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修大法 精進不止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

师父好!同修好!

我从二零零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时间不长,但自从修炼大法以来的种种经历和认识却使我感到重获新生。其实在三年前我就已经听说了法轮大法,但并不知道有《转法轮》一书的存在,所以法轮大法当时并没有引起我人的这一面的注意,但是我神的那一面却提醒我必须深入的了解他。我那时也一直在力图区分自己和随波逐流的常人社会,让自己向历史、艺术等领域探索;但是我人的一面却又不愿意放弃继续作常人的事情。

当我最终有幸开始阅读了《转法轮》一书后,我在还不十分清楚为什么的情况下预感到这部大法是非常特别的。在我通读全书后,我决定去公园炼功点炼功,但却有很大的干扰。那时我的妻子只要一听我说想去炼功就气的不得了,跟我吵闹不让我去。但最终我还是下定决心要去,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挡我。但是心里却想着我回家以后等待着我的是不是会是一场轩然大波。而让我惊讶的是在我回家后却什么都没发生;我妻子并没有象我之前担心的那样生气,甚至还问我炼功炼的好不好。

修炼初期,我并没有感觉到象其他学员一样,在身体上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因为我在修炼之前身体上也没有特别严重的疾病或者疼痛。但慢慢的,我感觉到我的身体也在渐渐的被净化,感觉到自己原来就象一个肮脏的下水管道,里面全布满了污秽的东西。尤其是我的个性,原来我是一个脾气特别不好、固执并且狂妄自大的人。在我修炼之后,我妻子、父母,甚至工作的同事都感觉到了我脾气的变化。

我从十六岁时就开始抽烟喝酒,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一天抽一包烟,喝酒也是常有的事,后来也曾几度想戒却都戒不掉。而修炼后,在师父的帮助加持下,我轻而易举的戒掉了烟、酒。我悟到:要去掉任何执著,首先要有一颗想真正去掉这个执著的坚定的心,这样一定能去掉。我身体上的受益使我更加坚定了修炼大法的心,我决定将会用我的毕生修炼法轮大法。

曾经有一次,在我来说很大的消业关,那时我刚刚修炼不久。一天上班时,我感觉身体不适,虽然我全身都很痛但还能忍受。可是当我晚上下班回到家时,突然感觉体温上升,我的整个脑袋胀的很厉害、而且非常痛,象要爆炸似的,身上不停的冒汗,一阵一阵的哆嗦。周六下午的时候我的体温接近四十度,头痛欲裂。我心里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尽管我当时烧的很厉害,身体很难受,但是我也很坚定,周日的时候一定要去公园里和大家一起炼功。第二天,尽管我妻子建议我不要去,但是我还是坚持去了公园,当我刚一到公园的时候,我身上的痛就立刻减轻了许多。当天晚上我感觉身体舒服多了。这是我经历最大的一次身体消业。

在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我开始读新经文,我意识到其实修炼大法还包括做很多事情。比如:学法、发正念和讲真相。可是我每天要上十个小时的班,再加上来回路上的时间,到家已经挺晚的了,回家还要和妻子一起做做家务,再洗洗涮涮,经常是学了法就没有时间炼功,要炼功就没有时间学法。还怕妻子生气,还要抽时间陪着妻子看一会电视。业余时间很少。同修建议我参加每天早上五点钟的在网上的集体学法、发正念和炼功。我一听早上五点钟,哇!那么早!我每天要上十个小时的班,很疲劳,我可起不来!但是我明白这是惰性在阻挡我精進,如果我不尽力克服这个惰性,早上起来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可能我永远会象原来的老样子,永远也抽不出时间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于是,我下决心参加早上五点的集体学法。一旦下了决心,马上就付诸行动。我发现事情并不象我想象的那么难;就是说,我们正念很强的时候,惰性就越来越弱,很容易就把它克服了。至今我和同修们坚持每天早上集体学法、发正念、炼功。使我意想不到的是,虽然我的睡觉时间少了,反而却比原来睡觉多时还要精力充沛。

我并不会任何一种另外的语言,所以无法作翻译的工作,也不会电脑方面的技术,没有一技之长。我感到苦恼,不知该做些什么来证实法。一天我接到了一位同修的电话,他问我是否可以用我的车去发大纪元报纸。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说“不”,并且还找了一个没有时间,早上起太早的借口。在我放下电话三十秒钟之后,我不断的在大脑中想:“但是,这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机会吗?”于是我立即回了电话,什么具体情况也没问,就告诉同修我可以做这个工作。我当时为自己这个变化感到十分开心,感觉到好象从胸中抛出去一个沉重的包袱——一个为私为我的黑色包袱;顿时我感到呼吸都顺畅了。此后我们一直在每个星期天的早上做发报纸这个工作;之后还能余出时间去公园炼功。

我现在利用每天所有能利用的时间来为做证实法的事,我利用休息时间到马德里和周边城市发大纪元报纸。我们在发报纸的同时,也向他们征求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签名。我们每个星期还会到中国商店去发大纪元和讲真相的VCD光盘。我们周末还会去西班牙一些其它城市去洪法和给当地的中国人讲真相。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有的中国人出于对中共邪党政权的惧怕,或者是被中共邪党的谎言所蒙蔽,不愿接受大纪元报纸,但是我会在下一个星期再去给他送报纸;有时虽然没有立刻看到效果,但是我知道,只要我们凭着一颗纯净的、没有私念的心,坚持做下去,一定会打动他们尘封已久的心,使他们接受报纸,明白真相。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慢慢的,那些原来不愿意接受报纸的中国人变的开始愿意接受报纸了,继而也愿意接受讲真相的光盘了。

一次,我和两位华人同修一起去中国人聚集的商业批发区发真相资料,劝三退。由于我不会讲中文,在发真相资料时,我就拿着一张华人同修给我的中文三退表格给他们看,告诉他们,这很重要。使我非常惊喜的是:有些中国人在认真阅读了表格上方的《大纪元郑重声明》后,竟然在退党表格上认真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宣布退出邪党组织。由此我更加悟到:即使不懂中文,但凭着一颗真正为他人着想的心,也能做劝三退、救度众生的事。

为了向中国人发报纸和真相光盘,我学会了一点中文,如:“你好”、“送给你”、“法轮大法好”。为了向中国人讲真相,我学会了刻录真相光盘。我用自己的积蓄,买了大量光盘,刻录《九评》、《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等揭露中共邪恶本质和法轮功真相的光盘,发给中国人,使他们了解真相,退出邪恶中共。

现在我感到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救度众生(因为正法的时间越来越快)。所以我都争取用每一天的每一分钟,用我的大脑思考如何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在工作中、在家里、在和邻居在一起时、在车上或去任何一个地方,我都想着并且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生活中,在我身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我自己修炼或救度别人的一个机会,在大街上碰到的任何一个人,尽管有时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向他讲真相,但是我都会送给他们一份传单,或善意的帮助他们去做一些事情,为将来给他们讲真相做一个积极的铺垫。在我下班后和回家前的这一段时间里,我会发西文和中文报纸和征集一些签名。

刚开始,我在离家较远的地方征签;后来慢慢的,我害羞的执著心和怕心一层一层的被去掉后,我开始在我家附近征签;后来是我的家人和同事,最后是我住的楼里的邻居们。但是我仍然在征签和讲真相方面有很大,很多层执著心;但是我很高兴能够救度这么多众生。每天我从出门上班到下班回家公文包里都装着征签的表格和讲真相的传单,在征签的同时我还会利用这个机会让他们来公园里炼功。基本上我每天都是这样过的。每次我坐到电脑前一定都是为了大法的一个工作。

一天,我正在做一个证实法的项目,需要在家里打印一些东西。由于某些干扰,打印机在被我修理了三十分钟后还是一动不动。当时我虽然知道是干扰,但是却不知道如何战胜它。而这时正好响起了发正念的音乐;发完正念后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知道不能由于这个干扰而在这浪费时间;我想:“我必须利用起这个时间”。于是我打开了明慧网站,随便找了一篇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来看,这位学员讲到她利用下班后时间给其他大法弟子修理打印机时发生的事情,一天她必须修理一个从来没修理过的另一个牌子的打印机,当时已经很晚了,她不能确定如何修理那个打印机,她把它全拆开,但是心里很害怕不能把它原样装回去,因为她并不熟悉那种打印机,她只是把它清扫了一下就从新装回去了。这位大法弟子说到,当时就好象师父指引着螺丝刀把每一个钉子钉回到原来的地方,而她自己甚至不知道这些钉子是从哪下卸下来的。在重装了打印机后它就能运行了。当我读完这篇文章时,我的电脑屏幕上突然不知怎么的出现了一个对话框,我点了一下OK之后,我的打印机就开始运转了。这就是大法的奇妙,当你精進的时候,师父就会指引你。

今年八月份,我和同修们一起去巴塞罗那就欧卫屈从中共中断新唐人信号事件举行新闻发布会,并向欧卫最大的股东讲真相。在凯旋门,我们向来往行人、游客发放真相传单讲真相,征集签名。中午时分,行人较少,但我没有消极的等待游人过来签名,而是走到有人的地方去给人们讲真相。我看到,世人们都有善良的一面,只不过有的人被各种现实利益所驱使,逐渐变的麻木和冷漠;也有的人则是被中共的谎言和其制造的一些表面繁荣所迷惑。但如果我们在讲真相时去掉怕心和羞怯心,怀着无私念的纯净心去讲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会签名支持我们,并且谴责中共的无耻行径。前来采访的记者在了解了真相后,也都签名支持新唐人。

在欧卫最大的股东某某公司,虽然当时几位大股东都去度假未归,但我们跟遇到的所有该公司的员工发放传单、讲真相,也征集到许多员工的支持签名。我悟到:我们不仅仅是呼吁欧卫尽快恢复新唐人信号,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救度我们所遇到的各阶层各行业的众生。

在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感觉到过去那颗为私为己的心正在逐渐逐渐缩小消溶,心胸越来越宽广,能够越来越更多的为他人着想。每天虽然很忙,但却很充实。而且我也发现,我家里的环境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比如:我的妻子原来不喜欢大法,因为她觉的我每天用很多的时间学法、炼功、讲真相,陪她的时间少了。但我发现,随着我修炼不断去掉为私为情的执著、能为更多的人着想的时候,我的妻子也发生了变化。比如早上五点钟起床学法、炼功、发正念,开始时我还担心妻子不高兴,因为我们刚结婚不久。但慢慢的我发现:妻子由不高兴到现在接受了我的作息时间,也不再发牢骚了。又比如,我发送报纸时,有时带她一起开车去发。后来有一次,我们去外省洪法讲真相时,我因为来不及送报纸,就把装了中文报纸的车留在了马德里。我对妻子说:“如果你愿意,可以去发报纸。”我当时想她肯定不愿意去发报纸;我这么说,只是建议她。可没想到,当几天后我回到马德里的家里时,发现妻子一个人开车将所有的报纸都发出去了!而且在我返回马德里的当天下午,妻子没有要求我陪她看电视逛街,反而是她陪我一起发了下一期的大纪元报纸。正如师父所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法轮大法是我一生都在寻找而终于找到的宇宙大法。我会坚定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努力做好三件事,请师父放心。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