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记住自己大法弟子的称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网上法会,当我拿起笔来写的时候,不知从何处写,只是心酸流泪,十三年的修炼历程一幕一幕在脑海浮现:有痛苦悲伤、艰难坎坷,在这风风雨雨中,是师父的一路慈悲呵护,我才走到了今天。今天我主要从两个方面和同修们交流:

一、坚持不懈的揭露邪恶

揭露邪恶,曝光邪恶是师父教我们的,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就是正宇宙一切不正的,特别是邪恶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逆天行恶的大坏事,就要把它揭露出来、曝光它、解体它。这也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内容。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从洗脑班出来后,我将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所有邪恶流氓手段全部揭露出来,并讲述了大法的美好,讲述了我通过修炼大法道德提高的事例。写了五张信纸。我把这份自己写的真相材料交给了当地610,它们看了之后吓坏了,说什么这是“反党、反人民的反动材料”,由单位、派出所、610三方组成小组,开着一辆车到处追捕我。

同修帮我到了另一个地方,邪恶找不到我,就迫害同修。当我听说同修因为我而受迫害,我呆不住了,我想我修的什么呢?不是一切都是为别人着想吗?我立即乘车直奔派出所找所长,我问他们,我犯了什么罪?他们都不回答。将我非法关押三个多月,随后又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我从湖北沙洋劳教一年回来后,又继续被当地邪恶迫害,为了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二零零三年八月被逼流离失所。在一个小城镇以卖菜为生,这样我能接触很多世人,我就告诉他们大法真相,告诉世人“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同时告诉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有的世人过后不记的了,我就手工自做护身符,(那时那个地方还没有护身符)我就到商店买黄色腊光纸,剪成护身符那样大,两面都写“法轮大法好”,然后用透明胶二面封好,因为颜色很亮,也很好看,世人很高兴要,有的世人现在还保存着那时候的护身符。

我卖菜一天最多赚十元钱,有时只有几元,除房租水电外,用于生活极少极少,我的全部生活用品就三样,一个小电饭煲、一双筷子、一个碗,卖菜一年半,听当地同修说,资料点没有资金不能运转,我立即将自己仅有的五百元给当地同修用于资料点,当地同修手拿着钱,眼里含着泪说:“你这么艰难,连卖菜的本钱都没了”。这个同修将我的情况告诉本地同修,本地同修很受震动,纷纷捐钱,资料点很快就运转了。

后来在讲真相中,被恶人诬告,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来到一个大都市,在这里我又继续做着我该做的事情。到二零零六年三月,沈阳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内幕大曝光,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消息时,我伤心极了,我想我一定要让世人都知道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要大量曝光,大量揭露。我和同修切磋,同修很快做出了大量真相及光碟,大都市的同修们整体在同一天、同一时间向各大、中、小医院给医生送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资料,我也参加了。后来我觉的这个办法很好,我又一人继续做,我花了三十元刻了一个“医生收”的章子,用信封装真相和光碟,我想让所有医生不管是民间还是个体,只要是医生就让他们知道真相,医生就不做恶了。所以我每天都穿行在这个都市里的人群中,大街小巷的给医生送信。就这样上百、上百的真相信送到医院,诊所。

后来有一天,在外地打工的儿子给我打电话说要我回去。二零零六年七月我回到家中,在外流离失所三年回到本地后,看到本地同修被邪恶迫害的很厉害,得知五个同修被活活迫害致死,昔日那纯朴、善良的好同修形像,在眼前一个一个的出现,心里非常难过忍不住流泪哭,自己又一下振作起来:哭有什么用?眼泪不能使同修复活,眼泪不能使邪恶收敛,现在唯一的是大量曝光邪恶,抑制邪恶,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自己家里环境比较好,儿子在外打工,先生在外做生意。我想这个环境不是给我过常人舒服生活的,我是大法弟子,还有着更大的使命要去完成。

本地同修见我回来了,都非常高兴。这时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把所有造成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被判刑的那些行恶的人和事都揭露出来,本地方原来用单张和册子的形式揭露过,发放了好长一段时间,但只是仅限于城内和城周围。后来就没有做了。而我就想换一种方式写,用信的形式写,写给本地父老乡亲,这样又直观、又能拉近与世人的距离,世人就觉的很亲切,我就和同修切磋,同修们都说好。我立即写,写成之后却苦于不会打字,本地没有一个同修会电脑打字,我就拿到另一个片区去,(这个片区离我们二十多里路,是同一个地区)叫他们帮我们做出来,拿去后,我说“两个星期后来拿”,当我去拿的时候,可那同修说:“以前揭露过,现在不需要再做了”。我一听,心都凉了,而且底稿也不给我,两手空空回来,回来坐在凳子上静静想,心里想着五个同修被活活迫害死,其中两个同修是在看守所被残酷毒打,而后又被注射毒针而死,另一个同修在琴断口监狱被活活打死。

这个地方六十几万人,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一残酷事实。我想这件事不是偶然的,这里面有我修的地方,是我不对,是我在等、靠,我要从里面修出来不等不靠,我得自己动手做,我是大法弟子,师父的弟子无所不能。我不会拼音打字,只是简单几个字会打,那么我就翻字典,没有底稿从新写,写好后,就翻字典,翻一个打一个字,如果是生字或重复要用的字,翻出来的拼音就写在纸上,下次用就不需要再翻了,这样我每天晚上在台灯底下翻字典,夜深人静的时,别人都睡了,我还在台灯下翻字典,十几天后终于翻出来了。

打印出来后,同修们说大量发放,我们配合明慧周报和明慧真相册子拿到偏远乡村去发,有的同修一扎扎带身上随时发,见自行车就放,大大震慑了邪恶,有的世人反馈说:“这些公安局的人也太坏了,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我想我一定要突破拼音打字关,我就买了一本初学拼音基础书,同时请师父加持我,一个月后我竟然很熟练的打字,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到我这颗真诚的心,帮我打开了智慧。

去年中共办奥运,我单位协助当地派出所将我家门撬开,非法入室抢窃,恶警在我家门口守三天,企图绑架我。过后,我就将邪恶非法撬门一事给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二人一人写一封信,我想就是通过这个事来救度他们,所以在信中大量揭露邪党,并写了大法的美好及在世界上洪传的盛况、三退大潮、我自己修炼前后的对比,同时发正念要每个职工都看,并将公司人员所有手机号码发给明慧网。果然他们收到信后职工互相传看,后来董事长给我打电话说:“我看了这封信很受感动”。职工也收到真相电话,很多都明真相。

揭露邪恶的事我一刻也不停,只要是邪恶迫害绑架大法弟子的,我要在第一时间,掌握第一手材料,准确无误发送到明慧网。并制作曝光资料发放,不干胶张贴。每次掌握第一手材料的时候,要到邪恶黑窝里去弄清楚,零九年九月十一日,二名面向世人讲真相的同修被当地派出所绑架,第二天我随同修们去派出所要人,并要弄清恶警名字和电话号码,我和一同修進去,刚進门,一个恶警对着我说:“你是法轮功,不准你進来,出去”。我不走,对着他发正念,谁也不准阻拦,过了一会,恶警自己進去了,我回头一看,派出所门口墙上有正是我要找的派出所所有人员的名字,我立即写了下来。

二、和同修一起在法中升华

师父每次讲法,都叮嘱我们要多学法,所以我非常注重学法,无论多忙,学法放在首位。我每天三点五十炼功,早上六点正念发后,就背法,中途整点发正念,八点正念发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出门办事在路上走,就复习早上背的法。中午通读《转法轮》一讲,如有多的时间学经文,晚上参加集体学法(我们这里每天学法)。我想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整体都能在法上提高,做讲真相的事就能做好,特别是新学员和后走出来的同修更需要老学员在法上帮他们。本地一个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同修,她一得法就面对面给世人讲真相,上的很快,近两年来她几乎每天出去讲真相,到离市区很远地方去讲,乡村挨家挨户的讲,每天回来几十个三退名单,后来又带动了其他同修,我就想如果同修能在法上也能跟上那多好啊!我刚有这个想法。

第二天这个同修找我切磋学法的事,同修说:“我学法心不是很静。”我说:“那你就背法。”同修说:“我是想背法,但是老是在第一讲中打转,背前面忘后面,背后面忘前面,老不能往后背,所以不想背了。”我就和同修切磋我自己背法的体会,然后就告诉同修背法方法,因为初背法,心不能急,只能一段一段的背,师父讲的法,每一句话都有很深的内涵,当自己头脑清晰,心很静,整个心身都溶在法中的时候,你该明白的法理就会显现,而背法的时候,正是在这种状态下,你才能记住每一个字,如果心不静,一句都记不住。背一段同化那一段的法理,下次背第二段又同化第二段的法理,前一段就不需再重复可以放下,也就是背一段放一段,这样一直往后背。但是光背书,不通读是不行的,每天还要通读,(自己浅层所悟)同修听了很高兴,这样同修每天坚持背法,后来在学法小组同修谈背法体会,说已经背到《转法轮》第三讲。后来又有几个同修与前面同修一样状态,通过在法上切磋也基本归正。

特别是做资料的同修,更不能放松学法。外地一同修要我去帮她自己家里建一个资料点,这个同修是零七年才从新走進大法的,我去之后不是一下就做具体事,首先我和她在法上切磋,并要求她一定要修口,否则,宁可不做,也不能马虎。我和她切磋两点,学法和向内找,如果打印机出现问题或这干扰、那干扰,那肯定我们是自己问题,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向外推,我们大法弟子,做的是神的事,不是常人中的事,那么神的事,就要有神的理来指导,一思一念都用师父的法来衡量,那么这条路就能走正、走稳。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么样去修炼。”法是基础,正念从法中来,智慧从法中来,我自己做资料的时候,如果我哪一天不学好法,我不上机子。这个同修很争气,她属于上班族,她每天三点五十炼功,早上六点发正念后,就背法,八点钟上班,其它时间安排读法,我上次碰到她,她说她已经背了三遍《转法轮》,她还说她的打印机用一年多了,越用越好,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另一外地同修也是要我帮她在她家建资料点,我也是同样这么做,她现在可以供她那一片资料,而且她学法背法是争分夺秒,不浪费一点时间。

我们是立足于常人社会修炼,特别是中共邪党迫害大法这个环境,有的时候修炼状态不好,表现在不想开口给世人讲真相,麻木、产生疑心、怕心。有一次,我面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做完了之后回来,老远就看见一辆警车停在我住处,这时那不好的心就起来了,转身就往别处走,绕好几个圈才回来,几天心都不静,走在路上看见谁都象是在跟踪自己,真相也不想讲了。我清楚的明白这不是大法弟子的真我,我一定要归正过来,我就静下心来学法、背法、发正念,当我背到《转法轮》第六讲,“主意识要强”里面师父讲的:“有的人主意识不强,就随着思想业干坏事,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数人可以以很强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强)排除它,反对它。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会帮助消去大部份这种思想业。这种情况比较多见。一旦出现,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战胜这坏思想。能坚定者,业可消。”我好象一下明白了,哦,如果我随着这不好的心继续下去,那就永远麻木下去,最后掉下去,那可不是我要的,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我就立即盘腿立掌对着自己空间场发正念:我本人身体另外空间场上一切对我做三件事起负面作用的邪恶生命全部解体,产生麻木、疑心跟踪、怕心的这个物质与因素全部解体,本人空间场上不准这坏物质停留,它不是我、我不要、我不承认,将这些坏物质与因素全部解体、销毁。就这样发正念四十分钟后,浑身轻松,又接连几天发正念,学法背法,不到一个星期完全归正。

通过这个事我体会到:今天我们在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中带着肉身修炼,肯定会有各种不好的心,各种执著,但是我们不能随着这种执著而执著下去,得自己要明白自己的身份,得时刻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那就得做大法弟子的事,修炼中只要出现不好心,就多学法,法是威力无比的,然后对着这个不好的物质与因素发正念使它解体,使自己归正在法中,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以上是自己浅层次所悟,不对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