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抓紧时间 广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全体大法弟子大家好。

感谢明慧第六次在网上召开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给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在网上進行法会心得交流的机会。

下面自己简单的向师父与全体大法弟子汇报一下自己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的点点滴滴的几件小事。

在过去的人生中我很不如愿,尤其在婚姻上,一直很痛苦,婚后两年开始和丈夫之间矛盾重重,几乎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最后身体每况愈下,多种疾病缠身,如严重的类风湿心脏病、脑动脉血管硬化、妇科病、鼻炎……严重时,走路、说话费劲,长期用药撑着,当时感觉活得太没有意思,有时有轻生的念头。

就在人生中将要走到尽头的时候,一九九八年初,我喜得大法,这正是我千万年的等待,今生今世我终于得到了。当时我象变了个人似的,享受着大法给我带来的幸福与快乐,心中象一朵花开了一样,从此家庭矛盾烟消云散。得大法三个月无病一身轻,脱胎换骨,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代。

得大法后,我非常精進,遇事内找、内修,遇事从不计较,学法炼功刻苦认真,思想境界不断得到提高升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恶党以江××为首大肆打压、迫害法轮功,大法在人间遭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与伤害,我要走出去,進京上访,证实大法,为大法讨公道。几次進京,最后一次,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我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在邪党的迫害、强制中,我摔了跟头,但是我没有趴着,我知道这是师父再一次从地狱中把我捞起,把我洗净。

在十一年的修炼中,师父几次从死亡边缘把我救了回来,是师父从旧势力手中把我夺了回来,师父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就没有我的今天。在这里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有在今后的修炼中,决心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多多救度众生,完成自己在史前立下的誓约,不辱使命,以报师恩。

下面自己谈一谈,在讲真相中救度众生的一点体会:

记的刚开始和一位老年同修出去讲真相。我们坐小公交车,到五十多里外去讲真相,下车后我们来到一个小集市,当时就有几个人做了三退。然后我们又到村子里去讲,老同修给我发正念,一路上我们逢人必讲,当时正是秋收季节,我们走進包米地、大白菜地、大葱地、辣椒地,不断的穿梭着。我们无人不讲,步行几十里路不觉累,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想,就想让有缘人全部得救,几乎是讲一个退一个,很顺利。我用不同的符合众生口味的方式去讲,感觉师父把我的空间场打开,整个场全是慈悲的能量释放出来,走到哪里,那正的场的能量、慈悲的能量把众生全部覆盖,感觉众生全是自己的亲人,在苦苦等待被救度。

这样一天下来有二十四人作了三退。我深深的知道,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是大法,师父就看我们的心,心性到位,师父什么都给做。当把自己真正放下的时候,真正在法中的时候,法所给予我的,所体现出来的是无所不能。

我平时多数都是与同修搭伴讲真相,每次都是二、三位同修一块出去,主要是面向农村,如在路上、菜地里、农村大棚、房前屋后、集市上,有时以问路、喝水为由,讲真相也很顺利。每次出发前,都带上足够的神韵光盘、真相小册子、护身符、大量的粘贴,电线杆子上、水泥墙上,能粘的地方、显眼的地方全部贴上。小册子带的多,我们就挨家挨户的发,一直发光为止。

我们讲真相都自己找目标,劝三退,讲完后,记录下来,有时也配合一下,同修讲,另一同修给发正念,加持同修,清除干扰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这样效果也很好。讲真相中我主要揭露中共邪党怎样诬蔑迫害法轮功、大法在世界洪传状况、“天安门自焚”伪案、邪党的腐败,邪党怎样用各种残忍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等,这样讲效果也很好。

同修配合讲真相能互相促進,找出不足共同提高,比学比修。如甲能在大街上、大道上、从自行车上、电动车上、摩托车上往下拉人讲真相救人,那种为他的、全心全意救人的境界在鼓励着我、激励着我。同修乙讲真相,表现非常善良,语言行为之善,很能打动众生的心灵,听乙讲完真相后,多数人都能三退。同修丙是在职人员,三班倒,工作性质非常辛苦,但同修每次下完零点班都不回家,直接参与整体讲真相,骑自行车走多远路都不觉的苦与累。看到同修的闪光点,我与同修相比有很大差距,很多方面做的不够好,只有在法中不断修去执着,才能提高心性,达到境界的升华。

有时学法少、不精進,有人心返出来,会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但我能放下自我,找自己的不足,归正自己,正面看同修优点,这样很快间隔除尽。

一次同修乙讲真相遇到一位老太太很顽固,怎么讲也不退,还说一些诽谤大法和师父的话,当时同修很生气,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我听到后,就想不应该这样说,不在法上。当时我就和同修说:我们是大法一粒子,每人出来都代表大法形像,你那样说话会导致众生认为我们修大法的人不慈悲,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说者无心,她听者有意,当时就生气了,认为我不应该说她,当时我也没有意识到,讲完真相后,她没有等我就先回家了。

当时她心里赌着气,晚上她去了学法小组,把事情与同修说了一遍,同修都说她该找自己,这时她给我打电话说:“大姐,对不起。”我当时还象没事人似的,觉的奇怪,后来自己才认识到事情发生后,应该向内找,当时自己毫无顾忌的说同修时,语气不够善、不够祥和,所以同修接受不了。通过这件事,我意识到,今后一定在修心、修口这方面要多加注意,这点极其重要。

讲真相中我感到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师父付出了无量的心血,时时呵护着弟子,有很多众生在苦苦的等待三退得救,师父就把有缘人带到所有讲三退弟子身边。一次与五位同修去远地讲真相,半路我正在往水泥电杆子上贴大法真相资料,这时从村中岔道上出来一个开拖拉机的小伙子,他眼睛不离电线杆子,又看另一同修在水泥杆上贴真相,立刻把拖拉机停下来,亲切的问:大姐贴什么呢?同修走过去只说了几句,他立刻非常高兴的做了三退,退完后还说谢谢。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当天我们六位同修往返一百多里路,劝退一百六十多人。

讲真相、救众生是放下自我的过程。只有在讲真相劝三退时,不带任何私心杂念,才能真正把人救了。有很多人三退后,手拿着光盘、小册子、护身符心情都非常激动,一再说谢谢,还告诉我们要注意安全。有的把手中的农活放下,送出很远的路,象久别的亲人一样,不愿回去,问下次有时间再来。他们那千万年的等待,终于等到了,也得救了。有的世人当时三退后,不止一声喊“法轮大法好”,接过护身符,马上带在脖子上,有时还多要几个给自己的家人保平安。

还有一次,看到一个乞丐趴在地上乞讨。我走过去问他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马上说:我叫李某,入过少先队。并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我不怕中共邪党!”当时周围很多人都听到了他的呼声。看到众生的觉醒,我真为他们感到无比的高兴。

讲真相救人,我感到很幸福,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在这宇宙正法时期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让我在正法洪流中得到锤炼,发挥自己在正法中一粒子的作用。

每次讲真相一出门,觉的進入了一个新的天地,天蓝蓝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区域,那种场都非常祥和慈悲,心里亮堂堂的,没有紧张压抑的感觉。有同修问我,讲真相遇举报怎么办,我说讲真相是我们做,真正救人是师父、是大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真修没有我的法身保护,你根本就修不成”。我觉的师父让弟子做的一定是最正的、最好的,只要走正,在法上,谁敢动,谁动谁是罪。救人是师父给弟子树立威德的机会,同修们千万年的等待,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让我们珍惜这历史的一瞬间,多多救人吧!

也有同修曾经对我说过,你有项目可做,可以不用出去讲真相。但我知道,这是我的使命,下到人间来就是完成兑现这个使命来的。几次讲完真相后回家的路上,我有一种不愿回家的感觉,心想一直讲下去该多好啊。

讲真相也是在法中不断提高,修心性的过程。在中共邪党的毒害下,世人的观念都变异了,有时讲真相什么人都能遇到,但大多数世人都是比较好的。有两次遇到了便衣警察和跟踪盯梢的人,我跟他讲真相,他说:“你知道我是干啥的?”我说:“你不是好人吗?”这样他的态度缓和了些,说:“讲什么讲,回家带孩子做饭得了!”我告诉他:“天灭中共时,大难来临,不管是当官的、有权的、有钱的,不三退的全跟遭殃,谁也逃不过。天灭中共是天意,谁也不能违背,退了有好的未来。”他说你走吧!是师父时时在保护弟子的安全。

在修炼这条路上,我走过了十一个年头,自己还有很多方面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很多执着还没有去掉。如: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嫉妒心、惰性、求安逸心、急躁的人心等等,都没有去掉,与其他大法弟子相比,还相差甚远。

今后一定努力做好,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初次投稿,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伟大的师父!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