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配合神韵 慈悲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大家好!

自二零零六年神韵开始巡演以来,各地学员都从各方面配合,使其发挥最大的救度众生的作用。我今天交流的是神韵演出期间,在剧场做保安的体会。

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知道在节目演出期间,要保证演出的顺利進行,保证后台的安全,看管好道具,演出期间观众不能照像等等。没有去多想,也没有真正体会到需要这么做的重要意义。而且,时常会想着找机会不做保安、去看节目。随着做的场次越来越多,我逐渐体会到这其实也是一个净化自己的过程,而且每一场演出都非常的重要,各方面配合的好才能保证更多的人被救度。

以前,我只是要求做保安的人员早到会场,熟悉座位,不离开自己的岗位,看好观众,不能看节目等等,而没有真正从修炼上对待、与大家交流,更象是在走过场、完成任务。出现问题时,才想起来发正念。其实,那时的心不纯,有求,也不太好使。去年神韵巡演开始前,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也更意识到了神韵演出是在救人的重要性,和其他一直做保安的同修交流后,我们从第一场做神韵演出保安开始,大家会安排时间在剧场内集体学法,发正念。在观众入场前,我们聚在一起背《论语》,然后象神韵的小演员们一样,把手放在一起同时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那时,我感觉到这是我们从心底发出的声音,也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发过的史前大愿。

保安工作从道具卸车开始,一直到几乎所有的人都走了,检查一遍才能离开。后台的看管十分重要,演出的道具少了一个,演出就无法顺利進行。以前,因为人心的干扰以及对怕得罪人的执著,对后台的人员控制不是很紧,所以经常有与演出没有直接关系的同修在后台逛游。随着对神韵演出的重要性的理解逐渐加深,以及明白了后台人员多了会直接影响到演员们,我们保安人员对后台的管理严格了许多。在这个过程中难免会得罪人,但我知道,得罪的是人的一面,而不是他们明白的那一面;并且时常提醒自己不要有争斗心。

我体会到每场演出就象是在打仗,是一场救人的正义之战。慈悲的师父采用了这种方式救人,作为弟子我们只有全心的配合。演员们刻苦的排练,同修们不辞辛劳的卖票以及各方面的准备工作都是为了这同一个目地。两个多小时的演出必须完美、顺畅、没有干扰的進行才能不辜负所有人的付出、达到救人的最佳效果。

对在剧场内做保安的同修来说,注意力一直保持在观众身上而不去看节目,可能是最不容易克服的。以前我在对讲机中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要看节目,看观众。”那时候感觉有些学员怎么跟他们交流都不太管用,现在我知道了是那个时候我自己对神韵演出的重要性都没有深刻体会,只是从表面上去要求别人。自己心里还想着:要是能专心看场节目就好了。用这种心态去和别人交流,当然别人也得想着看节目了。

神韵最开始巡演时,我曾因演出时观众能否照像和需要把握的成度请示了师父,师父说:“坚决不能照!”从那时开始,我们就按着这一条严格执行,但也只是从表面上做到了听师父的话。直到去年听了师父有关神韵宣传的讲法后,我才意识到了这么做是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不要影响那些还没来看节目的人。之后,我又想到,这也是为了让照像的这个人自己能更专心的看节目,也防止他影响身边的人。当然,也要杜绝个别别有用心的人。

以前,抓到照像的人时,心里好象有一种成就感。因为什么人都有,过程中不免有许多故事,事后大家谈论起来还津津乐道的。也许就是这种没有被意识到的欢喜心、争斗心才使的几乎每场都有人照像,自己还傻了吧唧的高兴没有白站着。后来我体悟到,没有人照像才是我们要的,大家只要心齐,正念十足,就能达到这种效果。使我体会最深的是今年初神韵在DC的演出。那是个国家级剧院,里面的包厢层有固定的总统包厢和某个家族的包厢等。剧院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格,不允许我们自己的保安人员站在剧场内,更不允许我们的人员与观众有直接的接触。

演出前,我曾和DC的学员个别交流、大组交流,DC的学员也通过各种途径与剧院联系希望能改变他们的要求,但都没成。那时我们只能安排我们的保安人员坐在观众席里面。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各种人心往上返:站着都想着看节目,坐着就更理所当然的看了;而且坐着看观众能看见几个人哪?甚至想到逃避,让DC学员自己处理,来一个眼不见为净。当这种大常人的想法冒上来的时候,我再糊涂也知道——赶紧学法吧!

第一场演出只有接到邀请的VIP才能来,我一方面嘱咐大家要集中精力,一方面安慰自己说,“来这儿的都是上层社会人士,尤其是今天都是VIP,我们有不让照像的大牌子,又有广播,他们丢不起面子,不会照像的。”结果,演出一开始,从坐在包厢里衣冠楚楚的VIP老头儿领头照像,到喝的半醉的士兵军官在一楼中间不停的照。我被自己没意识到的怕心给害惨了。虽然最后照像的相机被没收了,照的像片全被洗掉了,可是真的很狼狈。

事后我们在一起交流,大家意识到我们虽然要按着剧场的要求去做,但我们不能依赖常人的方法。作为修炼人我们最有效的方式是我们的正念。这样,我们加强了对发正念的重视。从背完《论语》,准备观众入场开始,一直保持发正念的状态,到演出结束、观众退场为止。在这个过程中我还意识到我们是一个整体,台前、台后、台上、乐池,所有的学员是一个整体。只有我们整体配合的好,才能达到救人的最佳效果。

我开始和大家交流,发正念铲除的是任何干扰演出的一切因素,如果台上、乐队或任何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千万不要认为那是某个人出的问题,是因为我们整体有漏,才出的问题。而且也提醒大家,不要谈论、议论我们看到的在演出中自己认为的不足或失误,不要去加强那个不好的东西,这个念头一出来就要马上灭掉它。在接下来几天的演出中,大家配合的很默契,互相提醒着保持正念。神韵在这个世界一流剧院的演出几乎场场爆满,有的场次连站票都卖光了。在这两千多人爆满的剧场中,连着好几场演出没有一个人照像。我深深的体会到了整体配合,保持正念的力量。

每个剧场都有他们自己的要求,有的很苛刻,我们要做的事是必需的,所以很多时候需要我们理智的完成。只要我们心里很坚定、正念很足,就能做我们要做的,师父就会帮我们。其实剧院里的工作人员是在看着我们的,我们的认真、负责会带动他们。虽然大部份剧院都不允许照像,有的剧院能有四、五十个工作人员,但他们大都在看节目,真有人照像,他们也不管。在看到我们迅速的反映,以及处理照像、小孩哭闹和弱智者叫嚷时的严肃态度时,许多剧院的工作人员从第二场演出开始就有明显的变化。我时常提醒大家,处理问题时态度一定要好、面带笑容,但心里一定要坚定、正念一定要强。

一次在纽约的一家一流剧院,神韵演出快要结束时,我们发现了一个人坐在前排中间,拿着很专业的相机在照像,可能已经拍了不少张。我在定准了这人的位置后,通知剧场的工作人员,在演出结束后一起去销照片。但是,在演出结束后,剧院的人怕找麻烦,找了三个人挡在我面前,让那个照像的人快走。当时,我有一点意外,但心里很坚定,一面隔着那三个人让那个照像的人把照片删掉,一面发正念,一面让我们自己的人盯住他,心想就是追到街上也得让你销了。那个照像的人好象被吓着了,站在那里不敢动,直把他那大相机往衣服里藏。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后,剧场的工作人员从催着他赶快走,开始训斥他为什么要照像,到告诉他照片不销了不许走。结果,我们一起看着他销照片时,发现他相机里面的照片已经全没了,连他自己以前的照片也没了。看着他很着急的样子,我觉的不应该是假的,但是还是不敢疏忽,很严肃的问他是不是把储存卡给换了,并让他发誓。那个人真的举起了手说“我发誓。”那时我明白了,是因为我的心很坚定,师父帮了我,那些照片已经被抹掉了。也使我想起,以前曾经发生过,有的观众用一次性相机拍照,胶卷里又有他自己以前拍的,又有看神韵演出时拍的。这样的情况下,我就把胶卷要过来,记下观众的邮寄地址,答应帮他们洗了照片后,神韵演出的照片扣下,其它的照片给他寄回去。在我帮助这样的观众冲洗照片的时候,不只一个胶卷里是空的,照片全都曝光了。

在我修炼的过程中,我越来越能体会到师父的慈悲有多洪大。师父用一切办法救度所有的人,任何一个都不愿落下。做神韵保安的过程中,我也体会到,我们不能简单的去做任何事,因为那些剧院的工作人员、照像的人、任何与我们有接触的人都是被救度的对象,我们需要慈悲的对待每个生命。我和做保安的同修交流,我们做的任何事,一定要尽量避免影响观众看节目,除个别情况外,在报幕、中场休息或演出结束后去处理。而且一定要看仔细,有的观众用手机看时间、发短讯、玩游戏、照明看节目册等等,现在电子仪器又非常多,脑袋上带的、耳朵上挂的、手里拿的……都能发亮。如果我们看不清楚就会无端的影响观众,还可能造成没必要的误会。而且,我们在对讲机里总是说话也会影响大家发正念。一次还是在纽约的这家一流剧院,我们发现前排中间的一个人好象在录像,有一个类似荧光屏似的东西一直举着。后面的人都看不清楚,安排在前面的人又看不到我们说的“荧光屏”。剧场很大,如果往前走就会有许多观众看到,可能就影响了他们看节目。我们想办法从不同角度、让不同的人去看。最后发现,幸亏没往前走,发亮的“荧光屏”是一位观众的头刮的太光了,明亮的天幕从他的光头上反出来了。

神韵在一个不太繁华的城市演出时,那个剧场给我们提了很多要求。开始我觉的很可笑,如果按他们的程序,从我们看到有人照像到抓到那个人需要通过他们剧院的三、四层领导和职工。我心想那不连黄花菜都凉了,这个小小的剧院怎么还提这么繁琐的要求。在我的人心驱使下,我告诉做保安的同修,不用管他们,我们该干什么干什么,还冠冕堂皇的加一句“不能听人的。”多么的不善哪!结果,第一场演出后,剧场给我们提了意见。开始我还没当回事,后来一想,剧场的人不会把我们和神韵分开看的,在他们眼里我们是一体的,如果我们做的不好,那可不行;而且,剧场的工作人员也是需要被救的对象,我们一定要善待他们。也许,事情做起来会麻烦一点,但不能因为怕麻烦而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明白了这一点,在第二天演出前,我和剧场的一系列领导开了个会,向他们表示了歉意,并表明我们会按他们的要求做的,也希望他们配合我们。另一方面,也提醒我们自己的保安要更加集中精力发正念。演出结束后,剧院的各位经理都来和我握手,表示很满意,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合作。

在做神韵保安的过程中,我还体会到,我们一定要放下自我才能最好的救度众生。我一向不愿意向别人说好听的,更不愿意求别人做任何事。这颗心也得放啊!为了让观众销照片、防止孩子哭闹、让剧场的人更好的配合我们,我需要经常的说好话。一次为了没收一个相机,我陪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聊了几十分钟的天。一个同修开玩笑,说我快成了说好话专家了。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在没收了一对上年纪的西人夫妇的胶卷后,那位女士觉的丢了面子,坚持要回家。当时我想,不能让他们走,他们是来被救的,得让他们回去看节目。我对那位女士说了许多好话和道歉的话,旁边的剧场工作人员不理解,觉的明明是她照像不对,我为什么还向她道歉。我当时脑子里只是想着无论如何也得让她回去看节目,就这样,道歉加恳求的话说了一车,终于把她送回到座位上去了。刚一放松,自己的争斗心、虚荣心就要往上冒,还好被我及时抓住。我很清楚如果需要的话,再说一车好话也无所谓。同时,赶快想一想有什么地方可以做的更好,给观众更好的打预防针;回忆一下事情的过程,也许处理的方法需要再温和一点就好了。

纽约和新泽西有十来个学员这些年一直跟我一起做保安工作。我们配合的很默契,在做保安的重要性上能达成共识。从神韵巡演开始他们也都安排好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尽量请假来做保安。但是,当他们当中有人提出要看节目而不做保安时,我就会有想法。同修家里有不修炼的人,这我还理解,可有的同修家里都是修炼人,有的同修是因为交了女朋友,要一起去看节目,我就会想,“怎么主次不分哪?”还会想“都什么时候了,还交女朋友,有没有搞错?”事后想想那都是不善的想法,没有从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中间多多少少还夹杂了妒嫉心。

一次,一位同修在临演出的头一天表示不要做保安了,也拒绝说出任何理由。我知道后很生气,准备好了一大堆的大帽子要给这个同修戴,可是打了半天电话他就是不接。后来想想幸亏他没接,不然我的一些白花花的德就有可能跑到他那里去了。静下来琢磨琢磨,自己为什么会生气,还是人的东西被触动了。自己悟到的重要事也不能那么不善的强迫在别人身上。还是没有替他人着想。那位同修可能是有事,就算他是累了,想休息一下也无可厚非。第二天,我在剧场发现那位同修来看节目,我心里不但没生气,反而感到内疚。看来我平时太不够善了,人家想看一场节目都不敢跟我直说。我走过去和他开玩笑说:“这次让你偷了一次懒,下不为例啊。”那位同修也笑着说:“下次不会再偷懒了。”

从去年底,神韵三大艺术团、两个乐团开始在世界更多的地方巡演。我时常会听到在有些地区,由于保安做的不到位,被人照像、录像,混入后台,甚至偷盗东西。心里很着急。有些地方的人手少,但我们的心一定要到位。人少更要整体配合、正念更要强、意识更要清楚。其实,我们每一个学员都是保安,都是护法,每个人都有责任保证演出不受任何干扰,保证演出达到救度众生的最佳效果。

从去年底到现在,我有幸做了三十多场神韵演出的保安,受益匪浅。在这个过程中,对我是一个提升的过程、净化的过程。大家整体配合、正念十足的感受;演出中,师父打出来的功给我一遍一遍灌顶的感受;看到了剧场人员态度的转变,希望我们再次回来演出的感受;看到了众生得救,起立鼓掌、长时间不肯离去的感受等等、等等,都激励着我要做的更好,更好,不愧为一名大法弟子。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