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与会的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来自黑龙江省的刚刚毕业的高校大法弟子,一九九五年得法修炼,掐指算来,跌跌撞撞的在这条神圣的修炼之路上,已经走过了十四个春秋。这十四个春秋的修炼路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尊与大法的那种极尽语言也无法形容的慈悲、威严、美好与洪恩。

现将我读硕士研究生阶段和近期的一点修炼经历和一些粗浅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切磋,以期取长补短,共同精進,更好的救度更多的众生。

二零零六年我考取了黑龙江省某高校的硕士研究生,在师尊的慈悲安排下,我与同修文征(化名)住到了一个寝室,高校研究生的寝室通常是四个人一个房间。我和文征在知道彼此都是大法弟子之后,就相互配合着给同寝室的另外两名常人室友讲真相劝三退。刚开始那两名室友由于受邪党宣传的影响都表现的有些反感,不愿意听我俩讲。我俩没有动心、没有退缩。一方面发正念清除阻碍他俩听真相得救度的一切邪恶因素,一方面给他俩看《转法轮》和《九评》,让他俩了解大法是什么,邪党是什么。这样做了之后效果非常好,他俩不仅表态同意三退,还而且对大法生起了钦佩之心。寝室环境一下子变的天朗水清,很宽松也很祥和,我和文征每天都能从容自由的在寝室学法和炼功。

一、寝室变成资料点

二零零四年在师尊的慈悲安排和同修的帮助与支持下,我建立了一个小资料点,成了“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我见寝室环境开创的挺不错的,就将电脑和打印机一起搬進了寝室,在寝室做起了真相资料。

开始的时候,我瞒着两名常人室友,后来通过学法,懂的了做真相资料在表面形式上出于安全因素虽然是隐蔽的,但实质上是神圣的,是光明正大的。当我悟到这层法理的时候,心胸豁然宽阔了起来,胆量也随之壮了起来,就不再瞒着那两位常人室友了,开始大大方方的、不卑不亢的做了起来。结果他俩不但不反对,还善意的提醒我注意安全,并给我提供方便和保护。真的就象师尊说的:“你变的神情清朗的时候,心胸宽广、乐观的时候,你发现周围环境也不一样了。”(《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尽管如此,干扰也时有发生,有一次我正在打印,打印好的真相资料还没有来的及装订,桌子上、椅子上放的都是。突然有人急促的大声敲门,一听这声音就判断出不是我和室友们平时约定好的敲门暗号,分明是外来的人。我心里当下一惊,赶紧胡乱的把打印好的真相资料和没打印的纸张一起扔到了床上(我睡上铺的床,人在地上看不到床上的情况),又拔掉了电脑和打印机的电源,然后才心神不宁的去开门招呼来人。

事后向内找,我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应对心态根本不在法上,否则就不会那么慌乱。做资料来人敲门,又急促又大声,那就是邪恶利用人来進行的干扰,应该不予理会,发正念清除干扰才对,而不应该动人心,慌慌张张的用人的办法来所谓的保护自己。通过向内找,我发现是自己怕心重、正念不足,从而才导致缺乏处理突发事件的智慧与能力。既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这方面不足,我就加强这方面的修炼。以后遇到干扰的次数明显少了许多,即便遇到我也都看作是锻炼修炼人智慧与能力的大好机会,处理的也较先前从容多了。

一天,打坐时我突然悟到“比学比修”的一层法理:“比”既包含着同修哪方面修的好,要向同修学习的因素;也包含着自己哪方面修的好,也要帮助同修把他的那方面也修好的因素。悟到这里,我意识到师尊把我和文征安排到一个寝室不单单是让我们相互交流切磋,还包含让我把做资料的技术教给文征的深意。于是我就和文征谈让他也做资料的想法。文征找借口说条件不允许。但我知道他是有顾虑有怕心,于是我发正念一方面求师父帮助,一方面鼓励他,给他讲我家乡同修助师正法的精進事迹。没过多久文征自己主动买了电脑,又买了打印机。至此,在师尊的精心呵护下,我们的寝室成了一个拥有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的一个小资料点。

二、散发真相资料

高校校园由于本身的特殊性,加之大法弟子数量少,明白真相的教师和学生也很少,那里有数量巨大的众生等着我去救度。我悟到救度那里众生的最有效办法就多多的散发真相资料,于是我就在校园的环境中散发真相资料。刚开始的时候,我在校园里散发,时间基本上都是晚上或是大清早。采用的形式基本上就是把真相资料放在学生经常坐的椅子上、运动场观众席的台阶上等;或者把不干胶和真相资料装進夹链规格袋里用双面胶粘到宣传板、篮球架子的柱子上、操场的铁门上、路灯杆子上、椅子背上等等。

在散发真相资料的时候有惊无险的事也时有发生。一次,我带了三十多份真相资料和二十多张不干胶,去我本科时读书的学校去散发和粘贴。记的当时我在展板上贴完不干胶,就去邻近的健身操场里散发真相资料。当我刚刚放好一份真相资料,还没等直起腰,一辆警车闪烁着鬼魅的蓝光咆哮着向我奔来。我心里咯噔一下,脑袋轰一下子:完了,我被邪恶发现了,一种束手就擒的感觉缠遍全身。可一想到师父,人一下子清醒了:我有师尊保护,加上我没有打破常人的表面的理(没有乱跑),我的所做所行对邪恶来说应该是隐形的,邪恶不可能发现我。

人一清醒,正念就生出来了,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不停的念着正法口诀,一方面清除自己的怕心和胡思乱想,另一方面清除试图迫害我的邪恶。就这样相持了四、五分钟,那辆警车开走了。虽然仅仅是四、五分钟,但我觉的好象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发正念的过程中感觉自己变的很高大,身旁似乎还有许多天兵天将在奋勇除恶。真是好坏出自一念啊!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师尊的慈悲保护和大法的神奇。

慢慢的,我觉的我应该到教室去散发真相资料,因为教学楼里都设有自习室或考研专用教室等,这些教室里,学生都会放书或其它学习资料占座位,而卫生打扫员不会伸手动学生的东西。通过观察,我发现早晨刚开楼门的时候人比较少,很适合散发真相资料。于是,只要能做出真相资料,第二天早上我就到自习教室散发真相资料,早上好多自习教室都没有人,我就把真相小册子、PVC卡、护身符、神韵光碟、《九评》等资料夹在学生用以占座的书本里,每逢“四·二五”、“七·二零”、“世界法轮大法日”、中秋节和元旦,我和文征都会打印一些很漂亮的A4版不干胶,贴到教室的黑板或宣传板上。学生们看了都啧啧称奇,说图案很好看。

当然有惊无险的事在教室散发资料也同样会遇的到:一次我到学校艺术楼的考研教室去散发资料,当我刚刚散发完一半的时候,教室的门一下开了,進屋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同学,两眼盯着我问:“你上这屋干啥来了?”当时我手里正拿着小册子往一本书里放呢,于是我趁机坐在那个座位上:“看看书,写写论文。”回答完之后,我猛然意识到,我应该化被动为主动,因为在他的书中我刚刚放了一本《九评》,我就问他:“你学习真是刻苦,不知你想考哪个学校的研究生?”他说:“想考外省的。”我伸伸腰,站立起来说:“不打扰你了,祝你考研成功!”说完我就提着装有真相资料的书包往外走,他笑了,说声:“谢谢!”就低头看书了。我就顺利的走出了那个教室,去另一个教室散发资料去了。从中我得到启示:把“祝学习快乐”、“祝学习進步”、“祝考研顺利”等话打印到纸张上,做成卡片,放在真相小册子的上面,这样会让学生觉的亲切,从而为阅读小册子奠定一个好心态。

三、面对面给陌生人讲真相

面对面给陌生人讲真相是我的弱项,始终没得到突破,师尊说:“找你自己的弱点、缺点,把它连根拔出来。”(《新加坡法会讲法》)我想我一定要突破它,通过看师尊的有关讲法,和同修写的有关如何面对面给陌生人讲真相的文章,我找到了自己弱点的根源——怕心。师尊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

我就针对那个怕心专门发正念清除,坚持一段时间后,还是有点不敢讲,我就自己问自己:你要不要做李洪志师尊的弟子?要不要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是想做的话,你为什么不能按照师父的要求不折不扣的去做,为什么不敢面对面给陌生人讲真相?为什么别人能你就不能呢?你不是修“真、善、忍”吗?为什么要怕呢?师父不是讲过 “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精進要旨》〈大曝光〉)的法吗?为什么拿不出慈悲心去救度众生呢?

经过不断的自问,在师尊的加持下,我生起了修炼的“猛劲”:我一定得突破面对面给陌生人讲真相的障碍,不为别的,只因我是大法弟子,只因为有许多众生等着救度。也巧,生起“猛劲”的那天我要出去给电子书包膜,这不就是我突破面对面给陌生人讲真相障碍的机会吗?我心里想我一定得把握住这个机会。在包膜的过程中我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然后就以四川地震(当时正是地震之后不久)为话题给包膜的人讲真相,他一边听一边点头说是。比我想象的顺利的多,那个人很快就同意用化名三退了。我很高兴,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帮我,在鼓励我。

从此以后,渐渐的我敢面对面给陌生人讲真相了。

四、向明慧投稿

以前只知道看《明慧周刊》,只知道向明慧索取,从没想到向明慧投稿,二零零八年三月的一天,我才猛然悟到,自己读了这么多年的书,绝不是无缘无故的,应该以“笔”的形式来证实法,应该写出“实在、准确、干净、不带有人情”(《成熟》)的文章来助师正法。悟到这些,我就动笔开始写修炼体会方面的文章。平时写点常人中的文章我觉的很容易,可一写修炼的文章,感觉真是太难了,各种干扰因素不断,心里还总有这样一念:算了,每天向明慧投稿的人有的是,缺你一个也不算缺,再说把写文章的时间用于学法岂不更好。我意识到那一念根本就不是我,我就求师尊加持,排除干扰,守住真念,不停的加强主念。就这样经过六、七个小时,我把第一篇稿子写好了并发给了明慧。过了两天,我看到我的稿子被明慧采用了,一下子从心底里生出一股高兴,这种高兴不是显示心的表现,而是一种一个生命做了他该做的事情后的喜悦,是实践誓约的喜乐。从此以后,我就开始了向明慧投稿。

一次我的另一篇稿子被《明慧周刊》采用了,我动了显示心,向母亲同修显示,等着母亲同修夸我。这时师尊借母亲同修的口点化我并指出了我的不足,使我明白向明慧投稿的目地是为了切磋与交流,不是为了发表,不是为了求名,更不是为了展示文才。从中我悟到向明慧投稿这本身也是在修炼。

最近邪恶对网络的封锁很猖狂,我悟这里面可能有这样一个因素:就是有一些同修(农村同修居多)只知向明慧索取,只知看《明慧周刊》,没有认识到参与明慧交流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我悟到明慧网是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中的共同项目,每个人都得参与在其中。

我们能够在明慧上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能够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就说明明慧是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大法会,是极其重要与神圣的,无论是海外还是大陆的弟子都应该为明慧网发一发正念!都应该参与其中!也都更应该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形成文字投给明慧,支持明慧。

五、找工作感悟

我是今年七月毕业的,可是到现在也没能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好工作(表面原因是我学的专业,所谓的好单位都要求是邪党党徒身份),心里很着急,外部压力也随之而起。于是我反复学习师父的有关讲法和阅读同修的有关交流文章,同时不断的发正念清除干扰,可还是一点效果也没有。我冷静下来,认真的向内找,一下子发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向往常人中的所谓美好前程和光宗耀祖的辉煌事业、信师信法之心不纯不正。学习师尊的讲法带着不纯净的有求之心;正念原本是师尊赋予大法弟子的神圣能力,我却违背师尊的嘱咐:“但是如果你们用于不该修炼者所为之事,那是不管用的,念头一出就会有报应或掉层次。切记!”(《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用正念为自己找好工作,真是不该啊!真是脸红啊!通过向内找,我挖到了自己的根子,心里清亮了起来,对工作也不那么执着了,相应的外部压力也变的少了许多。

现阶段我悟到:大法弟子的一生就是修炼的一生,这一生是师尊精心安排的通天之路,只要我们走师尊安排的修炼路,做好三件事,肩负起自己的历史使命,一切美好尽在其中,至于说世间的所谓称心如意的好工作等,师尊给安排的修炼路中有就有,没有就没有,都不应该去执着,因为师尊给予弟子的都是全宇宙最好的。

当然这其中不排除由于自己没做好而招引来的邪恶的干扰因素,这是需要正念清除的,但只要不影响做好三件事,不干扰救度众生,我都不去理会它。因为现在的时间真的很有限,并且现阶段师尊对弟子的要求是:“学好法、做好讲真相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致美中法会》)我认识到人世间的一切真的不应该挡住大法弟子精進的步伐。一定要记住师尊的法:“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

师父还讲过修炼人遇到的坏事好事都是好事的法理,明白了这些,我想我会用正法理看待这一切,利用这个机会修去自己的根本执着心,同化大法,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还悟到:修炼的路上没有“休息”,没有懈怠,任何“休息”和懈怠都是不理智,都是对自己对众生的不负责,都是师尊不希望看到的;修炼的路上有的就应该是坚如磐石的信师信法心和勇猛精進。通过这些年的修炼,我深深的体会到,修炼的路上每前進一步,就是登上一层天,就是救度那层天的众生啊!

最后恭引师尊的教诲:“越最后越精進”,与同修们共勉!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经历和体会,由于本人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认识,还请同修给予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向师尊合十!
谢谢同修!向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