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的目地:助师正法 救度众生 圆满归位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一日,在洛杉矶法会,我见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从此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之门,成为一名法轮大法弟子。至今已经整整十年。回顾这一段不算短而不平凡的历程,心中感慨万千。自己从一个被动受无神论洗脑,对修炼文化一无所知的“常人”,到在师父的呵护、引导下,在大法中一步步的走过来,成为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时至今日,我终于清醒明白:作为一名法轮大法弟子,我此生的目地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圆满归位。

这个认识是从被动而转为主动,也是逐步清楚的,而关键的一步是师父的点化。

回想当初進入法轮大法修炼之门,一个明显的动机是:做个好人也不错。那是在那次法会上,听到师父讲出——人心变好了,也不需要那么多法律,社会也就变好了的法理,触动了我;也听到许多同修“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如何做好人,这些感人的心得体会,其中无不饱含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触动了我。

修炼以后,觉的做好人也不容易,因为那不是按常人的标准,而是要按宇宙最高的标准“真、善、忍”去做。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

当碰到来自家庭、同修,各种矛盾时,不断的去执著心的过程中,很多时候,自己的忍是强忍,甚至当时忍下了,但在后来的某个时候,当碰到机会时,还会出一出这口气,觉的才舒服。其实也是没有做到真和善。这个过程我修的很累,因为是强为。明确说也就是不真正明白修炼的真谛是什么,返本归真也只是为了免除生命在六道轮回中遭受痛苦。

当师父向我们展示正法的洪大目标,告知我们、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责任时;当师父告诉我们今天的人,尤其是中国人,他们的来历,他们是可贵的,需要大法弟子去救度时;当师父告诫大法弟子必须做好“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时,当师父讲出:“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心自明》),师父导航,亿万弟子都跟着动起来,身为大法弟子,自己觉的也是一步步跟了上来,认为听师父的话没有错,圆容师父要的是宇宙最大的善,其实并没有明了其中更深的内涵。所以人的一面的状态有时就会显的明显,就会不精進、比如懈怠、执著某一样东西、满足某一种享受、片面的去看待同修、掩盖私心等等。这种状态下所做的一切,就会有一种去完成任务的感觉、即使是不等不靠做自己能做的,也感觉是被推着走,但师父告诉我们所做的一切,却是很伟大神圣的。

有一阵子,自己被惰性带动,一切都是按部就班,每天做着相同的事,修炼似乎突破不了层次,自己觉的还很舒心适意。其实师父说过,修炼就是要吃苦的法理。我也知道舒心适意并不是好事,吃苦才能修成。这时慈悲的师父打开了我的记忆,使我一下子真正明白了此生的目地。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我发完正念后,与往常不同的是脑海中显现了一个画面:感觉是离现在非常遥远的时候,在一个非常圣洁宽广的地方,宇宙之主威严而坐,但他的慈悲包容一切。

无数的神肃立在他的面前,周围乃至整个宇宙都是肃然无声,万物都在等待一个庄严时刻的到来。众神在倾听宇宙之主讲述一件有关天体未来的大事。此事关系每一个生命的去留。宇宙之主对众神说:天体从上到下、每一层都偏离了法,我要归正,去正法,到最底层,愿意相助我的,可以在这个簿子上,那上面有许多事情要做,你可以在那项你认为能做的事情上面签上你的名字。这上面所有的事都包含在我要做的一件事情里面。但是下去时,你们的一切记忆将会被清洗,不复存在。你不会知道原来的自己,是从哪里来。过程中也会被污染,甚至导致你回不来。

众神感到事情严重、责任重大、摒住呼吸恭敬倾听:但是,你们也有返回的办法,我将会告诉你们二样东西:一本书《转法轮》和三个字(即师父的名字),到时候你们都会碰到,你们同化,就会返回。你们想一下,愿意相助我的,就签名。

众神明白:此行将意味着什么,但神是宇宙的保卫者,捍卫宇宙是天职。于是,宇宙之主庄重的宣布:现在开始吧。

众神面对宇宙之主,在那份神圣的薄子上、在需要做的事情上选出一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排到一边。当所有的神都签名完后,宇宙之主嘱咐:你们要互相扶持,并指着一个大漩涡说,你们现在就从这里下去吧!那是天体的旋转形成的大漩涡。这时众神一个接一个跳下去。宇宙之主流下了血泪。

以上的一幕一瞬间打开了我的思维,使我对此生的目地,有了一个连贯和清晰的思路,那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圆满归位。同时,这一幕也彻底冲刷了党文化灌输给我的无神论。

从此以后,我明白了我曾经对宇宙之主的誓约,我承诺救度众生的责任;我必须修炼返回去的意义。也就是说:我到了这里,此行的目地包含以上三个因素,互为一体,缺一不可,这也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内涵。

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你们面对的事情伟大,你们面对的责任重大,当然啦,还有你们自己的来源,都算在内,我才说你们伟大。要配的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啊。那是宇宙中再也不会有的,开天辟地也就这么一次,宇宙的开天辟地就这么一次。”师父的讲法使我坚定了以上的认识和要走的路。

关于救度众生,师父《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说:“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

当这种认识从生命深处冲破表面人的观念障碍时,感觉内心无比畅通,踏实、坚定。一切挡在我与大法、与师父之间的干扰消除了,挡在我与同修之间的间隔不起作用了。我的生命浸溶在师父无量的慈悲与大法无边的威力中。

此后,每做一件事,或碰到一件事,我就会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圆满归位这三个因素联想起来,结合起来。在师父的正法進程中,如果我没有跟上,那我就是没有做好助师正法;要做的事情中,如果我没有做好,那就是没有救度到我该救度的众生;在做事情的过程中,不注意修炼好自己,达不到大法的标准、做不好事情,也给圆满归位造成损失、给整体带来干扰。我想,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应该这样看待这些问题。

从此,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个人修炼中,碰到各种问题,人世间的、甚至同修之间的,虽然有困惑、沮丧、有时很难、也有路不通的时候,但是我已不会陷入其中。我认识到这一切都是表象、假相,而且往往我还会感觉到那些问题背后的真实的含意,而比较清楚我的目标是什么。其中除了学好法、以法为师,去破迷;还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就是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应该承担的责任。而我也应该为当初的誓约负起责任。

由于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有许多项目要做,以前,当碰到困难时就会觉的如果具备自己缺少的某种技术专长多好啊。比如跟主流社会,主流媒体打交道、讲真相,力不从心,就想如果能操熟练的英语多好啊。其实自己具备什么条件、能做什么,是当初自己选择的结果,就充份利用自己的条件、在自己可以做的工作上认真用心去做好。每个人都做好自己的一部份,整体就完整了。整体协调了,法力会很大。
在协调项目或参与项目中,总是会觉的有的同修比较不容易互相配合,不容易沟通,这个问题也困扰过我。但是,学了师父《北美巡回讲法》,我想通了,知道在创造人类文化历史的过程中,大法弟子扮演过不同的角色,有时甚至是对立的两方。比如说,有的扮演仁义之士,有的就扮演不讲仁义的;有人扮强盗或杀人者,就有人扮被抢、或被杀……。到今天虽然大家都成为大法弟子了,但还存在因果业力轮报的关系,就会发生相互扭劲,相互顶撞等事情。

但是,想想当初我们助师正法的誓言,冒着天胆,跟随宇宙之主历经千辛万苦,同心来世间。一路走来,所扮演的各种角色,是宇宙之主的旨意,是正法的需要,是我们的使命。大法弟子是一家人,跟着师父做同一件事情,不要被过去的戏中人的恩怨情仇的假相带动,这样去想时,看待同修,就会谅解、包容、多看同修优点,也珍惜同修,间隔就会化解了。

当我重温师父《致纽约法会的贺词》,师父说:“在历史的过去,你们创造了人类应有的辉煌;历史的今天,大法赋予你们救度众生的使命;历史的将来,你们纯正的一切就是大穹成住不破的保证。走好你们的路,得救的生命将是你们的众生,你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成就你们圆满的一切。”

读这段法时,更深感师父的慈悲伟大、深刻领会自己是谁而感到责任重大。师父正法洪势横扫一切败物,师父为宇宙天体的未来、承受着我们难以想象的巨难,师父为救度众生含辛茹苦、万般操劳,师父还为弟子的不精進操心指点。自己,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回顾以前,很多地方没有修好,没有做好,浪费了宝贵时间。想到这些是很惭愧的。今天的交流也只是谈出我所在层次、一个方面的认识,也作为反省自己、鞭策自己,在今后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修好、做好,不负师父、不负众生、也不负自己。

如有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