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路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四年在洛杉矶,经过我的室友介绍而得法的。在搬進我的新公寓的两星期前,我和同学一起到庙里祷告。我记的在祷告里我对着佛像说:“佛啊,不是我不相信您,只是现在书上的经文我都看不懂。我觉的我的人变的越来越不好。如果释迦牟尼在他祷告以后可以修炼达到圆满,那我只求您让我有一本教我如何修炼,能在面对利益得失的时候不放弃自己原则的书。我这要求不算太过份吧。”

几个礼拜后,我的堂妹拿了一份《大纪元时报》,因为我俩都在找房子住。一下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南加州大学学生找女生分租房间的广告。接着,我记的就是我在那室友的屋里念到了《转法轮》

我在洛杉矶修炼的最初两年当中,基本上我室友到哪,我就跟到哪,跟着参加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活动很是开心。我只知道《转法轮》讲的好,但我不懂为什么我们同一本书要重复的一直念。我只是在没有考试的时候才偶尔念念。当老学员告诉我,他们每次念书都有不同的体悟时,我觉的不能理解。《转法轮》是好,可是我没法每次都看到新东西;不过我还是尽量多念。

有一次我念到《转法轮》<第八讲>,师父告诉我们打坐时会出现的状态:“你定的再深也得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绝对不允许進入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那么具体会出现什么状态?会出现往那儿一坐时,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我心里想:“这是讲的什么啊?”结果,第二天我打坐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那舒服的感觉让你不想停下来。那天下午我觉的象是走在云里一样。

二零零六年,我念完大学药学系后回到旧金山湾区,那时只觉的缺了室友,没人告诉我哪里有什么讲真相的活动了。当老学员提到,我们必须随时保持正念;我自问,什么是正念?我怎么一点都不懂的呢?我求师父指引我一条修炼和能对大法做出贡献的路,让我在最短的时间里懂的该如何做。

紧接着,我就听说大法弟子办的媒体需要人参加广告业务,既然我不介意跟人打交道,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又需要钱,又有机会跟老学员一起工作,何乐而不为呢?我该试一试。这将会是一个好环境,因为有了自己的承诺,可以做些事情,而不再无所事事。

我记的当我刚参加那广告组(当时叫九信组)的时候,最初的想法是因为学员都很忙,我们每个人打电话给可能的客户。我那时对此工作一窍不通,也不懂的发正念,同修只是告诉我说先发正念然后打电话。一天下午三点半左右,我从医院下班回家,照他们说的做了,发完正念,然后打电话。我先大概介绍了一下我们的媒体,对方表示有兴趣。组里的其他同修要我继续跟他联络。第二个礼拜我发更多的正念,同时在电话里也增加了一些卖点跟那人谈,不久就签了合约。整个过程大约花了三个星期,而每个星期我只花几分钟打电话,问问他情况,看他是不是准备更進一步。这是我拉到的第一个广告。 并不觉的太难。有师父指引,我就没问题。

在相当容易的拿到两个广告后,连续两个月的时间我一个广告都没有。我很卖力,医院不上班时,我就到同修家去学他们怎么打电话。有一次我一拿起电话就开始吐,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吐了一天,什么也不能做。我对自己拉广告的成绩感到很沮丧,但也搞不清是怎么一回事。我知道,在修炼方面,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要补上。

我在医院的工作时间不固定,这使我不容易跟客户约时间,也不容易专心拉广告。因此我要求医院让我转成半工。结果医院拒绝了,说他们没有半工的职位,但如果我能跟他们全职做满四年的话,他们将帮我还清我上学时借的十万美金学费。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考虑,最后做出决定:放弃这十万美金的奖金。我想,如果我不能放弃这奖金,那我怎能去掉我其它那些执著呢。是的,我是可以赚了钱后再捐给我们的媒体,但人生是有很大变数的,谁能保证我赚的钱能全数用在这讲真相的项目中呢? 照我的经验,当我存够钱后,总是会有一些其它的花费,如买房子等。所以我不认为接受他们的提议是件好事,我的心也觉不安,如果接受这些钱,我怎么都觉的不对劲。因此我拒绝了这笔奖金。

就在我决定离开那家医院的那天下午,另外一家药房打电话给我说:“我不知道你的履历怎么到了我的手上,我想问问,看你是不是还对我们公司感兴趣?”我心里想,我需要一份工作能够支付我的基本生活费,那样,我就可以去学做拉广告。我回答他:是的,我仍感兴趣;但一个星期我只能工作三天,最好是两个周末日和一个普通工作日。那人说:是的,那正是我们想要找的,一个星期工作三天。慈悲的师父帮我安排了这个机会。

但是,在一段时间里,我拉到的广告数量至今还是没什么突破,虽然也很努力,我的销售数额以及我的修炼都没什么進步。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因超速被警察拦下。我请求警察让我走,理由是我不想上班迟到。警察说:不行,在这关键时刻我必须保证每一个人的安全。我说:什么关键时刻?他回答:明天,我们将進入新的一年。

此后,我读了一些明慧上同修的心得体会和师父各地的讲法,都强调救度众生和讲真相的重要。我因而理解到必须抓紧每一个机会讲清真相。我不该一心追求广告的效益,而应专注在救度众生。拉广告只是让我们救度众生的一种方式,它让我们有机会去会见各家店的老板,在我们的媒体和常人之间建立一个更加互信的关系,这样经过与我们的接触他们可以对大法有更深一层的了解。

在我做广告业务的过程中我认识到了很多自己的执著心,比如说,执著于安逸(义工心态),对于结果和自我成就的执著等等。刚开始加入做广告的时候,我有时会迟到,或根据自己方便改变上班的时间,以为这没什么了不起,反正不象药房的工作那样,有老板管着,也不需要打卡,完全有我的自由。这是我对安逸的执著。我们后来把这情况叫做义工心态,就是对自己的责任不能认真对待。

仔细想想,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必须要报告给我们的同修,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哪等等。从表面上看,这是让同修感觉我们重视他们的感觉,但更深一层来看,这显示出我们对这广告的工作有多负责任。我们可以什么事都任自己的性子去做,没有固定的程序,没有时间表。但救度众生并不是一个“义务服务”的工作。不管在那一个位置上,我们都必须从心底对此负责。

当神韵的舞蹈演员们训练跳舞的时候,在表演中展示出来的专业性,确实在救度众生上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他们不只是在一起学法,他们互相交流,从早到晚一起训练,发正念,他们形成了一个整体,共同提高。

就广告业务来讲,我们也要有同样的专业精神,准时上班,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并朝此目标努力,表现不好的时候随时向内找。救度众生是很严肃的,而修炼的道路是很窄的。经由做广告,我不得不时时向内找,并严格要求自己。当我有这个干扰,那个干扰的时候,表示我还有执著没放下。借着业务,它马上就在拉广告的成绩上显示出来,因此也推动我加速提高。

每当我悟到新的法理而有所提高的时候,我广告销售成绩就也有進步,而我们的一思一念都是有重要关系的。有一次我有一个大客户,我被告诉去跟他的竞争者谈谈。我心想这好象有点不太好,如果我是那大客户,我会不高兴的。确如所料,我开始跟那竞争者接触后,那大客户就因为一件小事就把合约停掉了。

事后我认识到我的想法错了,我认为那大客户会不高兴的想法是从另一位做广告业务的学员那儿学来的,她就是这样对她的其中一个客户。因为我很敬重那位学员,不知不觉的把她的情况或想法都应用到我这,或当成我的想法了。但当我向内找的时候,我发觉我的错误其实还不小,这表示我跟着别人的想法走,而不是用法来衡量。这在表面上,我们的媒体是为各个不同的客户服务,而每一个人也都应有被救度的机会。如果我感觉跟那竞争者打交道不太好,而又没有其他学员可以做这事的话,我必须把我所有负面的想法都清除掉,仍旧专心做好我广告业务该做的工作,不能让任何负面的想法干扰我救度众生。

我非常感激师父为我安排的一切,我很后悔自己不够精進,对自己的修炼要求不够严格而犯了错误,浪费了很多时间。我希望我能有更好的自制力,继续不断的去掉自我。我知道我必须真正的负起救度众生的责任,做好三件事。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