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前一身病,按中医的说法是气血严重亏损,一边的肩膀抬不起来,腰、后背痛得几分钟都坐不住,每次上街,即使三、四里地的路都得拿个小垫子,中途要坐下来歇几歇。修炼大法后,我才尝到了无病一身轻是啥滋味。除了身体上受益,我亲自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体验到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我文化水平低,就连看书都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吭吭哧哧地读出声来,默读都不会。一次我正在家费力地念法,在旁边洗衣服的女儿大声喊道:“你这是念的什么书?谁这么念书?拿一边念去。”我当时就火了,把她骂跑了。女儿走后我大哭一场,知道自己没守住心性,来到师父的法像前,心情很不好,我含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啊,大法太好了,可我想学法太费劲了,我想学法啊!”

过了一会儿,我又拿起《转法轮》读了起来,看着看着,我发现有点奇怪,不管我看到哪行,那行字就都变大了,而且五光十色非常漂亮。我好奇的看看上边那行和下边那行,那些字都是小的,只有我读到的那行字才会变,变得又大又亮!我太激动了,是师父在帮助我、鼓励我学法啊!从此以后,我会念书了,默读、出声读,都会读了!

去北京证实法

我和丈夫刚刚正式走入大法修炼迫害就发生了。我俩在证实法中越走对法越坚定,越来越走向成熟、理智。

迫害发生后,我和同修毅然去北京证实法。可能因在去北京这件事上多少有些不纯正的心,所以我在北京打完横幅、喊了大法好后被北京的警察抓了。他们把我送到一个很远的派出所,先用软硬兼施的手段企图诱骗我说出姓名和家庭住址。我不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就又找来一个姓刘的警察冒充大法弟子再次诱骗,却被我识破了。这让他们非常恼火,就露出狰狞面目,但仍不死心,又找来犹大来动摇我。我不配合邪恶,求师父加持。他们给我照相,我就把头发甩到前面遮住我的脸,不让他们照。几经周折,他们把我送到一个看守所。体检不合格,几个警察就把我送出来。在路上,我叮嘱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千万别做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事,会有报应的。他们都答应了,其中一个大个子头目说,“大姐,我记住了,李洪志万岁!”他把一瓶自己没喝的水递给我,说,你都几天没吃没喝了,先喝点水吧。你喝完这水后,瓶子千万别扔,你身上没带钱,你可以不吃饭,但不能不喝水。你渴了就找个饭店,前门都不让進,从后门進去,那里都有水龙头,你可以再接点水喝。嘱咐完了他们才开车走了。我摇摇晃晃径直朝两辆正在施工的铲车中间走去,突然送我的警察中的一个跑了过来,一把把我拽回去说,“你不要命了,你身体这么弱,前面铲车要是看不见你,把你铲了怎么办?别图近,从这边走。”原来他们一直还在关注着我呢。每当回忆起那一幕我都很感叹,是啊,有许多警察本性原来是很善良的,只不过是被旧势力利用来干坏事的,我一定要尽我所能尽量多救些被蒙蔽的警察!

就这样,一路上仅靠藏在身上的几十元钱,在师尊的悉心呵护下,我安全返回家。

救度培训班的孩子

我曾经承包了一个曲艺培训班的食堂。为了救度这些孩子,我对每个孩子都特别关爱,他们有什么事都愿和我说。我便用心找机会和每个孩子讲真相,劝他们三退,告诉他们大法真相,有时他们唱的戏词里有污蔑大法的内容,我就一一找到孩子们叫他们一定改过来,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一天,我看到几个孩子拽着一个哭哭啼啼的男孩子到了我跟前,这孩子哭着向我道歉,说以后不会再说一句污蔑大法的话了。这个孩子十四、五岁,父母离婚。我问是怎么回事?原来是他自己编了一首唱词,其中有十多句诬蔑大法的话。那些明白真相的孩子知道后就把他揍了,说,咱姨都告诉咱们记住大法好,你还这样写!赶快向姨道歉。经他这么一说这我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经过我讲真相,培训班的所有老师及第一期的四十多个孩子全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恶党组织。

后来食堂自己经营,我就出去做个体户炸肉串生意,效益也不错。过了一段时间,戏班又招第二期学员,又让我回去做饭,可每月仅给四百元钱,远不及我烤肉串的收入。但为了救度那些孩子,我又回到了食堂。后来那些孩子也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恶党组织。

证实法路上的一次经历

一次坐三轮车出去发真相资料,还没到地方,突然觉得被一辆车跟踪。后来经过测试,证实这车确实是在跟踪我们。我们赶紧调转车头往回开。到了市内,進了一个胡同,几个人很快下了车,分头各自回家。

我回家要路过一个派出所,发现派出所门前停了很多车。刚走到家附近,看见一辆车停在我家的胡同旁。我没在意,径直往里走,这时突然从胡同里出来一个警察,我俩差一点没撞上。我发着正念,他好象没看到我似的,还自言自语地说,哪家呢?都睡了,要不然到家问问。我悄悄地退出来,躲到附近。听了一会动静,然后脱下外衣,放下发髻,悄悄往家走。回头再看,那个警察还在探着身子往外寻呢!我安全回到家中。

我知道这是师父保护了我和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