位同修请过来交流交流,想从法理上解开这种心结,避免在本地区大法弟子整体中长期存在这种裂痕。乙同修能较理智的面对这一切,逐步清除与那位同修的间隔。甲同修当我提起丙同修时,平时修得挺好的她忽然情绪变得非常激动,仿佛揭开了长期不愿触及的疤,谈起了由于丙同修的种种不足对她和当地同修造成的损失和伤害。

其实,由于每位同修在常人中养成的处事方式不同,形成的执著不同,在没有修去之前就会表现出来,甚至还会因此而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是我们不能抓住这一切不放,只要还在修炼中,我们就应该包容同修,谁能什么都做那么好呢?难免犯错。甲同修说:我不能纵容她那些缺点。其实包容并不是纵容,包容首先是面对别人的不足不能动心,其次在不动心的基础上善意的给同修指出来,出于为她好的目地,帮她改正,而不是指责。相反,同修的不足一表现出来,自己先动气了,一扭脸走了,不管了,那才是纵容呢。当然,毕竟是修炼有素的同修了,甲同修也很快的消减了对丙同修的成见。如果大家能更早的意识到相互的包容,整体配合的就会更好,救度众生的力量就会更大。

另外不能用老眼光看同修,对同修不应形成固定的观念。今天同修是这种状态,过一星期可能会更好。所以即使同修当前做的还不够好,也没什么可指责的,只要他在努力,我们就应更多的给予鼓励。一位同修去帮一位农村同修去建家庭资料点,农村同修用布把门、窗户都遮上了。去的同修给我谈起时,说那个怕心太重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同修说:我觉得我们看同修不要只看他当前的表现,还要看他以前和以后的表现,虽然同修当前表现的怕心重,可是他敢于建立家庭资料点,比起以前来已经是向前跨進了一大步,这不可喜吗?说明他在提高,在往上走,而不是往后退,这是最关键的,也是我们应该看的。我们不能拿我们已在资料点工作了六七年的状态去要求刚建资料点的同修。

为了促進大家整体升华,我们写出交流文章,建议同修人人参加学法小组,让学法小组成为整体配合的基本单元。同时,通过在学法小组的共同学法、交流,互相促進,共同配合去讲真相。有需要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时,便于信息的及时沟通和传递。在学法小组的基础上形成不同的片,每片都有一位协调人,各片的协调人互相沟通起来,从形式上也就形成了一个有机整体。

为了向本地民众深入揭露本地迫害,我协调了两位同修编辑本地的真相传单和小册子。每当迫害发生后,我们第一时间通知全体大法弟子帮被迫害的同修发正念清除迫害,并及时联系相关同修了解迫害信息,写出揭露迫害的文章上明慧网予以曝光,并及时编辑本地真相资料在本地散发。但由于对相关行恶者的信息了解不够,揭露迫害的文章和真相资料往往感到力度不够,对恶人形不成有力的震慑,于是我们就号召同修注重收集这方面的信息,揭露本地迫害。

为了收集当地政府和邪党部门工作人员的信息,我决心去向一位已明白真相的部门领导借政府内部电话本。在发好正念的基础上,我请师尊加持弟子。就去找那位领导借电话本,结果他连问也没问干什么用就借给了我。使我体会到了大法弟子做事时只要心正,师父就会帮我们。我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另一位同修,鼓励她去找她的朋友去要另一政府部门的电话簿。同修去之前,打算着怎样向朋友借,但走到后发现电话本就在抽屉里放着,同修拿回来扫描完后,又完好无损的给朋友送了回去。通过这两件事我体会到:有些事看起来难,是因为我们没有动真心去做,当我们动真念要去做时,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但没有实际行动在那里空想时,师父也无能为力,因为天象变化下面得有人去动才行。正如师父在《转法轮》最后说:“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去年,我地区某市的一位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同修后来走脱,从此流离失所。起初同修居无定所,没有一个稳定的环境,状态始终不能得到很好的调整,严重的影响了她做好三件事。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这件事,出于对同修负责的责任感,我和上文提到的丙同修商量后,由丙同修帮忙解决这一问题。结果丙同修在师尊的安排下快速的找到了一处房子,把那位流离失所的同修与另一位流离失所的女同修安排在了一起。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同修快速的成熟了起来,从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稳步的做着大法资料点的工作。

2007年我地有多位同修被恶警绑架,其中有三位同修被非法判刑(在此我们暂时叫他们丁同修、戊同修、己同修)。为了揭露迫害,营救同修,我联系上了丁同修的家人(也是同修),决定为丁同修请律师做无罪辩护。戊同修家人对同修怨气非常大,多次讲真相也不予配合。己同修的家人同修不愿使用别的大法弟子的钱请律师。因丁同修夫妻属流离失所的同修,没有经济来源,我们联系到几位同修自愿为同修出钱请辩护律师。目地非常明确,就是通过请律师辩护揭露邪恶的迫害,营救同修,同时请律师辩护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当地全体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救度众生的过程。同修能不能被营救出来,讲真相的效果好不好,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全体大法弟子。

在做的过程中,我们通过律师及时了解到了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情况及参与迫害者的相关信息,一方面上网曝光,一方面制作真相资料在本地大量散发。同时律师也通过接受《大纪元时报》等媒体的采访揭露迫害、揭露邪党对律师的骚扰和阻挠,扩大了事件在国际社会的影响面,使更多的世人了解到了邪党统治下的法律不过是一纸空文。因为这是本地第一次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而且是无罪辩护,这对参与迫害的人员也是一次有力的惊醒和震慑。

除了发放真相资料外,我们呼吁本地同修增加了针对此次迫害发正念的次数。每次非法庭审,我们知道后就通知全体同修到法院附近近距离发正念,清理邪恶。第一次非法庭审时,警车还敢鸣笛進入法院,第二次就悄无声息的了,而且对参加旁听的人员检查的特别严,害怕录音和录像,可见恶人已感受到了境内外同修配合讲真相的压力。在非法庭审时,律师在法庭上有理有据的阐述了修炼法轮功合法、讲真相合法的观点。虽然法官屡屡无理打断律师的发言,但相信在座的所有人员都已经基本听明白了律师陈述的观点。最后,被非法庭审的同修又在法庭上讲述了大法真相,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非法庭审结束后,一位進去旁听的同修向法官喊道:“放了某某某吧,他是个好人!”法官有气无力的随口附和着:“好、好、好。”虽然最后同修未能获释,但相信此次请律师配合我们讲真相的行动在本地邪党司法界引起了极大震动,有警察在非法庭审结束时就向同修家人竖大拇指表示佩服。这次大家整体配合发正念也清理了大量邪恶,在随后近一年的时间里包括奥火在本地传递期间,没再发生一起大法弟子被绑架的犯罪行为。

三、修好自己才能圆容好家庭

经过这些年的魔炼,随着师父讲法的深入,我慢慢的明白了什么是修炼,怎样修炼,如何才能抓住修炼的实质等根本上的问题。越来越能较圆容的理解法,不再容易走极端,在修炼的路上逐渐走向成熟。随着自身修炼的逐渐成熟,外界环境也在发生着明显变化,在家庭中就表现的特别明显。

迫害发生的初期,为了卫护大法我三次進京,几次遭受迫害,后来又被迫流离失所。家中还有另两位家人同修也被非法劳教。由于对儿女的担心和不明白大法被诬陷迫害的真相,再加上恶警的不时骚扰,使父母承受了巨大的精神上的压力和痛苦,身体健康状况也急剧下降,造成他们对大法的成见极深。我们陆续回到家后,一段时间以来,在他们面前根本连提都不能提炼功的事。

后来母亲進城来给我们看小孩,除了在日常生活中对她多关心外,我和妻子同修加强发正念清理阻碍她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恶,同时循序渐進的向她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但是,由于那段被迫害的烙印太深,她根本连听都不听。记得有一次冬天的晚上,腰椎间盘脱出症使她痛的厉害,按摩、贴膏药都不起作用。我就不失时机的劝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她一听就连饭也不吃了到卧室里躺着去了。我進屋劝她吃饭又多说了几句真相,她突然坐起来哭着连袜子都没穿就开开房门跑了出去,我也赶快披上衣服跟了出去。

在大街上,我扶着她的双肩说:“妈妈,回去吧,外面太冷。你不想叫我说我就不说了,你也别再担心了。我主要是看你痛的难受,就心疼你想叫你念念,确实起作用,咱在家念又不出去给别人说,你怕什么呢。你有个好身体才能更好的疼你孙子呀。”她说:“我就是担心你们”,此时她脸色已不再那么难看了,又说:“你穿这点不冷吗?”我说:“没事,不冷。”我们就一块回来了。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继续坚持发正念清理阻碍她了解真相的邪恶。过了不长的一段时间。有一天,母亲忽然对妻子说:“还真起作用呢,我的腰不痛了。”她还不让妻子告诉我这件事。第二天,我劝她退出邪党的团队组织,她高兴的答应了。随后,她回家干农活在地里蹲了整整一天腰也没疼,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母亲把她身体的变化告诉了父亲,对父亲的触动也非常大。

后来,父亲的脚扭伤了,并有轻微骨折,我们赶紧把他接过来养伤。当时,天很热,为了让父亲过的更舒服些,我和妻子专门给他买来了短衫、短裤和躺椅,看得出父亲很感动。在随后的日子里,因为我家没接常人的有线电视,我就告诉他:“你闲得也怪难受的,不如我给你放个影碟看看吧?”父亲没表示反对,我就给他放了《风雨天地行》光盘让他看,他没说什么。于是每天我就一个接一个的给他放真相影碟。忽然有一天,父亲对我说:“这都是讲你们的事的,有没有直接讲你们老师的?”我说:“有啊,”就给他放师父的讲法光盘,就这样父亲看完了一遍师父在广州讲法的九天课程。后来有时我不在家时他就自己放讲法光盘看。我和他聊天时,他说出了他的感受:“你们这些人(指大法弟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了,现在没有这样的人了。我看完后按老师讲的标准给自己打了个分,我能得七十分。”我听后,为父亲能明白真相,笑了。后来,父母还帮着劝亲戚念“法轮大法好”呢。

父亲是几十年的邪党党员了,在邪党机关工作了二十多年,受邪党毒害很深。起初对我们劝三退不理解,说:“好,你们就在家里炼吧,你给共产党对着干干啥?”我就从大法的美好,人们亲身受益后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被关、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从中共历次运动中编造的各种谎言讲到现在迫害大法中的各种谎言,指出中共说我们搞政治同样是为了打击我们编造的谎言与借口;又讲到历史上的各种预言和当前人心和道德的败坏,大法是在这个末法乱世中来救度众生的,劝人退党是在慈悲救人,不是为了要它的权,也不是和他对着干。后来,父亲答应退出中共邪党,并要求用真名退。

回想父母亲前后的巨变,我想对家庭环境不好的同修说:这一切真的都是因为我们自己没做好造成的。当初,我由于争斗心重,对家人没有慈悲,不能理解他们的苦衷。说不让我炼,我非得回敬个“就是得炼”,而不是心平气和的向他们讲通道理,从而使矛盾激化,让家人造下大业。同时,在家中没能很好的承担自己应尽的责任,使他们不能在我身上看到修炼大法的美好。要想处理好家庭关系,救度家人,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得能够理解他们的心和难处,而不是非得让他们来理解我们的难处。我们再苦再难有师父在管,他们心中没有法,没有依靠,不是更苦吗?同时还得能够无私的付出,不能老拿大法做幌子来掩盖自己的惰性、争斗心等执著,怕为他们做事耽误了自己的时间,影响了自己救度众生。其实只要自己肯吃苦,多付出一些,从自己的睡眠、休息时间中多挤出一点时间来,什么也耽误不了。不仅耽误不了,家人明白真相后,将给自己做好三件事提供多大的方便呢。

本来还想再写一些,但限于篇幅,先写到这里吧。交流稿的写作过程真的是修心提高的过程,这篇交流稿我写了三次,每一次都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些执著。第一次写了一半后,我发现了自己有隐藏的想向同修诉苦的心,以及把受迫害的经历当作资本的邪念,于是我就从新写,从新写时我把迫害中的经历舍去了。写第二遍中,当写到参与组建运作大资料点时,我发现自己有不说谁知道的显示心,因为考虑到现在资料点遍地开花,关于大资料点的经验和教训交流对同修没有太大的意义,就又舍去了,从新写第三遍。在写的过程中,我觉得心态越来越平和,越来越有思路,但限于篇幅,最后不得不紧急刹车。其实每个人的修炼经历都可以写成一本厚厚的书,当然就越写越想写了。但是,我看到本地还有不少修炼的很不错的同修,以不会写、没什么写的为借口,没有动笔,我真的很为他们遗憾。关于写稿的意义,明慧网上同修也作了大量交流,不想在此多说了。

最后,谢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造就,谢谢各位同修的真心交流。在今后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我一定会走得更稳、更成熟,认真履行自己神圣的誓约,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完成自己神圣的誓约,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