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证实法、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三十二岁,一九九八年接触大法,九九年春开始修炼,至今修炼大法快十年了。目前,我在洛杉矶地区参与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以及推广神韵晚会的项目。家中母亲和妹妹也是大法弟子,父亲现在也在慢慢走进修炼的大门。在大法中能走到今天,我想主要原因是因为有伟大和慈悲的师父在无形中呵护和看护着我。师父说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其实我做的离法的要求还相差很远,写此心得体会是因为这是一个向内找的过程,从中能找到自己的不足,跟上正法进程,希望能做师父的好弟子。这也是我第一次写心得体会,

我的心得体会分三部份:得法,走出去讲真相,和参与推广神韵晚会。

一、得法

我出生在一个很平凡的家庭。我三岁时爸爸只身来到了美国。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和疑问:

“我是从宇宙中来的,不是生在地球上的。”
“为什么我生在这个年代,而不是古代?”
“为什么我是中国人?”

随着年龄渐渐的长大,我一直在追寻答案。我总预感一件事情将要发生,我常常希望有个师父来找我把我带走。我觉的来到人世间是有目地的,总觉的自己与别人不同,但活着的目地是什么,自己哪里有所不同,没人能告诉我。

十二岁时我到了美国。在这繁乱社会里所碰到的一切问题让我感到非常困惑。我很想做个好人,但往往被人误会我的好意。我也接触过一些宗教和气功,但我没有接受它们,因为它们不能解决我的根本问题,也不是我要找的。其实没人能给我满意的答案,没人能告诉我生命的真正意义。我渐渐的沉迷在常人社会,我学会了抽烟,喝酒,养成了很多年轻人普遍的不良习惯,我变的很固执,叛逆,我不轻易相信别人,我没有人生目标。我不知道什么是衡量好坏的标准,这个现实常人社会使我堕落和迷失,在红尘中我和大家一样追求常人中的快乐和喜好,但内心却非常空虚。生活中的种种问题一直在困扰我,我无能为力,无法解脱,渐渐的我已经放弃小时候对疑问的追寻,慢慢迷惑在尘世中过着常人的生活。

直到一九九八年夏天的一天,大陆的亲戚寄来了《转法轮》。亲戚在信中说是万古不遇的宝书,我觉的很玄,一笑而已。但我还是稍微翻看了《转法轮》一遍,觉的内容与别的气功书不同,但因为当时在忙常人的事情,就没仔细的去想。但我后来明白,从翻书那时起,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找到了我要找的,那时师父已经在我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我往后的路。

一九九九年二月洛杉矶法会后,看到妈妈和妹妹刚见到师父、接触大法后的惊喜和变化,我好象一下子也醒了,我马上明白我终于等到了多年来要找的师父,我从新仔细看了一遍《转法轮》。师父在法中解答了我的一切疑问,大法告诉我的从前,我来世的目地,和我的未来。师父告诉我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还告诉我要“无求而自得”,“不失不得”,“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法理,还告诉了我要“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以及修炼是不断去执著心的过程。我内心无比轻松和愉快,我知道师父是谁,未来的路在哪里,知道了做人和活着的目地和如何做个好人。紧跟着我马上开始修炼,我立志要改变自己,去掉执著,同化真善忍,提高心性。我也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跟随师父,听师父的话,修炼到最后。

记的那时盘腿对很多新学员是个挑战,我也不例外。修炼一开始我单盘都非常的难,师父说过:“你们盘不上腿天上那些菩萨捂着嘴乐你:你看那修炼的人啊,腿还盘不上。”(《瑞士法会讲法》)我非常羡慕妹妹和其他同修很容易的盘上腿,所以我就非常努力,告诉自己不能落下,那时能双盘是我修炼中最大的关。通过努力,一个月后我终于能双盘了,当时突破到最长是连续盘十分钟,但是已经是龇牙咧嘴了。

九九年五月份参加多伦多法会的经历我永生难忘。因为听说师父要来法会,我跟自己说如果盘不了二十分钟就没脸见师父。可是能不能做到,其实心里真没底。法会第一天师父没出来,回到旅馆因为参加了一天的活动就很早累倒在床上睡着了,也忘了自己当初盘腿的愿望。半夜里,突然感到一个大法轮(差不多一丈宽),飞到我肚子上,像推磨式的在我身上慢慢的转了两圈,我一下子醒了,马上悟到自己还没盘腿,急忙的爬起床,吵醒我妹妹和妈妈说,刚刚大法轮来了,我得赶快盘腿二十分钟明天才能见师父。她们也马上爬了起来,兴奋的帮我压腿,准备给我递水和计时。

当时我采用盘腿的方法是念《论语》,念一遍就三分多钟,盘之前我计划念六、七遍就差不多能坚持下来。这二十分钟下来,可以说是我一辈子最漫长的二十分钟,“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我一辈子没吃多少苦,可是盘到十分钟开始,我痛的已经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在坚持着读了六、七遍《论语》的同时,双腿象在撕裂,腿上的痛苦使我觉的这世上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我明白的一面知道师父在我痛苦的同时正在为我消去了无数的业力。痛苦中我接触到了师父(神)的召唤,我一下子明白了一切的一切,就这短暂而又漫长的二十分钟,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什么是佛恩浩荡,我悟到我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师父给的,我一定要跟师父回家。

第二天的法会师父真的来了,我终于见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从那以后,我告诉自己唯一能回报师父的慈悲救度,就是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师父给了我一切,我生命的永远也报答不完。

二、走出去,证实法、讲真相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和共产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妈妈、妹妹、和我对大法、对师父从未动摇过。我们坚持去海边炼功,继续学法。我们心里都很难过,因为共产邪党说的一切都是谎言,师父为了我们承受了一切,我最起码要为大法、为师父说句真话。我告诉自己要坚持修炼,以行为证明大法的清白,同时想办法要告诉世人大法的真相。刚得法时我只是坚信,没有太多体会。但这几年下来我的改变和实践可以证实师父真的改变了我的一切。大法修炼是在常人社会环境中修炼,处理好常人的事情是为了争取更多条件能参与证实法的项目。我生活的周围都是不修炼的人,从这方面来说。如果做的好,走的正,本身就是一个真相,共产邪党的谎言定会不攻自破。

在修炼前我执著满身,生活杂乱,说话做事不考虑后果。修炼后我明白不能象以前那样了,要去掉名利情,要从新堂堂正正做人。我也明白所做所为都应该以法为师,而不是用常人的道理和自己的观念来衡量事情的对错和好坏。

记的刚修炼时做任何事情我都非常敏感,都会想起师父的话。我总想想师父会怎样处理,总感觉师父在身后看着我。虽然告诉自己没有放不下的,但常人的环境到处都是执著的陷阱和心性的魔炼。每次过关都是走三步,退两步。记的师父一下子让我想不起抽烟,去了这个执著,可是后来我会偷偷的尝试是不是真的抽起来没有味道(真的抽起来没味道)。就是这样,师父还是慈悲于我、没有因为我不合格而放弃我。社会中我办着方方面面的角色。对父母,尽量做到孝;对妻子,尽量做个好丈夫,能承担家庭的责任;在公司,尽量做好自己的工作。“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知道很多事情我只是出了一个正念,而问题的本身是师父为我解开的。慢慢的,大法给了我智慧,教我知道如何做人,我也得到了大家的信任和支持。就这样,“真、善、忍”化解了我许许多多的矛盾,给了我新生,让我有充份的时间和精力参与讲真相的项目。

二零零零年十二日九日,在《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中,师父说:“我们在向世人讲清真相的这个问题上,大家做的很好,同时我告诉大家,这件事情也是伟大的、慈悲的。看上去我们把一个传单给了一个常人,看上去我们把一个真相讲给了常人,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进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像,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么我们在讲清真相的时候,清除了一些人对大法邪恶的念头,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吗?因为在大家讲清真相过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们的罪,同时还度了他。这不是说明你们做了更慈悲的事吗?做了更大的好事了吗?”

二零零一年,洛杉矶的几个学员成立了放光明电视小组。那时我们没有财力、物力,也没有经验,就从一台摄像机,一台电脑,一个讲真相的心愿开始,一直走到今天。几年来,慢慢的经过洛杉矶同修共同努力,我们有了办公室,有了摄影棚,有了设备,我们制作了一些电视节目,电视台也落地了,还有了观众,在这过程中我们也积累了很多经验,现在还一起协助推广全球最大的神韵晚会。能走到今天,最主要的就是听师父的话,修好自己,以法为师。

下面我谈谈对参与神韵晚会卖票的体会:

神韵晚会是师父亲自正法,作为弟子来说,助师正法,义不容辞。我们的责任是协助推广神韵,能让世人买票,得救。神韵晚会提供了我们无尽的机会去救度世人。在洛杉矶办晚会,从第一年的两千张票,到这几年宣传下来,观众每年都在成倍的增加。神韵晚会已经广为人知。推广神韵不同于常人的任何项目,我们的目地也不同,做法也不同,在这个项目中,我们也扮演了不同角色,分担了不同责任。比如说,票务、市场、公关、制作、媒体、以及拉赞助等等。我们在做的过程中也在提高。师父没有教我们具体如何去做,而是说晚会成功的关键:一是学员之间的配合,二是学员救度众生的愿望。

谈起救度众生的愿望,对于我来说就是把神韵放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位置。神韵项目有做不完的事情,时间和精力是参与的先决条件,解决这个问题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

这么几年下来,周围的亲戚朋友还有老板都知道大法是我生命最重要的部份,他们也理解我为什么这么投入。

记的我太太问过我,她重要还是大法重要,我直接就说大法比较重要,我告诉她因为大法改变了我,教我如何做个好丈夫,没有大法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我可能也不会是个好人,说不定天天跟你闹矛盾,那当然大法比较重要。现在共产邪党在迫害,我修炼大法就应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也许是无奈,也许是信任,也许是支持,目前我做证实法的事情,亲戚们已经很少来疑问和阻挡。感谢师父的慈悲给我提供了好的条件。

几年下来的参与,我已经不知不觉成为协调人的一员。推广神韵对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心性要求是非常高的。因为如果自己的行为、思想和观念都是常人的话,一定会有魔难发生,做不好事情。

师父在法中指点了如何做好协调人。我牢记要多看他人的优点,少记别人的缺点。碰到矛盾先退后一步,向内找,要诚恳谦虚,相互信任,相互弥补不足,还要能承担责任和压力。协调人也是修炼人,和学员没有分别。一方面是做好常人的策划,推动进程,最主要的应该和同修交流,多听大家的意见,放下自我的观念,提供给大家的参与机会。

可是在做的过程中,经常碰到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每当大家都觉的自己在法上,意见有不同争论时,有矛盾而不相互配合时,当没能力化解问题时,当票没卖出去时,面对压力时,有时真的觉的苦,想过逃避可以少吃点苦。

比如说在做具体推广神韵的决策时,因为在人生过程中的经历,我有自己的做事的一套方法和对事物的判断认识,很多时候我觉的我的想法和做法是对推广神韵有帮助的,但其他学员有他们的想法和在法上的理解而跟我的不同,所以大家往往有分歧和矛盾,大家觉的自己都在法上,互不相让。很多时候当自己的做法没被采纳时,或在推动项目受阻力时,我内心会火很大,觉的受到了委屈而愤愤不平,虽然口上不说,但会坚持己见,向外找。自己形成的观念使我放不下,我会安慰自己说:“走着瞧吧,到最后看谁对谁错。”我心里想,自己修的时间长,做的事多,经验丰富,其他学员如何不行,如何不对……

师父《新加坡法会讲法》中说:“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

受到挫折难过后,打坐时我就会想起师父,想起师父的慈悲,想起法,我会想起师父的话向内找,觉的还是自己心性不到位,执著于自己的感受,有私才觉的苦。我是修炼人。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己见,为什么要那么难过?自己跟法的要求比呢还是跟同修比?如果采取其他学员的意见我可不可以也能办到?我会发现原来大多数我和学员的矛盾其实是自己造成的,要解决矛盾就必需修好自己,然后利用法赋予的智慧来和学员一起解决我们面对的问题。这才是师父希望看到的。向内找可以找出自己许许多多的不足,认识到自己的执著和心性位置,向内找是提高的根本。

过程中我悟到为什么师父在法中提到韩信忍的故事。为什么韩信不采用其它方法来处理他面对的问题,而直接从地痞胯下而过?因为韩信有自己的志向,为了达到自己的志向和目地,任何事情他都可以忍住,不在乎自己的得失。我何尝不也是一样,只要能把票卖完,为了助师救度更多众生,我也应该忍住给自己的委屈,忍住自己的苦楚,坚定的继续做好该做的,承担起自己该承担的责任。当我悟到了许许多多法给予的智慧时,委屈和苦楚就不存在了。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上说:“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修炼,每个人也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个人也都有常人心你才能修炼。那么常人心就会表现出来,不要认为有矛盾了,有意见了,不想跟学员一起合作。要知道大家都是从那个状态中走过来的,而且每个人时不时的也会出现这个状态的,要知道原谅别人、体谅别人,要知道互相帮助。大家能够共同做好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事,这才是应该做的。”

我悟到,作为协调人更应该体谅同修,帮助同修,才能共同做好神韵卖票和救度众生的事。

再次感谢师父慈悲给予的机会和时间。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