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处都是我证实法的地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零八年九月十一日,也就是我市公安系统召开行风行纪检查、动员大会的这天晚上。九点多钟,一阵急促的捶门声、狂叫声:×××开门,邮件、快件。对于这一妄举,我们早已习以为常,因为警察每到所谓的“敏感日”,都会来骚扰大法弟子,尽管今天不是什么“敏感日”,我知道他们一出动,绝不会安好心,所以我不会轻易上当。

这时未修炼的女婿从里屋走出来对门外说:邮件、快件,请你们送到门面上去!他们其中一人说:我们是公安局的,开门!女婿知道他们来者不善,便说:“有事明天白天再说!”任他们敲打,我也没开门,并阻止小孩开门。

这时,他们恼羞成怒,叫来几批人,拿来铁棍,就开始撬铁门。为了让更多的善良的人们知道真相,并伸张正义,我带着不到四岁的孙子爬上房间两边的护窗栏上,高声呼喊:“大家快出来,我家来了贼,现在正在用铁棒撬我家的门!快打一一零!”外面的人说:“他们都是一伙的。”我说: “我只不过按照真、善、忍修炼了法轮功,你们可以作证,在这个地方我的为人怎样?丈夫被他们迫害而死这笔帐还未清算,现在他们又来迫害我,请有正义感的人们为我们大法说句公道话。”这时,家里一张铁门、一张木门被他们撬烂,一拥而入十几人。当我们要他们出示搜查证时,其中仅一人(区国保大队队长田海涛)拿出他的工作证,其他人只说:等下拿来。

他们在我女儿家翻箱倒柜,没有找到他们所要的东西,就把我家的随身听、过塑机、大法书、护身符等抢走,并将我的女婿也抓走,说他没配合他们开门。女婿厉声的说:我不开门是有前提的,是因为你们撒谎,说什么邮件、快件,社会这么动乱,谁敢这么晚轻易开门?恶人不管女婿怎么讲,他们还是强行将他带走。

在邪恶的湘潭市雨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五楼,恶人走形式的问我姓名、年龄,我不配合:你们不知道我叫什么,抓我来干什么?恶人凶狠的说:这是程序。我强调自己按宇宙的真、善、忍修炼,不论怎么讲,都没有错,指责他们将每本书的页数,谎写成多少份资料,这是为了私利,向上面论功请赏,这绝对对自己没有好处。他们叫我在所谓的“犯罪嫌疑”上签名、按手印。我说:我没有犯罪。一警察解释:这是嫌疑。

执笔的见我不肯签字恼羞成怒的说:“你这不是耍我,都是按你讲的更正的,你又不肯签字画押,人家会说我这样的没水平?”无论他们怎么恐吓,我都没有配合他们。此时没“审出”什么来,邪恶的头头们睡觉去了,留下两个看守我的。

早上约四点时,一年轻警察拿来一张什么都没写的小框框白纸,叫我按手印,我说:我决不会按手印的,何况你拿着的是空白纸,我若按了手印,你们不安好心,可以随便在上边加罪?这时正看到非法“审问”过我的警察熟睡在沙发上,我便将自己身上的夹背心轻轻的盖在他的身上,这位年轻的警察边阻止我,边激动的说:其实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善良的。我说:对,我们师父就是叫我们对任何人要好,包括你们。我看到他的眼眶都红了,就一直跟他讲真相,从“天安门自焚”事件讲到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

这时只听见女婿在那边和他们骂起来,我过去一看,原来国保队长(田海涛)将他铐起来了,我严厉的指责:你凭什么将他铐起来,他一个不修炼的常人,就是没有开门,你们就这样对待他?他明天还要开车,有什么差错你们负的起责任吗?这样对待我们你会遭报应的。他扬言:把你也铐起来,送你去白马垅。我说:你不配。我又语气缓和的说:相信你的父母是善良的,他的儿子不应该这么凶,这也不是你的本性。

后来要将我送走的时候,那名年轻的警察边扶着我边说:阿姨,别摔着,我扶着你。我诚恳的说,你们要相信善恶是有报的,善待大法会有福报的。一路上一直跟他们讲真相不断。

早上五点,由三名年轻的警察(副队长庞旱开车)将我非法送到市看守所,看守所的人拿着一份登记表要我签字,被我拒绝,正当他要起身送我走时,我看到登记表上面写的進来的原因是练×教,我拿起笔将“×教”二字划掉,说:我没有练×教,我是因为炼法轮功被非法抓進来的。看守所的那个人气急败坏:我搞了这么久的登记,从来没有人敢划我的东西。我轻轻拍拍他的肩:对不起,初次来这,不懂什么,但我知道我是因为炼法轮功才被抓来的。他无语的将那份划掉的纸狠狠的丢進垃圾桶,又从新写了一份递在我面前,说:其实这张表是为了让外面的人知道有你这个人在这里,我现在按你讲的改成炼法轮功進来的,看清上面写的规矩。我说:我看不清。他说:我念给你听。我说:不用念。修炼法轮功的处处都会做一个好人。于是我堂堂正正的在登记表上面签上了名。

由于正法進程的迅速,加上前面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坚忍不拔的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在这里关押的大法弟子(两男三女)和我都不做劳工、不穿囚服、不参加他们的点名报数,做点事纯属自愿。每天就是学法炼功。一到这里,这里的大法弟子就提醒我向内找。的确很多执著在家里就发现了,只是没引起重视,被黑手烂鬼钻了空子,在家不能静心学法,干事心强,对孙子的情重。

在监狱的日子里,我首先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和强加在我头上的“罪名”,知道历史赋予我的使命还没完成,于是我求师父:稍住几日匆匆就走,外出完成史前的誓约。

我抓紧白天的时间学法,继续先前大法弟子的讲真相,進来一个犯人,我和另一个大法弟子就配合劝退;对大法不理解的,我们就顺着他们的执著细细的解释,并教他们唱大法歌曲。对那些自暴自弃的犯人,我告诉她们大法的慈悲,此时外面的同修递進了师父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我将师父说的:“千百年,亿万年,不管是为了什么他来到了这里,其实都是在等着最后这一天,不能因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们就不救度他。师父看一个生命啊,是看一个生命的全过程,历史上他做了很多的大好事,甚至于为证实法都奠定了很多的业绩,今生没做好就不救度他了?”(《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告诉她们我们师父不计过去,只要现在相信大法,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脱离恶党组织,一切都会善解。她们中有的高呼“法轮大法好”。

有个十六岁的犯人,由于受党文化毒害较深,一时还未三退,也时时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里有个牢头,因为别人欠了她的钱,没归还,她就和儿子打了这个人,送到医院,这个人就死了。儿子和她都分别关押在不同的监室。母亲思儿急切,总是心神不定,唠叨着:只要儿子出来,我就什么都放心了。她先前也了解一点真相,我又劝慰她: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就会出现奇迹。并将自己写的迫害我的真相给她看,引起她的同情。有一天,帮做劳工的老板進到监狱监督她们做槟榔,这个牢头好说歹说的求这个老板借手机给她使用,与家人通话,这个老板怕受牵连,执意不肯。在旁人的劝说下,只好勉强答应。可是她接过手机躲过摄像头处,怎么与家人也联系不上,急的团团转。我在旁提醒她,诚念法轮大法好!她急切的对着手机连喊“法轮大法好”,不一会手机通了,而且连通了几个电话。她领悟了大法的神通,打那以后,时时听到她哼唱着大法弟子的歌曲。有一天,我向她反映自己太胖,为了使别人睡好,要求她安排我睡地铺。她却说:法轮功不能睡地下。当晚她亲自叫那些侵占他人位置的人腾出来,自己也移动了一点位置,给了我一个应有的地方。后来她开玩笑的做着手势告诉我:“一监狱的三个法轮功,只睡这么一点点。”我告诉她:“她们睡那么一点点,那是她们的慈悲;现在你给我睡应有的地方,那么你会得福报!”她欣慰的笑了。后来不到十天,她儿子释放出来了,并和她见了面,她高兴的还请了大家“客”呢!还叫我教她唱会了《得度》。

有部份犯人自暴自弃,她们曾经对我说:我们关在这里不可能变好。我就告诉她们:只要你们还有一颗善良的心,就有可能变好。有许多大法弟子,曾经也和你们一样,但一旦接触了大法,她们就变好了。相信大法有福报。有一个吸毒贩毒的犯人,一天晚上凄楚的告诉我说:今天我三十三岁的生日。我就象一个母亲似的爱护着她,哼唱了一首儿歌《妈妈不见了》,安慰着她,相信大法好,今后一定改邪归正。后来她告诉我,每读一次《洪吟》,心里踏实、舒服很多。

三十五天(十月十七日)的这天吃完晚饭,只听外面传来释放我的声音,监房顿时一片翻腾,有的帮我收拾衣物,有的拥抱我,向我道别、祝贺。我心里只是念叨: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法轮大法好!当我向其他监狱的同修道别时,整个半边监狱的犯人几乎都喊:法轮大法好!我大声告诉他们:相信大法有福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此时“法轮大法好”一监接一监的高呼。国保队长田海涛问我:刚才是你喊吗?我回答说:你没听到刚才的喊声是此起彼伏吗?

回来后,发现自己的退休储蓄的近五千元不见了,其实劫匪走后,家人就发现我的钱就不见了,但不敢去要。我要向警察去要,家人才告诉我,他们是找关系,花了多少钱没明说,说什么“取保后省”,劝我不要了,“退财人得福”。我告诉他们:强加在我头上的,什么也不承认,我只认师父。我会要回我的一切东西。

第二天上午,我求师父加持,走進了雨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五楼,找到了国保队长,向他说明来意:一.你们用手机拍的照片,不是我;二.你们非法搜走我的东西和退休金五千元,应立即退回给我。他气势汹汹的不承认拿了我的退休金,答应落实这件事情,并扬言我的事还没有完。

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都不怕。“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真正领悟堂堂正正的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