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师信法 就能闯过难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回想自己九年多的随师正法历程,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二年以前,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明,常人的干事心、各种不好的观念,摆不正个人和师父和正法的关系,在修炼路上走了弯路,向邪恶妥协,至今回想起来,愧对师父,追悔莫及。在师尊的点悟、同修的帮助下,从新回到正法修炼中。总结自己栽跟头的原因,是因为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没有以法为师。要想走好走正修炼之路,必须得多看书学法,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后来几次大的魔难,都坚定的走了过来。下面向师尊和同修汇报、交流两次魔难和过关的经历: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七日下午一群恶警恶人闯進了我的家,先把我丈夫(同修)劫持走,随后又让我到里屋它们要搜查我的家,我進里屋后把门反锁,他们用力把门撞坏,進屋把我抬到警车上,我大喊:“抓人啦,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的嘴捂上,两个人一人摁头一人捂嘴,憋的我喘不过气,我就求师尊加持正念,把痛苦转到恶人身上。到东风路派出所后,他们从楼上找来白大褂把我的头蒙上抬到二楼,又把我铐在椅子上,我就闭着眼睛发正念,并调整自己的心态向他们讲真相。

所有迫害我的人,我都逐一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真相,叫他们停止迫害,他们轮番审问了几个小时,我给他们讲的也都明白了真相,也不再问了。第二天早上一个叫国栋的恶警(前一天晚上没给它讲真相)说,某某某,你不说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也查出来了,今天不管你说不说,签不签名,我们都要拘留你。我说,如果你们不讲理了,我也没啥可说了,不过我已经记着你的名字了,你迫害我,如果我的生命有危险,你要负全部责任。最后这个警察在送我去看守所时悄悄的溜了。

到看守所后,我按师父法的要求一再调整心态,我是修炼的人,不管走到哪里我都要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心里默念《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想起师父讲的法,顿觉心明眼亮,知道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当天下午,女看守把我叫到监室外,给我作了严格规定,不许炼功,不许传播法轮功的东西,要会背监规。我对她说,我是被非法劫持来的,我没有违犯国家任何法律。她制止我不让我说。由于我们老俩口被劫持时,儿子出差了,任何人也不知道我们的下落,我只穿汗衫大裤头,简易拖鞋;吃饭没碗,洗澡没毛巾肥皂换洗衣服,大便没手纸,后来干脆想,我绝食得了。谁知一绝食,狱头汇报了看守,看守恶狠狠的对我说:某某某,你给我背监规。我说你这监规我都知道,但是你们根本没按监规办事,监规中的十项权利你们都没做到,“一,生命保障权”,我说我的生命首先得不到保障,公安把我劫持到这来,蒙着我的头,捂着我的嘴,差点把我捂死。给我送到这来,我家人都不知道我们的生死。吃饭没碗,洗漱没用具,解手没手纸,你说叫我咋活呀。看守气急败坏的对狱头说,给她找个碗,你必须得吃饭,要不就给你灌食灌死你,叫你知道“八科”是干啥的。我说,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们是干啥,这几年你们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还少吗?由于揭露了邪党的暴行,看守暴跳如雷,自知理亏,走后,她背地里指使几个犯人给我弄了好吃好喝的劝我吃饭,又把我的床铺从地上调到床板的好位置上,并撤销了那个仇视大法弟子的狱头。

在看守所没过几天,本地派出所的恶警来提审我,女看守站在监室门口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笑着对我说:某某某,你今天见了他们问他们什么执法犯法?为什么不通知你的家人?叫他们给你送衣服来。我说我会的。

在审讯室,女警问我,“你的大法书哪来的?”我说“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的,国家媒体印的,曾被评为十大畅销书,原来我也不知道大法这么好,看了书才知道教人怎样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人才会好病和长功。是天法、佛法,原来我不信神佛,现在才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么好的大法九二年获东方健康博览会金奖和明星功派,李大师被评为最受欢迎的气功师。短短七年人传人、心传心上亿人学炼,人们都认识大法好了,为什么被诬蔑为×教?”女警重复邪党诬蔑的敛财、豪宅谎言,我说:现在人哪个没房住,你是国家的一般职员,你没几套房吗?我们师父那么大的气功师,就是有一套房子也是应该的,况且是诬陷他的。你说他敛财,我没有见过我师父一面,也没给过他一分钱,十年来我学了他的大法,不但一身病好了,他还无条件的教我做一个好人,据我所知,我们所有学法轮功的人都没有给过师父一分钱。为什么把法轮功说成是×教?几句话问的她哑口无言,脸色发青,出门再也不问我了。

另一个伪善的女警又進来说,看你把我们领导气的,某某某,你不替别人着想,你也得替你儿子想吧,你独生子那么大了还没成婚。我说:是我不替儿子着想,还是你们不替我儿子着想。我们师父教导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我来儿子家给儿子操持婚姻、家务,你们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还说我不替儿子着想,究竟是谁不论理?

就这样他们气的再也不问了,把我又关進了监室。女看守询问了我提审的过程,我不失时机的给她讲了大法的真相。女看守以后再也不让我背监规、报号、报告之类的事了,而且在全号人面前说,某某某年纪大了,她想干活就干活,不想干活算了。我想这是师父在保护和鼓励我呢!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向全监室的人讲了真相并劝三退,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接受。几个明真相的犯人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后,几十年的抑郁症和腿病都好了。有一个犯人对我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我以后也炼法轮功,再也不贪财了。原来对我很凶的狱头经过我不断的给她讲真相,她也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后,原来的腿疼病好了。她当着众人的面说大姐要不讲真相,我们谁也不知道大法这么好,回去后我也要学法轮功。

我们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正行,感动了世人,使他们明白了真相,选择了生命未来的位置。在监狱一年的时间里,我所呆的三个监室,全部明白了真相,每换一个监室,人们都流着眼泪送我。

在邪党法院纷纷开庭的时候,我写了五、六页辩护词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讲真相。非法开庭前,我让女看守看了我写的辩护词,看后她语重心长的说,“你写的倒是有理有据,一吐为快,就怕他们不论理,我在这里干了十几年,以前有一个犯人由于揭露了他们,案子一下拖了六年,最后这个女的不得不撤诉,就怕你的辩护词拿到法庭上对你不利,我建议你还是不要递上。”听了她的话我的人心也动了一下,随后马上背法,用法来衡量自己做的事情在不在法上,如果在法上,谁说了也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们的责任和使命就是来救度众生,为了减轻魔难而不去证实法,这不是师父要的,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么好的证实法、救人的机会为什么不把握好呢?

非法开庭时,我堂堂正正的把辩护词交给了邪党法官。法官根本不讲理,最后判决下来,我和另一女同修被非法判一年,其他三位被非法判了三、四、六年。按惯例看守所最低也是三年。我心想是我师父说了算,谁说了也不算,就是一天它也是错判。发判决书那天,邪党法院的人让我签字,我签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某某某冤枉。邪党办事员说,这样签不行,我就当着众警察和犯人们大声说:“你说不行你们非法把人劫持到这里,又不讲法律,非法判了我一年,冤枉了人你们还说不行。”最后两个人灰溜溜的走了。

在监狱的一年时间里,我经常背的法就是《论语》、《洪吟》和师父的一些短篇经文与《转法轮》目录,指导我修炼。每当魔难、人心和不知道怎么做时,是师父给了我启悟和智慧,在法理的指导下自己体悟到了,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一定会帮我们度过难关,而正信正念是法给予我们的。

二零零八年元月十四日下午,我和同修在市区一社区面对面讲真相,由于同修的不理智和我真相没有讲到位,被邪恶钻了空子,恶人把我们举报了。在十字路口,国安警察把我们推上了警车,我当时就大喊:不许迫害法轮功!我们走在街上,为什么劫持我们?他们蛮不讲理的把我们劫持到公安分局。到那里后,我发着正念,保持这慈悲祥和的心态,给他们讲真相,劝善,并对他们说不要迫害我们,为他们和他们的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警察说他说了不算,我说我说了算,我们没犯法没犯罪,为什么抓我们?我看着他们可怜的样子,心想被淘汰的生命怎么能配考验大法弟子呢?还有众生等着我去救度呢,监狱、劳教所决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在屋里没人的时候,我走到了院子里,院子里也没人,但是大门已经锁上,只有一个警察在看门,我就走到院墙栏杆边,顺利的翻出栏杆,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呵护下,两小时后顺利的闯出魔窟,又汇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做着应该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