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孩子都是为得法而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回顾近十年和孩子一起修炼的历程,有许多惭愧,也有一些欣慰。我的第一个孩子在一九九九年出生,当时邪党开始疯狂的迫害大法,谎言铺天盖地,使我原本和谐的家也失去了平静。孩子的出世,给我带来相应的压力,她爸爸唯恐我带着孩子修大法,要把她带回老家交给奶奶抚养。我的私心让我感到一身轻松,以为这样正好可以有时间做我该做的。

可是当晚却有一梦境点化,让我悟到,我必须带好这个孩子,别让她落入常人环境,这是我的责任。我悟到后,孩子的爸很快离开了家,去了国外。

孩子每天听法,每当我在她身边炼功,她就会无比的快乐。她的快乐也感染了我和家人,让我更有信心带好她。

一天同修来我家,提醒我虽然带着孩子也应该走出去证实法。孩子还太小,去北京有困难,可以就在当地证实法。同修说大年初一那天要到一个大广场炼功,你也去吧。我随口答应了。

年三十晚上,家家户户放鞭炮,孩子害怕,我得帮她捂着耳朵,心想,明天能行吗?

第二天,我还是抱着刚满六十天的她上路了。奇怪的是,一路的鞭炮声对她没有任何影响,她表现的非常安静,让我悟到我必须迈出这一步,走出来告诉人们大法是正法。于是叫出租车去了广场,没想到很多便衣警察早已等在那儿了。我们被强制送到戒毒所,很多同修已在那儿。我抱着孩子站在那儿,心想我什么也没带,连一块尿布都没带,如何是好?这时一个正哭闹的一岁半的小男孩,扭头看到了我,立刻朝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并且把他手里啃了一半的梨递给我吃。我感到师父用这小男孩纯真的笑脸鼓励着我,心里一下子感到非常踏实。

登记后,要让我们上五楼,这时怀里的孩子却突然高声哭嚎起来,惊天动地的哭声震动着大厅里每一个人的心,小孩真是比大人还明白,她是在抗议这种非法关押。是啊,凭什么关押这些好人,凭什么关押只有两个月的婴儿,可是这些道理在当时很多人都没悟到,以为被抓才是修炼。我明确我要回家。我为什么要呆着这里。

等了一天,孩子不哭不闹,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尿布湿了,也没的换。到了晚上,终于来人送我回家,在车上,我给警察和司机讲我炼功受益的真相,他们渐渐的没有了反对的声音,只是静静的听着;警察还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孩子身上。我很感谢他,因为当时外面是冰天雪地,孩子很冷,她的被子已经尿湿了。

回家后我悟到,孩子是来得法的,也在帮我,并没有给我添麻烦,是我的悟性不高,让孩子为我承受了一天,我为什么要随大家上五楼呢?修炼不是大帮哄啊!

伴随着听法,孩子一天天长大,也有过多次消业,每次消业对我也是心性的考验,太严重时我心里就有点慌,我的心一不稳,孩子消业时间就拖长,我把心放下时,她消业症状瞬间就过去了。一次,她发烧三天不吃不喝,我有点着急,给她买很多好吃的,但她一口也不吃。后来她难受的满床打滚,边滚边说:“怎么办?怎么办?”我安慰她:“没事,没事,师父会帮你,很快就会好。”她渐渐安静下来,向我示意要听法,后来睡着了,醒来后一身轻松,什么事儿也没有。

孩子会走路之后,有时会拉着我的手,让我看空中的师父。可是我看不见。刚开始知道发完正念的时候,她玩着玩着,会突然跑过来,小手指着空中对我说:“有邪恶来了,快发正念。”她说话很早,《洪吟》中的诗,每首只需要给她念三遍,她就记住了,表现出大法小弟子超常的智慧。

我常领着她到处贴讲真相条幅,每贴一个,她会喊一句“法轮大法好”。她还常拽着我往人多的地方贴,每当做这件事时她都会非常高兴。

孩子不到三岁,我们来到海外,蹦蹦跳跳的她会追着人们发资料,也常督促我读法给她听,读法时另外空间的美好和殊胜使她常常不愿我停下来:“妈妈,就这么读下去,别停,别停。”我说不行啊,妈妈得做饭去。“别做饭,别做饭,就这么读下去。妈妈,你知道吗?你读法的时候,师父在往我脑袋里装金子。妈妈,你读完这本书,这书就装在我脑袋里,我还能翻开看看。”

四岁时,她可以自己读《洪吟》及《洪吟二》,从头到尾读下来不愿停顿,而且告诉我,她在读的时候,魔一靠近就化成烟。

五岁时,她可以自己读《转法轮》,很流利,一口气读一讲,不停顿。我并没有额外的时间教她认字,是大法打开了她的智慧,使她能读《转法轮》的同时,也能读其它的故事书。记的我以前曾试图用故事书教她认字,可是收效不大,也就放弃了。

遗憾的是,随着小女儿的出生和大女儿的入学,家里的负担越来越重,我们的学法时间也越来越少,发正念常跟不上,孩子的爸爸被邪恶因素控制着搅的家里不得安宁,也由于我的不精進,小女儿经常哭闹,搞的我身心疲惫,有时还想这小孩可能是来干扰的,心烦意乱,不知向内找。

有时为了使自己不受干扰,我还借一些常人光盘给孩子们看,让她们安静下来。可想而知,这些变异的动画让她们离大法越来越远,后来她们干脆拒绝听法,还时不时的干扰我炼功学法,以及打电话讲真相。她们头脑中的变异动画在操控她们排斥大法,她们的表现让我惊醒,我的罪大了,是我在毁她们,是我在害她们哪。而且她们也常出现病业状态,搞的我更疲劳,三件事做的很勉强。

师父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人通过眼睛、耳朵看到听到的都是文艺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斗角和现实社会中的利益争斗,拜金观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现等等,装進的都是这些东西,这样的人就是真正的坏人,不管他表现的怎样,人的行为是思想所支配的,一脑子这种东西的人能干出什么事来呢?”(《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我反省自己,逐渐调整自己的时间,尽量跟孩子们一起学法,或让她们静静的听我读法,也领她们去机场发报纸。有时给她们看大法弟子做的动画,听小弟子园地的广播,她们很爱听。

一天,小女儿听着,听着,好象明白了什么,问我:“什么是讲真相?发传单就是讲真相吗?”我说是。她便嚷着要去发传单,我只好带她出去。拿着揭露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传单,她很认真的一张一张的发完。她当时才二岁半,看她认真的样子让我很感动。神韵要来了,我带着她们发传单,小孩的纯真很能感动一些人,大部份人都能高兴的接过传单,并说谢谢。

在这里很感谢同修为大法小弟子创作的动画和广播,让我们的小同修受益匪浅,我家的大法小弟子从中明白了很多修炼的内涵,明白了韩信的大忍,明白了球球的返本归真,明白了讲真相,明白了大灾难和救人,也明白了什么是说真话。一天小女儿跟我说:“妈妈,我明白怎么叫忍了,姐姐打我,我再也不哭了,也不还手,我要呵呵一乐。”

小女儿也很爱听法,我读法如果中间停顿下来,她会催促我:“妈妈,别停,别停。”我到机场发报纸,她可以坐在一边听法,还帮我发正念。走在街上,或者到商店里看到不好的东西,她都要给清理,不许邪恶干扰人。一天,我牙痛,还得做饭给她们吃,觉的很难过。她说:“妈妈,有邪恶干扰你,我帮你灭。”随着她正念一出,我顿时感到一阵轻松,没有痛的感觉。有一次她还告诉我:妈妈,有邪恶干扰这个阿姨发正念。我说,帮她灭吧。她一说“灭”,邪恶就被灭掉了。

在学法炼功时,她会看到很多另外空间的美好与殊胜景象,她告诉我:满满的佛呀都在学法,还有天女散花,还有金色的大房子,我还有天上的家,天上的妈妈很善良。妈,真好啊!

现在她可以打坐一小时,每次打坐之后,她会很感激的双手合十,朝空中一拜,大声说一句:“谢谢师父!”我感到这句“谢谢师父”是发自她的内心深处,她真的很感谢师父让她成为大法小弟子。一天,还朝她爸爸说:“我是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好!”

现在大女儿已可以自己读法,也安静了许多。我坚持与孩子每天学法炼功,我们母女三人就是一个学法炼功小组,一起学法,一起打坐,早上炼功,晚上吃完饭大家一起读法。小女儿快四岁了,她常常跟我说:“妈妈,学法太美好了,炼功太美好了。”

作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师父说:“给别人什么东西都不如给人法好。给他再好的东西,给他钱再多,他也是一世一时的幸福。而你给他法将是生命永远的幸福,能有什么比法更好呢!”(《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悟到大法弟子的孩子都是为得法而来的,在此希望所有大法弟子的孩子都能感受到学法炼功的美好,希望我们的大组学法能让孩子们受益,让大人孩子一起溶入大法中。

一点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九年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