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同时 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慈悲伟大的师尊多次讲法中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这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史前洪愿。我们在做“三件事”中,实修自己,修去各种常人心,不象常人一样做事。

几年来,“三件事”我一直在做,但不够精進。特别是前段时间,学法和炼静功、十二点发正念时都会发困,精神老是集中不起来,甚至打瞌睡。我想到这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不是自己在修炼,是魔在干扰,同修也提醒过我。是什么心给魔钻了空子呢?之后我认真向内找,发现自己有一种追求形式的心,不讲效果,每天要求自己学法、炼功各二小时和按时发正念,可是自己学的怎样、炼的怎样、发正念的效果怎样,从来没有注重过。找到了严重阻碍我修炼的人心,并决心改变这种不好的状态。

由于我有了正念,师尊就加持我,学法时很清醒,是用心在学,是自己真正在学法,很快就清除了睡魔。我炼功也由原来早上炼动功、晚上炼静功改为全球大法弟子集体炼功时间炼完五套功法。自己是用心在炼,清醒的在炼功,感到在这段集体炼功时间炼功,能量特别强。我除了四个整点时间发正念外,其它整点时间有空也发正念。发正念时感到全身发热,能量强,很清醒,纠正了自己不正确的手势。有一次我在炼静功时,刚要打瞌睡,就感到有只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马上振作起来。早上六点发正念的时间快到了,还不知道醒,就感到脚趾被弹了一下,我立即起来发正念。我知道是师尊在管我,师尊每时每刻都在看着我们,为弟子操劳。

我每天都按时起来发正念,静心学法,救度众生,心里默默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一定要精進,不辜负您的苦度!”前年国殇日,邪党组织直属机关单位和部份学校二、三千人在广场升血旗,单位再三要我去参加。我想,我去是证实法的,我要去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不让血旗升起来,几个扛旗的士兵想把血旗拉起,怎拉也拉不起来,大家起哄了,有的在骂邪党贪官。这时,我生起了欢喜心,当旗升到了旗杆约一半高时。我马上调整心态,发正念,旗又停住了。约过了五分钟,我发正念结束,旗升到离旗杆顶端二、三米处再也升不上去了,升旗仪式就草草结束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们,无论我们感觉到或感觉不到,只要用心发正念,都是威力无比的,用师父给我们的神通,都能把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因素清除干净。

我时时记住师父的教诲,有机会就和众生讲真相,按师父讲的做。我开始讲真相时也有怕心,可师父在法中说过“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记住师父的话,在讲真相中摆正心态,渐渐的去掉了怕心,慢慢的学会如何理智的面对众生讲真相。现在我能做到坦然面对众生讲真相劝三退。遇到不肯三退的,也请对方记住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一般人都容易接受。也有极个别有怕心的人听到“法轮功”就叫我快走、别讲,我知道这是在考验我是否还有怕心,给我去掉怕心的好机会。有一次我碰到这样的人,我就平静的对她说:“请不要相信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法轮功是正法,是修炼‘真、善、忍’的,相信法轮大法好,您会平安得福报的”。于是,她的语气缓和了许多说:“平安得福就好”。

我用钱币写真相已二年了,都很安全,只要自己心态正,没怕心,对方一般不看就收下,有个别看的,只是说:“怎么写有字的?”我说:“上面写的是什么呀?”有的看了不出声,有的照念,这时我说:“这不是好事吗,念‘法轮大法好’有福报,去哪找这便宜呀!”对方不作声就收下了。还有向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的,有容易明白的,有难接受的。我有个弟弟就很难讲通,一谈到法轮功和三退,他就吵起来。我耐心的和他讲了,法轮功没有错,是被迫害的;没有共产党的社会,人家过的更好。可他就是听不進去。我知道他受邪党宣传毒害太深了,被邪恶因素控制了,经常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我记住师父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不放弃救他的念头,几次从八十多公里外回老家去,苦口婆心的和他说,终于在第六次劝退时,他同意退出邪党团队组织了,我为他能有个美好的未来而高兴。现在我的家人全都得救了。

讲真相救度众生,每个同修面对的世人、环境都不同,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也不同。我和同事讲真相时是理智的讲,有机会时就讲。谈到三退时,有的同事就象听不见或扯到其它的话题,我知道他们受邪党文化毒害的太深了,我不急、不害怕,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有机会再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时节日放假或我休公休假、出外办事时,领导就说:“如果远行,要报告办公室”。我知道是邪党要他说的,谁也没把这话放在心上。这是我讲真相的机会,我说:“不要苛待法轮功,八十年代,谁远行都要报告,现在只对炼法轮功的说要报告,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的,全世界都炼法轮功,台湾从小学到大学都炼法轮功,就中共不让人炼法轮功”。

我是在单位上班的,平时同事之间勾心斗角、为名为利争斗,我时时按照大法弟子标准要求自己,同化真、善、忍,放淡名利心。在单位里,一些正常工作,但别人不愿干,自己就主动多干一些。对本职业务技术工作,做到尽职尽责,近二、三年来,我在省级杂志、报刊上发表了八篇学术论文,得到同行的好评。我本来早有资格申报高级职称的,因参与的项目奖被没有参与的人暗地里拿去了,所以没有奖状不能申报。同事都感到不平。一位退休老同事到我办公室对我说:“你学历高、资格老、文章好,工作做了那么多,而奖给那个不做工的年轻仔,他得高工,有什么本事,现在社会就这么黑暗,你怎么不去找领导论理啊!”我说我学了法轮功,明白了许多道理,这些名利的东西我不和他争,该是我的以后我一定会得。他说:“你真能忍,要是我,早和他吵翻天了!”我暂时在物质利益上是失去了一点,但道德已升上来了一点,常人中各种不好的心不就是这样一点点修去的吗?

我明白,我身边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如果心态很正,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就能处理的好,把它变成修炼提高的因素、变成好事。一切都在师父掌握之中呢!同修们,让我们更加珍惜这宝贵的时光,用心去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