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修心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

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零年五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师尊的大法中,修炼九年了。

二零零八年九月一日,天梯书店分店在多伦多开业了,那时,我还没有去过天梯书店,但是店名中的“天梯”两个字,却引发了我长时间的思考。

师父说:“天神都说我给人留了一部上天的梯子。”(《也棒喝》)师父传给我们的这部大法,就是一部天梯。大法弟子就是在这部天梯上攀登的修炼者。可是说来奇怪,我却觉得,好象自己离这部天梯很远,得抬头仰望,而不是说,这部天梯从自己的脚下直通天顶,没有身在天梯上攀登的那种意境,没有那种感觉,没有那种意识。我很吃惊!

仔细想来,这些年的修炼中,我没有抓住根本,形成了一种做事就是修炼,做事就是精進的心态,虽然也每天看书学法,但是那种做事的心态,使得学法边缘化了,甚至学法时,也在想着如何如何做事!认真反思,我对学法的认识,也就是为了保证自己做事时少出问题。我没有把这部法作为一部上天的梯子去攀登。所以我也就没有在天梯上,也就不会有攀登的那种意境,那种感觉,那种意识。生前的事我不知道,这一生中,我为了得这个法吃了很多苦,而当我得到了这个法,却不懂得珍惜。究其原因,为什么没有珍惜?因为我执着于自己能力强,有智慧,意志坚定,悟性好,认为凭这些就能修好修成,再加上修炼中的那种做事的心,以及做成事后的那种欢喜心,把自己的能力摆到重要的位置上了,而把大法摆到次要的位置上了,把学法摆到次要的位置上了。

回顾自己的人生,为了一个常人中的好职位,我上学读书,中国读了外国读,二十多年寒窗,现在师父传出的这部大法能使我修炼圆满,我又下了多大的功夫去学了呢?其实正是这些教育,使人的悟性受到严重干扰,一个人迷于常人的东西,迷于自我,认识不到宇宙大法的珍贵,也就感受不到大法的神威,这是人最大的悲哀,也是我的最大悲哀。

思想上的转变,使我对学法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渴望。我要把师父的法装在心里,记在脑子里,就有了一念要背《转法轮》,用背法的形式来学法。我知道背法要吃苦,但是不失不得,我背下来一讲,就得一讲。修炼和生活中的事情都照常去做,就利用平时学法的时间,每天背一到两页,不求多,不求快。我的感受是一个人不怕吃苦,不怕付出,把师父的法记在脑海里,装在心里,来同化大法,来指导自己的修炼,这就是善念,就是佛性,是正念正行,大法会不断的展现给你,师父会不断的点给你,你会不断的有新的领会,新的收获。所以真正背法时,也不能求快,也不想求快,在这个层次就是这个速度。就这样循序渐進,我开始体会到,自己每天都在师父给我的天梯上攀登。

在一页一页的背法的同时,我每天还要去背已经记下来的部份,每周都把记下来的部份,从第一讲开始背诵一遍,周而复始。我每天总要花费至少两个小时的时间坐公车。这个时间身心都闲着,无所事事,我就背法。在家里背法时,就盘上腿,合上眼,或者默背或者背诵出来。那个时候,好象一切有形东西都不存在了,就是师父的法和我自己。自己的心灵,生命的本源,时常被师父的慈悲、被法的神威震撼,常常泪流满面。

六个月之后,当我背下第九讲时,我知道,这不是终点,而是起点。所以我一直在周而复始的背法学法,每周把九讲背一遍。《转法轮》九讲,共六十节,我每背完一节,就拿出书来,把这一节看一遍,纠正背法中的错误。

背法是学法的一种形式,可他本身又是精力高度集中的思维活动,我常常不由自主的停顿下来思考,联想很多。所以在背的过程中,也总是在用法对照自己,不知不觉的,向心修、向内找也就溶在其中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以前很难放下的各种执著,如色欲心、争斗心等等,变得淡了,变得少了。

举个例子,公司里,每年搞评定,要打分,自我评定的比重占百分之十,我总认为,自己是大法弟子,处处做的好,所以我给自己评定都是尽量选高档次,可是那个比重占百分之七十的经济效益方面的分数却总是平平淡淡,不太令人满意。背法以后,我的心态变了,把它看得很淡了,认识到自己以前是执着于争这个名分,却不愿意找自己的不足。今年评定,我不再动心,自我评定就找自己的不足,不足的方面,就选“正在提高”这一栏,争名分的心没了。奇怪的是,等那个经济效益分数出来了,却是满分。

随着背法,我有时就想,修炼一下子变得那么明了了,就是记住师父的法,照着去做。修炼人心里大法装的多了,执着心就少了,那个物质身体也跟着起变化。我能感觉到的就是觉睡的少了,炼功中出现的最佳状态多了,活得轻松了。以前每天早上发完正念,总要回到床上再睡一觉。随着背法,一连几天再躺下怎么也睡不着了,还挺着急:要上十二个小时的班,只睡五个多小时怎么行?这就是,在常人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惯了,到第四天才明白过来。一个人去掉执着心,就象那个瓶子浮起来了,活得就轻松了,这也是为什么那个罗汉总是乐呵呵的。

讲真相、救度众生方面,你不断的从法中增添正念,邪恶都对你多惧几分,例如向大陆讲真相,中共邪党常常一、两个月不到,就封杀我的域名。它封了,我马上就另开新的,但总是要耽误几天,才能运作。随着背法,我这个域名用了一个月,两个月,我就想,我要盯得紧一点儿,它要封我了!可是三个月、四个月过去了,到五个月,我明白了,其实,就是你不断的从法中增添正念的结果。

《转法轮》最后一讲——第九讲我背的很艰苦,一方面,是有急于求成的人心,另一方面,是因为对法的涵义和内涵理解不够。举例子说,师父在“意念”这一节中说:“一个炼功人具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又说:“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为一个常人来讲,意念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

我对这段法理一直不理解。我没有功能,而且有一种对功能了解的越少越好的心理,所以从来没问个为什么。反复背不下来时,我开始思考,我是个炼功人,可我是用四肢、感官在做事呀?怎么理解师父的法呢?我忽然想起了师父后来的一段关于用正念的讲法。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讲到:

“大家有的时候考虑问题呀,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我要做一件事,我这件事怎么做啊,那件事怎么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觉的很全面、很圆满;到一做的时候,真正的实际情况它是千变万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从新思考。不是这样做。用正念哪,你觉的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

我为什么要大家这样做?好象是很被动,是吧?不是的,是因为你修好的那面什么都知道、怎么做都行、怎么做这些事都能做好,所以你有一个想法就可以了。知道怎么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时候你的智慧就会不断的来,因为那个时候你修好的那面就会和你这边容贯在一起了。那是神啊,无所不能啊,当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开了,智慧就来了,那不一样啊。不行到时候师父也会给你智慧。”

反复琢磨之后,我恍然大悟,我自身虽然看起来没有任何功能,可是大法修炼,我们修好的部份师父给隔开了。修好的那一面完全是神的状态,是无所不能的。你有正念,你修好的那面就会施展神通。你有多强的正念,那一面就能施展多大的神通。所以回顾自己修炼中所做的事情,以前总认为是取决于自己的能力、知识、技术,其实不是。实际上都是你的正念做的,正念强,就做的好,就出现奇迹,正念不强,就做不好,就不尽人意。如果你学法不深,没有正念,执着心太多,人心太重,去做事的时候,就出问题。因为你修好的那面是不动的,神不会理睬人念的,只有当你有了正念、神念,他才会施展神通。常人的四肢、感官、能力、手段、知识、技术等等也是必要的,但那一切是因为要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状态和法理,那个魔要杀谁,都得制造个事故,出门撞汽车上了,从楼上掉下来了等等。所以那不是大法弟子做成事情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正念,而正念来自学法、修心。

大陆的同修,直接面对邪恶,如果正念不足,寸步难行,凸显正念的重要。相比之下,海外的同修,随着正法的推進,做的事情专业化了、媒体化了、网络化了、技术化了,总之,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了,如果不注重学法修炼,很容易在强调常人方式的同时,使人,甚至使我们的整体,忽略正念的重要。尤其像神韵售票和推广新唐人,常人这么做了,能成就百分之百,你如果正念不到位,你用常人的办法怎么做也不行。因为修炼的因素,各自得到的回报不一样,标准要求不一样。

正法时期,人神同在,但是人多神少。我理解,那个神必须要用正念,去救人。多伦多这一方,有几百万人,有几十万华人。我们要救度他们,形式上,我们推广神韵售票,我们有我们的媒体,有我们的各类活动,实质上,我们必须用正念。

常人是最弱的,大法弟子的能量场,不动念都能改变人。动真念更能改变常人。而且,买神韵票、订新唐人,形式上,完全属于常人日常购物的范畴,即使有抵触的人,在我们强大正念的作用下,他的下意识都会促成这件事。但是我们的念一定要纯正,整体的念一定要纯正。

我也有过怕心,担心新唐人的订户数量过不了关。但是学法中,我知道了,这个怕心只能带来麻烦。所以我想,多伦多五十万华人需要救度,和罗渣士限定的数目相比,差远去了,我就想着救度更多的华人,慈悲的努力去做。那个所谓的“硬性标准”只是个假相而已,不去想它!去掉怕心自己的正念才会纯正,才能发挥作用。

我一听说,每增加一个订户,新唐人能收入多少钱,就想:“这太好了!”我很动心。背法时,背到“开光”这一节,“有的和尚在那儿念经,心里却想着:一会开完光给我多少钱。”我心里一震!我知道自己的念又不正了,新唐人的收入是理所应当的,我自己知道就知道了,不应该动什么心,不应当以此为出发点去做事,那不是正念,很可能适得其反。

师父讲过,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师父把大法弟子都推到位了,我理解,就是我们修好的一面已经无所不能了,和我们的正念联系在一起了;而且师父一直在叮嘱我们:多学法,多学法,多学法。为什么?就是要我们加强正念,使用正念,施展神通,救度世人,这是多大的期望啊!

我在景点和老年同修一起发真相资料,相隔十来米,那个老阿姨,不声不响,一份一份发的很快,我这里用英文吆喝,用中文吆喝,使出浑身解数,还是发的很慢。有的人铁着脸,从我这里走过,不接资料。到老阿姨那里,他接了!什么原因?正念。出功能的在两头,特别是老年妇女,没有什么执着心。所以她那个场,那个正念,又纯又正,不动念,都能改变人,一动念,无所不能。

说到拒绝真相的人,我以前总是有些耿耿于怀,缺少那种洪大的慈悲,那种正念。有一次,又是这样。事后从景点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公车上背法,背到“谁炼功谁得功”这一节。“过去有许多僧人一坐几十年,历史上记载最长的九十多年,还有更长的,眼皮上的灰很厚,身上都长草了,还在那儿坐着。”(《转法轮》)我就想,这个坐了九十多年的僧人,也许今天是个大法弟子了,为了正法的今天,吃了那么多苦,一次一次的白修。我突然想到他也许还是个没有明白真相的常人,也许就是刚才拒绝真相的那个人!可怜的人,他迷失了,邪党的毒害,使他上当了,我们能不救他吗?我禁不住落泪。所以现在再遇到这样的人,我不再动心,只是想,这次不行还有下一次,我们还有别的途径救你。

我只是刚刚开始背法,体会很粗浅,也不一定正确。我会不断努力,记住师父的法,照着去做,沿着师父给的天梯向上攀登。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