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修炼 勇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首先感谢伟大的师尊还给我这不精進弟子机会,让我补上这迟来的答卷。也感谢海内外同修克服种种困难共同维护明慧网,使更多大法弟子能跟上师尊伟大的正法進程修炼,同时又是大陆大法弟子能与国内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及时交流的一个平台。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走進大法修炼的,短暂的一年的和平修炼时期,给我留下了永远难忘的美好记忆。早晨悠扬的炼功音乐,晚上与同修一起学法,大法弟子们沐浴在师尊与大法的无限慈悲之中。只是后来我才明白,从那时起我的生命因师尊的救度而重生。

下面是我的一些修炼心得体会,向伟大的师尊汇报,并与同修交流。

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下面就是我修去执著心的一些体会。

一、修“放下生死”

得法一年后的一九九九年发生了“四·二五”事件,紧接着中共恶党在“七·二零”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我有幸参加了“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上访,随后(“七·二零”后)又在九九年和二零零零年三次進京上访。这对得法一年多的我是一个严峻考验。一方面我抱着维护大法的朴素愿望,一方面带着人的执著,就这样一路走着。但是我心中有一个明确的概念,这是修炼。师父说:“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还说:“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在一次次走出来上访,后来一次次走出来散发真相资料,一次次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中,我都用师父的法要求自己,这是做最正的事,讲真相救众生决不许旧势力干扰。同时,也要求自己去除一切怕心,放下生死。

然而,在二零零二年九月,邪党恶徒在我家中绑架了我,并送到了邪恶的洗脑班迫害。在高压下,自己走了弯路。但自己明白的那面非常清楚:我还是没放下生死。回家后,我很快清理自己,并在明慧网发表了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让自己溶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之中。

约在二零零四年,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成为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在这过程中,遇到了的干扰也是很大的,有时甚至是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直接下手,如有一次,我一开打印机,(未做任何设置),就打出了一张乱码的东西,我简单的溜了一眼,都是不成句的不完整的词句,带有邪党的党文化的只言片语。当时自己很惊讶,但很快悟到,这是被正法打散了的邪党的东西,但又未彻底清除干净。于是我立即发正念,将其解体清除。

还有一次,在我做资料中,突然全身发冷,冷的直哆嗦,我穿上羽绒服也不管用,我紧握双拳,当我伸开手看了一眼双手都发紫色,我立即意识到这是干扰,(因刚才还是好好的)心中立即请师父加持,发正念,清除干扰。大约三─四个小时,就过去了。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从买耗材到修机器基本都是自己去,(偶尔也请同修帮助)然后去送资料,在这些过程中自己体会到真是:“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这个关其实就是自己的心性关,心性提高了一般都顺利。

有一次学法时读到“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转法轮》)是呀,读了多少遍也没悟到,而今天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老在放下生死上过不去关,老在修放下生死,是因为没在法上提高上来。瞬间我感到,生死关对修炼者什么也不是,它离我已很远很远;可是自己却苦苦的修了几年,现在自己认识到:放下生死,只是一个层次中的境界。真正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才是修炼者的最高境界。从此我处处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

去年奥运结束后,九月底,片警又到我家進行干扰,当时我去买菜没在家,我的孩子在家,没给他开门,我到家后,孩子告诉了我,并说听他打电话,说不开门就有事,他可能是去叫人了,我听后心里有一念,我要讲真相,救度他。我立刻追下去,一边走,一边发正念。走到我家附近的一个路口,一看他正和我老伴说话呢,我走过去,跟他讲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健康身体多好啊,讲了二零零二年,在洗脑班受到的迫害,他说那不是他干的,今天他也是例行公事,并抱怨我因他在奥运期间到我家干扰给他上网曝光。随后我平静的问他,知道曹植吧,并念了曹植著名的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后来在老伴的一再阻止下推着我让我走,我才离开了。

那一刻,我真的从内心把他当作亲人,同时也感到自己在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中升华。当自己心中真正充满善念和慈悲时,我想世人是能感觉到的。

二、修去利益之心

从“七·二零”之后走出来上访那时起,我以为自己的“名、利、情”已经放下了,其实只放下了一部份,从做资料开始就又触及到钱──利益的问题。有一段时间与同修甲见面时她总对我说,别的学员也不主动拿钱做资料,是否明说收取一些。我说这不合适,修炼都是自愿的,这也应该是自愿的。但是她总说,我也把握不住了,就说你看着办吧。再后来她主动帮助买耗材。开始我也没给她钱,因为大资料点的同修当时退给我们一些钱,我想她手中也有这部份钱,就先用吧,用完了我再给她。但是买了几次之后,有一天她突然脸变了色,对我说,你知道我用了多少钱了吗?又说家中如何面临困难等。我一听,她说的用量和实际有出入,当时心里也很不高兴,就说这不可能,我的用量我有数。同时心想她要真算不清帐,以后不能和她合作。十年谷子八年糠也翻上来了,过去听同修说过她做的如何如何。那几天心里就不平静。

事后我向内找,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其实就是自己那颗利益之心,而且隐藏很深。她想向别的学员收钱时,自己明明知道不对,为什么不明确制止呢?其实是担心如果没有其它资金来源自己就要多付出;而同修主动帮助买耗材也没有和她及时沟通,就想当然的先用她的钱,其实背后就是一颗利益之心。找到了这颗心思想就明确了,于是我就主动给同修钱,(这些钱是我和别的同修出的)每次都给,也不算细帐,让她自己把握,从此同修就没再提过钱的事,自己也感到心性提高了。

记的有一天,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梦中说有人送给我一份礼物,用布包着约一尺见方,同时用一个小透明塑料袋装着样品,提着在我眼前摇晃,我一看是几块金砖,淡淡的金黄色纯净无比,放射着一道道金光,晃动时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当声。这绝非市面上见到的黄金,后来我常想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和点悟吧,只要我们心性提高了,去掉了执著心,资料点的运作不会缺钱的,因为有师父看着我们呢。

后来耗材用量小了,同修乙不再从我们这儿用纸,也不用同修甲帮助买了,她把剩余的几百元钱都还给了我。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因为钱动过心,因为我知道我们不会缺钱。(但是自己生活用钱还是卡的很紧,尽量节约。)

当二零零九年新年晚会光盘出来后,由于我的电脑是零三年买的,没有DVD刻录功能,我又更新了电脑,添加了DVD刻录机。从中我体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只有当自己修去人的执著心时,才能做的更好。

三、修去妒嫉心

我自来性格内向,但是从来不觉的自己有什么妒嫉心,就象师父说的那样:“因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的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转法轮》)但是一遇到问题可能就比较能够显露出来这颗不好的心。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去年父亲过世后,家中只有母亲一人了,于是我们兄妹几个商量,轮流回去陪她住,但是我姐姐是个例外,她因家中离不开,说可以让母亲去她家住。但母亲因不习惯又不太想去她家住,何况母亲已是九十一岁高龄,也不适合来回搬腾换住处。(母亲是同修,身体很好,生活可以自理。)这两年中母亲去我姐姐家住过两次,每次约十天半月吧。

有一次母亲在我姐姐家住了几天,就给我打电话,说要我陪她回去。我说你多住几天吧,这儿离我家也近,我看你去也方便。她说不了,你姐姐每天也挺累的。我一听就不高兴了:唉,她累?谁不累呀?心里那个不平衡呀。修炼前我就常常以为母亲偏心,偏爱我姐姐,而偏偏母亲经常在我面前说怎么挂念她,我心里就生气。

放下电话我就回母亲家,那天我很难受,全身痛,我一坐上公交车,就更加剧了,最后疼的坐不住,从座位上站起来,在后面靠着车厢站着。站也站不稳,但我想,我是炼功人,一直发着正念。到了家,母亲还未到,我粗略的搞了一下卫生,又清理了饮水机,这时姐姐送母亲回来了,姐姐说她还有事,也没坐下,就走了。她一走,我也支持不住了,立刻躺到床上,向母亲诉说身体难受,鼻涕眼泪也出来了。母亲说:我给你胡拉胡拉(按摩的意思)。我说不了,你快帮我发正念,我被干扰了。我在极端痛苦向内找,终于找到了那颗妒嫉心。常年以来,受邪党的绝对平均主义的毒害,什么事不平均就觉的不公平,心里就不平衡。这不是妒嫉心吗?找到之后,我就对母亲说:我找到了这颗不好的心。母亲说:唉,都是一家人,哪有那么多事呀?我说:不,今天我就是要修去这颗不好的心。

话是这样说了,彻底修去却不容易。过了一阵子,听说我妹妹因为姐姐不回来陪母亲、对她有意见,闹得很不愉快。我听说后,向内找,觉得是自己的这颗心没去干净,所以才让我听到这些,接下来的几天,我反复背诵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境界〉,“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慢慢的我觉得没有那种不平衡的感觉了,同时我也觉得,人与人的缘份也不同,我与母亲同修大法,我们不仅是母女,更是同修,而这个妒嫉心不但离间了亲人,而且也间隔我与母亲的同修关系,所以妒嫉心一定得修去。

以上是我在修炼中去执著心的几点体会,师父告诉我们:“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转法轮》)我体会到这些不好的执著心在不同的层次可能还会出现,我一定牢记师尊的教导,向内找,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由于层次所限,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