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返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九八年得法,那年我十四岁因家境贫穷休学在家,妈妈身体有病很少笑。那年夏天妈和邻居相继走進大法修炼,从此一切都不同了,我看到她明显的变化,脸上有幸福的笑容。记忆中,家里好长时间只有几块钱,看病花光家里所有钱,好长时期能吃一回肉。学大法后一切都变了。不用再花钱买药了,因为身体通过炼功一切病态都消失了,脸有了颜色,精神十足。我们一家都想这功真好,真的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妈请回几本书,那几天她们给我印象很深,有空都一块学法炼功很开心的样子。我在家没事拿起书坐下,照师父炼功动作比划,盘腿有男左女右我弄不清楚,晚上梦见很大的脚盘坐在我家大门上。对面阿姨问我去不去,妈也问,我只是笑。早上阿姨又在叫我妈了,不知怎的我也爬起要去,由于我家地面潮湿床垫得高,我要踩凳子才能上,下来时不晓的怎么掉地上了,头碰在水泥砖上却没感觉,常想到这件事是师父保护。

我看书明白很多,人应该返本归真,要还业,吃苦放下各种心,做好人,心存善念才能提高。这过程中放下了很多不好的思想,人变的真诚善良,能为家人,也为别人着想。

几个月后我们一家先后南下打工。火车上我一直把当时全部的大法书抱在身上坐了两天两夜,心想这才是最珍贵的,永远不能失去。找到工作后,每天只是上班,工作时间长,渐渐也不看书了,但大法的根已经扎在心里,对我的为人处事有着深远影响,我是受大法的益。那里可能我最小,但给人感觉很成熟有知识,后来做了那儿的仓库保管员工作轻松,可我只是小学文化,我想这都是修大法得的福。

一晃八、九年,因一家都在外也没回去,不知道正法都过七、八年了。二零零一年看到有关栽赃大法的报道,眼泪下来了,心里想着自己学法后的改变,很坚定告诉自己大法是好的,是正的,我会永远坚信他。后来知道那些报纸都是造谣惑众,最痛心是我没想到要出去讲真相,证实大法的美好。我在大法中受益了,可是大法最需要我时,我却还在人中迷惘。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我真正回到大法中,很自然的好象一切就那样安排好的。回想那几年并非真正离开大法和师父。一次,客户结帐多给六张百元的钱,我没多想就退给了他[那时我一月就挣六百]。是大法教会我,不是我的决不能要,做高尚的人。有次一壶刚烧的开水我往水瓶里加,突然柄断裂水都倒脚上,正是夏季,可我只象洗个热水脚一切正常。还有很多,不一一写了。我想着都是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感谢师父。那时我只是常人表现,师父仍然慈悲的看护我……

回家学习师父所有讲法,开始去做该做的三件事,真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有时想到荒废的几年失去太多不可挽回的东西,陷入很深的自责,就做过一个梦让我把这一切都放下了。梦里一戏台,我在后边是最后准备出演的人,让我觉得也许是安排,也许真失去了,那都成过去不可改变,唯有精進。

我想师父对每个生命都一样慈悲,那些还在人中徘徊的昔日同修们赶快回到大法中来吧,所有大法弟子在盼望你们。也希望善良的有缘人别错过这万古机缘,走進法轮大法,走上返本归真的道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