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我有幸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现将自己十二年来的修炼体会向伟大的师尊及各位同修们汇报。

一、有幸得法有缘修炼

九六年,上班时,有一位大姨给我介绍《转法轮》,我接过书,就一口气看了三十六页。读完第一遍,真善忍的法理如甘露般滋润着我的心田,让我的生命震撼,生活中苦苦追寻的许多问题在《转法轮》里都找到了答案,我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我决心跟随师父走修炼的路,一修到底。

二、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

从此,在生活中、在社会上、在工作中,我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是一名医生,工作量很大,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金钱高于一切,人们都在苦苦的追寻着金钱,忙的不亦乐乎。医院是捞取个人利益的好场所,医生的职业太实惠了,在这里收红包、收礼品、吃请拿、药物提成,利用职业之便开病人的药等是司空见惯的事儿,医生们根本不把三千、二千的工资看在眼里,仅药物提成每月拿几千、几万的,没有提成的便宜药品早就被医生抛到脑后去了。医生们几年时间便开上了豪华轿车,住上了大房子。而我,按照师父的教诲,从做好人做起,对病人认真负责,只要能治疗,我用最便宜的药,病人带着痛苦来住院,我在最快的时间内给病人治疗,时刻替病人着想。当康复的病人及家属带着礼品上门感谢我的时候,我不为之所动,拒绝礼品的同时,我让他们明白大法对弟子的要求以及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病人及家属为我的境界而感动,为他们能碰上修大法的医生而庆幸,表示一定记住“大法好”,也做个好人,痛恨共产邪党迫害好人,并愿意做三退保平安。

有一次,和我一起工作的医生让我开某种提成药,我笑了笑,却开了一种没有提成的便宜药给病人用,我走后,这位医生当众骂我傻,说什么这世道哪有和钱过不去的,真不可思议!

说实在的,我也快五十岁了,这么多年,我没拿过一分钱的药物提成。人家每天享受着富足生活,我虽然仍然住在医院最破旧的楼房里,骑着自行车,可我总是乐滋滋的,我真庆幸今生成为大法师父的弟子,没有和他们同流合污。无论碰到什么诱惑,我的内心宁静、祥和,这颗心像是被清水洗净了一样。

三、正法路上百折不回 救度众生无怨无悔

九九后七二零,这是我一生最难过的日子,伟大的法轮大法被共产邪党镇压,尊敬的师父被恶党非法通缉,大法弟子们被邪党政府、公安纷纷绑架、关押,在这黑色恐怖的日子里,我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样,放下手中的一切,走出来,向各级政府讲真相,证实大法,为大法、为我的师父鸣冤。我到当地信访局去,他们非但不听,反而通知医院将我接回。我与身边的一个大法弟子带着两岁的孩子踏上的進京上访的路,七月二十二日,我们来到了北京,在国家信访局所在地,那里到处是便衣警察,根本不让上访,众多的上访的大法弟子,被一车车拉走。

因为两次進京都无法鸣冤,我便开始向周围的民众讲真相,揭露迫害。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我一边上班,一边利用我的便利向同道们、向病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医院是流动人员较多的地方,走廊里,楼梯上,停车场到处可以见到我发的真相资料。看了真相开始人们惊叹中央电视台也造假,后来明白真相的人们回顾共产党的杀人历史,便知道没有它干不出来的事儿。

尤其《九评》横空出世,人们看透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我利用下班时间在家里建起了家庭资料点。一个小小的一体机,我最多一天打印十九本《九评》,我让科里二十多个医生、护士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更让无数的病人及家属得救了。有时,我发完资料后,便走回来看资料的去向。当看到站在窗边的、坐在排椅上的病人及家属手捧着真相资料,津津有味的享受着资料里那些脍炙人口的故事时,我真为他们高兴。“今天大法在世间能够破除邪恶的迫害,能够叫世人认识大法,那是与你们今天做的这些事情是分不开的,今天这个局面是你们开创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十四年没有回老家了,今年我决定回老家去救度有缘人。亲友们聚会时,我想怎么张口呢?他们能理解吗?那种长期以来爱面子的心占据了上风,然而,转念一想,我绝不能让盼望已久的众生失望。于是,我在唠了一段儿家常后,便郑重的告诉大家一件重要的事情,我把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一一揭露。当他们听到大法弟子被活摘器官时,都瞪大了眼睛。《九评》的问世,让人看清共产党的邪恶真面目,最后十几个人纷纷退出恶党组织,并表示一定记住大法好,做个好人。这一行使同学、亲友四、五十人得救了。

三、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丈夫特别不理解我上访,口中经常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不厌其烦的利用各种机会给他讲,劝三退。同时在家庭中严格要求自己孝敬公婆,爱护小叔子、小姑子,教育好孩子,伺候好丈夫。我的工资奖金比较高,经济宽裕,过年过节医院也分发不少东西,我几乎每次都全部拿回婆婆家大家同享。在小叔子与妯娌闹离婚过程中,我多次劝导,小姑子在外地,日子过得不宽裕,曾借了五千元不还,孩子买琴又拿我两千元,这次要回家探亲,让我寄一千元路费,连他哥都牢骚满腹。我便劝丈夫:“妹妹过得穷,又想爸妈,咱就寄呗。”公婆十年前买房子,钱不够,我将一万六千元的全部积蓄给了婆婆。我对公婆比爸妈还好,公婆对我像亲闺女一样,丈夫当然对我好了。

丈夫自从做了三退后,渐渐的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我家里经常有大法弟子来学法、切磋,丈夫主动让地方,对同修们也很热情;我做资料,他也知道,但不反对。随着他对大法态度的改变,他做买卖越来越顺,我们家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全家老少都支持大法,支持大法弟子。

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我要勇猛精進,稳定的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