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

一、得法

我是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十二月末得法。当时是一单位同事告诉我她炼了法轮功身体很好,我听到后立即也想炼。当时我身体很不好,经常拉肚子、心脏病、气管炎、风湿症、牙疼、偏头疼,走走路就岔气。同事给我请了《转法轮》这本奇书后,我一口气读了三遍,才知道原来人还能修成佛,原来《转法轮》是一本修炼的书啊。当时我就发出一念,我也修。

当时是冬天,上班早下班晚,没有找到炼功点。来年春天,即一九九七年五月份,我找到了炼功点,开始炼功。不到半年,我那些病都不翼而飞。

炼功点人越来越多,每天都有许多新学员来参加炼功,炼功场地装不下,辅导员决定再分几个炼功点。同时也是为了洪法。我带了十几个人建立了一个炼功点。每天都有新学员来参加炼功。“四·二五”以后公安便衣经常到炼功点跟踪,摸情况,谁是负责人,谁教功等。我是拿录音机的,炼完功之后回家,便衣警察就跟在后面,当时我没发现。第二天,居委会主任、办事处主任、片警等五、六人到我家不让我们炼功,我们没有退缩,天天照炼不误。

经研究,辅导员决定几个炼功点合在一起炼,这样声势大,能量场强。我们又合在一起天天早晨晨炼。邪党人员用各种方法干扰,捣乱,有时打锣、打鼓、放录音,有时往学员兜里放沙子等,進行骚扰,学员没有一个动心的,一直炼完功才离开。因为我们心里明白,我们没做任何坏事,没违反国家的任何法律法规。我是按宇宙特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更好的人,所以我们没有任何怕心。

二、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们几个老太太下半夜二点就从家里走出来,打车到省城,去证实法。

那个时候,黑云覆盖着整个天空,中华大地被流言邪恶笼罩着。居委会、单位、公安片警经常来找人,不让去北京。由于家里看的紧,我一直没有走出去。“四·二五”之后我已经被公安片警跟上。有一天,片警到我家让我交身份证,怕我去北京,我没有交。他们立即把我弄到派出所,问我谁负责教炼功动作,又问我录音机哪来的,我说是自己买的,又问我炼功的目地是什么,我说祛病健身,做好人。他们不相信,又把老伴找去核实。老伴说我身体不好,现在炼功病都好了。录音机是我们自己买的。他们问我还炼不,我说炼。他们说现在国家不让炼,你炼就是违法。我说我炼功身体好,师父让我们做个好人,比好人还好的人,怎么还违法呢。我说你们也知道我市谁炼功象电视说的那样了,又杀人、又投井、又上吊的?片警说你还敢说电视是假的。然后他们把我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到期时逼我写不炼功保证,而且还得家里人去派出所领人才让回家,因为当时家里人都不在家,警察多次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当时正好是下班时间,警察都下班了,片警没办法请示所长,所长说让她走吧。当时虽还不知道正念正行,但我心里没有怕。

有一次我们集体出去炼功,都被绑架到各派出所,遭严刑拷打。恶警给我上“抻”刑,逼我说出谁告诉我去炼功的,我没说;我的双手被抻的肿起老高,恶警还逼问炼不炼?虽然疼痛难忍,但我没有说不炼,更没有出卖同修,然后我想起师父、想起法。从心里背《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当时就感觉能量冲过来了,手也不疼了。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保护了弟子。

然后我又被弄進拘留所。出来后我加大力度学法,每天不管多忙我都学三讲法。有事时我提前把法学好,或者第二天补上。

三、紧跟正法進程,救度众生

我和同修甲在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每天都出去发真相资料、挂条幅,真相资料不够用就自己写出去贴。白天出去,有时晚上也出去。那时怕心还很重,一上楼心就跳,腿发软。冬天发完资料出来都是一身汗。知道这个怕心不是自己,尽量在压制。

随着不断学法,正念正行,现在我的怕心已经没有了。走路时请师父加持,到楼梯口发出一念:众生们,神来救你们来了,请看真相资料都能得救。每发一份真相资料,发出一念:看吧!能得救。然后再给你的亲朋好友看,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谁看真相资料谁能得救。

现在我和乙同修面对面劝三退,奥运期间照样出去劝三退。奥运第一天,我刚要出门,孩子问:妈,你这么早出去干啥?我说出去救人。她说今天是奥运第一天,注意点。我说没事。我出门一看,道路两旁一个做买卖的也没有,邪党为了奥运把做买卖的都轰回家去了。人们走路都小心翼翼,恐怕给自己招来麻烦,协警、武警手持电棍在路边巡逻。我和乙同修发出了强大的正念,并请师父加持。结果我们劝一个退一个,非常顺利。

在九年的证实法修炼的过程中,我们始终把学法放在首位,修好自己,无论邪恶多么疯狂都没有挡住我们助师正法的脚步,在证实法的这条路上,我们越走越宽,越走越广,越走越踏实,我们要坚定的走下去,救度更多的众生,直到法正人间。

如有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