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归正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吉林省的大法弟子,借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之机,将自己得法以来的部份心得和体会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与同修们切磋。

一、大法破迷 走入修炼

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我“人是怎么形成的,这个世界是怎么形成的?”长大又多了一个问题“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那时谁也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由于工作、生活、婚姻的失意,现实社会中的尔虞我诈,互相伤害,也使我开始厌世了,开始寻找一种寄托,也就是找一种解脱的方法。那时也学了一种气功,但总是觉的那书中没有写出实质的东西。一到关键的地方就不写了,当时也很苦恼。

一九九七年五月,在同学(同修)的引导下,走進了大法。记得当时同学借我《转法轮》时,嘱咐我一定要尊重这部法,看的时候要先洗手,看完后,要将书放到一个最好的地方。当天晚饭后,我手捧宝书拜读起来,看完第一讲的时候,我以前所有的困惑都明白了。

因我自幼习武,虽然对气功、五行、八卦知道一些皮毛,当时也是站在无神论的基点上去认识的,正如师父在《论语》中所述“把它们当作哲学范畴的东西在批判着学和所谓的研究”一样。对一些事物认识也都是在自己认为符合科学道理的基础上才去学习,否则根本不去触及。通过学法让我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就是修炼,就是返本归真,而且知道了真正的功是修心性,是修出来的而不是炼出来的道理。破除了邪党的“佛、道、神是迷信”的歪理邪说。

师父用通俗浅白的语言道出了宇宙高深内涵的大法,破除了我的一切困惑。我要学法轮功,第二天一早我就来到广场的炼功点,晚上就开始参加小组学习了。几天后,大家学完法后,有个开天目的同修说我来的当天,她就看见满屋的法轮在往我身上落,看见我的肚子上象有个大烟筒似的,咕咚咕咚冒黑气。同修们都说,你的缘份真大,一進门师父就给清理身体。我感觉也是这样的,以前我是汗脚,脚很臭,可学法一周后,脚没臭味了,以前的恶习都改掉了,整天都精神饱满,心中充满了喜悦。

二、放下亲情 开创家庭环境

从劳教所出来后,我和所有被迫害的同修一样,面临的第一关就是家庭关。由于自己没有做好,被邪恶迫害,也给家人带来了痛苦,也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了麻烦。

那时我回到母亲家住,妻子因我被迫害,领着小女儿去了外地。当时只有大女儿支持我,帮我联系上了同修,请回了《转法轮》。但是只要我一看书,母亲就干扰,那时很苦恼。我很理解母亲的心情,她是让邪党吓怕了,但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不学法,怎么修呢?怎么提高啊?心里也明白要讲真相,可不管怎么讲,她根本不听,自己当时很苦恼。找同修切磋明白了,这是一个亲情关,而且必须得正念闯关。是自己的那颗心不够坚定,亲情没有放下,才被邪恶钻了空子。

明白了法理,回家后,我就发正念,先清理家里的空间场,清除操控母亲的一切邪恶生命,解体干扰大法弟子学法炼功的一切邪恶因素,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拿起书来学法。当时母亲看见我学法,就来干扰我,我不为其所动,继续学法。母亲一看,就气急败坏的说:“告诉你,我能给你接回来,我还能给你送回去。”当时,我也很坚定的说了一句:“我不想進去,但是我也不怕進去,这大法我是修定了,谁也别想管我。”这时,看母亲愣了一会儿,然后象没事人一样,很平静的说了一句:“那你就搁家炼吧。”说完带上门就出去了。我悟到是自己坚定的一念,师父将操控母亲干扰我的邪恶因素给清除了。

闯过了这一关,正如师父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中所说:“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从此我在家堂堂正正学法炼功,再也没有受到干扰。只是每到过年过节时,母亲都要提醒我,要注意安全,后来我也找到是我有一颗所谓“敏感日”的心,去掉了,也就平静了。

可是在向家人讲真相时,还是有很大的阻力,但是只要我那时能想起法,能想起自己的责任,结果就不同了。一次姐姐来我家(她是学佛的),我们就在应不应该讲真相的问题上发生了争吵,当时各说各的,我俩同时说,谁也听不着对方说的是什么,那时我脑中突然一段法“窒息邪恶”(《精進要旨二》)。我当时大声说“停”,我接着说:咱俩这样说,谁也听不明白,这样,要么你先说,要么我先说,你看这样好不好?姐说:行,那你先说吧。这时我在心里请师父加持,同时发出正念,解体操控姐姐不听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让姐纯真的一面觉醒。

我当时整理了一下思路,就从法轮功是什么,共产邪党是什么,它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讲真相,什么是真正的善,为什么大法弟子的和平上访是“大忍”,从“四•二五”到“七•二零”,再到天安门自焚伪案,整个过程有理有据。

姐姐默默听着,什么都没说,当我说完后,又告诉她“三退”的必要性,姐姐当场就同意三退,并对我说:法轮功这么好,你就好好的修吧。我说我希望你也能走入大法中修炼。姐姐说以后再说吧。姐姐临走时,还对我说:希望你能跟你姐夫谈一谈,让他也炼法轮功。看得出姐姐是有怕心。现在全家人都不反对我炼功,只是由于自己没有做好,被邪恶迫害,给家人造成恐惧的阴影,让家人为我担心。

三、大法解怨缘 无私救众生

在被迫害的时候,大女儿救我心切,去找了她的生母(我的前妻)。前妻借此从我母亲那里骗走了三万五千元。后来母亲发现上当了,要回了一万元。当时我在劳教所得知此事,心里很气愤,后来向内找,知道了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也明白这是一种迫害。但肯定有自己的原因。

我自己有对亲情的执著,对利益的执著,有依赖心,求出去的心,但是心里头还是对前妻很气愤。心想等我出去一定找她算帐。回来后,我问孩子此事。孩子说,当时的经过记不太清了,问母亲,母亲也跟我不说实话。当时我还不悟,找她也找不到,就这样过了一些日子。在学习了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明白了应该讲真相救人才对。当时正好《九评》也发表出来了,师父让我们讲“三退”救世人。

通过女儿打了几次电话,她都推托有事,不见我。我向内找自己,她为什么不见我?当时还在向外看认为,一定是她做贼心虚,不敢见我,还是用人心去对待此事。在学法中明白了是自己的心不对了,带着一颗仇恨的心,她能来见我吗?我发正念先清除自己不正的因素,再清除她的空间场里不好的东西,就这样再打电话,她同意见面了。

可见面后,她恶人先告状,见面就开始怨我们家人这么不对,那么不好,把事给办砸了。我当时的心态也很不好,对她也没有了正念,也混到此事中去了。说了几句,我就生气的走了。回家后,冷静下来了,想想真是不应该呀。我去找她干什么去了?就是评谁对谁错么?这重要么?不是应该找她讲真相吗?可真相没讲成,还对她发那么大的火,虽然没骂她,但也不是修炼人的所为了。这不是上了旧势力的圈套了吗?真是差劲透了。

过后在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让我先不要急着去找她讲了,自己先稳下来多学学法,发正念,找自己,等自己在法上充实了,再去讲。向内找自己,对她的怨恨心一直没有放下,所以一见着她,心里就不平衡。

转眼到了过年,大年初一,我催着女儿去给她妈拜年,女儿有点不想去,我就和女儿讲了些做人的道理,并对她说“大法的书你也看了,师父告诉我们首先要做个好人,要孝顺父母”,女儿同意去了。我当即给前妻写了一封信,首先向她们全家拜年,并告诉他们支持大法有福报的真相。这封信一气呵成,几分钟的时间写完后,我一看还挺好的,清晰明了,句句在理,没有一句废话,我自己都有点吃惊,按文化水平我根本写不出来的。我悟到这是师父给的智慧,是师父帮弟子做的,我又一次感受到师父那洪大的慈悲。

我在信封里又放了三个护身符和一个真相传单、小册子,并吩咐女儿一定要代我问好。到了晚上,女儿回来了,看到女儿高兴的样子,我就知道今天的效果一定很好。果不然,女儿说:今天去,她妈没有骂她,而且还对她挺好的。继父也捎话,要我一定注意安全。我深深感到了一个生命在大法的慈悲下的觉醒,也体悟到了一个大法弟子修好自己对救度众生的重要性。

一次去市场,看见在不远处,前妻也在往前走着。我当时心里翻了个个,那个坏念头又出来了,我当时就认识到这不好的念头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是助师的法徒,是来救人的。此念一出,只觉的通体一阵暖流,再看她也不那么可恶了,只有想向她讲真相,救她的念头,随即张口喊了她一声。她回头一看是我,看得出她的脸色很紧张,我笑着迎了上去,并向她打了声招呼。她看我很友好的样子,紧张的表情没有了,也跟我聊了起来。

这时我开始向她讲三退的事,我说:我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加入过(党、团、队)。她说,谁说的?我是党员。我当时就愣住了:啊,你什么时候入的?她说:咱俩离婚后在厂里入的。我一听,心想师父真是慈悲呀,又给了她一次得救的机会,我不能辜负师父的期望,我马上向她劝三退。可她死活就是不吐口,搪塞说:“早就不交党费了,早就不是了。”在交谈中,我看出了她对我不放心,有顾虑心,怕我再被迫害,连累她。我一看就告诉她:那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她说:行。我还告诉她,如果你回去想好了呢,你就起个小名,告诉女儿一声,我就帮你退了。如果要有别人给你讲呢,你可一定要退出啊。

又过了些日子,看似一个偶然的机会,慈悲的师父又安排我们见面了,再一次给了她得救的机会,同时也给了弟子一次提高的机会。这次时间很充足,我就详细的向她讲了三退的重要性和三退的安全性。在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慈悲下,解体了操控她的共产邪灵。她本性的一面觉醒了,同意退出了。此刻我真为她的觉醒高兴,也深深的感到了师父为救一个生命所安排巨细的机缘和巨大的付出。

四、信师信法 在为他中升华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

二零零五年十月下旬,同修约我去帮一个被邪恶用病业的形式迫害的同修,表现形式是体内流血不止,身体右侧以大腿根到胸脯都是黑紫色,鼓起两寸多高,象揣块砖似的,只能平躺,一坐起来就能听到体内哗、哗的流血声,而且还一个劲的打嗝。当时他的脸色灰暗,双眼无神,和他交谈,看他的神志还很清醒,但生活已经不能自理了,他的姐夫伺候他。看到在魔难中的同修,心里很不好受。

修炼真的是很严肃,师父在法中讲过如果我们不走师父安排的路,那一定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的法。当时我们共去了三人,加上一个新得法的邻居老同修共四人,先发正念,告诉难中同修也一起发,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绝不允许邪恶的生命以任何形式和任何借口迫害我们的同修。

发好正念后,我们又一起陪他读了一讲法,之后同修们开始交流,但我听到同修们大多说的都是指责他的话,当时也看的出来,他很排斥我们,因我与他是初次相识,不了解他的任何情况,只是在交流中,发现他好象法学的不太多,没有跟上正法進程,对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有些混淆。

在临走的时候,同来的同修顺手拿起了桌上的一摞光盘,我一看都是黄色的内容,当时同来的同修就有指责之意。难中的同修告诉我们明天不要来了,都挺忙的。我当时对他笑了笑说:你就别操心了,我没有什么事,明天我再来。他没有说什么。出来后同修又指责他,说明天有事不来了。当时听到这些,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认为同修怎么能这样呢?但转念一想,其实修炼就是修自己,何必看别人呢?

向内找,从表面上看难中同修的执著我也都有,而且我也悟到了能让我看到这一切也都不是偶然的。师父给我们讲过在我们修炼的这条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都是和我们修炼有关的法。所以我也不能把这一切都当作是魔难中同修自己的事,是他自己要过的关,也应该当作是我要修心去执着的因素和提高的机会。那么怎么办呢?只有信师信法,大法可以正宇宙,那要正一个人不太容易了吗?那么我们怎么才能达到信师信法的标准呢?只有学好法,按师父的要求做,才是真正的信师信法。

第二天,我把我悟到的跟难中的同修進行交流。在交流中,难中的同修也流露出对有些同修的不满,也曝光了一些自己的执著,针对一些事情我与他在法上又進行了交流。我发现他的法理不是太清,问后才得知,他的大法书后期的经文不太全,而且好长时间都不看明慧了,我此时明白了一个修炼人没有法的指导是无法提高的。当时我也很自责,我们是同修啊,如果我能早一点知道的话,如果能早一点帮他解决这些问题的话,他就不会出现今天的问题了。

第三天,我将我的新经文拿来了分给了难中的同修和那位老同修,同修很感动,老同修向我表示感谢。我说:不用感谢我,这一切都是师父让做的,我们都应该谢谢师父!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与老同修鼓励难中同修加强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鼓励他同我们一起读法。他刚开始说不行,我们没有勉强他,但我们每读完一个自然段,都鼓励他来读。到第四次邀请他读时,他一下悟到了,我应该读了,这就是走师父安排的路。

他开始一字一字的读了起来,因他不停的打嗝,每读一个字都打一个嗝,虽然他用了很长的时间读了一个自然段,可我们还是向他祝贺,鼓励他,增强他的信心,那天我们一起一直学完一讲。当第二天再去时,他已经坐在炕上了,也不再打嗝了,而且还吃了不少的饭,我们都为他能闯过这一关而高兴。我们在一起交流的时候,回忆这几天的过程,其实也没有特殊的方法,整个过程就是信师信法的过程,坚定正念的过程。就这样六天后,他能下地了,半个月后,身体恢复了正常。通过此事使老同修坚定了修炼的决心,也在魔难中同修的家人面前证实了大法。

其实在整个过程中,都是师父为弟子们承担了一切,弟子只是有一个愿望,都是师父给做的,而师父却把荣耀给了弟子,同时让我修去了很多的执著,也加大了我的容量,让我明晰很多的法理,更重要的是让我学会了向内找。

其实同修真的是一面镜子,当看到同修不足时,不要指责,要学会宽容,同修都是最好的生命,当初敢冒着天胆下到这险恶的地方是多么的了不起呀,只是在尘世中迷失了,被后天形成的观念、业力所左右才形成的执著和不好的人心。但这后天形成的东西都是要修去的,“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谢谢师父给弟子一次升华的机会。

五、正念正行 在证实法中去怕心

师父在新经文《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中说:“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

从劳教所回来后的日子里,怕心很重,时不时的反映出那种身陷魔窟的恐惧,那种失去自由的寂寞,那种心理上无形的压力,要想修炼就得突破它,当时《九评》刚刚发表,同修都在积极的做“三退”的事。当时我悟到应该写一个公开“三退”声明张贴出去带动世人“三退”。但当时对这样的做法合不合适心里还把握不好,就去找同修交流,同修很赞同这个想法,这时《明慧周刊》也发表了关于这方面证实法的文章,这大大的增强了我要做这事的信心。

就这样,我买回了专用写大字的笔和大红纸,当天就写了几张,到了晚上还没去呢,心里就跳上了,一想就害怕。本来想把写好的几张都带上,可由于害怕只带了一张,揣在衣兜里,一边发着正念,就出去了。因为白天都看好了的地方,所以一出门就奔那去了,可到那一看都是人,那就再换个地方吧。还有人,就这样都走遍了,也没贴出去,心里还跳个不停,象做贼似的,说白了就是怕。看哪都不安全,看谁都不象好人,那时也没有了正念,全是人心,当时一想先回家吧,由于怕,这晚上没有贴出去。回来后又懊悔的了不得,心里想:真没出息,以前也没这样啊,这是怎么了,做这么正的事,害怕什么呢?向内找自己,其实就是自私,什么都明白,就是放不下自己,那就多发正念吧。

第二天又出去了,临出去时,先发正念清理自己,再清理干扰正法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共产邪灵。自己感觉好象比昨天稳多了,就出了门。那时我对自己说:今晚无论如何必须贴出去,贴不出去就不回家,我是大法弟子,请师父加持。可是,要到地方的时候,心里又开始跳上了,我对自己说:别慌,师父都说了“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不断的坚定着正念,鼓励着自己,背着《洪吟二》〈正念正行〉。渐渐的心好象平静了一些,这时也到了那个合适的地方,左看看右听听,没有人过来,就迅速的从兜里往外掏三退传单。真是越急越出差,传单卡在了兜里,掏了三次才掏出来。再掏胶水,把纸铺平,再往上涂胶水,胶水涂了一半的时候,拐弯处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一听正往这边走来,心一下又紧张起来了,但这时的传单也收不回来了。当时我把心一横,心想豁上了,一切交给师父了。这时心反倒稳下来了,手也利索了,我快速的把传单贴上并用抹布擦平。

这时那俩人也从我的身后走过去了,我一看人家根本都没看我,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真是虚惊一场,过后悟到其实这也不是偶然的,就是冲我这心来的,要去掉它,就得有去怕心的环境。慈悲伟大的师父就安排了这一切,让我看到自己怕心的同时,还得让我在法理上提高上来。只要我们有执着,师父就会利用各种环境各种机会来让我们认识到,去掉它。

记得一次去“六一零”讲真相,我们以上访的形式讲真相,那天我们在去之前就在一起切磋,摆正了基点,同时通知同修们整体发正念配合。当时我们先到的政法委,向他们讲明情况后,开始讲真相,那人一听,就把我们给支到“六一零”办公室。在“六一零”邪恶的黑窝里,我们没有做好,主要是出了争斗心,为讲而讲,没有做到用慈悲的善心去救度他们的心态,结果触动了他们负的一面,但我们的心很正,大家配合的很好,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有惊无险。但这个过程却暴露出我很多的不好的东西,其中最主要的是怕心、私心,也暴露出自己信师信法的问题,虽然我有过到司法系统讲真相的经历,但心里还是不稳,保护自己的心在作怪。再有就是把邪恶看大了,把这场迫害还是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把自己摆到了被迫害的位子,其实我们是救度他们来了,应该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才对呀。

记得一次正念去怕心的经历,同修从我的小店走后,不到五分钟,就给我来电话,听得出她很紧张,让我赶紧走,说完就撂下电话。当时我没有动心,我把电话的内容和在我店里的另一名同修学了一遍,她当时也建议我先关门走。这时电话又响了,一接还是那位同修,这次语气更急了,说你快一点,就又撂下了。这次在我这的同修也听明白了,说那你就快走吧。我让那位同修先走,我收拾一下关上门,就出来了

当时的心也浮动了,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警车,我也知道那辆警车每天都停在那执行任务,我猜想可能同修误会了这辆警车。上了公交车,就开始向内找,这一切就是对着我的怕心来的,是个假相,当时就想回店去,转念又一想都出来了,就回家一趟吧,其实还是有怕心。

下车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自己为什么一到关键的时候就怕呢?就想不起法呢?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自私。自私是旧宇宙的根本属性,而大法弟子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师父在《回复秘鲁大法弟子》中说:“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是在常人中修,这在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要走好各自的路就会有困难,面对困难而上是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和反迫害。”法理在头脑中不断展现,此时的我为自己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感到无比的殊胜、自豪。我此时在心里对师父说:我是大法弟子,就是来世间助师正法的,今天我就是要证实大法,实践这部大法,我要用我的一切捍卫大法,保护众生。当时我的眼眶有些湿润,内心无比的激动,好象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跳跃。身体都感觉在迅速膨胀,真的感觉顶天立地似的。那时哪里还有什么怕心呀,只有对慈悲伟大师父的无限感恩和对众生的负责。

在后来的干扰和一些关难面前,我就按照大法的标准对照自己,不逃避,把遇到的一切事都当作好事、提高的机会。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了当迫害发生时,让我们首先想到的是救度众生。我悟到了师父让我们在一思一念中修去自我,修成为他的生命。一次,我市的邪党公安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它造的声势很大,晚上通知完同修后回到住处,刚要打印资料,同修来说先别干了,躲一躲过两天再干吧。我和同修切磋说:我觉的通知同修时,就告诉邪恶要干坏事了,让同修正念对待,不要限制同修干什么,其实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冲人心来的,我们应该正念正行证实大法呀。同修也很认同。每当同修有怕心时,我就在法上与同修切磋,鼓励同修正念闯关证实大法。

走到了今天,我们也成熟了,明白了只有在为他中才能修去怕心,去怕心的过程就是修去自私的过程,就是证实大法的过程,只有信师信法才是最安全的。

在此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