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慈悲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在瑞士旅游景点讲真相,发《九评》劝三退的学员。师尊多次教诲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抢救人,可见时间是非常紧迫的。在旅游景点讲真相,发《九评》、劝三退,正是面对面,最直观的救人方法。三年多来,经过在景点讲真相,我深深体悟到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救人之路。我每天坚持学法,遇到问题向内找,不断用法来归正自己,使自己渐渐成熟起来,路越走越顺畅,劝退的人越来越多,下面谈谈我的体会。由于层次有限,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整体配合

我每周从周一至周五,风雨无阻去旅游点讲真相,每天都会有一个同修和我一起合作。刚开始我只重视发材料,认为发的材料越多,救人就越多。经过不断学法,我逐渐认识到,发材料固然重要,可是不知道对方被救了没有。我就想如果我要把他劝退了,不就清楚的知道他被救了么?于是我就把功夫下到劝退上。过去,对那些不要材料的,我就想办法劝他拿材料,再不拿,我就不管他了。后来我逐渐悟到,要不要材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让他知道真相,劝他退。劝退时,当遇到不理智的人,同修配合发正念支持我。

一次,我劝退时遇到一个很不理智的人,说话很噎人,但是这个人不坏。我当时想起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我就心平气和的劝他,给他讲真相劝退,同修在旁边也发正念支持我,这人最后终于三退了。

二、整体讲真相,个别劝退

在景点,我面对的绝大部份是从中国来的游客,是受邪党毒害最深的,非常清楚邪党整人的残酷手段。我体谅他们有怕心,所以就采取集体讲真相,个别劝退的方法。

一天,我发给一个人的真相材料里有《中国特写》,头版就是党内呼吁逮捕江××。在这里四十几人等候上车,其他人都没拿材料,我正要给他们讲真相,突然拿材料的人就问,你能给讲讲江××么?这正是我切入的好机会。我就讲江鬼如何卖国,出国访问时的丑闻,如何不懂外交礼节,当众拿小梳子梳头等。一个人问道,是不是他还抠鼻子?我说是,大特写都出来了,很多人都在讥笑他。看的出,人们都很厌恶他。

我又讲了,它在法国接受费加罗报记者采访时,信口雌黄,毫无根据的诬蔑法轮功。回去又开人大会,又给政治局委员写信,又炮制天安门自焚假案等,铺天盖地大抓捕,用了各种酷刑迫害大法学员,特别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焚尸灭迹,天理不容。

大家都专注的听着,看的出他们很同情法轮功。我又讲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八十几个国家,获得一千多个褒奖,使无数人受益。比如我过去多病缠身,每天以药代饭,走路需要拄拐杖,炼功五十天后,无病一身轻。我还曾爬过二千三百公尺的高山不用坐缆车,你们看看,我快七十岁了,耳不聋,牙没掉,一个人大声问,你的头发是原装的么?我说,是原装的,不是假发。这个人立刻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大家的目光都转向我,有的说真不象快七十岁了,有的说象五十几岁的。有个人说,“我刚四十多岁比你还老,我一身病啊,你能不能给我一本书(指《转法轮》)?我回去也炼。”有的说:“给我份材料,我得好好研究研究。”他一拿大家都拿了。

我接着讲,中共邪党害死了我们八千万同胞,现在又打压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做了人神共愤的事,现在天要灭中共,赶快三退吧,现在已有四千多万人退出邪党及相关组织。用化名,小名都可以,我可以帮助三退保平安,保未来。然后我帮他们起了名字,个别劝退,劝一个退一个。这时导游喊,大家准备上车了,有人跟我挥手告别。一位女士急匆匆跑来问我,听说你能帮助退什么,你还管起名字。我说对,我可以帮助退党、团、队,我还帮着取名。她说:“我也退,你帮我起个名字吧!”我看看她说,哦很漂亮,就叫美丽吧,美丽的女郎!她高兴的连声说,谢谢,谢谢!向我挥手离开了。四十几个人里,有三十二个退了。

三、不放过一个有缘人

一次我遇到一位高级知识份子模样的人,我们交谈的很溶洽,当讲到法轮功时,他的看法很正面;当讲到邪党如何坏时,他也很有看法,还做补充。可当我劝他三退时,他就是不答应。当时我就想,这么好的人,没有退出邪党就走了,这是遗憾。之后我又不断的碰到他,我想这都不是偶然的,是安排我救他的。每碰到一次,我就劝一次,他还是不答应;我就向内找,还是我的耐心不够,慈悲心不够,我救人的心没有完全到位。这使我想起师尊的教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要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他要上车了,我再劝他一次,于是我说,先生,我们就要分别了,你跨过千山万水,我们能见一面,有多大缘份呀!你入了党、团、队,不退还真不行,天灭中共,你怎么躲过此劫?你是好人,我才这么苦口婆心,我为你好啊!他说我感应到了,你真是好人,就听你的吧!我说自己起个名字吧,他说就叫三可吧!我问什么意思?他说退党、团、队三样都可以。我说真为你高兴,分别时,他说,回去我也找本书(指《转法轮》)看看。就这样经过五次终于把他劝退了。

四、师父就在我身边

有一次,我在景点等了两个多小时,只劝退了一个,没有游客来,我就想,今天劝退了一个,我也没白来。一会就来了一车孩子,我立刻迎上去发材料,跟来的五、六个老师都拿了材料。接着我劝孩子退队,老师一听,害怕了,就把孩子们带到手表店里,还让班干部看住,不让和我接触。我见不到孩子,怎么救呀,我又难过,又着急,就发正念求师父。一会儿一批一批孩子就出来,开始走出一个孩子,见我就笑。我就问他,小朋友,想把平安带回去吗。他说想,我就说四川地震凡是退党、团、队的都平安,我给你起个小勇士退队吧。他说行。接着又有四个走来,我就向他们揭露邪党如何瞒报四川震情,如何贪污,造成校舍豆腐渣工程,致使大批孩子被砸死,现在共产邪党无官不贪,天要灭中共,你们赶快退队吧。他们都说行。我就起了三个名字,很快三个孩子抢先退了,第四个不吭声。我就说自己起个名吧。他说,我叫笨蛋。我问,为什么叫这个,不笨呀。他说,三个名字都被他们抢去了,就我落后,我还不笨呀,就叫这个。我说,其实名字就是个号,没关系,你要认真,我就用这个给你退了。他说行。

这时又来了两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见面就问,退什么退,我们不仅入了队,还是团员,我们还想入党呢。我就问他们,你们知道什么是××党?他们说××党让我们出来玩呀。我又问,是××党给你们的钱吗,那不是你们爸爸妈妈辛勤工作挣的钱吗,你们爸爸妈妈的辛苦钱还要纳税养活××党呢;现在××党无官不贪呀,再想想,共产邪党领袖是中国人吗?那不是马列吗。两个孩子都说,有道理。我接着说,我们要做中华好儿女,不做马列子孙。一个说,我的理想破灭了。另一个也说,我也破灭了。我说破的好,就起个化名,退出团队吧。他们都说退。一个孩子问,您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我就跟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使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我还曾经不用缆车,爬二千三百公尺的高山。孩子们问,您穿登山鞋了吗?我说,没有。他们说,您真了不起。我说,不是我了不起,是法轮大法了不起。

这时又有三个女孩来听,我就拿出贵州藏字石给他们看,“中国共产党亡”。一个女孩说:“看呀,是真的。我妈在听劝三退的电话时,就提到藏字石,我妈不信,这回我可看见了。”我说,回去你要把这事告诉你妈呀。她说,那当然。我劝她们,那我给你们起名字退队吧。三个女孩都退了。我又问那女孩,你妈退了吗?她说,没。我说回去劝你们的亲人退呀,让他们保住平安呀。她们都点头答应。有三十几个孩子,十七个退了。

五、众生在觉醒

一次,从车上下来四十多人,我就大声说,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天要灭中共了,现在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的四千多万。你们知道吗?四千个贪官,带出四千亿。一个人说,何止这些,紧接着一个人高喊,打倒××党。这时走过来一个中年妇女,对我说,把材料给我,我帮你发,我就跟大家说,赶快三退,三退保平安,保美好,保未来,我可以帮你们退,起化名,别名都可以。这时那位发材料的女士回来问我,你说退什么?我说,退党、团、队,我可以帮助起名字。我给你起名退了吧,她说,我退。然后我就一个个的问,问一个退一个,连导游都退了,一共退了三十几个。

六,结语

三年来,我一直坚持在景点讲真相,发《九评》,劝三退。刚开始,瑞士对游客控制较严,游人比较少,中国人就更少;近一两年游人多起来了,特别是中国人也多起来了。我开始只重发材料,两年多只劝退二百多人。后来对师父讲的救人的法理越理解越深,深感救人急,我就在劝退上多下工夫,认识到多劝退就是多救人。仅从今年五月到八月就劝退一千一百一十一人。这其中有教授、工程师、高级工程师,老师、孩子,也有导游、普通党员、党委书记、一般干部,还有带保镖的高级干部、和公安局的,“六一零”的等等;他们真的发自内心的退了,得救了。有的退了还给我留下名片,希望保持联系。有的互相介绍,我才知道他们的身份。

今年“十一”前后,我去巴黎参加呼吁欧卫恢复新唐人对华发送信号的活动。期间,我去巴黎景点讲真相,救人,看到巴黎每天都有六、七百人,听同修说,最多时有一两千人,我真不想离开那里,想多救人;于是,我将回程票推延了,和巴黎同修一起讲真相,劝退。

前来参加呼吁欧卫事件活动的北欧同修也积极参加劝退活动。同修们那种救人的急切心情在激励着我。我们不断学法交流,我向他们介绍我在劝退方面突破的经历,又和大家在法上切磋,大家在法理上清楚了,又到景点去劝退,大家很快有所突破,开始劝一、两个,三、四个,逐渐方法也多起来了。在巴黎的十六天内,据不完全统计,我和巴黎同修一起劝退了九百六十多人。

我最大的体会是,我之所以在第一线救人这条路上,越走越顺畅,救人越救越多,就是我有坚定的救人正念。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不断净化我的心,使我救人的心越来越纯,源源不断的给我救人的智慧。因此使我遇到各种类型的人,我都会用各种方法切入,恰到好处,说话既慈悲又简练,劝退越来越多。我深深体会到,我所有的行为和智慧,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从法中来的,都是师父给我的。我自己做的还很不够,离师父的要求,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有决心,继续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做好师父要的,快救人,多救人。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八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