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过程与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零二年夏天在台湾得法的。有一天二弟从公园散步时拿回了一张法轮大法的介绍传单,就放在桌上没人理会,不知怎的我拿起来翻了一下,当我看到“真、善、忍”三个字就给吸引住了,并决定要去买《转法轮》这本书来读。但找了两家书店都买不到,也就没再继续找。我想这是对我那颗要修炼的心的一种考验吧!

几天后,我与朋友相约一早去爬山,我们五点多就出门了,经过公园,看到法轮功学员在炼功,我就走了过去。那炼功点的辅导员很热心的告诉我,她们每天都在公园炼功,问我是否有兴趣学,并有九天的学法班。当下我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高兴。

隔天,我连续找了几家书店,终于请到了《转法轮》,当天就彻夜把他读完了。后来又参加了九天学法及学功班。在上完第九天的学法班回家的路上,一路上我的身体轻盈的忍不住边走边跳跃着,心中有如甘泉溢出般的幸福感,我知道这是我要走的路。而每每谈起此一得法经过时,我总是心怀感恩,感谢师尊不放弃任何一位弟子。

二零零三年我决定嫁给先生移民到美国。这是我人生,也是修炼路上的一个转折点。刚嫁到美国来,由于两个家庭的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的成长环境,和语言上的一些隔阂,使的与先生的家人相处产生了种种的不适应,再加上我的家人全在台湾,而在美国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自认在台湾我好歹也是一家小公司的主管,所以也不愿随便就找一个工作)……,种种的不顺心让我觉的为了婚姻,自己牺牲了事业,又离开了疼爱自己的妈妈,没有可以聊天的朋友……,所有的委屈与不平,种种常人心充满了心中,却没有悟到:这不正是提供了一个要磨去一切执著心的机会嘛!

虽然自己也知道每次过关都没过的很好,但每次矛盾来时,就象拧着你的心而忘了自己是一个修炼人要忍,要放下在心中纠结的常人心。慢慢的意识到自己的不足,要多学法,保持正念,并心中时时怀着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碰到事情若能总是先考虑别人,等矛盾来时也就不会生那么大的气了。

《转法轮》<第四讲>:“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

同时我也时常与先生做心得的交流,及分析每次没有过好关的原因,慢慢的家人的问题虽没全变好,但已不再那么尖锐。而先生也正式走進了大法修炼,成为了我的同修。

二零零六年我在美国开始了第一份工作。上班的第一天安排座位时,与我一起报到的另一位同事被安排到办公大厅的办公桌,而我的座位却是在大门出入口的一个柜台里,没有标准的打字桌,电脑就放在过高的柜台的台面上,打字时要坐在高角椅上并将手臂抬高才有办法打字。柜台内坐椅的后面放着一台高速印表机,旁边是饮水机,每天一早就要听到那哄哄的列印机器声,人来人往的开门、关门声;同时每人要饮水时还要从柜台的下面拿纸杯,因为柜台也是储物柜。

工作了几天后觉的背部、手掌、手臂已开始阵阵的酸痛,心里真是有点不平,为什么我就不能有一个正常的办公桌?况且我的主管还是台湾来的同乡。回家跟先生谈了我的情况,先生也不舍的我吃苦,就建议说,照理我可以向人事部反应安全问题,以争取应有的权益。但是我心中悟到:我是个炼功人啊! 炼功就是要吃苦的啊,怎么还放不下常人的观念。这念一出也就放下了这颗不平的心。慢慢的手臂和背部也好象不感觉那么痛了。

就这样大约工作了约一个星期后,一天早上我依照同事交待的方式在处理资料,我的主管来到我的柜台前观察我的工作進度。他似乎有不同的意见;我没有察觉他的反应,又在重复我的处理方式。这时他突然抬高了音量并把我带到了办公厅的中央,当着所有同事的面,告诉大家我犯了多大的错误,并讲了一些让人下不了台的话。这大概是从我学校毕业开始上班以来所受到的最大屈辱,我眼泪几乎已开始涌上了眼眶,但我心里知道我不能哭,我一定要过好这一关。我强忍住了泪水,说了声:“谢谢,我会注意的!”

到了下午的休息时间。我打电话给先生,告知他发生的事情。但此时泪水再也不听话了。先生说:“如不想做就不做好了,家里也不需要你工作……”。我想:不行,这是我要过的关,应该吃的苦;于是擦干了泪水,回到我的柜台内继续工作。虽然当时忍了下来但是还是没做到不觉委屈。《精進要旨》<何为忍>:“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接着而来的是办公室内有位年资很久的同事也不知怎么了就是看我不顺眼,对我很不友善,每次都藉工作的机会与另一同事挑剔我。见了面打招呼,有时还故意不理睬,并与其他同事窃窃私语。我感觉到了矛盾的存在,但不知是何原因也不想理会。但有一天早上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她向我们的部门经理说我如何浪费纸张,不该列印都印了。殊不知这也是依照同事交待的方式处理,很想过去解释。但接着,又听到她与另一位同事继续谈论我的不是。听了心里真是难过,但转念一想我是修炼人,这些常人不好的东西我要干么?我不在此矛盾中,所以心里也就坦然了,不生气、也不难过了。

后来有一天,那位有时也在一起挑剔我的同事对我说,看到你每天都是笑眯眯的,真好。她说,她有时就是性子急所以没有注意到态度,不好意思啊,你真好,真是有福气。我说:“是啊,是啊,因为我修炼了嘛。”

过了没多久,人事部来做工作环境安全调查,将我的位子暂时调到一位离职的主管的办公桌,因为办公桌不够而我的座位又不符合安全。事后我跟先生开玩笑,我说以前不喜欢做的事,修炼后现在做的就是我以前不喜欢做的。如我不喜欢做公务员,现在就在政府单位上班;不喜欢嫁给公务员,先生也在政府上班;不喜欢个子不高的男生,先生也是矮矮的……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去掉我的执著心吗?

在二零零八年的纽约法会上,再次见到师尊时,我顿时热泪溢满了眼眶,自己知道在个人修炼路上、及心性过关中,一路上是跌跌爬爬的,而没有真正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心中不禁对师尊说:弟子这一次一定要精進,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从法会回来后,与先生一起先后加入了讲真相的工作,并加入了天国乐团,大纪元报纸的排版,及神韵晚会的卖票项目。

在乐队中,我是打镲的,游行中当镲一打起,我真体会到了:“那些天兵天将许许多多都在往前冲。”(《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后来,当我成为大纪元的一员后,我体会到了无数的大法弟子都在发自内心的做着了不起的工作。当穿上皇后装,或是发传单,或是在卖票,我感觉到了大法弟子的能量,不畏天寒,站在那里,一整天不喝水,不上厕所,不吃东西……都不累,而且还舍不得换下皇后装或离开。

终于到了神韵晚会的开演,当舞台的幕缓缓的拉起,我的眼泪随着一首首动听歌曲、一幕幕如天人下世表演的舞蹈……,我的泪水溢满了眼眶,似乎无法停止。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大法的伟大。我知道了我会在修炼的路上奋起直追。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